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打铁趁热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方建军人前气象森肃,私下里,还是个平易近人的领导,心情好的时候,偶尔还会开开玩笑。**********请到看最新章节******

    跟他相处久了,金泽滔挺喜欢方建军的脾气,张驰有度,刚柔并济,这才是他心目中的领导风度,过刚则人人自危,过柔则人人相欺。

    所谓近则不逊,远生怨,金泽滔很多时候都认为,做领导到了一定位置后,考验的不是你的能力和水平,而是你把握人心的度。

    无疑,方建军书记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领导,金泽滔说:“我是闻香而来,倒也没有特别重大的事情要汇报,只是一年岁末,有点思想心得要跟领导汇报。”

    作为党员干部,向一省分管意识形态的副书记汇报思想动态,最合适不过。

    方建军点了点头,收起了笑意,金泽滔说:“西桥立县筹备工作至今一年有余,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大部分申报工作,现在就等国务院批准同意。”

    方建军肯定地点了点头:“筹备组的工作卓有成效,组织上都看在眼里,记你们一功。”

    金泽滔摇了摇头:“筹备组所做无非是一些材料准备,协调配合等分内事,谈不上什么功劳,西桥设县正合天时地利人和,还和方书记等省里领导的的重视和支持分不开的,除此之外,我认为,后洋镇几代垦荒队员形成的拓荒牛精神,是第二轮申报得以顺利通过的最关键原因。”

    方建军刚才还有些悠闲的坐姿陡然坐直,郑重说:“你说说。拓荒牛精神是怎么一回事?”

    后洋镇方建军印象深刻,上次他还和竺副部长一起上岛祭奠过他父亲的英灵。

    金泽滔端着茶杯。目光似乎被杯中翠绿的茶水所吸引,喃喃说:“上次,我陪着应司长他们上岛,镇政府工作人员列队欢迎,应司长他们一行,应该是很多驻岛干部一辈子所见最大的领导。”

    方建军插话说:“上后洋岛的时候,比较匆忙,没有见见驻留的干部职工。现在想来,都觉得是件遗憾事。”

    金泽滔低沉说:“岛上生活艰苦,干部们离群索居,长年海岛工作和生活,对他们身心的伤害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无庸讳言,因为现实状况。每年都有干部申请调离海岛。”

    方建军叹息说:“越海海岸线漫长,海岛众多,海岛乡镇为数不少,省里面除了在政策上照顾外,也确实缺少思想和组织上的关心。”

    金泽滔有些动情说:“方书记,那一天。应司长不厌其烦地同每一位海岛干部握手问好,道辛苦,其中有几位还是第二代,第三代垦荒队员,此情此景。至今,仍让我感动。”

    方建军默默注视着他。突然一笑:“泽滔同志,大多数时候,你是理性的,客观的,但有时候,我觉得你很感性,容易被感情所左右,这是领导干部的大忌,你提的拓荒牛精神,很鼓舞人,也很感染人,但它并不是工作的全部,这一点,你要牢牢把握。”

    方建军所说发自肺腑,是长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的谆谆教诲,金泽滔欠身表示感谢。

    金泽滔说:“我无意为这些将青春、爱情、生命和子女奉献给海岛的人们歌功颂德,但有一点,我觉得应该值得我们警醒,当市场经济全面主导我们的日常生活时,信仰正在离我们远去。”

    “市场经济社会,一切gdp先行,一切经济挂帅,一切数据说话,我们离信仰越来越远,一个人缺乏信仰的时候,他是迷茫的,一群人缺乏信仰的时候,他们变得混乱,当一代人缺少信仰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堕落。”

    “那些坚守海岛,坚守信念,兢兢业业的人们,并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和肯定,我一直不怀疑他们心中的信仰是虔诚的,正大光明的。”

    方建军默默地倾听,偶尔喝口茶,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

    金泽滔今天无意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他准备结束汇报,说:“南巡首长提出,一手抓物质文明,一手抓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硬,但大多数人都是把讲话精髓当口号落实,当物质挂帅的时候,还有多少人提精神文明这四个字,说这些,我并不是要否认经济建设的基础性作用,精神还需要物质引导,信仰不是虚无缥缈的,它还需要经济作为强大后盾。”

    金泽滔今天找方书记汇报思想工作,并不是要跟领导坐而论道,他的目的不在此。

    最后他总结说:“西桥正式立县,我准备抓三件事,一是基础设施建设,二是构建适合西桥实际的经济发展框架,三就是构筑西桥人的信仰高地。”

    方建军两手托着后颈,若有所思地闭目沉思,良久,他才睁开眼,说:“汇报完了?”

    金泽滔摊开手,说:“唠唠叨叨说完了,不管茶叶,还是树叶,只要能解渴的茶,就是好茶,同样的,只要让西桥人民生活富裕,精神富有,最终实现物质和精神的双丰收,那就是我们西桥党员干部的最终追求,也理应成为我们领导干部的共同信仰。”

    方建军认真地打量着金泽滔,说:“我怎么总觉得你今天说得正气凛然,好象是有备而来。”

    金泽滔笑说:“领导说笑了,我到方书记你这里汇报工作,要不有备而来,那才是对领导最大的不尊重。”

    方建军摇摇头:“故态复萌,又开始惫赖,行了,你的思想汇报我已经听取,回去吧,把你的两手抓起来,西桥县本身就是块试验地,信仰淡化是市场经济的副产品,我们尽力而为,但要看到,搞经济建设,不抓抢机遇,机会稍纵即逝。”

    金泽滔连称大善,喜滋滋地告辞离开,出了省委楼,被深秋初冬的凉风一吹,才发现,刚才不知因为茶喝得太猛,还是刚才的谈话有些沉闷,让他现在觉得浑身都汗津津的。

    祝省长对他所谋不置可否,没有正面给予答复,只是以组织上会有所考虑,就打发了他。

    金泽滔求见方建军书记时转变了思路,不谈工作,专谈思想,不谈经济,专谈信仰,用大义求大同。

    方书记开始还不以为然,即便对他的说法有所保留,但金泽滔能在西桥正式成立前,在这方面有过深入考虑,并准备付诸实践,

    正如他所说的,西桥本身就是个试验区,方书记最后同样的没有给予正面答复,但明确让他把两手抓起来,这就是最明确不过的信号。

    两手抓,一手抓精神,一手抓物质,那可是县委书记的职责,金泽滔越想越觉得自己离这个目标已经很近

    本来,金泽滔准备转到省组部看望陆部长和刘志宏处长,但此时,他突然想去金钟山下的小院里跟铁司令探探风,问问计。

    打铁趁热,一鼓作气,金泽滔想去就去,驱车直奔金钟山省委别墅区,这一回,他的好运似乎用完了,直接被警卫拦在大门警戒线外,既没让他进,也没让他离,就让他等候。

    金泽滔问询了几次,被警卫训了一顿,铁司令的值班室正跟首长汇报,让你等就等,哪那么多废话。

    这一汇报不打紧,金泽滔直接被晾门口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准话,警卫还不许他离开他们的警卫视线。

    一个多小时后,里面终于传话出来,就一句话:“想法太多,回去洗洗澡,去去虫。”

    在祝海峰和方建军两位领导这里受到优待的金泽滔,这一回碰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出来时,金泽滔差点没将头撞进方向盘,得意太忘形,干么去惹这头西州大老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l3l4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