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案情大白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管柳鑫抓到王慕河在干什么,马湘如和她失踪的妹妹在酒厂酒窖出现,对金泽滔来说,就是一个让人震惊并且意外的好消息。

    金泽滔简单问了几句话,连夜带着联合调查组几名骨干,和何悦携手赶到浜海。

    赶到酒厂时,厂区主要出入口都被武警部队接管,并严密警戒,出入人员须出示身份证明,并附有公安部门的临时出入证。

    柳鑫安排相当周密,这个时候,不容他有失,马湘如的妹妹马意如意外在酒窖出现,那么,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围绕马意如失踪案的一系列恶性案件,可能都会因此水落石出。

    柳鑫站在酒厂大门前迎候,公安局副局长吕宏伟陪同,吕副局长跟吕三娃叔侄是同村本家,曾经因为原海仓县城关镇镇长吕信行的重婚案跟金泽滔有过接触。

    从南门到浜海需车程一个多小时,直到现在,柳鑫的嘴好象就没合拢过,看到金泽滔夫妇下车,柳鑫老远就哈哈大笑着迎上前去:“欢迎两位领导漏夜莅临我县检查指导工作。”

    柳鑫满面红光,神采飞扬,一张麻子脸此刻都仿佛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金泽滔矜持地握着他的手:“柳局长侦破此连环积案,既扬了浜海公安的威名,又解了往日的晦气,可喜可贺!”

    金泽滔说得这么正式,柳鑫也不敢张狂,说:“说到底,马意如失踪案能顺利告破,都是得了金组长的指示,在此我谨代表浜海全体公安干警,深表谢意!”

    何悦皱着眉头说:“你们两个就别假惺惺了,虚伪得让人大半夜起鸡皮疙瘩。”

    金泽滔和柳鑫相视大笑。情状欢欣,柳鑫简单汇报了情况,原来,下午从南门回来后。柳鑫决定连夜查封酒厂歌舞厅,到酒厂后,他也没有预先通知王慕河。

    现在手握联合调查组的尚方宝剑,柳鑫不怵王慕河能拿他怎样。

    再说。明天调查组就将进驻酒厂,也不担心王慕河能出什么妖蛾子,查封酒厂内部歌舞厅,权当检查组进驻前的下马威。

    柳鑫以例行安全检查为由。进入酒窖歌舞厅,跟陈喜贵交代的一样,酒厂歌舞厅果然装修豪华。

    当晚酒厂歌舞厅并没有安排活动。酒厂保安也没有惊动厂部领导。柳鑫指挥干警以消防存在隐患为由,贴了封条,就准备离开时。

    歌舞厅建在酒窖,除了隐蔽,还因为这里的溶洞环境回音条件好,柳鑫正准备收队,突然听到酒窖隐约传来歌声。

    多年养成怀疑一切的良好习惯。让柳鑫将跨出大门的前脚又缩了回去,歌舞厅今晚明明没有安排活动,酒窖里怎么会有歌声传出。

    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临时起念,可能这件案子就石沉大海,成为浜海永久的悬案。

    如果不是酒厂保安带路,要想在曲折蜿蜒的酒窖找到歌声的源头,怕要费一番工夫。

    柳鑫在保安的带领下,寻寻觅觅了一段不短的路,才在一处独立的依附山壁的一间房间找到声音来源。

    柳鑫打开房门时,就看到一幅这样的景象,两个光溜溜的女人互相拥抱着,一边蠕动着,一边唱着歌。

    其中一个女人脖颈上还套着一副皮链子,套皮链子的另一端揣在房间里的一个男人手里。

    这个男人就是一贯风度翩翩的王慕河,此时却光着下身,咬牙切齿地撸着胯间的丑物。

    柳鑫等人推门进来时,王慕河一声狂吼,一股腥臊喷涌而出,柳鑫随手扔出手中的警棍,王慕河当场应声倒地。

    警棍打在王慕河的胯间,落在沙发上,慢慢地滚在地上,发着清脆的咣当声音,上面还沾着星星点点的红白秽物。

    经仔细辩认,柳鑫才发现,这两个女人正是马湘如和他失踪的妹妹马意如,被王慕河当狗牵着的正是马意如。

    打给金泽滔的电话,就是在不久以后从这间房里拨出去的。

    柳鑫说得眉飞色舞,何悦厌恶地摆摆手:“打住,打住,别把恶心当开心,嫌犯在哪,马上隔离审查,败类,蛀虫!”

    明知道何悦嘴里的败类指的是王慕河,柳鑫还是禁不住老脸涨红,连忙敛色屏气道:“正就地组织突击审讯,向红副局长牵头。”

    何悦回头说:“张主任,请你马上带人介入谈话,务必不能让嫌犯喘过气来,柳鑫局长,虽然你说得很猥琐,不过时机抓得很好,正可以一鼓作气攻破嫌犯的心理防线。”

    柳鑫眉开眼笑说:“何书记说的对,王慕河到现在还神情恍惚,他一向注重外表,是个既自卑又自尊的家伙,他现在哪还有什么心理防线,都快溃不成军了。”

    何悦冷冷地看了柳鑫一眼,没有理会他的自吹自擂,在吕宏伟副局长带领下,径自带着张山等人先进了厂区。

    等他们走远了,柳鑫才拍着胸口说:“泽滔,不是我说,你家媳妇越来越有领导气势,我见了都心惊肉跳。”

    金泽滔横了他一眼说:“柳局长,何书记面前,我都规规矩矩,你就敢口无遮拦?”

    柳鑫不屑说:“拉倒吧,你规规矩矩?仨孩子石头缝里冒出的?”

    金泽滔没有再跟他胡扯,说:“现在情况怎样?”

    说起案情,柳鑫说:“可以初步肯定,马湘如的儿子绑架案,以及王宗数的失踪,都跟王慕河脱不了干系,现在干警正在全面搜查酒窖,正如你所说,酒窖现在成了王慕河藏污纳垢的场所。”

    说到这里,柳鑫又得意洋洋说:“不是我吹,我飞出警棍是有用意的,铁棍打肉棍,伤的不是他的肉体,而是他的精神和尊严,现在他能抬得起头来才怪!我还特地将将我们局预审第一高手赵向红从西桥召回,相信不久,就有会喜讯传来。”

    浜海围绕马意如失踪的一系列恶性事件,这些年对金泽滔柳鑫两人来说,都是一件心事,如今有望全面告破,心情都十分舒畅。

    对柳鑫来说,其意义更在于通过侦破此案,重新找回昔日的信心和雄心,闲谈了几句,金泽滔突然转身就走:“走,走,进去看看,呆大门口喝西北风啊?”

    柳鑫拉着他的手说:“等等,刚刚跟曲县长汇报,他说马上赶过来。”

    说到曹操曹操到,柳鑫谢意刚落,曲向东的车子就驶近大门,曲向东从车里下来,先是打量了一下金泽滔,然后,慢慢地笑了。

    跟数年前金泽滔第一次见到的曲向东相比,现在曲县长更显平易近人,也更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气度。

    金泽滔首先迎了上去,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曲向东的手,说:“领导,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曲向东最早从温重岳那里得悉,浜海酒厂及王慕河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市里成立联合调查组,近日将对浜海酒厂发起全面调查,希望他放下包袱,积极配合。

    浜海酒厂每况愈下,效益年年递减,今年更可能出现历史性的亏损,这是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普遍问题。

    酒厂也多次向县里求援,希望县里能适当倾斜,出台扶持政策,实现扭亏为盈。

    万没料到,事情还没有过夜,柳鑫就打电话向他汇报,王慕河不仅存在严重的侵吞国有资产等经济问题,更存在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县公安局在例行检查时,在酒厂酒窖,发现了被王慕河非法拘禁长达数年的马意如。

    马意如还是昔日金钱湖红鞋子案的受害者,王慕河更有可能是浜海一系列恶性旧案的幕后黑手,包括他和金泽滔那一次街头遇袭。

    曲向东心情十分沉重,虽然浜海酒厂的管理权不在浜海,但日常监管已经下划到浜海,王慕河的职务任免更是由浜海提名,永州备案。

    浜海酒厂的败落和王慕河的违法犯罪,浜海市委市政府难辞其咎,曲向东作为一县之长,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此刻,跟温重岳和庄子齐等领导态度一样,事到如今,曲向东也只能破釜沉舟,积极配合市委联合调查组,把这个盖子揭开。

    一旦查实浜海酒厂在海西的股份公司,是和王慕河幕后操纵的个人企业合伙,那么这将又是一起惊天动地侵吞国资大案。

    更何况王慕河此时还是系列重大刑事积案的第一嫌犯,这样的案子要是还捂盖子那纯粹是老寿星吃砒霜,自己找死。

    曲向东也伸出双手,热情洋溢地说:“金区长,现在你可是市委钦差大臣,全面负责联合调查组工作,我就一句话,要人给人,要物给物,全力配合,绝不懈怠!”

    曲向东旗帜鲜明的表态,让金泽滔十分钦佩:“谢谢领导的理解和支持,浜海酒厂因历史和体制原因,一直处于半失管状态,出现今天不可收拾的地步,关键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发现问题,纠正问题。”

    几人还在寒暄,赵向红率着一队干警,急急忙忙从厂区小跑着出来,脸上难掩喜色,柳鑫顾不上和曲向东说话,急忙问:“审出来了?”

    赵向红重重地点了点头,哈哈笑说:“出来了,出来了,所有这些恶性案件,幕后都是王慕河一手策划指使的,现在终于大白于天下!”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