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常委聚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baiyu7344的月票,能再求张票吗?)

    两人往回走的时候,都没有开口说话,等快到新建楼的时候,陆部长才说:“赵静书记曾经是外交部的译员,在驻外使馆工作过,后来在中石油公司任职,调永州前,曾任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

    金泽滔点了点头,无论是外交部,还是中石油公司,都自成体系,跟外人很少瓜葛,难怪大家对赵静书记这么陌生。

    陆部长说:“赵静我不熟悉,是中组部直接点名要求安排地方党委任职的干部,这个人,就连蔡部长都十分客气,所以,以后,自己要注意一点。”

    金泽滔心里感激,诚恳说:“谢谢陆部长,你的事,我一定当成自己的事来办,绝不会让你失望。”

    陆部长气得不轻:“什么叫我的事当成你的事来办,我这是和屈辰的终身大事,你能当自己事来办吗?”

    金泽滔尴尬地笑笑:“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不要太咬文嚼字了。”

    进了新建楼的宴会大厅,有市委办接待科工作人员将陆部长领走,金泽滔还在四处张望找位置,柯南良站了起来,朝他远远地挥了挥手。

    西桥县作为永州市下属十个县市区排在最末的老幺,连餐桌都排在最靠近厕所的角落。

    西桥县委九个常委,再加上人大副主任赵东进以及政协负责人,刚好坐满一桌。

    按照排位,金泽滔左右分别坐着副书记柯南良。常务副县长谢凌。

    柯南良早开好了酒,首先给金泽滔斟酒说:“金书记来了,我们西桥就算圆满了,中午我们西桥县还是第一次来得这么齐整,谁都不能空杯。”

    金泽滔笑着说谢谢。在坐的大家都能喝一杯,就是女宣传部长孙倩如和组织部长朱华两人似乎滴酒不沾。

    孙倩如名字取得文气,但名不符实,人长得结实高大不说,言行举止也很男性化。

    听到柯南良的要求,孙倩如率先抗议:“柯书记,你这话就太官僚了,太不实事求是了,我虽然长着海量的身胚,却有一颗娇贵的心。碰不得酒精。”

    餐桌上的人们都笑了,看孙倩如粗砺的长相,一般都以为是海量,其实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一喝酒。就酒精过敏。

    朱华部长惜字如金。摆了摆手,直接告饶:“柯书记,我没有过硬的理由,酒有别肠,就是不能喝酒,免了吧。”

    柯南良亲自倒酒,正轮到孙倩如,却见她一张大手盖着酒杯,死活不肯让柯南良倒下,柯南良面色有些不自然。

    金泽滔摆了摆手:“先倒上吧。一桌子就你们俩杯里没酒,等会儿领导过来敬酒也不好看,再说,在座的这么多人,就没个人替你们俩分忧?那也太考验我们西桥的集体战斗力了。”

    话说到这份上,孙倩如和朱华的酒杯都倒上了酒,旁边的谢凌挤眉弄眼说:“有困难找领导嘛!”

    金泽滔的酒量大家都考验过,用深不可测来形容都不为过,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金泽滔却说:“严格论起来,两位部长的领导可是柯副书记,所以,有困难,先找柯副书记解决,解决不了,再放常委会讨论,该我负责的绝不撂担子,但该柯副书记负责的也不能视而不见。”

    这话说得也在理,西桥目前就一个副书记,柯南良现在是党群、政法、意识形态一肩挑,一般情况,孙倩如和朱华有什么事,应该先找柯南良商量。

    但事无定例,一般情况下,副书记都不会面面俱到,很多分工都是写在文件上,但实际工作中都有分工侧重点,就比如柯南良他还身兼政法委书记,他主要侧重政法这一摊。

    实质上副书记就是想插手都很难,各线都有部长分管,大家都是常委,有事情一般都找书记商量。

    柯南良三人都初来乍到,再加上西桥还没正式立县,各项工作千头万绪,有事都一古脑找金泽滔商量解决。

    金泽滔经常在外奔跑,很难碰到,很多事就攒在一起,柯南良又不主动过问,两位部长也不主动去解决。

    党务这一摊子虽然不会影响当前工作大局,但日积月累,还是很牵扯金泽滔的精力。

    今天金泽滔就是借这机会,把这团乱麻理一理。

    朱华温吞水一样的性格,此时还慢条斯理地斟酌着,孙倩如首先表态:“柯书记,金县长都亲自下命令了,有困难找领导,等会儿,你可别想耍赖。”

    柯南良笑眯眯道:“孙部长,跟金书记相比,我的酒量就不值一提,但给孙部长捎几杯酒,相信应该没有问题。”

    朱华抬头说:“别忘了还有我。”

    金泽滔低头喝水,这三人都自西州空降而来,都各有背景,性格也很鲜明。

    三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表面上看,谁都很尊重他这个代县长,副书记,言必金县长,事必金书记,但实际使用起来,不如其他土生土长的永州干部顺手。

    三人做事表面都很讲规矩,但金泽滔却偏偏感觉处处受掣肘,很难说这是西州带过来的省级机关作风,还是他们都当西桥是丰富个人履历的跳板。

    金泽滔干脆让他们三人自己先闹明白,以后论起责任,打起板子也好有个下屁股的地方。

    金泽滔一句喝酒的玩笑话,就将三人的责任明晰,所有常委都在场,这几乎就是常委会作出的决定,不容他们不当一回事。

    孙倩如和朱华两人先后表态后,下意识地对视一眼,然后马上移开视线,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同为党委线常委,县纪委书记谢道明,看到这里,端起手中的酒杯,说:“柯书记,我就笨鸟先飞,借你的酒,先敬你一杯!”

    三位空降常委的西州作派,不但金泽滔有这样的感觉,其他常委也总感觉格格不入。

    谢道明身为多年的纪检干部,对西桥县委的风吹草动格外敏感,他同样对柯南良等三人的处事方式感到困惑,但就是说不出问题出在哪儿。

    此刻,金泽滔让这三位空降常委自己管自己,不管你背后有什么高人,出了问题,拿你们三人是问,这一招四两拨千斤,使得十分得心应手。

    这个昔日的乡镇财税所小干部,如今已经成长为一县之长,除了时势造英雄,他本身的能力足以独挡一面,有能力,更有手腕,让谢道明感叹不已。

    谢道明这一提议,大家都收起各自的心思,纷纷举杯捉对邀酒。

    作为酒桌上的中心,金泽滔却不太受欢迎,大家敬金县长时都浅尝即止,金泽滔也无味,一般场合,他也很少主动敬酒。

    今天气氛不错,又是难得的一次县委班子大团圆,等会儿更要上主桌跟温书记敬一杯酒,今天想要不喝酒看起来都不成了。

    金泽滔端起酒杯,没有按规矩先敬左右,而是直接越过柯南良副书记,跟坐他身边的县政协负责人钟山碰杯,说:“钟主席,西桥草创,条件简陋,又加上工作繁忙,你来西桥工作,我都没有给你接风,虽然事急从权,但总是不成敬意,今天,就借市委这杯迎来送往酒,先敬你一杯,欢迎来西桥工作!”

    钟山原为市委组织部长副部长,和王如乔部长搭档,副部长一般很难在本部门得到提拔,大多都会找机会到市直机关或县市区任职,再谋求进步。

    王如乔部长曾经提名他到地方任职,但最终还是虚晃一枪,没有成行。

    再耽搁几年,他就失去上台阶的机会,这次到西桥任政协主席,钟山也是万不得已。

    西桥作为新设县,万事开头难,政协这个应该最清闲的机构也是千头万绪,十分忙碌,钟山并不如意。

    但今天的干部大会上,王如乔突然被免职,让他又十分庆幸能早一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金泽滔第一杯酒敬他,让他十分感慨,数年前,金泽滔提拔南门市副市长,还是他亲自带队考察的,短短几年,金泽滔却成了自己的实质领导。

    钟山很谦虚说:“金县长,这杯酒应该是我敬你,再怎么说,你都是西桥的主人,我到西桥工作,理当上门拜访,这杯酒,权当是我迟到的敬酒。”

    两人还在互相礼让,市委办一个年轻干部跑了过来,小声说:“金县长,温书记让你过去一趟,他说赵书记想认识一下你。”

    金泽滔霍然抬头,新书记要见他,却让老书记传话,这中间实在有些微妙。

    市委办干部的说话大家都听得清楚,全桌常委领导有的人恍若未闻,有的人忧心忡忡,有的人则大有深意地往主桌方向看了一眼。

    刚才金泽滔离开市委大礼堂前,是乘着温书记的车子到酒店的,难道这是赵静书记刚上任就准备给金代县长一个下马威?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金泽滔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但他随即就笑了,说:“行,我喝了这杯酒,就过来了。”

    说罢他转头对钟山说:“钟主席,不论我敬你,还是你敬我,我都要表达这么一层意思,那就是十分高兴能与你共事!”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