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意味深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重重地点头:“温书记,你放心,西桥生机蓬勃,虽然是平地起高楼,百废待举,但已经是万紫千红的局面,一定不辜负温书记的期望和重托。”

    温重岳点了点头:“你这样想是好的,我们看的就是平地上起高楼,不要贪图一口气吃成大胖子,与其百丈高楼最后摇摇摆摆,不如一层小楼稳稳当当。”

    金泽滔还在凝神聆听,坐在前排的杜建学忍不住说:“温书记,你离得这么匆促,我们都心里没底。”

    温重岳扫了他一眼,语气冷淡,说:“建学,我走得急还是缓,对你有影响吗?只要你咬定青山不放松,好好地把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规划继续抓下去,无论谁当这个书记,都没有什么影响。”

    温书记这话却说得有些官僚,作为温重岳最信任的心腹干将,杜建学此时的患得患失属正常反应,如果麻木不仁,才不正常。

    温重岳说到这里,大约觉得自己语气严厉了些,放缓了语气说:“建学,工作上有什么事,多和泽滔商量着办,哪一天,南门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规划都完成了,我亲自来为你庆功!”

    话说到这份上,杜建学也十分感动,说:“温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沉下心来,抓好新经济发展规划,不辜负你的期望。”

    市委大院离通元酒店很近,金泽滔还意犹未尽,车子已经稳稳地停了下来,金泽滔唯有说一声:“温书记,你保重!”

    总经理朱小敏率着酒店管理高层,以及花枝招展的迎宾小姐,早早地站在大门口招呼着陆续到达的领导。

    在这些酒店管理高层中。金泽滔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就是两次拦着陈喜贵哭着喊着要账的收银小姑娘。

    此时,她也穿着青色的职业装。做到了管理人员,干练地招呼着市领导。

    陈喜贵最近一审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没有上诉,陈喜贵揭发的王慕河大肆转移国有财产线索,最后被认定有立功情节,最终捡回一命。

    金泽滔没有急着进去,等领导们都入内了,他才招呼着朱小敏说:“西州的副总经理屈辰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朱小敏疑惑地眨了眨眼。说:“屈辰?没啊,她的二年见习期还有大半年呢,能有什么好事?”

    金泽滔朝着前面陆部长的背影努了努嘴,说:“陆部长。我说陆部长。”

    陆部长当时对屈辰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心,这是连瞎子都看得出来的事。

    怎么一年下来,反石沉大海,一点动静都没了呢。

    说起来,陆部长也是头犟驴。属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脾气。

    陆部长说话一向尖酸刻薄,却偏偏被嘴巴更加利索的屈辰治得服服帖帖,哑口无言。

    单身的陆部长对屈辰有好感,不是有所图。就是有所恋,以陆部长金声玉色的个人操守,绝不是沾花惹草的游蜂浪蝶,在金泽滔想象中,陆部长和屈辰的事怎么也该闹得尽人皆知了。

    朱小敏还是不太明白:“屈辰泼辣精明,业务突出,西州店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落鱼还准备让她去京城店历练历练。”

    金泽滔连忙制止道:“千万别,屈辰泼辣有余,圆滑不足,还是先在西州历练稳妥,西州有铁司令这块金字招牌围罩着,出不了什么乱子,到了京城,天子脚下,更需要风总这样八面玲珑的人掌舵,让屈辰去那地方,那是害了她。”

    朱小敏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金泽滔问:“你明白了?”

    朱小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明白有人不愿意她离远,京城太远,某人鞭长莫及,西州刚好,某人来去方便。”

    金泽滔差点没给自己绊倒,反瞪了她一眼,说:“难怪柳鑫现在一提到你就战战兢兢,公安局长的威风全无,原来你就是这么有悟性,我都提了陆部长,你却懵懵懂懂,我不提了,你反而恍然大悟。”

    说罢扭头就走,朱小敏发了一会儿呆,跟在后面喊:“你是说小屈跟陆部长有奸情?”

    金泽滔更是恼怒,看着正在前面绿道转角处等候着的陆部长,回头真想把她的嘴巴用胶带给封了。

    朱小敏显然也看到了含笑而立的陆部长,脸一红,装作没看见,回头就走。

    陆部长炯炯有神的目光看得金泽滔心里都有些发慌,反瞪了他一眼:“现在,心慌的应该是你。”

    陆部长一脸淡然,说:“我和屈辰同志相处得比较愉快,准备明确关系,希望得到你的支持!”

    金泽滔啊了一声,然后又啊了一大声,张大嘴巴,久久合不拢嘴。

    陆部长仍然风淡云轻说:“说通俗一点,就是我和屈辰恋爱了,准备谈婚论嫁。”

    金泽滔回头望了眼来路,朱小敏早跑得没了影,说:“刚才小敏说的还真没错,你跟小屈有奸情。”

    陆部长摇了摇头:“这个表述不正确,我和屈辰之间有感情,但不是奸情。”

    金泽滔认真地注视着陆部长说:“为什么要征求我的意见?”

    陆部长沉默了一会,说:“这是屈辰要求的,她说过,只要你点头同意,她的父母才会首肯。”

    陆部长哪怕是求人都趾高气扬,鼻孔朝天,不知道的还以为金泽滔在求他办事。

    陆部长少说也四十出头,跟屈辰的关系与其说是恋人,更象是父女,难怪两人搞地下工作似的,到现在都不曾露出蛛丝马迹。

    屈辰不能不有所顾虑,现在她有才有貌更有钱,长得貌美如花,年纪轻轻就做了酒店高管,年薪高得让老家的父母咋舌。

    这样的女孩什么人家不好找,家里父母更是寄希望来年女儿能钓个金龟婿,如果带个老土鳖回家,屈辰担心会把父母气出病来。

    屈辰想了很久,觉得这事只有金老师出面,或许有可能让父母松口。

    金泽滔似笑非笑:“如果我不同意呢?”

    陆部长背着手,欣赏起老营村桃红柳绿的大好春光,看都没有看他,慢条斯理说:“你可以试试看。”

    金泽滔恼怒道:“陆部长,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屈辰好歹喊我一声老师。”

    陆部长抬手捋了捋被春风吹乱的头发,说:“我还是你的领导!”

    金泽滔马上伸出手:“如此说来,小屈自己是千肯万肯了,恭喜你,小屈是个好姑娘,你要善待她!”

    陆部长愣了一下,刚才还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此刻抖抖索索伸出手,说:“你不反对?”

    金泽滔不答反问:“陆部长,你得告诉我,王如乔部长是不是你给撸掉的?”

    陆部长认真地看着他,认真地说:“不能算撸掉,组织部拟任他为省文化厅群众艺术馆馆长,保留他的副厅级别,他不是挺酷爱歌舞艺术吗,那就让他一展所长,大展宏图。”

    王如乔就是因为在歌厅叫了两个陪唱小姐,让陆部长给惦记到现在,想不到这一棒子打得还真够狠的,让一个组织部长管群艺馆,那都是什么地方,老年文化的乐园,少儿歌舞的摇篮。

    陆部长抬头看天,喃喃道:“你说,这样的干部,还适合管干部吗?自己都管不住的人,那就只有挪窝,让更适合的人来坐。”

    金泽滔咽了口口水,陆部长长得斯斯文文,虽然说话尖刻,但总体上来说,陆部长还是自恃身份,一般不会对忤逆他的人动怒。

    但现在看来,陆部长不是不会整人,而是因为这些人没有突破他的底线。

    金泽滔忽然想起自己还带过两个姑娘到唐人俱乐部跳舞,很想问问,这样算不算犯规,陆部长会不会朝他挥起屠刀。

    陆部长似乎看出他的想法,笑得十分的意味深长:“如果你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可以试试。”

    金泽滔连忙指天誓日,说:“陆部长你也太看不起人了,我是这样的人吗?我为人师表,以身作则,一向守身如玉,洁身自好。”

    陆部长没有理会他的表白,说:“你什么时候到屈辰家说这事?”

    金泽滔愣了一下:“这么着急?不会是先斩后奏,奉子成婚吧?陆部长,你也太生猛了!”

    陆部长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哆哆嗦嗦想张嘴都不利落,忽然举起手往金泽滔头上打去,金泽滔吓了一跳,恼羞成怒了?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竟然快跑到老营村的人工湖边,金泽滔倒还气定神闲,陆部长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金泽滔摆摆手说:“陆部长,别追了,再追下去,我没事,就怕你追断气了,我回去就给你跑一趟你丈母娘家,行了吧?”

    陆部长气咻咻地说:“你说,我是这样的人吗?”

    金泽滔意味深长地说:“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是个清白的人,你是个高尚的人,是我思想太复杂,把你给想歪了。”

    陆部长脸色才好转过来,说:“这还差不多。”

    金泽滔看了他一眼,心里却道,你不是这样的人,那谁是这样的人?

    即使现在没上手,不也是想早点上床吗?

    急得跟猴子似的,挺风度的人,就为这事将自己追出这么远,真够虚伪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