第七百六十章 露出尾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愣怔了一下,迅速翻看笔录,上面有一个浜海酒厂厂长王慕河名字,他连内容都没有细看,说:“让他专门交代王慕河的事情,所有关于和王慕河交往的细节务必认真回忆,告诉他,是死是活,就看他能不能在这方面有重大立功表现。”

    李明堂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嘴里迅速答应,心里却为王慕河默哀,对金区长和王慕河的恩恩怨怨他知之甚深。

    当初省局检查组驻浜海检查时,王慕河配合检查组,检举金泽滔有违反征管法的渎职行为,两人因此而结怨。

    此间发生的马湘如儿子绑架案,到现在几乎成了金泽滔的心病,这起案子,似乎和王爱平的自杀,以及马湘如的妹妹离奇失踪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最终都因为最大嫌疑人王宗数的失踪,一切都成了无头案。

    金区长一直坚持,这一切背后,都有一只无形的黑手操纵,他认为,所有这些事,涉案的这些人,都和浜海酒厂厂长王慕河脱不开关联。

    柳鑫曾经下力气侦查,李明堂也曾经短期参与此案,但所有证据都表明,事情和王慕河并无关系。

    现在旧事重提,李明堂不敢质疑金区长的判断,但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的,不要说他,就连为这系列案子差点走火入魔的柳鑫,最终都怀疑是不是出错。

    金区长的执着让他现在想来都觉得牙根发冷,事情都过去了好几年,王慕河也因为检举金泽滔一事。搭上了他的表弟。再大的怨恨到现在也应该烟消云散。

    但金泽滔提起王慕河时眼里闪烁的冰寒。却并未因为时间的消逝有任何的褪减。

    客厅气氛有些凝重,柳立海笑说:“陈喜贵大小也算是个能人,但面临生死关头,还是乱了方寸,连送他前丈人叶专员的酒都被他交代成行贿。”

    李明堂赶紧也加入活跃气氛的队伍,说:“还有啊,原副市长葛敏松不是分管着商贸吗,当初给他送钱。陈铁虎的本家侄子,葛敏松哪敢收啊,给退了回去,现在陈喜贵后悔得直撞墙,还埋怨陈铁虎太霸道,钱都送不出去,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金泽滔没有发笑,他说:“陈喜贵就是个爬树藤,吸着陈铁虎这棵大树的血才发的家,也正因为有陈铁虎这块招牌。给他批条子那些干部,才没敢大肆收钱收物。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铁虎这块招牌保护了一大批人。”

    柳立海摇头叹息说:“也正因为如此,陈铁虎出事后,他的喜贵批发部生意才一落千丈,所以他埋怨陈铁虎要了他的命,从某种程度上是有道理的,如果他的批发部不是太依赖陈铁虎,他又怎么可能踏上虚开发票的死路。”

    李明堂翻看着交代材料说:“陈喜贵交代最多的是陈铁虎,其他来往的都是些烟酒实物,折成人民币,不在少数,够得上违纪的硬杠子。”

    金泽滔说:“陈铁虎看上去问题最多,但他处事小心,往他家里送的钱全都给退回,陈喜贵都是给他老家父母送钱送物,这种亲戚间的馈赠,人情法理很难把握。”

    按金区长的性情,痛打落水狗向不留情,现在怎么转性了?柳立海小心地问了一句:“该怎么处理这些人?”

    金泽滔骂了一句:“莫非,在你们心目中,我就这个胸怀?就这么不堪?”

    柳立海等人都嘿嘿发笑,金泽滔摆了摆手:“这个时候,就不要节外生枝,交代涉案的干部,退回钱物即可,陈铁虎那边你亲自去说,结个善缘吧。”

    南门现在够乱的,再大面积处理干部,不要说杜建学书记,市委温重岳他们都不会同意。

    再说,这些情节都不严重,癣疥之疾而已,如果他紧咬不放,自己睚眦必报的恶名就要被坐实。

    李明堂得了金区长的指示,连红烧小鱼,清蒸大鱼都不及品尝,就匆匆赶回了看守所。

    把睡得死去活来的陈喜贵喊醒,给他一晚时间,让他专门回忆王慕河问题,金区长都说了,能不能死里求活,就看他对王慕河的认识深刻不深刻。

    迷迷糊糊的陈喜贵被唤醒后,再重新躺下时,却是半丝睡意都没有了,不是因为王慕河,而金泽滔。

    他对金泽滔的恐惧似乎与生俱来,每每想起他冷冰冰的眼睛,他都有强烈的尿意。

    他没有去回忆王慕河,而是回想起与金泽滔不多的几次接触。

    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和金泽滔见面的情景,老营村酒店地委赵江山副书记接待董明华厅长的酒宴上。

    当时他为攀附台湾扬基集团继承人杨乐,不知天高地厚地介入何悦与杨乐的情感纠纷中,说了几句不合时宜的话。

    其他场合,随着金泽滔政治地位上断上长,他对金泽滔的态度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

    到现在,陈喜贵仍是一肚怨气,不就是帮杨乐说了两句话吗,最后金泽滔还不是抱得美人归,听说何悦还为他生了三胞胎。

    就这小市民的心胸,心眼比我陈喜贵还小,能爬到今天的高位吗,不至于啊。

    陈喜贵越想越糊涂,但隐隐中,他总感觉哪地方出疏漏了。

    第一回见面,时任财税局长的金泽滔就能一口喊出自己,他当时解释说,他有个本家兄弟,西州环球公司的,跟他作了一笔大生意,还让何悦陪着过来的。

    西州环球公司?

    陈喜贵一骨碌爬了起来,什么西州环球公司,什么本家兄弟,上批发部跟自己谈了一桩浜海老烧酒生意的除了金泽滔自己,还能有谁。

    浜海老烧酒,出了永州,哪有什么销路,还环球,直到现在,陈喜贵才陡然醒悟,自己第一次和金泽滔见面,就在自己的批发部里,当时他假借环球公司的名义。

    他当时是应该想了解浜海酒厂的销售情况,金泽滔那时候,还没调南门,他要了解浜海酒厂,不去酒厂实地了解,大老远跑到南门,这说明什么?

    陈喜贵越想越兴奋,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是秘密调查浜海厂长王慕河,那时候的何悦不正是地区纪委二室主任,正分管着县市干部的纪检监察。

    原来,金泽滔盯上自己,或者说,他得罪了金泽滔,并不是当初因为何悦的鸡毛蒜皮事情,而是王慕河,浜海酒厂厂长王慕河。

    自己之所以被金泽滔紧咬不放,是因为喜贵批发部卖的老烧酒进货价,比酒厂出厂价还低。

    这大约就是一切祸根的缘由,这一刻,陈喜贵忽然对王慕河生起无穷的恨意。

    如果不是因为他,金泽滔不至于把自己当仇人一样,然后灾星就一路高照,步步踏空。

    小春花事件后,叶专员将他驱逐出家门,自己的儿子却要管别人叫爸爸,陈铁虎跟自己划清界线,昔日的本家老叔成了陌人,直到今天身陷囹圄。

    想想自己悲惨的遭遇,走过千山万水,尝过人间百味的陈喜贵蒙头放声大哭,干嚎了两声,他突然发了疯似地将牢门敲得山响。

    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靠天靠地靠贵人,不如自己救自己,无利不起早的陈喜贵大半夜就要求交代问题。

    第二天,金泽滔醒起的时候,李明堂已经在自家客厅等候了,看他熬得血红的眼睛,金泽滔有些诧异:“陈喜贵交代了什么?”

    李明堂干涩地说:“有两条线索,一个是喜贵批发部后期有几笔生意,跟浜海酒厂谈的,供货方是海西省榕州一家海越贸易公司,货却是设在海仓一家仓库发的。”

    金泽滔敲着桌子说:“这是条重要线索,我们有理由怀疑,王慕河有可能借这家海越贸易公司转移国有资产,查清这家公司的背景,立即去海仓了解发货的仓库,还有什么情况?”

    李明堂说:“陈喜贵是个排球迷,他清楚地记得,有一回这家海越贸易发货联上签的发货人,没有按常规填写公司名称,而是填写个人,名字叫陈伟民,跟那个女排教练就差一个姓。”

    金泽滔霍地站起,陈伟民,王慕河的表弟,原来酒厂销售公司副总经理。

    因为跑浜海第二财税所拿回扣,还堂而皇之还写了收条,被金泽滔拉下了马,想不到短短几年功夫,摇身一变,跑海西去了。

    王慕河精明一世,却是没想到,两回都栽在同一个人身上,就这活宝,以为把他远远地打发到海西榕州,就能脱胎换骨了?你就是把他放在月球上,他还是个憨货。

    他笑了:“李明堂,你立功了,不用怀疑,这个海越贸易公司就是王慕河用来转移酒厂国有资产的大本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浜海酒厂在海西省应该还有家分公司,王慕河就是通过分公司转移资产。”

    说到后面,金泽滔有些激动地转起了圈:“我一直怀疑,王慕河一定是通过某种方式侵吞国有资产,把酒厂当作他家的后花园予取予夺,现在终于露出尾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