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八十七章 单纯的吻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郁郁的烟,(稻草人),东方不败老韩的月票支持!)

    金泽滔身边并不缺乏女人,或许是因为他的理智克制,或许是因为相处久了,让他内心产生免疫力,从没有在心理和生理上有过真正的出轨。

    但此刻,面对几乎说是陌生的女孩胡央,凝望她无瑕的点漆星睛,闻着她麝兰之馥郁气息,挽着她娇花宠柳般的弱躯,再看到那半粒虎牙,内心里竟然燃起一丝疯狂的占有欲望。

    胡央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金泽滔的变化,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她那颗美貌和智慧并存的臻首,轻轻地靠上他的胸怀,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似叹息,似满足的低吟浅唱。

    金泽滔挽着她纤腰的手情不自禁地往上移,抚过后背,贴近玉颈,搁在她的后脑头发上,轻轻地摩挲着,说不出的轻怜重惜。

    在这一刻,他只想好好拥抱一下这个女人,并不愿意去猜测胡央这个第一次见面,却仿佛没有陌生感的女人,她神秘而撩人的面纱后面还隐藏着什么。

    就他这个小小的愿望,很快就被人打破。

    音乐如泣如诉,灯光忽暗忽明,金泽滔拥抱着胡央在舞池中央,这已经不是跳舞,更多的是酝酿一种气氛,弥漫某种情怀。

    金泽滔身边出现几对男女,将他和胡央包围在中间,金泽滔下意识地躲避着和他人发生肢体接触,但就奇怪,这些人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每当他要移步时,总会有人适时地拦住他的去路,因为干扰,刚刚还勃勃的欲望。突然间如潮水般退去。

    他拍了拍胡央的脑袋,她抬起头,脸上挂满了绯红,眼睛底处闪动着让人心悸的情动。

    金泽滔觉得喉咙冒烟,忍不住喉头滑动了几下,说:“回吧,看来有人并不想让我们继续跳下去。”

    胡央茫然回首。突然有个穿着紫酱红休闲西装。花衬衫大翻领的年轻人直直地往胡央撞来,金泽滔拉了她一把,将她护在身后。

    年轻人弃了舞伴,嘿嘿干笑着往金泽滔冲来。金泽滔一脚往后退去,身子一旋,上身让过他,收回前脚时轻轻一勾。

    年轻人哎哟一声,跌跌撞撞着往前冲,只是金泽滔这一记勾腿却不是那么容易刹住脚的,冲散了二三对跳舞的男女青年,年轻人最后还是跌跌撞撞摔倒在地。

    胡央掩嘴咯咯低笑,此时。舞池音乐节奏一变。灯光大亮,舞蹈团的表演即将开始,刚才金泽滔身边跳舞的男女都陆续离开。

    金泽滔回到座位后,看到单纯正气呼呼地两手叉腰,怒瞪着胡央。胡央皱着好看的鼻子,露着虎牙笑眯眯说:“单纯,这么快就做完了,效果怎么样?”

    单纯满肚子的火气,此刻让胡央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呛得她差点一口气没有接上来。

    胡央也没坐下,袅娜着转身离开,说:“现在轮我做美容去了,你们先看会儿表演。”

    只留下单纯咬牙切齿地跺脚生气。

    聪明的胡央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

    她以为,经过刚才舞池小小的插曲,自己在金泽滔的心里已经成功打了一枚锲子,埋下一颗种子,只等待时机,开花结果。

    等胡央离开,单纯小声地在金泽滔耳边念叨:“金区长,你别不当回事,千万要小心这个狐狸精,她可是我们宣传系统出了名的小狐狸精,心机特别的重,写文章写的,把自己的心都写成筛子了。”

    金泽滔不置可否,单纯见金泽滔两眼直直地看向胡央离去的方向,急了,摇着金泽滔的胳膊说:“我是说真的,刚才她还特地把我支开,就是想勾引你,她做事从来不无的放矢,目的性很强,我就担心你被他迷住了。”

    金泽滔霍地站了起来,往胡央离去的方向追去,单纯吓了一跳,她还挽着金泽滔的胳膊,猝不及防,被他带着离座,下意识撒腿跟了上去。

    金泽滔冲出多功能厅,却见刚才那群年轻人正围着胡央,为首的不出他之所料,正是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操着没人听得懂的波兰语的青年绅士。

    青年绅士刚才特别强调,欣赏舞蹈表演要会波兰语才能衬托气氛。

    金泽滔就很奇怪,屠国平都把这些知名的舞蹈家们跳到床上去了,也没听说他除了国语外,还会说别的语言,难道肢体语言才是国际通用语?

    金泽滔没有马上冲上去解围,青年绅士彬彬有礼地行了个礼,说:“小姐,不知是否有幸能邀请你一起欣赏表演,看得出来,你受过良好的教育,我想如果我能陪伴在你身边,你会对波兰艺术家们的表演有更深入的了解。”

    胡央无所谓地笑笑:“谢谢,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邀请。”

    青年绅士十分不解:“为什么?因为那头乡下来的鳄鱼?”

    乡下来的鳄鱼,难道鳄鱼还有城里来的?

    胡央愣了一下,扑地笑了,说:“对不起,我不接受邀请,跟鳄鱼没半点关系,你没看到我都已经离场了吗?”

    青年绅士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小姐,我认为你应该留下享受这道艺术大餐,这是我一个善意的建议。”

    胡央有些不耐烦了,说:“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理由很简单,我不喜欢波兰的舞蹈,行吗?”

    青年绅士做了个吃惊的表情:“小姐,这不是理由!”

    胡央一把拨开青年绅士自以为优雅的手势,跨了出来,露着虎牙说:“其实我也是一只乡下来的鳄鱼,还是只母鳄鱼。”

    青年绅士移步又拦住胡央的去路,优雅恬淡的脸终于有些狰狞了:“小姐,你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

    胡央冷冷地说:“我给不了你自尊,但我想波兰舞娘一定能给你足够的尊严,你的波兰语一定非常衬托你的身份。”

    青年绅士暴跳如雷:“你不但污辱了我,还污辱了波兰语,污辱了那些说波兰语的艺术家们。”

    胡央扭头一声干呕,说:“你让我恶心到了,请你让开,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围着胡央的那些年轻人嘻嘻哈哈道:“勇哥,人家不吃你这一套啊。”

    青年绅士终于恼羞成怒,开口骂道:“妈的,好不容易准备做一回绅士,你让我的愿望落空,让我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

    绅士骤然变身流氓,让单纯看得目瞪口呆,胡央显然也被青年绅士的变脸吓住了。

    几个青年笑嘻嘻道:“姑娘,勇哥还是个斯文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最后大家都没趣。”

    胡央脸色阴晴不定,单纯路见不平都要吼一声的侠女情怀发作了,握着个小拳头,作势就要冲上前去和他们理论。

    金泽滔拉住了她,正要亲自上前,屠国平不知从哪窜出。

    他一把按住正要雷霆暴怒的金泽滔,打着哈哈上前说:“贾勇,华沙芭蕾舞团的艺术家们表演开始了,你最崇拜的菲古拉已经上场,明天,他们就要转场,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不上去小试身手?”

    贾勇冷冷地扫了胡央一眼,扭头就走,经过金泽滔身边时,却连眼皮都没抬,倒是刚才被金泽滔勾了一腿的大翻领年轻人狠狠地比划了个割喉的手势。

    等这些人离去后,胡央拍了拍胸口,还有点心有余悸,屠国平连连对胡央说:“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放心,在我们唐人俱乐部,绝不会容许顾客的安全受到威胁。”

    金泽滔关切地问:“没吓着吧?”

    胡央白了他一眼:“看了大半天,也不见你英雄救美,还说什么鳄鱼呢。”

    屠国平苦笑说:“小姐误会金区长了,是我拦住了他,贾勇从小在波兰长大,在我们俱乐部还算规矩,让金区长出面,反而不美。”

    刚才金泽滔和胡央的热舞屠国平也有目睹,自然不能让姑娘对金泽滔有所误会,否则就有违他出面摆平贾勇的初衷。

    胡央玩味地看了眼金泽滔,说:“怎么反而不美呢?”

    屠国平摇头说:“他要动起手来,只怕早就哀鸿遍野,晚上我们俱乐部就别想安宁了。”

    金泽滔摆了摆手,说:“你还要去做美容?”

    胡央微微一笑:“为什么不去呢?”

    金泽滔说:“那好,过会儿,我们去找你。”

    舞厅里传来热情奔放的圆舞曲和整齐划一的踢踏声,屠国平亲自领着胡央去美容厅。

    单纯又开始念叨:“狐狸精现在一定跟屠总打听你的事,刚才她明明知道我们就在旁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分明是想看看你最后会不会出头,心眼特别的多,你可千万不能被他迷住。”

    单纯说这些不是嫉妒,更不是要挑拨离间,就是单纯地关心和提醒。

    金泽滔看着她焦急的眼神,就象个送丈夫出门前总不免唠叨几句的妻子。

    单纯其实不是个爱唠叨的女人,相反,她是个神经粗壮的女人,对事不关己的身外事,从来不管不问。

    但此刻,单纯喋喋不休地数说着胡央的不是,十分地替自己着急,为了让自己听得更清楚,她甚至将半个身子都贴到金泽滔的身上,一张小嘴直冲着金泽滔的耳廓吹气。

    金泽滔一扭头,嘴巴正好对着她翕合的唇,单纯瞪着美丽的眼睛,轻轻地吻了上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