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一起干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刚才和孙部长唇枪舌剑,没有雄厚背景,一个基层副区长敢和堂堂副部长堂皇过招吗?最关键的是他年轻,甚至比在座大多数人都要年少。

    不管认识不认识,都要重新评估他的潜在能量,再加上金泽滔长相谈吐都不俗,成为餐桌上除孔局长外,最受欢迎的人。

    被美女围拥,是所有男人的共同梦想,金泽滔也不例外。

    一个个妆容精致,打扮得体,吐气如兰,举止优雅的精英女性,捧着殷红的葡萄美酒夜光杯,千娇百媚地要和你敬酒干杯,娇滴滴地问你好不好嘛。

    金泽滔能说不好么,他端着酒杯,半痴不颠地连连说好,而且是杯到酒尽。

    金泽滔喝酒不但有风度,而且态度更是豪爽到底,你拿红酒来敬,他红酒奉陪,你拿白酒来敬,他也不落人后,就是你端一瓶黄酒,他也不皱皱眉头。

    其中就有省报的名记者胡央上前敬酒,胡央,省报经济部副主任,圈内有名的才女,以观点犀利,笔端锋利著称。

    胡央的大名,金泽滔已经久闻,看她的文章,老辣辛厉,以为只有上了年纪,且阅历丰富的女人才能写得出这等文章,初次见面,却不料是个年青的美貌女子。

    金泽滔的惊愕表情,让胡央十分满意,这是她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满足她虚荣心理不多的场景之一。

    胡央捂着嘴吃吃地笑:“能教金区长意外,小女子十分的开心。”

    胡央正是那个端着一瓶黄酒和金泽滔敬酒的女子,金泽滔听了她的自我介绍。主动招来服务员开酒,说:“胡记者的大名我已久闻,上一次部里组织的赴南门市预算外资金综合改革采访团名单上有你的大名,但最后没有看到你成行,十分遗憾。”

    胡央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嗯,是有这么一回事,都几年前的事,那一次,我正好和笑梅姐一起去京城有个采风培训活动,所以没有过来。”

    金泽滔示意服务员打开酒瓶,说:“笑梅姐和你很熟吗?”

    笑梅姐就是杜建学书记的妻子俞笑梅,省报理论部的记者,和曲向东的夫人卓华君一同供职越海日报社。

    胡央接过服务员打开的酒瓶,亲自给他满上。说:“说起来,她还是我的实习带队老师呢,那时候,我刚从京大毕业才没两年呢,一直跟在笑梅姐身后。”

    金泽滔嗯了一声。心里却暗暗吃惊。论起来,她跟自己差不多年纪,在报社也就五六年时间,如今不但文名远播,还做到了经济部副主任,论起级别,跟自己一样。

    这些都不意外,让他意外的是,胡央这样一个小姑娘,在报社这样文人成堆。论资排辈甚于官场的环境能脱颖而出,非大智慧,大毅力者不可能有这成就。

    没看到,就连俞笑梅和卓华君这样的说能力有能力,说背景也有背景的女性记者,至今都还没有一官半职。

    金泽滔重新打量了她一眼,有些钦佩说:“不错,这一杯酒我敬你!”

    “应该是我敬你才对,笑梅姐还向我推荐过你的文章,你所有公开发表的理论文章我都拜读了,真心钦佩。”胡央开心地笑了,这一回没有掩嘴,嘴一咧,露出两只小虎牙,十分的生动活泼。

    金泽滔一楞,笑说:“还以为你一嘴的犬牙交错,却原来是有虎牙坐镇,难怪文章这么犀利,文章天下观,这两颗牙齿怎么要遮遮掩掩呢。”

    胡央正端着金黄的酒杯要和金泽滔碰杯,听到这话,下意识地要掩嘴,最终还是没有掩上,俏脸却莫名地就嫣红了。

    她有些羞涩,说:“你最近连续刊发的几篇关于民营经济的理论文章,我都看了,很受启发。”

    公安大楼倒塌事故后不久,他和王力群、谢凌等人聚会时,受杜子汉的启发,萌生了撰写系列关于民营经济研究文章的念头。

    文章发表后,反应倒是十分热烈,金泽滔写这些文章的初衷,政治上的诉求要重于学术上的意义。

    目前,关于经济所有制的争论还十分尖锐,但对私营个体经济的发展环境却日渐宽容和鼓励,再过一年,新一届中央政府,将会在政治上确立民营经济的地位,那时,才是民营经济的春天。

    国内很多学术和教育机构,纷纷来电来函要求他参加各类经济学术活动,现在环境下,还不是大鸣大放时代,这些都被他婉言谢绝。

    金泽滔摆了摆手,说:“这都是闭门造车的产物,也只有研究这个现象的老学究才感兴趣,比不上你的文章,雅俗共赏,能引起大多数人的共鸣,继续努力,希望,看到你更多的经济时评大作问世。”

    胡央瞥了他一眼,彼此虽然都知道对方,但见面还都是第一次,金泽滔轻松随意的谈话方式很让自己很放松。

    但第一次见面就随便议论一个女孩的牙齿,还是让她觉得怪怪的,只是此刻心里不但不反感,反而有丝窃喜。

    金泽滔在这样的场合没有太多顾忌,说话由心,更没有顾及对方心里是怎么样的,他还乐呵呵地举杯和胡央叮咚碰了一下。

    金泽滔说者无心,胡央听着感觉奇怪,坐在他斜对面的单纯却直对他瞪眼睛。

    胡央只干了一杯,这瓶酒还有大半没干呢,单纯已经提着满满一杯白酒赶过来了,她气冲冲地咚地将酒杯立在金泽滔面前,正要说话,金泽滔却眉开眼笑:“我们的大美女单纯记者来了,准备与我同归于尽啊,倒这么一大满杯?”

    金泽滔这一开口,单纯满肚子的嫉妒和不满就象烈日下的冰雪一样消融干净。

    同是宣传系统的才女兼美女,两人虽然不是很熟悉,但彼此之间都有些了解。

    单纯现在作为电视台的新闻一部的副主任,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采访一线,目前是省委姜明传书记和方建军副书记常用的新闻记者,上镜率和曝光率很高。

    金泽滔豪情大发,站了起来,高高举起酒杯,说:“我们周围,不缺乏美,也不缺乏智慧,但美与智慧并存的生物并不多,在座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杯酒,我不敬某人,我敬所有的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人!”

    有个广电局的青年干部酸酸地说:“金区长这是想用一杯酒就把宣传系统的美女精英一网打尽啊!”

    女性们全都站了起来,大家都嘻嘻哈哈,燕语莺声地互相碰杯致意。

    坐得近的,全都涌向金泽滔,纷纷要和他这个女人的知音干杯,这个时候谁不认为自己就是才貌俱全的女人呢?

    敬完这酒酒,金泽滔才倾尽黄酒,分别和胡央、单纯碰杯,说:“也不用敬来敬去,都一起干了吧。”

    单纯啐了一口:“想得美!”

    金泽滔差点失手打落酒杯,这都哪个跟哪个,是一起干杯好不好,还美貌和智慧并存,小小脑袋不知装着啥。

    胡央白了他了眼,端起酒杯,露出两颗灿烂的虎牙,说:“刚才一杯酒一网打尽,现在一杯酒就想一箭双雕啊!”

    金泽滔连忙双手握杯,生怕这手一颤抖,翻落了酒水,这些宣传口的才女嘴皮子还真是厉害,一箭双雕?是双箭单雕好不?

    胡央喝完了一瓶黄酒,面不改色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单纯找白酒还要干杯,金泽滔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拦着。

    单纯气呼呼地一边倒酒,一边瞄了眼扭着勒得轮廓分明的屁股离去的胡央,低声道:“狐狸精!”

    金泽滔愕然,转头看着胡央的背影,单纯却直接挡在他面前:“一个写文章的扭什么屁股,不许看!”

    金泽滔张着嘴巴都合不拢了,走路不扭屁股,她该扭什么呢?

    金泽滔收回了目光,看着正用心倒酒的单纯,一段时间没见,单纯不但处事变得成熟,外形也更成熟,鼓囊囊的胸脯配上天使般的面孔,还真是诱人,以前好象没有这么丰满啊。

    金泽滔摇了摇头,连忙甩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大约是掺合着喝酒的缘故,今晚竟然难得地有些晕头。

    单纯的脸却渐渐地爬上红晕,不知是因为刚才喝得太猛的缘故,还是金泽滔火辣辣的目光。

    等倒好了酒,单纯主动碰了一下他的杯子,清清柔柔地说:“金区长,谢谢你一路关照,这杯酒,我敬你,预祝你步步高升,早日达成心愿!”

    喝完这杯酒,晚上的酒宴也已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接近尾声,孙部长默默坐在一侧,仿佛被遗忘了似的,除了孔局长偶尔跟他聊上几句,其他人谁也不敢上去撩拨。

    金泽滔身边一冷落,孙部长就直接提出散席,众人虽然意犹未尽,但孙部长发话,谁也不敢滞留,都纷纷收拾随身物品准备离开。

    金泽滔对孔局长说:“跟孙部长办完事,我来找你,等会一起上医院找那位老太太聊聊,我觉得这个新闻做好了,一定是个十分吸引人们关注的节目,而且很有社会意义。”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