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省长示好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老太太终于如愿以偿免费进了医院治病,还跟省长的父亲住在一个病房,享受着高级干部的待遇。

    黄歧一直在生闷气,倒不是因为金泽滔刚才让他难堪,而是老夫妇一口一声黄大仙,让他汗毛直竖,浑身难受。

    黄歧不允,人家还跟他急:“我们虽然出身小地方,但基本礼数还是懂的,黄大仙,你就别难为我们,老婆子的病还要劳你大驾,要是因为我们失了礼,耽搁了老婆子的手术,我怪黄大仙你,还是怪我自己?”

    黄歧最后捏着鼻子认怂,这对老夫妇就成了继金泽滔后,第二位敢在医院里称呼他黄大仙的人。

    金泽滔此时正津津有味地听着老大爷跟黄歧理论,顾省长跟老父亲说了一会儿话,正要抬脚离开,想了一下,又折了回来,说:“小金区长,西桥县申报工作做得不错,前期筹备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金泽滔真不好主动开口,顾省长亲自动问,他连忙说:“顾省长,西桥县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目前各项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进行中,就等国务院最后审批同意,西桥县就能召开人代会,确立基本组织机构和人员。”

    顾省长说:“对未来的西桥县,有什么打算?”

    金泽滔毫不犹豫说:“基本思路就三条,一是抓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打好基础;二是构建适合西桥实际的经济发展框架。给西桥的发展和腾飞按上翅膀;三就是构筑西桥人的信仰高地,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当务之急,就是要净化社会风气,打造良好的治安环境。”

    构筑信仰高地,对普通群众来说,既遥远又不切实际,金泽滔把落脚点放在群众关心的社会风气和社会治安。

    这应该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也是西桥县首届党委政府所能做得到的目标,这也是他今天日行数善所得出的结论。

    顾省长笑了:“考虑得很全面。党委政府工作都一揽子统筹考虑,你们南门的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计划就挺有预见性和可操作性,希望未来的西桥,在你的带领下,能给我们省委省政府又一个惊喜!”

    金泽滔闻言大喜,昂首挺胸道:“是,我将竭尽全力。决不辜负顾省长对西桥的期望!”

    顾省长点了点头,离开前还主动伸手和他告别,金泽滔目送着他踏进电梯,就在电梯门关闭前,顾省长却揿动开门键,说:“小金区长。越海是省管县制度,西桥立县后,作为一县主管,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以直接向省政府汇报。西桥作为全省调整经济布局的试验区,省委省政府都很关注。”

    直接向省政府汇报。除了顾省长,谁敢称省政府?

    顾省长第一次见面,就向自己递出橄榄枝,是因为刚才的表现让他高看一眼,金泽滔摇了摇头,如果偶尔做件好事,就让省长对你另眼相看,那么,省长也就太忙了。

    或者是因为西桥的原因,西桥不但是省里定下的调整全省经济布局的试验区,也是第二舰队的重要军港基地。

    在目前第二舰队几大基地里,西桥所属的英雄列岛,无疑是最具军事潜力的军港基地,对中央调整东南沿海的军事部署,增强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威慑力和打击能力,都有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

    从这一点上来说,西桥的政治军事地位,要优于经济地位,这或许就是各方聚集西桥的最直接原因。

    金泽滔从医院出来时,天已黄昏,金泽滔邀请黄大国手一起赴宴,被他断然拒绝。

    一个自诩才貌双全,博学无双的博士生导师,被两个老头老太太追着喊黄大仙,就连同病房的省长他爹,顾大爷都开始一口一个黄大仙喊开了。

    黄歧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

    金泽滔赶到唐人俱乐部包房门口,仙风道骨的屠大总管正陪着孔局长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看到金泽滔赶到,孔局长暗暗松了口气,不论他心里是怎样想的,但面上,他依然笑容可掬。

    金泽滔面现愧色,道:“不好意思,孔局长,赶紧赶慢,还是来迟了,劳动孔局长亲自在门口等候,实在是愧不敢当。”

    孔局长摆摆手说:“金区长能赶来,那就是孔某人的面子,闲话不说,请入席吧。”

    金泽滔又回头跟屠国平说:“屠大总管,下午准备来俱乐部专程拜访,路上遇到一点事,耽搁了,过会儿再跟你坐坐。”

    屠国平十分感慨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金区长,你有心来看屠某,屠某就领情了,先进去吧,我马上安排上菜。”

    曾几何时,他还是个刚出校门的青涩少年,转眼间,已成一县之尊,背后更有令自己都瞠目结舌的强硬人脉。

    唯有自己,日出日落,还守着唐人俱乐部,后生可畏啊。

    孔局长正要打开里门,金泽滔却忽然小声道:“孔局长,刚才门口不好解释,上医院的时候,偶然遇见顾省长,多聊了几句,这才耽搁了时间,务请包涵。”

    此时两人已经到了包房的里道门,金泽滔说得再小声,这话也让包房里面的人们都听清楚了。

    金泽滔不是故意要拿顾省长自抬身份,对孔局长,他本不需要作如许的解释。

    只是看到孔局长亲自在门口等候,孔局长就应该不是今天饭局能作主的人,里面还有身份比孔局长更高的领导。

    孔局长不想对金泽滔失礼,也不愿在包房里面难堪,以他堂堂正厅领导的身份,只好杵在门口当门神。

    刚才屠国平不清楚其中的曲折,还以为金泽滔现在人脉越来越强硬,但架子也越摆越大,小小处级干部,竟要劳动正厅局长等候。

    孔局长有情,金泽滔岂能不仁义,孔局长感激地拍拍金泽滔的手背,随口接了一句:“金区长,顾省长跑医院干什么?”

    金泽滔答得也快:“顾省长他爹病了。”

    孔局长吓了一大跳,这出戏不应该这样唱啊。

    在孔局长的预想当中,金泽滔接下来应该会随口胡扯某某老干部病了,省长亲自探病等理由,然后把这个借口圆回去,他就会推开门,将金泽滔郑重介绍给包房里的领导。

    孔局长吃惊之余,看了金泽滔一眼,压低声音说:“真遇到顾省长了。”

    金泽滔答所非问说:“真是顾省长他爹生病,而且还做了手术。”

    包房里坐在主位的是一个穿咖啡色西装的男子,年纪看上去比孔局长要大,金泽滔不认识。

    孔局长介绍说:“金区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越海宣传口的定海神针,全国宣传系统都排得上号的老资格宣传部长,孙朝晖王部长。”

    孔局长介绍得也很有意思,都在全国排得上号的老资格副部长,常务副部长可以排除了,一般位置靠后的副部长,级别上甚至还不如孔局长。

    只是宣传部分管着广电系统,宣传口一般以宣传部为尊,让孙副部长坐在主位无可无不可。

    定海神针这个词有时候不能从正面理解,千年搅屎棍也可以称为定海神针。

    孙副部长看向金泽滔的目光有些怪异,说:“小金区长,孔局长对你可真够意思,大家伙这么多人就等你来了才开席,听说你送一个病人进医院了,怎么送个病人都能碰到顾省长,还真是出门遇贵人,运气不错啊。”

    孙朝晖副部长说话有些酸不拉几,阴阳怪气。

    也是,让他老资格的宣传部副部长等待一个副处级干部,心里早就不满,如果不是因为级别上自己还要矮上孔局长一头,他早就拂袖而去。

    金泽滔对宣传系统的人素无好感,只觉得这些人大约是耍惯了嘴皮,做惯了文章,想法比常人要多,心眼比常人要小。

    杜建学书记出身省委宣传部,但如果从心胸上来说,远远不及曲向东,甚至温重岳。

    孔敏辉这个宣传部长就不用说了,为了他那个纨绔儿子,最后还害得浜海公安局长解职。

    许西也出身浜海宣传部,居然在全县南巡讲话精神宣讲活动上,都敢跟自己使绊子,这事要发生在十年浩劫期间,都够得上反革命罪了。

    其他如上次在通元酒店碰到的孙姐,那个猪一样又肥又蠢的女纨绔,她的父亲也是省委宣传部的。

    忽然想到孙朝晖副部长跟孙姐一个姓,莫非就是那个开口老娘,闭口我草的彪悍女纨绔的父亲?

    孙朝晖讥讽金泽滔往自己脸上贴金,堂堂一省之长,每天的作息时间都安排到分钟。

    即使省长他爹真病了,哪能你随便跑一趟医院就能凑巧碰上他,你随便胡扯个老干部的名字,都比这个可信。

    金泽滔往孔局长身边的空位上坐下,才说:“孙部长,顾省长也不是石头缝里崩出来的,有爹不奇怪,是人总要生病,他爹病了也不奇怪,顾省长是个纯孝之人,上医院看他老爹更不奇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