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西州市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一听老头子贬低了自家闺女,老太太就象发怒的老母鸡,瞪眼骂道:“死老头,你是成心跟我过不去是吧,我们家闺女怎么了,除了身体不好之外,我看省长都配得上,配个区长怎么了,碍着谁了,四乡八镇谁不夸咱闺女长得标致。”

    说罢,老太太又转头愤愤不平地对苦笑不已的金泽滔说:“小伙子,咱不是说你配不上,就是打个比方,都是教死老头气的,可不能误会。”

    金泽滔连忙说:“不误会,不误会,两位老人家,我叫金泽滔,你老贵姓?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老大爷被老太太训得灰头土脸,闷闷道:“免贵姓乔,金区长,你这样好心肠的人天下都难找,难得你还是当官的,闺女的事情说说而已,万万莫当真。”

    老太太在旁边还兀自生闷气,金泽滔连忙摆手,说:“乔大爷,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好心肠的人不难找,胖大嫂算不算?”

    乔大爷还没说话,老太太爬回了床头,抢着说:“算,胖大嫂跟你一样,是个好人。”

    金泽滔指了指旁边正听得津津有味的老狮子顾大爷,说:“这位顾大爷算不算?”

    乔大爷呵呵笑说:“算,咋不算呢,论起来,我跟顾老哥还是战友,都是三十九军的,顾老哥不点头,我这老婆子还没地方住呢。”

    金泽滔还虚指着门外说:“黄大仙算不算?”

    老太太插嘴道:“算,黄大仙不但医术高明,人还长得跟仙女似的。”

    乔大爷训斥说:“咋说话呢。人家黄大仙是有道行的,仙人都长得这么俊,怎么能男女不分呢。”

    顾大爷笑得前仰后合,白须乱颤,这回老太太都不抬杠了。金泽滔哭笑不得了,怎么说着说着就跑偏题了呢。

    金泽滔说:“所以,好心肠的人并不难找,你瞧,你身边就有这么多好心肠的人。”

    乔大爷点头说:“金区长说的不错,确实好人很多,这次我们出门,压根就没想过要治病,结果碰到这么多好心人,出门遇贵人。有福有福!”

    金泽滔这才指了指神不守舍的孔局长等人,说:“两位老人家,今天,孔局长亲自过来了,他就是下午我们在胡同口碰到的那个孔局长。专门管全省广播电视的。他听说了你们的事,主动带记者来了解情况,准备正面宣传一下你刚才说的这些好人好事。”

    进医院前,金泽滔特地嘱咐孔局长千万不要露了馅,今天是来做老太太的节目,顾省长的爹只是附带,不能本末倒置,顾大爷可是狮子脾气,露了馅,好事就变坏事。没准这个节目都做不成。

    乔大爷连声说:“好,好,值得表扬,大力表扬。”

    老太太却迟疑了:“好人好事应该表扬,但我们的事就不说了吧,人情都欠这么多,还要在广播电视里传,这脸都丢到全国人民面前了,不成,不成。”

    金泽滔忍笑说:“老太太,你家里的闺女是不是还在家病着。”

    老太太长长一声叹息,说:“刚才真不是我老太婆胡说,我家闺女长得又俊又聪明,学校里考试回回都得第一名,就是天生心脏不好,医生说了,做这个手术要花浅十万,孩子的病不能再耽搁了,生在我们家里,真是亏待了她,我们正发愁不知道怎么筹这笔钱。”

    金泽滔说:“老太太,跟孩子的病比起来,丢一次脸又算什么,再说,这算什么丢脸,人都有难处的时候,你不说,人家也不知道你需要帮忙,对不对?”

    乔大爷两眼发光,老太太还在孩子和脸面之间犹豫,旁边的顾大爷拍着腿说:“小伙子这个主意好,老嫂子,这丢啥脸,三年困难时候,我还逃过荒,要过饭,不然,我那儿子早饿死了,哪还有今天。”

    省长的爹都说这个主意好,那一定是好的,倔强的老太太终于动心了,冲着金泽滔重重地点头:“大兄弟都这么说了,这事一定中!”

    孔局长亲自掌镜,两个才女一个左一右,围着病床跟老太太拉起了家常,就这样开始了采访录制。

    金泽滔提着另一篮水果,送到顾大爷的床头柜上,顾大爷似笑非笑:“小伙子,你这是曲线行贿哦!”

    金泽滔竖起了拇指:“高!顾大爷的觉悟就是高!”

    孔局长提着摄像机,眼角余光却瞄着金泽滔,只听得他开口就称呼大爷,就觉得牙痛,省长他爹你喊一声顾爷爷也不罪过吧,顾大爷?你大爷!

    金泽滔随手从篮子摸出一个大苹果,递给顾大爷,说:“顾大爷,我要就提了一篮水果进这病房送老太太,你又要埋怨我不懂事,没准就把我哄出去,再说,几个苹果,算得上行贿吗?”

    顾大爷接过苹果,用手掌擦了擦,直接往嘴里塞,边咬着苹果边说:“小伙子,你人不错,又懂人情世故,老头子我书读得不多,但我看人很准,你小子不是一般人物,一定有大出息!”

    金泽滔连连拱手道:“谢顾大爷金口,我出息了,也记得你老今天的铁口神断。”

    顾大爷得意地哈哈大笑,满嘴的苹果咬得咯吱咯吱作响,笑得果渣都抖落在嘴边的络腮胡上。

    金泽滔随手拿了桌上的纸巾,给他抹去果渣,笑说:“顾大爷,你的牙口真好,好福气!”

    顾大爷笑得更开心:“我活到今天,除了这只手不好使,啥病都没,靠的就是这副好牙口,能吃能拉,百病不生。”

    孔局长看着金泽滔和顾省长他爹象家人一样拉着家常,心里羡慕得不得了。

    看人家这个亲和力,一口一声顾大爷,一篮苹果,就把这个省长他爹给俘虏了,这个顾大爷以后还不把他当孙子一样的护着啊,这无形就又多了一道护身符。

    孔局长琢磨着是不是等会儿也去提篮苹果,跟省长他爹套套近乎,正在这时,门外忽然涌进一群人,有捧鲜花的,有提水果的,也有带高级滋补品的。

    这群人先是往孔局长他们正在采访的病床上瞟了一眼,是个老太太,自动过滤。

    然后把目光落在白发白须的顾大爷身上,为首的中年人眼睛一亮,率先冲了进来,其他人顿时大呼小叫着拥进门去。

    金泽滔吃吃低笑:“顾大爷,你这副尊容太招人眼了,要我说,你干脆把这胡子剃干净了,省得人家一眼就瞄上你。”

    顾大爷长着一圈狮子胡,陌生人还真是不需要费什么眼力,一眼就清楚谁是顾省长老爹。

    顾大爷拍着腿说:“这话在理,赶紧给我找把剃须刀,刮干净了省事。”

    顾大爷的狮子胡威风是威风,却实在不怎么卫生,顾大爷又是个不怎么讲究个人卫生的人,留着这胡子除了养病菌,实在没什么作用。

    金泽滔拔腿就走,能知道省长他爹住院的人非富即贵,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他可不想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讨人嫌。

    顾大爷却一把拉着他的手说:“小伙子,不厚道啊,要走也得帮我把这些人给打发了,老头子我就是一个种地的,官面上的事,你比我懂。”

    金泽滔傻了眼了,帮你打发?我凭什么?

    顾大爷眨眨眼说:“就一个要求,一根毛都不能收,爱给谁给谁,我可不能给儿子添乱。”

    这还真是出难题,等到这群人走近了,金泽滔感觉为首的中年人有些眼熟,仔细一看,竟是西州市长秦子鱼,副省级领导,这可怎么打发?

    西州作为国内重要的省会旅游城市,西州市长知名度相当高,金泽滔虽然跟他没有接触,但也久闻他的大名,报纸电视经常能看到他的身影。

    秦子鱼市长站在病床外侧,弯腰询问:“您是顾老吧?”

    顾大爷把头往里侧卧着,摆着手瓮声瓮气说:“泽滔啊,我牙痛,头痛,说不了话,你帮我接待一下客人。”

    金泽滔心里暗骂,刚才还吹嘘自己牙口好,现在就牙痛了,一个要过饭的农民咋那么多心眼呢。

    秦子鱼见顾大爷头都不回,面上有些讪讪,金泽滔连忙说:“秦市长,你坐,我给你泡杯水吧。”

    秦子鱼连忙谢绝:“不用了,小伙子,你是顾老的?”

    扛着摄像机的孔局长见病房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不好再继续工作,只好关了摄像机,他也是认识秦市长的,只是素无来往,就没主动招呼。

    听得秦市长询问金泽滔和省长他爹的关系,也立起耳朵细听,就不知道他怎么向秦市长隆重推出自己。

    金泽滔咧着嘴笑:“我管他叫大爷!”

    孔局长扛着摄像机的手哆嗦了一下,心里暗骂,你大爷的,这个回答可真够滑头的,不过,他也不能不为金泽滔的急智拍案叫绝。

    管省长他爹叫大爷,可亲可疏,可远可近,什么关系,你自己琢磨去吧。

    秦市长态度立即一百八十度转弯:“小伙子挺精神的,顾老现在身体怎么样?”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