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干部大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月亮船mm、歌唱的芦苇、不再被盗的月票支持,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赶到永州市委大礼堂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大礼堂却座无虚席。

    永州下辖十个县市区,在礼堂都有固定座位,今天的会议是全市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参加,在回来的路上,他还顺便把谢凌捎带上了。

    金泽滔坐在最靠边的第一排位置,坐他旁边的正是县委副书记柯南良。

    柯南良四十不到,长着一头十分茂盛的头发,每次见到他,总感觉他刚从理发店里出来似的,头发梳得整齐不说,还十分有型。

    柯南良主动起身握手:“金书记来了,我还担心你赶不上了呢,洞头跟南门这条路最颠簸,也最费时间,辛苦了!”

    柯南良对官场规矩十分讲究,和金泽滔相处时,总是以党内职务相称。

    金泽滔呵呵笑说:“刚走访了三路湾村,情况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我很担心下午洞头镇的人代会能不能完成预定任务。”

    柯南良的人大代表选举就挂洞头镇代表团,作为一个西州空降的县委领导,放在这样的乡镇选举,承担着很大的政治风险。

    柯南良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说:“我们应该相信,洞头镇能圆满完成县委县人大交给他们的任务。”

    金泽滔看了他一眼,说:“希望如此吧。”

    坐下前,他顺势跟坐在身后的县委其他领导,如纪委书记谢道明等人打了声招呼。

    看今天会场的架势。一时三刻还不会结束,下午他不一定能准时赶回洞头镇人代会会场,县委所有领导都在现场。

    没有县委主要领导坐镇,其他乡镇金泽滔并不担心,但象洞头镇、富康乡这些原属南门的乡镇。还是让他心里不踏实。

    柯南良联系富康乡,据富康乡乡长骆辉说,柯南良工作作风踏实,在驻点富康乡期间,进村入户,还自带被服,在村民家借宿,村民都反应柯书记没有架子。

    柯南良之前担任西州市钱湖区副区长,他能放弃西州优越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到新设立的西桥县任职。这足以说明,这是一个有着远大政治抱负的干部。

    就是不知道柯南良走的是省里哪个领导的关系,其他两位县委空降领导,他事先都得到风声,就是旁边这位柯书记。却是一点讯息都没有。

    金泽滔还在深思时。有人重重地拍打着他的肩膀,扭头一看,正是海仓县委老王书记,老王书记大名飞跃,此刻一张猪腰脸上的五官挤成一团,十分具有喜感。

    老王书记看上去可笑,脾气却十分火爆,金泽滔不敢怠慢,连忙站了起来:“老王书记,我还以为自己算是迟了。却不料还有迟行人。”

    老王书记的笑脸立即换上怒脸,五官还是挤成一团,但一经重新排列组合,看上去就有点恐怖,他大声嚷嚷说:“没法做了,这工作没法开展了,八字都还没一撇,现在县里都流传海仓要撤县改区,县人大代表都没法选举,乱糟糟一团。”

    今年是永州下辖各县市区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年,海仓也碰到了类似西桥的难题。

    海仓撤县设区,并入永州市区,这是永州撤地建市最早方案,这次人代会就有代表提案,要求加快海仓撤县设区步伐,这些言论进一步激化了海仓的政治矛盾。

    王力群大约是随老王书记一起进来,此时正好坐在金泽滔的斜后方,说:“海仓各乡镇对并入永州市区抵触情绪很大,王书记,这事得市领导亲自出面做工作,不然,县人代会都没法召开。”

    王力群脸色灰暗,自西桥设县筹备组调到海仓县任副书记后,他分管党群政法工作,权力不可谓不大,但压力也相当大。

    金泽滔正要说话,主席台上,领导已经陆续就位,会场顿时肃静下来,金泽滔看到主席台中间就坐的竟然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长壮。

    金泽滔忍不住站了起来,但随即被旁边的老王书记按了回去,说:“我老头子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年轻人眼神就不行了?”

    金泽滔嘿嘿笑着,没有说话,蔡长壮部长后面,是常务副部长陆部长,此后,是温重岳书记,他的身后,不是惯例的庄子齐,却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子。

    从领导入场次序及座席能看得出来其中的奥秘,蔡部长居中而坐,左右分别是陆部长和温书记,再左右分别是陌生女子和庄市长。

    毫无疑问,这个女子就是今天察部长亲临现场要宣布的所谓重要人事任命,而温重岳书记可能就是要被调整的对象。

    这个女人是谁?她会是接替温重岳书记的人选?

    温重岳要离开永州,这是大多数在场干部的第一反应,对金泽滔来说,意外之余,更觉得匪夷所思。

    上辈子,温重岳书记可是一直在永州干满一届,然后直接进入越海高层,今生温重岳的发展细节上虽然和上辈子有些出入,但总体上还是顽强地按着原定的轨道运行。

    陌生女人这个突如其来的政治变数,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想想西桥都能立县,这是上辈子影子都没有的事,如果要说变数,自己才是最大的变数,心里也释然。

    他已经改变了大多数人的命运运行轨迹,再改变一下温重岳书记的命运,也不是不能让人接受。

    相反,温重岳书记调离永州,金泽滔却莫名地感觉轻松,两人自公安大楼倒塌事故后,关系一直非常微妙。

    虽然彼此间都还能互相关注,但已经缺乏了往昔的默契。

    他下意识地往会场中间方向的杜建学看去,显然,会场中,最受冲击的应该是杜建学书记。

    他此刻比大多数都感觉茫然,温书记要调离永州,之前,他并未收到任何这方面的信息。

    金泽滔在看他的时候,杜建学也下意识地往金泽滔方向看去,两人目光一交织,就迅速分开,金泽滔敢肯定,杜建学事先也不知情。

    省委组织部并不打算让人们有太多时间猜疑议论,领导一入席,主持会议的温重岳就说:“下面会议开始,请大家安静,因为事情紧急,会议通知有些仓促,有些同志在上午人代会结束后就赶了回去,让大家来回折腾,非常抱歉。”

    这还是金泽滔第一次听到温重岳在公开场合说抱歉,温重岳很少有情绪波动的时刻,仿佛任何外物都不能让他动心动容,但此刻,他还是流露出少有的温和。

    今天干部大会涉及到温重岳的调整,按一般规矩,应该由市长主持。

    或许,温重岳主持会议,目的就是想最后一次公开以市委书记的身份,跟大家说声抱歉,想到这里,金泽滔有些伤感。

    温重岳说:“下面,我介绍一下,主席台上就坐的领导,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长壮,大家欢迎!”

    全场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蔡部长亲临今天的干部大会,这样的机会不多,在场很多干部都不认识蔡部长。

    蔡部长欠了欠身子点点头,就算跟大家打过招呼了,温重岳又说:“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陆天,永州的老熟人,相信同志们都认识,大家欢迎!”

    大家又是一阵热烈掌声,陆部长站了起来,规规矩矩地跟大家鞠躬。

    温重岳指着女子介绍说:“这位是赵静,大家欢迎!”

    温重岳没有介绍她的具体职务,就一个名字,赵静应该就是接替温重岳的新任市委书记。

    欢迎赵静的掌声并没有前面两位部长那么热烈,新政治格局的调整,势必伴随新一轮的站队选择,永州干部都对赵静的到来都表示了谨慎的欢迎。

    温重岳介绍完赵静,说:“主席台其他就坐的领导都是老面孔,我就不费这个口舌介绍了,下面,请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陆天同志宣读省委决定,大家欢迎!”

    说完这席话,温重岳拍了拍掌,就紧紧地闭上了嘴,显然,他也对今天的人事调整任命也极为意外。

    陆部长展开一份文件,干巴巴宣读道:“经省委研究决定,赵静同志任永州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免去温重岳同志永州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虽然大家都有心理准备,但陆部长宣读完后,台下的干部还是议论纷纷,一片哗然。

    陆部长宣布任命文件里,没有详细说明赵静的简历,大家甚至都不清楚,赵静在担任永州市委书记之前,究竟是何方神圣。

    永州在全省各地市中,各项经济和社会发展指标,虽然称不上名列前茅,但也中游偏上,而且发展潜力巨大,特别在撤地建市后,各项事业蒸蒸日上。

    就这样一个在越海全省都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地级市,竟然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掌舵,一时间,让大家心理上还是难以接受。

    坐会场前排的,都是各县市及市级行政机关的一把手,大家至少还保持了表面上的冷静,比较自律。

    坐在后面的干部开始交头接耳,会场就象涌进成千上万的蜜蜂,嗡嗡的喧嚷声,就是让蔡长壮部长都听得眉头攒起,冷冷地扫视了会场一圈,但收效甚微。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