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筹备立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赵向红性格内敛,喜怒一般不形于色,但此刻,他难掩心中的喜悦,跟在他身后的刑侦大队同事,几乎一路上欢呼着过来。

    这些案子都发生在赵向红任职刑侦队期间,一旦告破,赵向红等老刑侦队员没有理由不激动。

    不等柳鑫发问,赵向红就简单汇报了情况,说起来都难以置信,王慕河和王爱平、王联群两人竟然是亲兄弟,很小的时候因家庭贫寒,王慕河被过继给现在的父亲。

    听到这里,金泽滔还有些感慨,王慕河给王爱平说情时,曾经说过他们是亲戚,他还求证熟悉王氏兄弟一家的梁杉,后来还曾让柳鑫调查过,都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有这一层关系。

    如果早早就知道王慕河和王氏几个兄弟有这一层关系,案子线索可能早就指向王慕河,更不会耽搁到今天才真相大白。

    有了这层关系,就能解释王联群判处死刑后发生的一系列案件,马湘如因为向公安机关告发丈夫强奸幼女,她的妹妹和儿子先后被绑架。

    金泽滔则因为调查王爱平的汽配厂遇袭,王爱平随后自杀,则是王慕河生怕他知道内情太多,祸延家人,被王慕河一番恐吓自杀。

    王氏三兄弟的堂弟王宗数纠集了一批社会流氓在社会上横行霸道,所有这些恶性事件都是由王慕河策划指使,王宗数出面。

    最后因为王宗数因绑架案浮出水面,被王慕河骗至家中杀害。

    赵向红他们出来就是到王慕河的老宅挖掘王宗数的尸体,被绑架的马湘如的儿子也被关在老宅,刚刚转移出去,之前也被拘禁在酒窖。

    那个老宅,金泽滔还有印象,就离酒厂不远。前店后场,金泽滔和王慕河还曾在他的小店面前抽过一支烟。

    王慕河还交代,自酒厂出现亏损后,他就加紧转移资产。如果不是今晚柳鑫歪打错着,再过几天,他就准备一走了之,从海西出关。直接逃离国境。

    柳鑫和曲向东庆幸不已,如果王慕河出逃,不说马氏姐妹将面临什么悲惨下场,就是他留下的酒厂这个烂摊子。就够曲向东他们喝一壶的。

    金泽滔在浜海逗留了三天,在这期间,省公安厅、省税务局陆续派员分赴南门和浜海。指导陈喜贵特大税案和王慕河系列恶性案件的侦查。

    大批财税审计干部进驻酒厂。全面清查企业在王慕河任厂长期间的生产经营情况,大批纪检公安人员分赴海西,检查酒厂资产转移情况。

    随着检查的逐步揭开,人们发现,金玉其外的浜海酒厂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边缘。

    王慕河甚至堂而皇之地在香江注册了一家公司,调查组此时才发现,堂堂浜海人大代表。浜海酒厂厂长,居然还持有香江护照。

    三天后,金泽滔没有继续坐镇浜海,临时指定何悦全权协调联合调查组工作,自己匆匆赶回南门。

    应司长等区划海洋专家圆满结束对西桥海域界址的勘测,顺利返回南门,明天,应司长等专家领导就要离开南门,所余陆界勘测任务则委托省民政厅专家组完成。

    今晚永州市委设宴欢送应司长等专家领导,金泽滔这个主角必须到场。

    金泽滔赶到南门老营村酒店时,温重岳和庄子齐两位领导刚刚下车,金泽滔不敢落后于两位领导,连忙紧走几步,跟上领导的脚步,说:“温书记,庄市长,两位领导好!”

    温重岳微笑着点头,庄子齐则转身热情握手说:“金区长,这几天辛苦了,温书记刚才还提起你们调查组,王慕河恶性刑事案能顺利告破,浜海酒厂资产流失案能顺利开局,你居功首位至伟。”

    这段时间,南门和浜海连出惊天大案,这是温重岳就任永州市委第一任书记以来最大的政治考验。

    但幸好,这两起案子,都是永州主动发现,主动侦查,最终顺利告破,说起来,这两起案子的调查和侦破都是金泽滔为主牵头的。

    浜海酒厂案更是调集了南门浜海两地公安税务的精兵强将联合办案,省公安厅和税务都派员莅临指导。

    因为时间跨度大,涉及面广,浜海酒厂国有资产流失调查工作量大,进度缓慢,但从目前暴露的问题看,浜海酒厂早已经败絮其中,腐烂透顶。

    万幸发现及时,处置果断,流失资产追缴行动迅速,目前调查组已经将国有资产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单凭这一点,就已经得到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的肯定,但不论是温重岳还是庄子齐,都十分清楚,目前发现的问题仅还是冰山一角。

    酒厂之败落,不是从王慕河任上开始,之前几任领导,都存在严重贪腐现象。

    据王慕河交代,他之所以胆大妄为至此,就因为有酒厂几任领导为所欲为,最终不但没有被查发,而且在仕途上还一帆风顺。

    从浜海到永州,每天被调查组传讯谈话的人越来越多,级别也发挥来越高,有些人说清问题正常工作,有些人至今没有再出现。

    所有这些,都是调查该案的后遗症,后续处理是和风细雨,还是暴风骤雨,将是市委市政府面临的又一个难题。

    浜海酒厂案涉案范围太广,牵扯人太广泛,后续处理压力巨大,也是让他望而却步的一个重要因素,

    金泽滔连忙谦虚说:“浜海酒厂案开局能如此顺利,都是仰赖两位领导决策果断,态度坚决,给予调查组充分的信任,若说首功,非两位领导不可居。”

    温重岳摆了摆手:“调查组第一拳打得又准又狠,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三寸,直接将拿下王慕河,为后面的调查打好了基础,但接下来,调查组不能掉以轻心,硬仗还在后面,希望调查组全体人员再接再厉,再立新功。”

    金泽滔郑重地点了点头,此时,应司长等人在王力群和谢凌两人陪同下,也出现在酒店门口。

    应司长原本白皙红润的脸庞,经过几天的风吹日晒,变得黝黑,但看上去更健康。

    金泽滔一步迎上,握着应司长的手说:“应司长,辛苦了,这两天不好意思,没能一路陪同领导。”

    应司长不以为意道:“金区长,职责有异,分工不同,咱们就互相理解,看了垦荒队员一代接一代地建设海岛,看了第一队垦荒队员面向大海的墓地,我们很惭愧,更不敢怠慢。”

    金泽滔摆着手,说:“应司长,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段时间以来,应司长沐风栉雨,不就是为了早日让西桥立县,让后洋镇早日得到开发吗?”

    应司长摸着他凌乱的发圈,说:“这些时间,虽然走马看花,但我们也走遍了英雄列岛的每一个角落,认识了许多人,知道了许多事,回去后,我们将加快西桥立县审批步伐,算是我们对海岛所作的微薄贡献。”

    应司长经过这段时间海岛现场勘探,往日的斯文气少了许多,但气度却变得厚重沉稳了许多。

    金泽滔和应司长两人堵在门口说着话,乍一听,都是一些场面客套话,但偏偏两人似乎都被对方感动,说到动情处,还用力摇着对方的胳膊。

    言者谆谆,闻者翕翕,温重岳和庄子齐含笑而立,专家组领导肃然起敬。

    后洋岛之行后,京城专家组领导对西桥设县行政区划方案,不约而同地投了赞成票,这倒出乎金泽滔的意料。

    配合京城专家组斟界的省民政区划专家,几天后也圆满完成陆界斟界返回西州。

    两个月后,国务院斟界办一次通过西桥立县斟界方案,第二轮申报顺利批准,最后一轮审批还需经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集体讨论同意。

    从法理上说,西桥已经独立成县,永州市委市政府正式发文,西桥设县筹备小组更名为西桥县筹备组,金泽滔的头衔也从小组长变更为组长。

    前后仅相差两字,但对金泽滔来说,却是本质上的变化,筹备组也搬出南门市委大楼十八层楼,正式在西桥镇挂牌对外办公。

    按批准区划方案,西桥下辖十二个陆地乡镇,一个海岛镇,筹备组除组长金泽滔外,还配备四名副组长,王力群为常务副组长。

    西桥终于成县,但距离正式立县,还有大量工作要做,按照筹备组分工,谢凌分管西桥县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当务之急,规划建设未来西桥县的行政中心。

    王力群负责筹备西桥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选举,以及各有关乡镇及各行政事业单位的班子考察和配备。

    金泽滔则成了最繁忙的人,他在西桥、南门和浜海三地来回奔波,浜海酒厂资产流失案基本清晰后,金泽滔就彻底淡出调查组,何悦已经返回京城,调查组实质上由张山主任负责。

    陈喜贵的虚开增值税税专用发票案已经正式被移交检察机关,择日提起公诉。

    李明堂告诉他,经过慎重研究,他检举揭发的浜海酒厂王慕河的特大侵吞国有资产案,属重大立功,公安部门将在移交材料中正式给予采信。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