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窈窕淑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如果说,看了前面的故事,感觉还似曾相识,那么,最后一段话,可以让他断定,这个让她思念至今的男人分明是自己。

    揍了人,居然揍出了感情,这个叫什么?金泽滔隐隐记得好象叫有个斯德哥尔摩侯症群,挺符合水桶腰这个症状。

    但那也只是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并不会改变被害者的心理和精神状况,再说,我不过踢了她一脚,还没到让她感觉绝望和依赖的程度。

    金泽滔感觉自己得了某种未知的侯症群,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这也是为什么医生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她按自己的想象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幻想着某一天,这人能从天而降。

    而这个人,应该就是解开她心扉的解铃人。

    很不幸,这人就是自己,金泽滔灰灰地想道。

    如果是个才女,他勉为其难,如果是个美女,他助人为乐,当然,如果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他将会十分乐意做这个解铃人。

    只可惜,水桶腰跟以上三类人都沾不上边。

    孙朝晖部长看着阴晴不定的金泽滔,说:“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请你过来了吧,你是唯一能让小雅走出幻想世界的人,这个事情由你而起,当由你终结,你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从确认金泽滔就是那个女儿日记上的那个始作甬后,孙朝晖态度一直很诚恳,没有冷嘲热讽,没有威逼利诱。

    天下父母心,或许,孙部长心里恨不得一把掐死自己,但此刻,他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请求他帮忙,金泽滔没有理由拒绝。

    书房外,孙夫人抹着眼泪:“小雅正在画画。你进去跟她说说话。她现在都不愿跟她爸妈说话,孩子,我们就寄希望于你了。”

    金泽滔点了点头,推门进去,书房布置得很有文化气息,墙上有几幅画,都是关于钱湖的山水写意,挺见功底。

    里面有张大画桌,有个窈窕淑女背对着门,正躬身专心作画。全神贯注的样子很惹人遐想。

    女子穿着嫩黄上衣,浅灰色的牛仔裤。休闲宽松的衣裤掩藏不住身段的曼妙。

    金泽滔迷茫了,这个女孩不是水桶腰啊,这分明是水蛇腰。

    金泽滔探头过去,女孩前额刘海下垂,没看到她的真容,却看到画桌上的宣纸上,女孩正挥毫点梅。殷红的颜料落在淡浓相宜的梅枝上,

    随着女孩纤手轻点,一大片或淡粉,或嫣红,或嫩白的梅花瞬间吐艳,立即呈现出一幅群梅竞芳,争相闹春的景象。

    金泽滔对琴棋书画,纯属外行,第一次看人作画。竟看得入迷,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所来为何。

    那女孩换了一枝墨笔,正好抬头看到金泽滔目不转睛看着她画作,嫣然一笑:“你来了。”

    金泽滔神不守舍地应了一句:“嗯。”

    女孩换了枝褐色画笔,正要给梅花丛边添上乱石,金泽滔连忙拦着:“石头应该是黑色或淡青,这样才有意境。”

    “是吗?”女孩从善如流,换了支笔,添上青色,在梅丛边上添上几块嶙峋山石。

    金泽滔拍手说:“再在山石上添几道枯草,那样就更完美了。”

    女孩抬起头打量了他一下,说:“你瘦了。”

    说罢,又低头专心画她的枯草。

    金泽滔这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着女孩,但见她眉如远山,肤若桃花,发似浮云,眸仿星辰。

    这张宛如古典精致的脸,还是当初大盘脸,熊猫眼,血盆嘴的那个孙姐吗?整容也整不出这个效果。

    金泽滔松了口气,转身就走,我就说嘛,一个长相如此粗糙,神经如此粗壮,说话如此粗犷的彪悍女怎么会患上相思病呢。

    错了,搞错了,孙部长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儿,跟那个孙姐完全对不上号啊。

    女孩握着笔转头说:“死乡巴佬,你又想跑哪去呢?”

    金泽滔的脚步就象被施了定身法似的,愣愣回头:“你叫我什么?”

    女孩又将目光投到画桌上,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喊你,但你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

    当有一天,你突然从天而降,我保证,我一定不喊你死乡巴佬!那章日记还历历在目。

    金泽滔吭吃吭吃说:“你真是那个水桶腰孙姐?”

    女孩看了看自己的腰,说:“现在不是水桶腰了,我叫雅文,你可以叫我小雅。”

    金泽滔看得两眼发直,眼前的孙姐除了身材还是那样高挑,实在看不出当初那个彪悍孙姐的一点影子,这个世界怎么了,女大十八变也不是这个变法。

    女孩画纸上添了乱草,离开几步,端详了一会,点点头,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总不能让我一直叫你死乡巴佬吧?”

    外形改变还勉强可以解释,但举止言谈却一改往昔的粗野,变得斯文优雅有气质,就不是科学能解释的了,十分的匪夷所思。

    金泽滔喃喃道:“我叫金泽滔,你脑子里是不是很乱,你有没有觉得身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金泽滔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得了性格分裂症什么的,这世界不管发生什么事,总是有原因可以解释的。

    女孩又挥毫在画纸上添了几笔,说:“有啊。”

    金泽滔终于释然,说到底,还是得了神经病,不然没法解释,孙部长还口口声声说祖宗三代都没得神经病,这明显不符合实际嘛。

    女孩搁了画笔,从印章盒里取出名章,准备在落款后面钤印,说:“那个人就是你,你是想问我得没得分裂症吧?”

    金泽滔终于不淡然了:“那你怎么可能变化这么大呢?”

    女孩一手持印,一手按印,手法娴熟,说:“你错了,不是变化,而是回归自我。”

    金泽滔如坠云雾,还回归本我,是不是练什么邪功走火入魔了。

    女孩招了招手:“金泽滔,你五行缺水啊,帮我拿几张吸水布。”

    金泽滔哀道,我不缺水,我缺心眼,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女孩不象出现她父亲担心的心理障碍,也不是她母亲伤心的不爱跟人说话,更不是自己怀疑的精神分裂,最正常不过的女孩。

    金泽滔行尸走肉般递过吸水布,女孩忙碌了一阵,终于满意地点点头,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金泽滔木然说:“不是我找到这里,是你爸找上我的。”

    女孩洗过手,擦干净后给他泡了一杯茶水,清水,在画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指了指对面的一把凳子,说:“到这里,你不要见外,坐吧。”

    金泽滔忍不住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女孩莞尔一笑:“你不用担心我出现什么问题,我没病,包括精神上的,心理上的,我很清楚,我很健康。”

    金泽滔紧问了一句:“真没事?”

    女孩说:“你来了,我这个病自然就好了,就这么简单。”

    金泽滔心一抽:“那我要走了呢?”

    “你自然要走,你对我父母来说,都是个陌生人,当然不能在这里一直陪我。”女孩说话的时候,眼睛很专注地看着他,金泽滔发现,眼前的女孩生得真的很美,在她的脸上,找不出一点昔日孙姐的轮廓。

    金泽滔犹豫了一下,说:“那我要以后都不来了呢?”

    他希望这个事情能到此结束,对于女孩所虚构的爱情故事,他并无心要成为主角。

    女孩展颜一笑:“你不会的。”

    “怎么就不会呢?”金泽滔着急了。

    女孩俯身给干渴得拼命喝水的金泽滔添了水,说:“我能想象得的最浪漫的事,就是有一天,你突然从天而降,然后你就来了,下次的见面也是一样。”

    女孩说得十分肯定,金泽滔一颗心却直沉到谷底,女孩在心理上还是有问题的。

    就如小春花,外表一切正常,但金泽滔自己清楚,自车祸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她就象变了个人似的。

    每当她跳进自己怀里时,那种迷恋和依赖,金泽滔敢断定,是从灵魂和骨子里发出来的。

    没有人觉得她异常,但她就是异常。

    金泽滔大口地吞咽着开水,感觉整个肺都闷得难受,大大地喘了口气,说:“我有妻子,有孩子,还有三个孩子,你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

    女孩却恍若未闻,伸手从画桌下面的抽屉里抽出一本相册,放在桌上,抬头说:“你不是酒店的乡下保安吧?你在机关工作?”

    女孩能猜到他的身份,不奇怪,今天他是被孙部长找回来的,除了机关干部,孙部长不可能接触到其他阶层的人。

    金泽滔说:“是啊,我在永州南门区工作。”

    女孩眨着眼睛说:“你还是当领导的吧?”

    金泽滔没有细说,也没有否认,女孩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摊开相册,金泽滔伸着脖子看去。

    女孩翻看的都是她小时候的相片,有几张光屁股照片她翻得极快,金泽滔不满道:“有什么不能见人的,都是小不点,还怕露春光啊。”

    女孩看了她一眼,居然又翻了回去,金泽滔大惭,强调说:“我还天天帮我女儿洗澡呢,跟你那时候一样。”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