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曲径通幽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稻草人)和zane112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秦市长一句太不容易,击中了老太太的软肋,想想折磨了自己大半辈子的病痛,想想家里还等着入院治疗的闺女,想想这辈子每天为一日三餐奔波的苦难,老太太不觉悲从中来,哀哀低泣。

    老大爷在旁边陪着垂泪,连睡着的顾老爷子都给惊醒了,听到老太太的哀哭,只能陪以长长地叹息。

    秦子鱼市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句话,竟然使得三位老人心神恍惚,露了原形。

    老太太的伤心,秦市长能理解,太不容易了,捱了一辈子,和顾老爷子见面不能相认,所谓咫尺天涯,大约如此。

    老大爷的难过,他很同情,谁摊上这样的事,都不开心是不?吃了哑巴亏,忍了吧,顾老爷子是你惹得起的吗?

    顾老爷子的叹息,他感同身受,为了省长儿子,心里有什么郁闷,只能化为一声回肠荡气的长叹。

    秦子鱼市长转头对还莫名其妙的孔局长说:“孔局长,辛苦了,亲自劳动大驾做这个新闻,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你们的辛勤劳动表示敬意。”

    孔局长下意识地看向金泽滔,就一忽儿的功夫,给秦市长吃了什么迷魂药,惹得他说话都颠三倒四了,好好的组队看望顾老爷子,怎么变成慰问起老太太来了。

    金泽滔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知,很无辜。

    孔局长连忙说:“秦市长客气了。老太太的遭遇的确让人同情,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贯美德,弘扬社会正气,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是每一个党员干部的自觉行动,作为新闻工作者,更有责任站出来大声疾呼。”

    孔局长搞了大半辈子的党务工作,这些场面话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隔床还躺床上的顾大爷大吼一声:“说得好,共产党员就应该是这样。看到不平事,吼一声,遇到不平人,扶一把,那才是当官应该做的。”

    孔局长正愁和顾大爷接不上话。闻言大喜。道:“秦市长,要说老太太遭遇值得同情不?同情!但老太太并不可怜,从进城到现在,很多陌生人纷纷伸出了援手,比如金区长,就是他路遇老太太,把她劝进医院的,比如顾老爷子,就是他主动让出病床给老太太住的,还主动提出床位费由他负担。医院最后承诺,免除老太太所有的医药费。”

    孔局长是个明白人,没有一开口就把顾大爷捧上天,就是怕形迹太显,反露了馅,他得装着不知道顾大爷就是顾省长的爹。

    秦市长却暗暗撇嘴,很多陌生人纷纷伸出援手?援手是真,可这些人都是陌生人吗?未必!

    老太太是让金泽滔暗地里接进医院的,这个已经确凿无疑。

    进了医院,顾老爷子就可以冠冕堂皇地把她让进自己的病房,承担床位费也就名正言顺。

    所有这些,不都是为医院最后能免除医药费打伏笔吗?

    顾老爷子一声吼,什么不平事摆不平?

    顾大爷连连摆手:“那个孔局长,这事别扯上我,我就是看小伙子是个热心人,随手帮了一把,要表扬就表扬这小子!”

    是啊,你指使的,能不是个热心人吗?

    这事当然不能扯上你,不然,不要说你不肯,你身后的省长儿子能肯吗?

    秦市长已经认定顾老爷子和老太太有着超友谊关系。

    老太太抽抽咽咽说:“大兄弟,你的情,我记一辈子,没有这么多好心人,我不知还要受多少罪。”

    秦市长吓了一跳,太凶猛了,老太太,这样情意绵绵的话能公开说吗?情难自已,那也要看场合说话啊。

    秦市长生怕老太太再说出不合时宜的话,牵累到自己,连忙说:“老太太,我代表西州市政府,对你个人,以及你家里的闺女表示慰问,这些物品,就是我们小小的一点心意,这些钱,也是我们的一点资助。”

    说罢,他示意身后的副市长及随从们,把兜里的钱都贡献出来。

    市长们都看不明白了,好好地看望顾老爷子,怎么慰问到素不相识的农村老太太身上了,但秦市长所命,大家都老老实实地掏空了口袋,只是可惜,领导出门都不太带钱。

    老太太极力推辞,顾大爷大声说:“老嫂子,你再推辞,就辜负了人家的好心,想想家里的闺女,就没什么丢脸的。”

    顾大爷一说,老太太就千恩万谢地收下了秦市长他们的慰问品和慰问金。

    金泽滔目测看去,也有好几千元,但对于老太太闺女的病也只是杯水车薪。

    秦市长深深吸了口气,老太太刚才不愿受这份情,连他老头子劝说暗示都不顶用。

    顾老爷子一开口,提到闺女,老太太立马态度转变,这意味着什么?

    秦市长说:“老太太,你就好好养伤,回去后,我们再发动干部群众开展一次轰轰烈烈的慈善救助活动,一定要让你们家的闺女尽快得到医治。”

    秦市长还特地强调了“你们家”,离开时,竟然连跟顾老爷子说声再见都没顾上。

    金泽滔陪着秦子鱼市长走出病房,走在过廊的时候,还听到顾老爷子的声音:“嗯,不错,这个秦市长不错!是个热心肠的好市长!”

    秦子鱼欢喜地两腿直哆嗦,投人所好,不是非得要针对他本人,曲径也能通幽,老太太和她的闺女,果然是顾老爷子关心和在意的人。

    秦子鱼市长以为得窥省长的家务事,觉得今晚收获匪浅,转而对及时提醒自己的金泽滔十分感激。

    进电梯前,他紧紧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金区长,谢谢你的建议,有空的时候,一定聚聚。”

    金泽滔恭敬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有空一定当面再聆听市长教诲。”

    秦子鱼大笑拍着金泽滔肩膀进了电梯,金泽滔转头下了楼梯,跑到外面的杂货店给顾大爷买了把剃须刀。

    回到病房的时候,老太太还在垂泪,不知说到什么悲惨往事,惹得两个美女记者花容失色,梨花带雨。

    孔局长拼命鼓动老太太继续忆苦思甜,顾大爷又在咯吱咯吱地啃着金泽滔的苹果,见到他进来,竖起大拇指说:“小伙子,不错,有头脑,连市长都让你给指使得团团转,不但解了大爷我的难处,还解决了老嫂子的大问题,你小子就是当官的料!”

    孔局长也好奇地问:“金区长,你到底都给秦市长吃了什么药,怎么就看不明白了呢?”

    金泽滔没感觉刚才他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不过是连哄带骗让秦市长把慰问品转赠给乔老太太。

    金泽滔也不明白,秦子鱼市长怎么就突然善心大发,要给老太太捐款,一下子就把老太太当亲人了呢?

    难道他真是热心肠的好市长,金泽滔不否认秦子鱼是个好市长,但市长如果跟热心肠结合起来,他就不是个好市长。

    单纯和胡央一样的好奇,或许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么多当事人在现场,自然不好开口。

    等会儿,一定得好好逼问,没准又是一桩好素材,两个女孩都存了同样的心思。

    金泽滔掏出刚买的剃须刀,让顾大爷先去刮胡子,老爷子刚才见有访客上门,恨不得马上改头换面,现在夜已经不晚,哪还有来客。

    顾大爷开始动摇犹豫,不肯再刮去他美髯公的标志络腮胡子。

    金泽滔见老头耍赖,说:“老太太都知道为了闺女,不惜诉说起自己的血泪史,你就不能为了儿子,改变一下自己,再说,留着胡子,除了显示你的雄性性别,就是个累赘。”

    顾大爷再三劝说之下,只好骂骂咧咧着去了卫生间刮他的胡子。

    趁这空档,金泽滔了解到老太太身世确实可怜,年轻时养过两个儿子,却先后夭折,最后四十多岁,才生了个闺女,磕磕碰碰养了快二十年,却又是个病秧子。

    真够可怜的,难怪单纯和胡央两女孩刚才哭得这么动情。

    顾大爷理了胡子出来,开始还忸忸怩怩,金泽滔拍腿道:“啊呀,顾大爷,你自己瞧瞧,理了胡子多精神,又显年轻又干净,如果你再染个发,跟大姑娘相亲都保管没人说你老牛吃嫩草。”

    顾大爷不住地拿手摸着脸膛,笑骂道:“去去去,狗嘴吐不出象牙,能这样跟你大爷说话吗?没大没小!”

    金泽滔喊冤,回头对老太太说:“老太太,你说说,就顾大爷这副俊模样,你好意思招呼他大兄弟吗?小兄弟还差不多!”

    刚才还对着孔局长的镜头涕泗流涟的老太太,此刻却看直了眼:“大兄弟,完全变了模样,没看出来,留着胡子,看上去有些邋遢,理干净了,还真的很俊,小伙子说得没错,你这模样去相亲,保管没人说你老。”

    乔大爷有些吃味:“顾老哥,还是原来那模样耐看。”

    老太太嘲笑:“我看你是嫉妒了。”

    乔大爷老脸讪讪,顾大爷神情得意,两老头象极两只争宠的孔雀。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