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发大宏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junliu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孙部长松了手,转头对孔局长说:“你让这小子跟我走一趟,广电系统的事,我今后绝不置词。”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子力气不小,要他跟自己走,硬的不行,软的他还拉不下这个脸,这人是孔局长请来的,只有让他出面,还能说动他跟自己走。

    孔局长吭吃吭吃说:“孙,孙部长,有话不能在这里说吗?非要金区长跟你走一趟?”

    金泽滔看着脸色黑中带青的孙部长,心里惊疑,到底是什么事,孙部长非要自己跟他走一趟,事情不会太糟,如果孙部长真要铁了心和自己算旧账,他就不会让孔局长出面说话。

    但也绝不是什么好事,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以孙部长的作风,饭还没吃,就主动向孔局长掷子认输,所求必大。

    孙部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的事你别管,就看你怎么说动这小子跟我走,行,我拍拍屁股就走,以后不管你们广电的事,不行,明天我就正式向省委要求重新评价改革方案。”

    孙部长这是公然威胁孔局长,刚才还和金泽滔针锋相对,现在为了说动他跟自己走一趟,都威胁起孔局长,让人感觉说不出的诡异。

    孔局长咂巴着干燥的嘴唇,看了看孙部长,又看了看金泽滔,十分的尴尬,也分外的为难,一时竟不知怎么开口。

    看着孔局长左右为难的神情。金泽滔心里感叹,今天的遭遇还真是离奇。

    先是在佑桥边上的凉亭看到一对年轻恋人,一个叫大山的年轻人,发大誓言要把鸭脖子店开遍西州,再生一窝子的教授医生。一辈子不求人,一辈子不被人欺负。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要年轻人一步一个脚印从摆地摊开始,或许,他一辈子都不能拥有一个鸭脖子门店,或许,他生的一窝子儿女,最后还是要在街头继承父业,摆摊卖鸭脖子。

    做人难,农村人要在城里闯出一片天地。更难!

    接着他碰到一对西边走来的瞎子哑巴中年夫妇,一路走,一路唱,走了十年,唱了十年。就为了能一圆年轻的梦想。亲眼看看许仙白娘子邂逅定情的佑桥。

    一对有着不俗谈吐的流浪夫妇,他们四海为家,一路流浪,天涯即在脚下,家却安在心间。

    这对中年夫妇从西边走到东边,花了十年,如果不是金泽滔请他们停留驻足,估计,他们要花上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到出发的西边。虽然那也不是他们的家,但你让他们流浪到哪?

    行路难,健康人要走这么长的路,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一对瞎子哑巴夫妇。

    再然后,他碰到一对老年夫妇,家境拮据,身无余钱,对家里的病女儿说,到西州看病,却随便寻了台公共电话,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就为了求得女儿的宽心。

    谁能想到,这对老夫妇,压根就不想看病,因为这钱是给女儿留着看病的,老太太是个倔强不喜欢欠人情的老人,准备忍痛到死,都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看病难,对他们这对农村来的老人来说,能在偌大的西州找到医院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不花钱治病,这对他们来说,难于上青天。

    最后,他跟着孔局长来到唐人俱乐部吃饭,却碰到吃了火药似的孙部长,自己还曾经踢过他的女儿一脚。

    不知出了什么事,刚才还和自己针尖对麦芒的孙部长,却放下架子,威逼利诱着孔局长说动自己跟他出去一趟。

    孔局长是个老广电,一直从事党务工作,如果不是庄子齐要推动广电综合改革,可能这辈子他都要在书记这个位置打转,直到退休。

    庄子齐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贵人,他抓住了机遇,以一个改革排头兵的身份,终于脱颖而出。

    孔局长要在广电系统立足,要想在这个位置上再上台阶,非得紧紧抓着综合改革这个上天楼不可。

    更何况,他是庄子齐推动改革的最有力执行者,这个时候,他就是广电改革这盘大棋的过河小卒,有进无退。

    孔局长唯有搬开孙部长这块改革的拦路石,他才能继续放开手脚巩固和深化改革。

    从某种程度来说,孙朝晖部长的态度,直接维系着他的前途命运。

    但此时,孔局长犹豫了,在他的眼里,金泽滔的分量要重于孙朝晖,得罪孙朝晖,或许改革还需要反复,但得罪金泽滔,不要说别人,庄子齐这一关,他就难过。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他宁愿躲在门外,哪怕明知道孙部长心里不悦,也要坚持等金泽滔来了才开餐的原因。

    当官难,特别在面临关键选择时,往往是一脚天堂,一脚地狱,它不但考验一个官员的政治智慧,也考验他的政治勇气,它考验的是人心!

    做人难,行路难,看病难,当官难!

    每个人,不管你是贩夫走卒,达官贵人,不管你一无所有,还是腰缠万贯,漫漫人生,总有遇到难处的时候。

    这个时候,金泽滔忽然想起多年前,金家还没有发迹时,自己过年时拉了一车子的年货回家,房间里还装上了电视机,牵上了有线电视网,爷爷就感叹不已,共产主义社会来临了。

    后来,他进了南巡讲话精神宣读团,在各乡镇巡回演讲,回家的时候,爷爷告诫他说,千万不能忘本,当干部,做工作,要把农民的利益放在首位,要想办法让别人家的日子也好起来。

    父亲说,自家日子好过了,不能一个人关起门来吃肉。

    这就是很久没当村干部,党性还依然闪闪发光的爷爷,以及一辈子教书育人的父亲的共同觉悟。

    爷爷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一心要复兴金家昔日的荣光,他不仅是金家的大家长,他还是村里的老支书。

    老家长丰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村里家家户户拉起了电视网,电话线,村里的水泥路已经都通到家门口。

    这里面固然有村集体经济富裕后建设起来的,但爷爷却在里面出了大钱,也出了大力。

    西桥立县不管有什么重要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意义,对金泽滔来说,那就是一个回报乡梓,施展抱负的平台。

    这也是金泽滔独立牧守一方的开始,不论当不当得了这个县委书记,能以县长的身份治理一个县域,也足慰平生,光宗耀祖了。

    怎样当一个合格的县领导,怎样带动西桥百姓致富,怎样让西桥人不但有钱,有尊严,还要有人情味,这是他从省城之行一直思考的问题。

    他跟方建军书记初谈起西桥发展时,还泛泛而谈,大而无当,当他和顾一氓省长偶遇后,脉络已经比较清晰,构建信仰高地,首先要让社会风气好转,社会治安改善。

    现在再回想起一天的遭遇,心头却前所未有的清明和亮堂,他一心要构建的信仰高地,说到底,其最终归宿和落脚点就四个字,安居乐业。

    安居乐业,就是居有常,业无变。

    他要他的治下,有饭吃,有衣穿,有居所,有尊严,碰到难处时不再彷徨,互相之间能给以安慰,抱以微笑。

    他要他的人民,少年人有书可读,青年人有业可创,中年人有家可养,老年人有所依靠。

    他要他的西桥,做人不难,行路不艰,看病不费,为官不靡。

    这就是他的大宏愿!

    过了今夜,他即将启程回去,书记也罢,县长也罢,铁司令说得没错,想法太多,是该洗洗澡,治治虫了。

    祝省长跟他见面最后叮嘱他做好西桥的事,才是他的本分,此是肺腑之言。

    方书记让他回去抓他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只手,并说西桥是块试验地,既是省里的试验地,何尝不是他金泽滔的试验地。

    顾省长表示省委省政府都很关注西桥县,有什么困难和要求,让他直接向省政府汇报。

    这些领导,阅人多矣,世道之责,托于己身,其能免乎?

    想明白纠结了一天的心事,金泽滔只觉心情舒畅,万事大吉,连原本面目可憎的孙部长,此刻都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孔局长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作出了决断,他面朝孙朝晖,正要说话,金泽滔却伸手拦住,说:“孙部长,有什么事,都得酒足饭饱后再说,我答应跟你走一趟。”

    孙朝晖点了点头,坐了回去,孔局长拍拍他的手,什么也没说。

    到现在,包房里的气氛才重新活跃起来,孙部长心事重重,一直埋头吃饭喝酒,不太理会众人的殷勤劝酒。

    金泽滔解开心结,心情大好,孔局长去了心事,心情大悦,两人杯来盏往,带动了酒桌的情绪。

    在场的都是宣传口的精英骨干,大多活跃在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等宣传阵地,长相俊美之外,还能说会道,善于投人所好,调动气氛。

    孔局长不用说了,堂堂广电局长,越海广播电视系统的最高统帅。

    本系统有雄心有野心的骨干精英,想要有所作为,就必须有他点头,自然有俊男靓女端着酒杯,纷纷围着孔局长竞相示好。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