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绅士公敌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稻草人)的第三票!)

    “大兄弟,你这样说就不地道了,我看你理了胡子既年轻又干净,比先前那个胡子邋遢的糟老头可强多了。”老太太主动为金泽滔抱不平了。

    乔大爷也在边上帮腔:“顾老哥,虽然说,你这模样不一定能瞒过所有人,但要是上电视的话,我估计没什么人能认得出来。”

    不要说老太太今天住院全赖小伙子仗义,就看五万元钱的份上,也不能让人骂,老两口一时间同仇敌忾。

    顾大爷其实挺满意儿子儿媳的惊讶,只是他拉不下这脸皮,总得骂骂金泽滔,才能掩饰内心的慌张,儿子也能心理平衡不是?

    顾省长明白自家老爷子的想法,没有再提胡子的事,但乔大爷话里上电视的说法让他心里一惊,表情严肃起来:“爸,上电视是怎么一回事?”

    顾大爷上电视是有想法的,心里本来就不踏实,就原原本本地把晚上的遭遇就说了一遍,乔大爷和老太太在旁边补充,也大致还原了晚上的所有过程。

    当听到孔局长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的豪言壮语,顾省长频频点头。

    当听说秦市长转而向老太太捐钱送慰问品,不住颔首以示赞同。

    当听到老爷子如何被金泽滔连哄带骗给理了胡子,戴了帽子接受采访时,顾省长笑了。

    当最后了解到电视台做这个节目,西州市准备发动干部群众捐钱捐物,都是金泽滔那小伙子幕后策动的,顾省长忍不住骂道:“这小子倒会借势!”

    顾大爷忐忑不安地问了一句:“一氓啊,这事你爸能做不,反正明天电视台还要上门,不行的话。我就给回了。”

    顾省长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做吧,做吧,就是认出你是我爸也不打紧,弘扬社会风气,倡导我为人人,本来就不分老小贵贱。”

    顾大爷这才放下心来,说:“我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咱是贫寒农家出身。能帮一把是一把,不能忘本,金泽滔这小伙子不错,本性纯良。心肠和善。”

    顾省长笑了笑,本性纯良或许没错,若说心肠和善,能做到县长的,能是个好心肠的人吗?官场无善人啊!

    在顾省长的耳濡目染下,顾大爷也不是个没见识的老头,换作他人做这些事,可能早被打出病房。

    只是金泽滔十分会说话,也十分会做人。和风细雨。润物细无声,让人不知不觉中能接受他的做法。

    小伙子至少是个干吏,顾省长下了个初步结论。

    金泽滔此时进多功能厅的时候,舞蹈团还没开始表演,玛祖卡圆舞曲已经奏响。该曲节奏感强,民族特色浓厚,很多爱好东欧音乐和舞蹈的青年男女都开始下舞池一显身手。

    金泽滔刚找了个位置要坐下,胡央却兴致勃勃地拉着他非要秀一秀舞姿。

    金泽滔脸都白了,他连最简单的交谊舞都跳得磕磕碰碰,更不用说这种传自波兰,很讲究节奏和技巧的玛祖卡舞蹈。

    从工作直到现在,记忆中,他好象才下去两回舞池,都是赶鸭子上架,不但没找到乐趣,反而跳出一身冷汗。

    玛祖卡舞是一种集体舞,也可男女对舞,金泽滔坚决不下舞池,胡央也不能一个人下去独舞,只好生气地嘟着嘴怏怏坐下。

    正在这时,却见一个年轻人身着燕尾服,带着领结,下巴抬得高高的,象只黑天鹅一样傲慢地过来。

    金泽滔两眼看得发直,这到底是消费者,还是表演者,穿得这么正式,现在国内,不要说俱乐部这样的娱乐消费场所,就是最正式的晚宴舞会,都不会有人以这身打扮出场。

    青年啪地在胡央座位前站定,然后垂下他高昂的头,一手背后,一手前伸,刷地做了个优雅的请礼。

    胡央显然也被震住了,有些愣愣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请我跳舞?”

    青年优雅地一笑,没有说话,又是做了个请礼,似乎很不屑用语言表达他的风度。

    金泽滔拍着脑门,这是哪来的孩子,明显脑袋被门夹坏了,以为这里是西方社交场合,人人都得按照他想象的步骤行事。

    胡央做了个跟金泽滔同样的动作,很和蔼地说:“小弟弟,我承认你是个绅士,但你看我一身土气,言谈无趣,不是你想象的淑女,你看这里这么多窈窕淑女,就不要找我了好不好?”

    绅士青年显然有些惊愕,哪有女人不承认自己是淑女的,他终于开口了,却是一口谁也听不明白的外语。

    胡央又是摊了摊手,说:“我听不懂你说的是哪一国语言,看起来,我跟你是没有共同语言了,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邀请。”

    绅士青年终于不淡定了,一口标准的京腔脱口而出:“怎么能这样,到这里欣赏波兰最负盛名的华沙青年芭蕾舞团的表演,居然不会波兰语?”

    胡央可怜兮兮地看着金泽滔说:“赶紧把我领走吧,再坐下去,我如坐针毡。”

    绅士青年脸色难看,说:“小姐,冒昧地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

    金泽滔站了起来,笑说:“小伙子,不用再浪费你的风度了,你就是在联合国镀过金,能说世界语,这位只会说国语的美丽小姐也只能和我这样的乡里巴人共舞,她跟你是两个世界。”

    绅士青年理都没理金泽滔,对着胡央顽强地又做了个请礼,说:“小姐,你是现场我发现的最居淑女气质的女孩,我认为,你是我最合适的舞伴。”

    金泽滔拉着胡央就下了舞池,再呆下去,他有暴揍绅士一顿的强烈冲动,胡央歉意地绅士青年笑了笑,翩跹跟着金泽滔下了舞池。

    等真走下舞池,金泽滔看了看翩翩起舞的其他舞者,手足无措了。

    玛祖卡由男舞者占据主导地位,决定舞步种类、轻重和速度,而女舞者则以轻快的舞步围绕男舞者。

    胡央吃吃地低头发笑:“不要急,你看着我做,很容易学会的,没几个动作,男舞者就是滑步、脚跟碰击、旋转,很简单啊。”

    金泽滔伸长脖子看人家怎么跳的,动作倒不复杂,就是节奏和动作的协调性让他为难。

    胡央示范着做了几个动作,金泽滔也跟着做,数年来,他没一天断过搏击术的训练,身体协调性和柔韧性优于一般人,跟着胡央学步,也有模有样。

    胡央眼睛笑得象弯月,老虎牙都快爬出唇外,笑眯眯说:“金区长,你可真有舞蹈的天赋,动作不但标准,而且优美,再做一遍,就能起舞了。”

    金泽滔做着舞蹈动作,心里却十分别扭,让他曲膝弯臂躬腰,总感觉自己象个小丑。

    胡央拍拍手说:“哇,你真是个天才,你来领舞,我是只围绕着你围的小天鹅。”

    绅士青年站在场边没有离开,嘴边还带着讥诮,看金泽滔下舞池的动作,就知道他是个旱鸭子,应该从未有过这方面的训练。

    两人蹁跹起舞,女孩跟他想象的一样,动作娴熟,舞姿优美,唯有这个领舞的乡巴佬生硬晦涩。

    丑小鸭跟天鹅站一起,不但丑者愈加丑陋,还影响了胡央这只天鹅的美感。

    绅士青年只觉得金泽滔做起踢步,滑步和旋转这些基本动作,简直就象舞池里的一只横冲直撞的鳄鱼,让优美绕行的胡央,看起来更一头惊吓过度,发着咯哩咯哩的哀鸣的天鹅。

    绅士青年恨不得一脚踢翻鳄鱼,然后换上自己这只黑天鹅下池,那才是最完美的配合。

    和绅士青年同样想法的人不少,胡央的动作规范,节奏准确,多年的舞蹈训练,让她具备十分专业的舞蹈触角和音乐节奏,兼且她体态柔美,表情投入,在围观者的眼里,美丽不可方物。

    这样的天使面前,鳄鱼怎么就不觉得惭愧呢?

    努力按照节奏做着动作,感觉自己十分努力和卖力的金泽滔,却不知道,此刻,他已经成了绅士公敌。

    明快的玛祖卡圆舞曲节奏渐渐地柔和下来,舞池的灯光也开始晦暗,金泽滔傻眼了,周围的舞蹈者也变成一对对相拥入怀的情侣。

    这是舞蹈团开始前的开胃菜,让观众亲身感受一下东欧舞蹈的艺术氛围,明快和柔美,光明和黑暗。

    胡央嫣然一笑,拉着金泽滔的手,慢慢地入怀,身体柔软得就象无骨的蛇。

    金泽滔动作比刚才还僵硬,何悦时不时地失踪,平时,他还能靠着勤奋工作和锻炼搏击打发过剩的精力。

    但此情此景,让正值热血澎湃年纪的金泽滔,对异性的肢体接触十分的敏感。

    胡央抬着头看微微出汗的金泽滔,刚才的急剧舞动让她有些气喘,她半张着嘴,露出半粒小虎牙,那散发着的如兰吐息全喷在金泽滔的脸上。

    胡央在幽暗中发亮的眼睛,喷薄而出的青春气息,无不挑动着他内心掩藏得很深的欲望。

    胡央将柔软的躯体紧紧地贴近他,金泽滔暗运起搏击术的吐纳气息,希望能克制肢体的反应。

    但此刻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慢慢地举旗出卖了他内心的渴求。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