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金代县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恍若不见,盯着贾勇说:“贾先生,还需要我当众赔礼道歉吗?”

    贾勇点点头,连忙又摇摇头,惨白着脸,扭头朝门外离去,只留下两汪湿鞋印,他的同伴扶起地上的大翻领,连句狠话都没有,跟着离开。

    其他刚才还参与群殴的年青人都悄悄返回座位,谁都不敢吭声,唯有这些兴致勃勃的波兰人却齐齐鼓掌喝彩。

    你说,一个中国人惊走一群中国人,却要让老外欢呼,就连金泽滔都觉得脸上无光。

    菲古拉走出人群,伸手说:“先生,你的中国功夫实在太捧了,我叫菲古拉,很高兴认识你!”

    金泽滔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白种美女,看着菲古拉那张远看还算精致,但近观却略显粗糙的脸,心里感叹,都说西方美女就象油画,只可远观,不可近玩,还是有道理的。

    他握了握菲古拉的手说:“非常高兴能认识你,对于刚才的不愉快,我很抱歉,很期待你的精彩表演。”

    菲古拉一双碧眼好奇地打量着金泽滔,两只手还摸着他的手说:“很让人吃惊,看不出你的手跟平常人有什么不同,你能让我体验一下中国功夫的神奇吗?”

    金泽滔有些失神,当你近距离对视碧眼,你会发现那种可以深入人心的深邃很让容易迷失,特别当她还很认真地注视着你的时候。

    单纯嘟着嘴,对菲古拉把玩着金泽滔的手十分吃味,只是苦于听不懂两人在交流着什么。

    金泽滔微笑说:“如你所愿。”

    菲古拉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他一手抄起她的腰身,搭上菲古拉的纤腰,金泽滔才发现,西方女人也不是他想象中的粗腰杆,大肚腩。

    菲古拉很会打蛇如棍上,一见金泽滔主动搂上她的腰。妩媚地瞟了他一眼,两只手却准备搂上金泽滔的头颈,金泽滔手一震,稍稍发力,直接将她斜往半空中抛去。

    菲古拉失声惊叫。只觉得腾云驾雾般直往舞池中央坠去。菲古拉平衡能力相当好,即使飞舞在半空中,也能拧腰直胸。勉强掌控身体重心,让自己猝不及防之下,落下地时不至于那么难看和损伤。

    只是还没等她坠地,金泽滔已经大步跨上,两只手在她的腰间一拉一扯,菲古拉就又重新象炮弹一样又蹦回空中。

    如此反复两次,掌握了金泽滔发力方向的菲古拉,已经不象开始那样惊慌失措,还能在空中做一些舞蹈动作。直引得围观的舞蹈团成员,以及观众尖声呐喊,鼓掌欢呼。

    又给抛腾了三四下,金泽滔最后伸手贴着她的腰,原地一个转身,菲古拉已经稳稳地站在他身边。

    只是因为开始的惊慌。后来的激动,让落地的菲古拉面色绯红,微微地喘着气,金泽滔笑说:“菲古拉小姐你的动作真是太优美了,你看。人们都在为你尖叫。”

    菲古拉看着面不改色气不喘的金泽滔,一对碧眼象点燃了火花,说:“先生,你的中国功夫太漂亮了!”

    金泽滔摊摊手说:“谢谢,你太夸奖了。”

    菲古拉摇着头说:“不,不,你不但完美,还很强壮,你是真正的中国绅士,你是中国的领导吗?”

    波兰也曾经实行过一段社会主义制度,但并不彻底,至八十年代末改组实施西方议会民主制,所以,对菲古拉等波兰人来说,中国的领导还是相当亲切的。

    金泽滔点了点头:“你可以这样理解。”

    菲古拉踮起脚尖,在金泽滔的脸上啪地亲了一下:“中国领导,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特别你的中国功夫,让人入迷。”

    直到菲古拉依依不舍回去准备重新表演,单纯还在愤怒地朝她的背影瞪眼,菲古拉突然回头朝着单纯说:“他是个值得女人全心全意去爱的男人,加油!”

    她竟然会说中国话,而且说得并不别扭,单纯刚才还愤怒的表情顿时羞红。

    三个月后,已经是四月中旬,冬天春来,春天正降临永永州大地。

    刚被补选为永州市人大代表的金泽滔,匆匆参加永州市人民代表大会,正坐在返回西桥的车里,认真看着手中一份文件。

    车有些颠簸,这条直通西桥的公路,正进行加拓宽工程,设计标准为双向六车道一级公路,年前已经动工,由永州市交通局牵头,南门和西桥三地共同投资。

    目前正单向分路段日夜开工,工期目标是西桥正式立县前通车,这个正式立县自然不是批准立县,而是正式挂牌成立。

    春节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正式批准永州关于成立西桥县的报告,目前这份国务院总理亲笔签署的文件,已经张贴在西桥所属13个乡镇,446个行政村的每一个角落。

    新成立的县广播电视台眼下最重要的宣传任务,就是把西桥正式被批准立县的消息送达家家户户。

    永州市委关于金泽滔的最新任命在市人代会前刚刚下达,目前,金泽滔被任命为西桥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并被免去南门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指定为县人大党委会主任,全权筹备西桥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

    这段时间,永州人事变动频繁,而这些人事变动,大多是围绕着新成立的西桥县进行的,波及到永州市及下属十个县市区。

    新一届永州市委市政府,正好借机启动全市人事调整,每天,都有密集的人事调整消息满天飞。

    西桥立县是块巨大的人事蛋糕,不但市委盯得很紧,还吸引了西州的目光,目前已经正式任命的西桥新一届党委,九个县委常委,其中有三个是西州空降的。

    原筹备组副组长王力群并没有如愿留下,而是被市委紧急任命为海仓县委副书记,赶去海仓和老王书记一起救火去了。

    永州撤地建市后,关于海仓要被撤县设区的传言甚嚣尘上,政治矛盾十分尖锐,正需要有王力群这样的大局观和处理复杂问题能力都不错的干部把关。

    在王力群离开前,各乡镇人大代表选举工作有条不紊,不需要金泽滔投入太多精力,但此时,他只有亲自上阵,集中解决好眼前这件大事。

    金泽滔边看着文件,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身边的谢凌闲谈,谢凌此番也被补选为市人大代表,同金泽滔一起赴永州参加市人代会回来。

    谢凌顺利被任命为西桥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全面负责西桥的城市建设和社会发展,算是金泽滔留下来最得力的助手。

    谢凌说:“金县长,浜海的老郑书记已经被正式免职,这回曲县长该扶正了吧。”

    金泽滔春节前去西州出差前,老郑书记就已经被调查组立案侦查,情况也早已经报到省委,春节期间,郑书记被双规的消息才渐渐地传开。

    无论金泽滔还是谢凌,都算得上是曲向东的老部下,而且两人都十分受曲向东器重,谢凌希望曲向东能借此机会再上台阶的心情应该和金泽滔一样。

    但金泽滔十分清楚现在还不是曲向东动一动的时候,他摇了摇头,翻过资料,抬头说:“曲县长这次没机会,竺长贵可能会空降浜海。”

    谢凌吃了一惊,竺长贵就是祝海峰省长的秘书竺处长,之前没有一点风声说浜海的书记会西州空降,但以金泽滔和祝省长的关系,他的说法应该是可靠的。

    他叹息道:“这是个好机会哪,脱过去,再碰到这样的机会不知要猴年马月。”

    金泽滔笑着收起材料,他看的是西桥镇和洞头镇两镇人代会筹备情况及候选人名单,说:“竺书记不会在浜海时间太久,快则半年,慢则一年,他就会回到祝省长身边工作。”

    谢凌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到了他现在这个层次,对省市一级的政治动向更为关注,也更为敏感,金泽滔既然愿意跟自己提起这个事,应该会有解释。

    金泽滔说:“京城案已经收尾,中央作出决定,免除卢家仁的京城市委书记职务,清除出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保留党籍,对其经济问题继续进行审查。”

    卢家仁案的侦查到现在告一段落,接下来对卢家仁本人的审查由中纪委直接负责,对卢家仁儿子卢阳以及长城集资案的联合调查宣告结束,不日将移交检察机关。

    何悦并没有撤离专案组,目前还在京城跟进这个案子,办这个案子,何悦已经陆续跟了两年,从现在看,要等到卢家仁的案子提起公诉,专案组才能解散。

    卢家仁应该是建国以来因贪腐案被调查处理的第一例国家领导人,何悦希望能善始善终参与案件审查,金泽滔没有理由拦着不放。

    金泽滔目光移向窗外田间地头正在忙碌春耕的农民,说:“方建军副书记可能要动一动。”

    金泽滔刚才还说起卢家仁,现在突然提到方建军,两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谢凌却不难理解,方建军这是有意要往京城方向走动。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