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魂飞魄散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大头yang谢谢你!你就是本书这潭死水里不多的微澜之一,总归有人欣赏,我还得努力去更新,最近章节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觉得这些情节和线索,对全书来说还是必要的。)

    孙部长坐在车里一言不发,金泽滔很想开口问问,到底带他去哪,有什么事,只是孙部长皱着眉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让他又闭上了嘴。

    等上了楼,进了门,金泽滔才发现,孙部长竟是带他回家,站在过道换鞋的时候,金泽滔心里忐忑,不会那个满嘴脏话的水桶腰真被踢出什么病来吧。

    金泽滔一边想象着等会儿孙部长会问些什么话,一边打量着四周环境。

    孙部长家也就是普通的四居室,但对现在西州人来说,已经是条件相当不错的公房了。

    目前中央已经出台政策改革住房制度,货币分房将取代实物分房,这些公房在房主交纳一定货币后就成为私有住房。

    等金泽滔换好拖鞋,直起腰的时候,才赫然发现眼前立着一个瘦小的妇人,很和蔼地问:“小伙子,你叫金泽滔?”

    应该是孙部长的夫人,金泽滔连忙点头:“阿姨,我就是金泽滔。”

    孙夫人又客气地问了一句:“工作忙不忙?”

    金泽滔摇摇头,今天没什么事情,基本上都在外面闲逛,随即又点点头,明天又要开始忙了。

    孙夫人呵呵笑说:“你们男人呀,都是这样,进来吧。老孙都跟我说了。”

    说了什么?金泽滔摸不着头脑,说我就是当初将你们家的奇葩女儿踢得当场昏厥过去的那个乡下保安?

    换了鞋,走过餐厅,就是客厅,孙朝晖坐在沙发上。正在大口地喝水,见到金泽滔进来,指了指旁边空位,示意他坐下。

    孙夫人则动手泡茶,随手还从茶几上拿了一包中华烟递给他,金泽滔摆了摆手,说:“谢谢,我不吸烟。”

    孙夫人眉开眼笑:“现在年轻人不抽烟的,都快成凤毛麟角了,小金现在在哪工作?”

    金泽滔愣了一下:“我在永州市南门区工作。”

    孙夫人又紧追了一句:“哦。政府部门好啊,南门区哪个单位?”

    金泽滔闷闷地说:“区政府。”

    金泽滔感觉怪异极了,这不象是问罪,倒象是丈母娘看女婿,查户口。问家谱。接下来是不是要对生辰八字了?

    孙部长喝了水,随手点了支烟:“小金现在任南门区常务副区长,马上就去新成立的西桥县任县长。”

    孙夫人既意外,又欢喜:“怎么年轻就当县长了,了不得呢,工作都几年了?”

    金泽滔还没回答,孙部长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问话:“别打听这么多了,小雅在哪?”

    孙夫人指了指隔壁的房间:“画画呢,这两天都躲书房里没出过门。”

    孙部长说:“你先去看看,我过会儿让小金区长过去。”

    等孙夫人走出客厅。孙部长叹息说:“小金区长,今天让你过来,不是要兴师问罪,小雅当初如果不是你那一脚,不知还在哪儿疯呢,你这一顿揍,倒是打醒了她,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我还得谢谢你。”

    金泽滔连说不敢,做父母的,揍了人家女儿,就算是当头棒喝,浪子回头,他也不敢居功。

    再说,现在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不然,孙部长也不会这么愁眉苦脸。

    孙部长说:“小雅离开电视台,给安排到美术报任编辑,开始几个月还循规蹈矩,一改往日飞扬跳脱的坏习惯,变得人如其名,雅文,优雅斯文了,领导同事反应都十分良好,我们做父母的也高兴,以为孩子真懂事了。”

    孙部长嘴角含笑,似乎还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孩子突然有一天长大懂事,这对望子成龙的父母来说,确实是莫大的安慰。

    金泽滔听到这里,却撇了撇嘴,就她那体态和性格,再怎么优雅斯文,那还是恐龙里面的淑女。

    孙部长说:“但慢慢地,小雅开始不对劲了,原来那个天真活泼的小雅不见了,她变得沉默寡言,一回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到后来,已经不能正常和人沟通,半年前,我们办了停薪留职。”

    身体没打出毛病,性格却变异了,这不科学啊,哪有踢一脚就把人踢成神经病的?

    金泽滔期期艾艾说:“孙部长,有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孙部长皱了皱眉头,说:“你问吧,今天请你过来,就是看看能不能让小雅恢复正常。”

    金泽滔张望一下,压低声音说:“这种精神上的疾病,很多都是从父母基因遗传下来的,我想请问,你和阿姨这方面有没有,有没有?”

    孙部长脸色有些不好看:“有没有什么,你是想问,我们有没有病?”

    金泽滔强调说:“是精神病。”

    孙部长破口就骂:“你个小赤佬,你才神经病,你看我象神经病吗?”

    边骂还边想将端在手中的水杯扔过来,只是看看这把紫砂壶价值不菲,才悻悻地罢了手。

    金泽滔摇了摇头,你不就象个神经病吗?

    他还是十分耐心地问:“不是说孙部长你就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比如你们祖上有没有出过类似的病?”

    孙部长怒不可遏:“你们全家才神经病,你们祖上三代才神经病,神经病!”

    金泽滔脸涨得通红,我这不是帮你分析原因来了,太没礼貌了吧。

    孙部长发过火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你不用问了。这些医生都诊断过,不属于精神方面的疾病,最多是心理上有障碍,医生建议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没想到当初那个乡下保安,竟然会是你,今天,我想请你过来和小雅好好谈谈,开导开导她。”

    金泽滔吞吞吐吐道:“你怎么就认为是通天酒店那晚事情后,你们女儿才出状况的?或许是她到美术报社后碰到什么事情呢,比如失恋,或者别的什么。”]

    说到这里金泽滔的脸色有些古怪,这话还真不好意思说出口,女人失恋或失身都可能精神遭受刺激导致心理变异。

    孙部长不知怎么的。从见到金泽滔开始,心里就窝火,从进屋子开始,就没听到他嘴里冒出一句好话,火气噌噌地往脑门冲。此刻再也无法克制。伸手就去敲他的脑门。

    金泽滔头一偏,还嚷嚷说:“孙部长,你怎么能打人呢?”

    孙部长着实没有金泽滔这么好的身手,追打了几下,都没有得手,只好喘着气住了手,说:“你个小赤佬,放什么屁,我们小雅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跟谁失恋?如果要说失恋。那也是你作的孽!”

    金泽滔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又被口水呛着了,“吭吭吭”地剧烈咳嗽起来。

    孙部长不等他动问,伸手从茶几下面的一个小抽屉里摸出一张纸,说:“这是小雅日记里的摘抄,你看看。”

    上面记载的是日记摘抄,内容如下:

    “某年某月,晴

    今天天气晴朗,但我的心情却阴到多云。”

    不错的开头,能借景生情。

    “今天第一天到美术报上班,我不想去,我最讨厌画画!”

    还有心理活动。

    “接待我的是个很丑的男人,我觉得我受了伤。”

    恐龙还嫌蛤蟆丑?

    “美术报一周出一期,才四开版小报,没多少活,我就更轻松,就是校对大版面,一周的活,我半小时就完事。”

    机关生活都是如此。

    “在美术报不懂美术,总让人笑话,空余时间,我决定学画画,但是很烦恼,一握起笔,就情不自禁地画他,虽然把他画得象只猴子,但我觉得他就是只猴子。”

    很形象的描写,丑女也开始有心仪的对象。

    “我很恨自己,我明明该诅咒他,但为什么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却全都是他那可恶的笑容呢?”

    是啊,爱之深,恨之切,你恨自己是对的。

    “我终于发现,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我该怎么办?”

    爱情终于不分美丑,不辩善恶地降临在水桶腰身上,难道爱情之神打瞌睡了?

    “闭上眼是他,睁开眼是他,我的世界全是他,但我却走不进他的世界!”

    诗一样的语言,爱情使人变得睿智,哪怕她只有猪一样的智商。

    以上,金泽滔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不过是一个丑女对美好爱情的臆想,是人类都具有的想象力。

    最后一段话,却吓得他魂飞魄散。

    “死乡巴佬,你在哪里?我很想你,我能想象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有一天,你突然从天而降,我保证,我一定不喊你死乡巴佬!”

    当初,自己是以一个乡下来的酒店保安身份出现的,水桶腰可是口口声声称自己死乡马佬。

    她被踢晕后,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喊着给死乡巴佬留口气,让她踹上一脚解解气。

    自己就是那个死乡巴佬!

    自己竟然是她最思念的人!

    自己竟然就是她幻想的最浪漫故事里的男主角?!

    我是该悲哀还是该庆幸,该哭还是该笑,该金泽滔用力地拍打着额头。

    金泽滔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崩溃,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想象都毁于一旦。

    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孙部长要给他看这一页日记摘抄,这上面,分明就是一个女孩对一个男人思念成疾的全过程,而这个该死的男人就是自己!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