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偶遇省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稻草人)和傻傻狂奔中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老太太往后追的时候,金泽滔正站在他们路口,他伸手拦下了她:“老太太,人家好意,你就别推辞了,你们需要帮助,正好她有帮助你们的余力,这样不是挺好?”

    老太太一点没客气,伸手就把金泽滔拨到一侧,说:“你这小伙子怎么能那么说话,我跟她非亲非戚,哪能随便欠人家的情。”

    金泽滔笑嘻嘻说:“那你把她当亲戚不就完了,有机会下次到西州来的时候,当面跟她道声谢谢,比什么都强,你送回去,这不是让人家热脸贴冷屁股吗?是不是这个理?”

    老太太语塞了,老大爷也拉住了老太太的胳膊,说:“这小伙子说的没错,老婆子,过两天,我们离开西州前,再当面向她道谢吧。”

    老太太十分纠结,嘟嘟囔囔说:“不得劲啊,无缘无故受了人家的情,心里不得劲啊!”

    金泽滔却转头问老大爷:“大爷,你老伴得的什么病?”

    老大爷叹息说:“胳膊不听使唤,都萎缩成骨棒子了,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愀心哪!听县里的医生说是什么神经损伤,非要到省城医院才能手术。”

    金泽滔说:“我给你找个医生,是省城有名的大医生,保证手到病除,你们愿意相信我吗?”

    老大爷还在犹豫,老太太却坚决地摇了摇头:“谢谢小伙子了,不是我不愿治,这病苦痛起来,就象千百只蚂蚁在咬我,受活罪啊,我也不怕丢这老脸。实在是没钱治。”

    金泽滔说:“那如果不要钱呢?”

    老太太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转身拉着老大爷就走:“碰上骗子了,这世上哪有不花钱治病的好事。”

    金泽滔跟在后面说:“老太太,你说我是骗子。我图你什么呢,真有不花钱治病的事,但要跟医生熟才行,正好。我跟那个大医生很熟。”

    金泽滔知道,如果他直接说由他资助老太太治病,老太太是死活不愿意,如果他说医院能提供免费治疗。估计老太太会啐他一脸口水。

    但如果说要找关系才能不花钱,他们或许会相信。

    果然,老大爷迅速地转过身。哆嗦着嘴唇说:“小伙子。我们老两口都没有几年活头,可不能寻我们开心。”

    老太太还兀自不信:“有这样的好事,你也不该找我们呀,我跟你又不熟。”

    金泽滔笑说:“刚才那个胖大嫂也跟不熟,她为啥就愿意帮助你们呢?”

    金泽滔还在劝说着老太太,忽然肩头被人一拍,回头一看。正是省广电局孔局长,原局党委书记,自己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孔局长正准备进唐人俱乐部,无意间看到对面弄堂口金泽滔的身影,他还感觉奇怪,金区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孔局长惊喜说:“金区长,还真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孔局长的惊喜可不是装出来的,庄子齐安然从广电系统抽身,华丽转身远永州任职,自己能顺利接任广电局长,说起来,都是拜眼前这位年轻副区长所赐。

    金泽滔笑说:“孔局长,还真是意外之喜啊,在这里都能碰到你,你说到底是西州太小,还是我们太有缘。”

    孔局长哈哈大笑:“西州不小,当然是我们有缘,相请不如偶遇,今天,无论如何,给我个机会,权当是对你上次送庄局长去永州赴任热情款待的回请,一定不能拒绝,不然,别怪老哥我封杀你的光辉形象。”

    孔局长一口一个老哥,半开玩笑着威胁,迅速地将自己和金泽滔的关系拉近,在他的眼里,或者在庄子齐的眼里,金泽滔又岂是小小的一个常务副区长那么简单。

    永州最近轰动全省乃至全国的两个案子,虽然没有金泽滔的大名出现,但孔局长十分清楚,这两个案子背后都有金泽滔的影子。

    金泽滔开心笑道:“孔局长,霸道了吧,就因为不赴你的饭局封锁永州的新闻,当心庄市长找你算账。”

    两人把臂言欢的时候,对面和孔局长同行的人们都耐心地等待着。

    别看孔局长整天笑眯眯的,可熟悉孔局长的人们都知道,他要发起脾气,下起狠心,并不比原来的庄局长手软,从某种程度来说,孔局长为人处事,要比庄局长更为果敢决断。

    广电系统综合改革,名义上由庄子齐主导,实际上却由孔局长执行,由此可见此人的心性。

    金泽滔的背后,老年夫妇正低头小声说话,老大爷说:“老婆子,这年轻人可不简单,都是什么区长,看样子不象是个坏人。”

    老太太心动了:“医院里没准真有不花钱治病的好事,小伙子都是官家的人,能跟医院里的大医生说上话,要不,再问问?”

    老大爷拍着腿说:“今天我们真遇到贵人了,哎呀,不管怎样,都得试试,要是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老两口商量完了,老大爷冲着金泽滔说:“小伙子,你刚才说的事,还作数吗?”

    金泽滔愣了一下,道:“当然算数,来,来,我现在就送你们进医院。”

    孔局长正要拉着金泽滔进俱乐部,却见旁边杀出两个明显刚进城的乡下老人,纠缠着要金泽滔要送他们进医院,还以为金泽滔不小心碰着他们,正被他们敲诈。

    金泽滔连忙将老年夫妇的事简单述说了一下,说罢,还冲他眨了眨眼:“孔局长,我刚好认识中医大附属医院的黄教授,他手里有免费治疗的名额,我去向他讨个人情,也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孔局长是个七巧玲珑心的人,感慨说:“金区长真是个热心人,帮忙人不遗余力,我恰好跟他们的院长认识,不如我们一起去说?。”

    医院哪有什么免费治疗的事,孔局长跟过去,无非是让他出这个医药费,权当结个善缘。

    金泽滔连忙婉言谢绝,说:“我安顿好两位老人,就赶过来,你还有客人,就不劳你亲自出马。”

    孔局长最后无奈,让自己的驾驶员送他们去医院,这里离黄歧的中医大附属医院还有一段路,金泽滔没有拒绝孔局长的好意。

    黄歧一如既往地风骚,打着定型水的发型高高蓬起,就象发情的鸡冠,白大褂都不带一丝折褶,白皮鞋擦得跟抹了增白霜似的。

    金泽滔说:“黄大仙,客人上门,咋那么没礼貌,不让座还不招呼,这就是大医院的作派?”

    黄歧正在写病历,抬头看了一眼金泽滔,象是看到空气,仍然低头专心写他的病历。

    黄歧最恶心别人称他什么黄大仙,只有黄鼠狼才被人称黄大仙,上次还差点因此和金泽滔翻脸。

    只是金泽滔最后引经据典,黄歧拿他没奈何,才任由他胡叫,换作别人,他早一巴掌拍了过去。

    两位老人局促不安地跟在金泽滔身后,进出的护士医生都忍不住要先打量他们两眼,嫌恶的眼神让两位老人更加的手足无措。

    金泽滔一屁股坐了下来,指着旁边的座位对老人说:“两位老人家不用客气,到这里就象到自己家。”

    老大爷小心地放下手里的编织袋,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老太太,找了把凳子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

    待到黄歧写好了病历,才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你算哪门子客人,医院里只有病人,没有客人。”

    金泽滔笑眯眯说:“我今天过来,正好带了一位病人,想请黄大仙一展回春妙手。”

    黄歧看了旁边的老太太一眼,说:“臂丛神经典型性损伤,可以手术,但术后恢复效果不是十分明显。”

    天哪,今天真是出门遇贵人,先是开小店胖大嫂,再是小伙子区长,现在还碰到大神医,大贵人,就这么瞄上一眼,这病就给看得通透,这得多大道行。

    难怪连小伙子官家人都尊称他一声黄大仙,这非得大仙的道行才能有这眼力。

    老大爷腾地站了起来:“黄大仙,我也不求老婆子这只手恢复正常,只求不折磨人就好。”

    金泽滔忍不住哈哈大笑,黄歧那张颠倒众生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恼怒地对旁边一个年轻医生说:“赶紧安排一下床位,让这位老太太入院。”

    年轻医生翻看了一下住院日志,为难地说:“黄教授,现在没空床。”

    黄歧冷冷说:“十八床呢,今天不是让他出院吗?”

    年轻医生委曲得都快哭了:“十八床的顾大爷非得要再住两天,我们哪敢撵他啊。”

    黄歧还是面无表情:“留下来干么,当这里是旅馆啊,你去告诉他,今天务必出院,就说是我说的。”

    正在说话间,门外却簇拥进一群人,金泽滔抬头看去,被人们众星捧月围在中间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长得又高又壮,直有气吞山河的气度。

    金泽滔定晴一看,腾地站了起来,来人姓顾,大名顾一氓,越海省长,这还是金泽滔第一次近距离和省长接触。

    今天出门没看皇历,在铁司令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没想到,随便送一个偶遇的老人入院,却见到了顾省长,还真是出门遇贵人,好彩头!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