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日行二善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毕舟、书友130321004432501、刘贝贝的月票!)

    中年女子沧桑的脸庞荡漾出动人的笑容,就象盛开的蔷薇,她说:“是啊,走回去,明天就走,西州我们来过了,钱湖我们看过了,佑桥我们也走过了,在这里,谋生不易,不是我们的居所。”

    走一路,唱一路,就是活过一世。

    金泽滔心里不是滋味,自己刚被铁司令从金钟山后的别墅区大门口赶出来,心里郁闷,以为受了天大的冤屈。

    自己到佑桥凉亭坐坐,目的就是想排遣一下心绪,平息一下心情。

    但此时,看着一脸恬然,视数十载苦难为尘土,看八千里行路为云月的中年瞎眼女子,却感觉自己十分的渺小和矫情。

    一对残疾夫妇,就为了看一眼钱湖,见证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花上十数载,走上一趟,就绝然回头,决不留恋,这份大毅力,大恒心,自己有吗?

    他们自西边来,但西边无定所,明天,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未知的方向。

    中年夫妇西边无定所,西州无定所,自己却有一片空宅,就立在不远处的金钟山腰。

    只要你愿意,每天醒来,你都可以看上一眼钱湖,白沙堤和佑桥。

    这辈子,到现在,自己还没感叹过行路难。

    上辈子,自己虽然还没困窘到这对中年夫妇的境地,但世道之艰难,行路之多艰,却每每让他扼腕太息,心丧若死。

    曾几何时,他跟这对年轻恋人一样,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开始人生的起步。壮志凌云,胸怀天下,现实最终将他的愿望撕扯得支离破碎。

    年轻恋人能在西州安定下来吗?他们能生一窝的教授和大官吗?

    唯有卖唱的中年夫妇,对未来。对前路,既不抱厚望,也不失希望。

    苦难对他们而言,平淡得就象白开水。只要一天不把他们两人拆分开,他们就能行走在天地间,走一路,唱一路。然后某一天,埋骨路边,埋骨地就是他们永远的家。

    金泽滔指着不远处的金钟山腰那一片隐约可见的抱金别院。说:“你们已经走了十年。也累了,何不就在钱湖边歇歇脚,那里,有我的家,如果不嫌弃的话,请你们留下来,西州并不是一个无情地。”

    一贯淡然的中年女子局促了:“我们夫妇除了会弹唱一些粗浅的俚曲。一无所长,这方富贵地,不敢踏足。”

    金泽滔看着中年男子说:“当然,我不会让你们白吃白住,那片房舍,目前就住了两户人家,正缺工人照顾,你们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可以借此谋生。”

    咣当一声,中年男子左手提着的,被他视若珍宝的二胡掉落在地,他却恍若未闻,急切地握着女子的手,不住地敲打着她的掌心。

    在他的眼中,能有个安身处,让妻子停留下来,停留在这个走了十年的目的地边上,是他愿意倾尽所有换取的。

    良久,女子才说:“只要有个蔽身之所,一日三餐有着落,我们愿意留下,但要告知贵客知晓,拙夫身强体壮,能干些粗重活,我有眼疾,不能做事,是去是留,由贵客定夺。”

    女子谈吐不凡,就不知道这对夫妇到底遭遇了什么苦难,要四处流浪,四海为家。

    金泽滔笑说:“我说过,你们只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就能谋得一日三餐,没有额外的要求,那么,现在你们同意吗?”

    中年夫妇又用他们独特的交流方式询问着对方的意见,最终,中年女子鞠躬致意:“谢谢贵客收留我们夫妇,我们愿意留下,干得好,赏口饱饭,干不好,请你原谅!”

    女子一如既往的好礼,金泽滔拍着手说:“你们刚才弹得很好,唱得更好,我很喜欢,让你们留下,权当是对你们刚才倾情演唱的回报。”

    女子鞠躬道:“谢谢贵客赞赏,你是我们夫妇遇到最慷慨的客人!”

    中年男子紧握着女子的手,没有瞬间的放松,两人都恬静看着对方,尽管在一方的眼中,没有黑与白,没有光明和黑暗,但他们却诠释了最美的颜色。

    年轻恋人很羡慕地注视着这对衣衫破烂的中年夫妇,金泽滔笑说:“我也可以请你们留下,你们愿意吗?”

    女青年抬头打量着半山腰的别院,喃喃道:“这真是你的家?好美的风景,好大的房子。”

    男青年大力地拍着胸口,说:“我们不做侍候人的工人,我要把鸭脖子店开遍西州,总有一天,我们也会住进这样的大房子。”

    他说:“小伙子,除了鸭脖子,你会做其他的卤味吗?”

    没等男青年说话,女青年骄傲说:“大力是我们县城里面手艺最好的卤味师傅,很多饭店都请他呢,不然,我们也不会要到西州开鸭脖子店。”

    金泽滔把手指向金钟山另一个方向,那边的树木掩映中,露出一角红砖白瓦,他说:“这里就是西州最好的酒店,正缺一个卤味师傅,工资不会比你摆摊子收入低,等到哪一天,你觉得自己可以出来开店了,那你就去把鸭脖子店开遍西州吧。”

    金泽滔把年轻恋人交给西州通元酒店的负责人屈辰,自己领着这对中年夫妇上山。

    路上交谈中,金泽滔才得知,这对中年夫妇都是弃婴,从小被一个卖唱的老人收养,一起长大,一起成人。

    以前老人领着两人卖唱谋生,老人去世后,两人一路携手走南闯北,难怪女子说,西边无定所,原来,从他们懂事开始,就一直流浪。

    他们就会弹唱老人教过他们的旧曲,现代人,特别在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很少有人爱听这些曲子,所以,这一路上,他们也是饱一顿,饥一顿。

    钱湖边佑桥上那一出许仙白娘子的传说,是老人从小时候就跟他们讲过的故事,老人去世后,这对青年夫妇觉得应该到佑桥上走一遭。

    然后就一路向东,今天在佑桥边上和金泽滔邂逅。

    金泽滔将他们交于别院管家后,一路上还将信将疑的中年夫妇,这才知道今天真遇上贵人了。

    女子还好,男子两脚一屈,就要下跪,金泽滔连忙拉住,说:“借刚才那个年青人的话,遇上了就是缘,能帮点就帮点。”

    男子敲着女子的手心,女子就开始流泪,断断续续说:“好告知这位贵客知道,拙夫不是因为自己,他是因为你收留了我,免去了我这身残躯受一路的风霜之苦,如此才能再残喘几年,非得叩上一个头,才能表达其内心感激之情于万一。”

    女子说话咬文嚼字,收留这对夫妇的老人一定不凡,流落民间的奇人异士,不知凡几,也不知道他到底何方神圣。

    这对夫妇哪怕是一路风尘,满目沧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但举手投足,极有涵养,谁能想象得到竟是出身流浪老人的教诲。

    金泽滔最终没有让这个哑巴中年人如愿,安顿好他们,金泽滔又下山了,日行两善,心情舒畅起来,连走路的脚步都变得轻快。

    金泽滔今天啥都不想干,就去看望一些老朋友,刚才他感觉失落,并不是因为在铁司令那里受到冷遇,而是跟方建军书记提起在西桥构建信仰高地,作为分管意识形态的副书记,方建军似乎并不以为然,这让他彷徨。

    经济社会,人们更看重发展经济对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忽略了对个人道德和社会风气的培育和扶植。

    后洋岛几代垦荒队员的拓荒精神,让应司长等来自京城的部委大员深受感动,那么,如何去构建西桥人的精神堡垒和信仰高地?

    中年卖唱夫妇感叹行路艰难,一段现代交通几天就能完成的路程,他们需要行走十年。

    青年恋人发大宏愿,要把鸭脖子店开遍西州,养一堆出息的儿子,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城乡差别不是缩小,而是不断扩大。

    天下如中年夫妇遭遇的人千千万万,如青年恋人的梦想不计其数,他能帮得了一人,能帮得了所有吗?

    这一切,都需要有经济发展作基础,唯有发展经济,才能让身有残疾的人有所养,有所居,才能让有志创业的农村青年有发挥才能的平台。

    但同时,发展经济,还是要注重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注重以人为本,强调个人道德和社会风气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良性引导作用。

    金泽滔一路上都纠缠这些问题,新唐人俱乐部座落在离金钟山不远的二条街区外的闹市,离老唐人不远。

    金泽滔转过老唐人所在的小街,默立了一会儿,大门口边上那棵青柏还在冷风中独立。

    拐过一个弯,穿过眼前的弄堂,就到达气派的新唐人俱乐部,这条弄堂,自己还曾经伙同过小欣揍过人,所以熟悉。

    弄堂两侧,有几个小店面卖饮料烟酒,顺便还摆上一台对外收费的公用电话,这条弄堂来往的人不多,现在更显得冷清。

    金泽滔视线所及,只有一对老夫妻在拨打着公用电话。

    打电话的是老头,一头乱糟糟的白发,看年纪七十有余,旁边依偎着他瘦小的老伴。

    电话拨通后,刚才还愁眉苦脸的老头顿时爽朗地笑了:“囡呀,我们到西州了,正在医院边上跟你打电话呢。”

    金泽滔打量四周,这附近没有医院,连诊所都没有。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