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其志不小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傻傻狂奔中、mawankang、南天两剑、ganbu、高手甲、fafas的月票!抱歉,直到现在才赶到家,另一章正在赶,希望能更上。)

    祝省长安排自己的秘书下到基层锻炼,他有必要征求自己的意见吗?

    除非竺秘书的任命和应该自己有着莫大的利害关系,祝省长是厚道人,才会在面上客气地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

    换作其他领导,能口头告知就算是你天大的面子,哪还会用这种商量的语气跟你说话。

    如果说刚才竺秘书提起到永州任职锻炼,他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侥幸,毕竟西桥正式立县,还要经过一段时间。

    竺秘书这是到地方挂职锻炼,镀金而已,西桥并非首选,南门、浜海甚至海仓都比西桥合适。

    金泽滔已经认定竺秘书最终还是选择到西桥县任职,他有些苦涩说:“欢迎竺处长到我们永州任职,我将竭尽全力支持配合竺处长的工作。”

    这话说得很勉强,但祝省长开口动问,他甚至连回避的念头都没有,闭着眼直接表态。

    祝海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现在是征求你的意见,你表什么态呢?”

    金泽滔更加奇怪地看了祝省长一眼:“竺秘书到永州协助我们西桥县筹备工作,我这个组长难道不应该表态吗?”

    祝海峰定定地看着他,失笑说:“难怪你说话有那么一股酸味。原来,你是担心我将小竺安排到你们西桥县。没学会走路先想跑,其志不小哇!”

    金泽滔这时才知道闹误会了,脸有些挂不住,讷讷说:“难道祝省长不是要将竺处长安排到西桥?”

    祝海峰摇了摇头说:“小竺这次下到基层,目的就是锻炼才干,丰富履历,时间不会太长,到你们西桥县筹备组。短时间内,他不过是帮你们筹备工作跑跑腿,达不到锻炼目的,你说他到你筹备组干什么?”

    金泽滔这是关心则乱,祝海峰刚才说得明明白白,竺秘书选择到永州挂职锻炼,就是因为永州近期可能会有因受两起案子影响的人事变动。

    永州市下面各县市。谁都可能被牵累,唯独金泽滔的筹备组却万万不会出现什么人员变动,联合调查组名义组长还挂着金泽滔。

    浜海酒厂案情明晰后,金泽滔就很少过问调查组办案,特别在后期调查处理干部环节,金泽滔再插手。就有点不合时宜。

    何悦离开后,他让张山主任直接向市委负责,所以调查谁,处理谁,金泽滔一概不问。

    如果牵头查处这两起案子。还算是他的职责分内事情,那么调查处理人。就非他的职能范围,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脚,那就要惹得人怨鬼憎。

    所以,祝省长说起这两起案子可能引发永州人事变动,有些人会因此黜落,金泽滔还真是不知情。

    金泽滔羞愧得都不敢抬头,祝海峰却笑眯眯地看着他,心情不由得轻快起来,难得能看到少年老成,有时甚至圆滑世故的金泽滔,此刻竟然也流露着少年人的惭愧,不由得让他感觉新奇。

    祝海峰微笑说:“不要对筹备组枉自菲薄,没有铁司令和范主席的点头认可,你以为西桥县筹备组随便什么人都能往里塞啊,另外,筹备组负责人进去不易,出来也难,过个一年半载,小竺还要回到我身边工作,你说,他能到你们筹备组锻炼吗?”

    过个一年半载就离开?祝省长这是为竺秘书的未来作打算,看起来,竺秘书要提拔办公厅副主任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

    领导秘书在原岗位任命提拔,一方面可以理解成该秘书经过多年历练,可以独挡一面,另一方面也可以有理解为领导岗位发生变化,秘书这是水涨船高,鸡犬升天。

    显然,竺秘书的情况属后者,金泽滔通过祝省长对竺秘书的精心安排,似乎看到背后不一样的意味。

    莫非祝省长的岗位最近又有什么变化,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刚才他进来的时候,祝省长为什么会忧心仲仲,身心疲惫。

    金泽滔连忙站了起来,说:“恭喜竺处长能一展胸中抱负,不负所学,也预祝竺处长步步高升,不负众望。”

    从办公桌堆积如山的文件和书籍看得出来,竺秘书是个勤奋刻苦,胸有成略的干部,也难怪祝省长这么在意他的基层锻炼履历。

    金泽滔嘴里恭喜着竺处长,眼睛却看向祝省长,祝海峰笑说:“你倒是机灵,但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我们只是作好准备,你说说永州里合适?”

    祝省长虽然微笑着,但脸无喜色,金泽滔说:“祝省长,如果竺处长只是短期挂职锻炼,那么我建议可以选择到南门或是浜海任职,这两个地方都是永州最具活力的城市,短时间内可以达到增长阅历,锻炼才干的目的。”

    祝海峰说:“为什么不是海仓县?”

    金泽滔迟疑片刻,说:“因为历史和地理原因,海仓县情况比较特殊,各类矛盾和问题尖锐,属典型的问题县市,现在的局面,不是一朝一夕能扭转的,所以我不建议竺处长到海仓任职。”

    海仓就是一个大泥坑,轻涉其中,拔出身来,也是一身的黄泥巴,海仓县委老王书记在永州也是相当强势的领导,但在海仓这个大漩涡里,也有苦难言,身不由己。

    老王书记跟何军主动要求到西桥县筹备组任职,虽然有看重西桥未来发展潜力的因素,但未必就没有想抽身其外的意思。

    祝海峰看了看手表,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里?”

    祝省长确实对竺秘书的去向十分上心,事无巨细,非要了解得十分详尽才放心。

    金泽滔毫不犹豫地说:“如果是我,我首选浜海市,浜海自撤县建市以来,其发展潜力尤优于南门,我更看好浜海的明天。”

    金泽滔提这个建议,是有私心的,竺处长既然是挂职锻炼,不会在地方逗留太长时间,他要到县市任职,也只有市委书记的职务,才和他当前的身份相应称。

    浜海撤县建市后,曲向东成了浜海市第一任市长,目前浜海市委郑书记从海仓调整过来,他是永州老资格的县委书记,曲向东要想在浜海进步,难度很大。

    现在竺秘书到永州任职,这对曲向东是个机会,趁机将老郑书记调整走,先通过竺秘书给腾出位置,只要曲向东不犯原则性错误,这个市委书记等于是提前给他预支。

    祝海峰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地点了点头,说:“浜海的郑书记,任职期间,跟浜海酒厂的王慕河经济往来密切,永州市委建议停职调查,已经上报省委。”

    金泽滔吓了一跳,郑书记出事了?应该就这两天的事情,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牵扯进这个案子的领导也越来越多,层次也越来越高。

    刚才祝省长都提过,浜海的酒厂案都已经惊动了省里领导,祝省长言下之意,这个案子不是动静闹得有点大,而是越闹越大。

    张山主任没有跟自己通报郑书记的事情,应该也是何悦的交代,金泽滔这个时候,不适合再过问案子的后续处理。

    祝海峰没有等他说话,站了起来:“关于西桥组织人事,你不用太担心,组织上会有妥善安排,把西桥的事办好,才是你这个筹备组长的首要职责。”

    金泽滔唯唯连声,恭敬称是,等送走另有公务活动的祝省长,他转身就拐进省委大楼。

    倒不是他把祝省长的嘱咐当耳边风,实在是越大的领导越爱唱高调,关键时刻,他可不想被领导误会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

    该为自己争取还是要积极争取,哪怕不能当面争取,露个脸,那也是态度。

    再说,都赶到省委大院拜过祝海峰这尊菩萨,也不差再多拜几尊。

    方书记今天出乎意料地正好有空,一个人优哉游哉的坐会客室里居然表演起茶道。

    金泽滔接过方书记亲自斟上的茶水,两只手捧着酒窝一样的小茶杯,受宠若惊道:“谢谢方书记,实在不敢当,劳方书记亲自制茶招待。”

    说罢,还一饮而尽,连连说:“好茶,好手艺。”

    方建军被他惹笑了:“你自我感觉挺不错,我就是用树叶给你彻杯茶,你也一样会赞一声好茶,好手艺!”

    金泽滔刚才在祝省长办公室里,都没空喝茶,到现在着实有些口渴。

    自斟自饮连喝了七八杯,他才抹着嘴说:“只要能解渴的茶,对我来说都是好茶,再说,方书记办公室的茶叶罐里会装着树叶?谁给他的胆子!好茶叶,经方书记的手泡开,怎么都会有好味道,好味道,自然就是好手艺。”

    金泽滔的歪理邪说,惹得正闭着眼睛细心品茗的方建军差点没被水呛着了,挥手让秘书撤了茶具,说:“跟你品茶论茶,都是对牛弹琴,清泉濯足煞风景的事,来,我洗耳恭听,你今天要跟我汇报什么重要工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