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人走心冷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谢谢zho8888的月票支持!求张月票,求张推荐票!)

    从干部大会走上主席台开始,王如乔部长一直很郁闷,大会上,被一撸到底不说,连去向都还不明确。

    一下子从堂堂永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下岗再就业干部,对任何领导干部来说,都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

    王如乔城府深沉,平时很注重自己的风度和修养,喜怒哀乐,一般不形于色,但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心事重重,怏怏不乐。

    就连刚才金泽滔和温重岳的碰杯,他都没有在意,温重岳的任免虽然突然,但应该有更重要的岗位等待他担当,自然春风得意。

    金泽滔刚被任命为西桥县副书记、代县长不久,正是少年得志,同样满面春风。

    他不由得自怨自艾,虽然省委组强部没有明确宣布他调整的具体岗位,但以陆部长的鸮心蛇舌,自己的前途黯淡无光已经无疑。

    在今天老书记杨柳依依,新书记喜气洋洋的迎送午宴,王如乔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存在,他甚至都有拂袖而去的冲动。

    等到旁边的陈建华副书记磕了磕他的胳膊,他才惊醒过来,猛然回头,金泽滔端着酒杯,正站在他的身后望着他笑。

    金泽滔说:“王部长,从浜海开始,你就是我的老领导,今天同样是,这杯酒,我敬你。祝你一路春风。一路顺风!”

    金泽滔没有说感谢的套话。说了,就显得虚伪。

    金泽滔奋斗至今,他应该感谢罗才原、丁万钧、曲向东、温重岳,以及已经去世的老包县长等,但就是不能感谢王如乔。

    浜海如此,到了南门,王如乔更连一丝香火情都不讲究。

    在金泽滔升常务副市长时,为了保证蒋国强能上这个位置。王如乔不惜以他堂堂组织部长身份,赤膊上阵,不遗余力地东奔西走,甚至提出将他挪出南门,为蒋国强腾位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金泽滔和温重岳最后闹得不欢而散,王如乔部长应该负有很大责任。

    王如乔心里悲哀,不知道今天还会有谁能象金泽滔一样,当面敬他一杯酒,向他道别。

    人走茶凉。他人还没离开,已经浑身冰凉。

    从下了主席台被免去组织部长开始。直到现在,全市数百干部人来人往,如过江之鲫,就是没有任何人主动向他问好,连打声招呼都欠奉。

    尽管他很不屑这种廉价的同情和安慰,但就是这廉价的同情,他不屑受之,人家也不屑予之。

    因为陆部长的干预,蒋国强最后一无所获,反而陈建华副书记推荐的郭长春却渔翁得利,从南门排名靠后的副市长位置一跃成为浜海常务副县长。

    之后蒋国强的组织部长就没有动弹过,王如乔心里对蒋国强是愧疚的,虽然在政治前途上,他一时间使不上劲,但对蒋国强提出的其他事情,他是有求必应。

    但就是这位被他视为自家子侄,倚为心腹臂膀的浜海组织部长,刚才却让他从头冷到脚。

    在他随着蔡部长他们进宴会大厅时,蒋国强迎头撞上,他倒是十分主动迎上前来,热情地跟省委及市委主要领导一一招呼,就算对温重岳书记,他都一如既往地恭敬问候。

    但对于老领导,老上司王如乔部长,不知是担心怕因此被小心眼的陆部长惦记,还是怕新书记对他有想法,反正他面对王如乔部长时,就象面对空气视若不见。

    此时此刻的王如乔部长,对金泽滔很平常的一杯敬酒,很简单的一句问候,却感触良多,感慨至深。

    跟温重岳一样,他想说几句应景的感谢和勉励的话,但话到嘴边,最后都化为一声沉重的叹息。

    王如乔部长拍拍金泽滔的肩头,只是点了点头,就坐了回去。

    离开王如乔,金泽滔刚才还因为蔡部长莫名敌意而不快的心情,竟然就好转了。

    记恨一个人很简单,就比如蔡长壮部长对他隐含敌意,他心中何尝不是暗暗记恨。

    但放下怨恨很难,除了心胸和时间,还要他对自己不再构成威胁,比如王如乔。

    他含笑越过陆部长,接过朱小敏递来的酒杯,走向赵静书记。

    赵静书记这一回客气地站了起来,金泽滔说:“欢迎赵书记来我们永州任职,希望有机会,能来我们西桥走走看看,我想,应该能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赵静书记戴着一副眼镜,举止优雅,文质彬彬,更兼长相端庄,打扮得体,宁静微笑就让人如坐春风。

    赵静书记抿着嘴说:“谢谢你的欢迎,我和蔡部长都说过,我们从你身上认识了永州,希望,你能给我们永州带来更多的朝气和活力,西桥我一定会去的,西桥正式立县,我还要亲自给你们揭牌呢。”

    金泽滔刚刚和温重岳书记以敬酒代揭幕,了结俩人心里的遗憾,赵静书记转头就提出亲自到西桥揭幕。

    这到底是对金泽滔刚才无视她存在的回击,还是表达对温重岳的不满,金泽滔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这个女人恐怕正如刚才干部大会上,自己对她的官方评价所理解的,有话直说,有不满就批评,而且还不留情面,这还是比较正面的解读。

    再深入解读,她就是一个爱憎分明,精明泼辣的女领导,泼辣的妇女往往跟泼妇划等号,你若对她有所轻忽,她甚至可以将酒杯扣你头上。

    金泽滔恭敬地端起杯,平视着赵静书记,在她优雅笑容的眼镜底下,看不到半点笑意,金泽滔点了点头,说:“扫榻以待,恭候大驾光临!”

    赵书记抬腕喝酒,当她放下杯子时,一杯酒还满满当当,金泽滔没看出来她喝过酒的明显痕迹。

    女性领导他接触过几个,好坏参半,如浜海财税局的纪检组长童子欣,很有军人气质,原南门副市长胡飞燕,外表孱弱,内心强大。

    南门财税局的原书记叶宝玲,一个娇生惯养的坏脾气女人,南门市委原组织部长王燕君,既自尊又自卑,性格古怪的女性领导。

    所以,对赵静这位他接触过的,最高级别的女性领导的印象,除了她一身奢华的名牌服饰外,实在谈不上有多美好。

    金泽滔微微一笑,仰头就喝了杯中的酒,转身就向陆部长走去,心里却再没有对这位永州未来掌舵人进一步了解的兴趣。

    陆部长似乎十分乐意看到他先后被两位领导冷落,只是他没有从金泽滔的脸上,看到明显失落和失意,这让他有些意外。

    陆部长今天没有喝黄酒,看样子,屈辰对他关于喝酒要和光同尘的建议,他很愉快地接受了,现在他也不再坚持喝黄酒,他改喝白酒了。

    金泽滔跟陆部长两人都没说什么客套话,碰了杯,就干了酒。

    大家都知道陆部长跟金县长的关系非比寻常,从他一口气干掉二两白酒就看得出来,陆部长对金泽滔确实另眼相看。

    陆部长现在没办法不对金泽滔另眼相看,他和屈辰的好事还着落在金泽滔身上。

    如果好事能成,以他部长之尊,大婚之日,都要对他这位屈辰老师的金泽滔行鞠躬礼。

    金泽滔的敬酒速度很快,陆部长之后,金泽滔一个轮着一个敬酒,半圈轮下来,人们还没有什么感觉。

    等到金泽滔走到最末的刘石伟局长这里,人们才发现,不知不觉间,金泽滔竟然一口气喝下快五瓶本地老烧酒。

    庄子齐市长知道金泽滔酒量好,但还是吃了一惊,亲自跑到朱小敏那里查验真假,回来的时候,忍不住惊叹,还真是有喝酒如水的海量。

    浜海酒厂王慕河出事,并没有影响到浜海老烧在永州人民心目中根深蒂固的大众白酒地位。

    等待王慕河的只有死路一条,但等待浜海老烧的却是涅槃重生的重新起飞。

    敬了一圈已经轮到最后,金泽滔也不急着离开,和刘石伟局长站着多说了两句。

    他说:“刘局长,西桥县现在白手起家,百废待举,西桥什么都缺,特别是缺人,请刘局长给我们西桥派几个业务过硬的精兵强将吧。”

    金泽滔早早提出要在西桥县打造信仰高地,目前着眼点放在社会风气和社会治安的改善,这就需要有一支忠诚可靠,作风过硬的公安干部队伍来保障。

    所以,他才会伸手向刘局长要人,目前县公安局框架已经搭起,吕宏伟任局长,这是刘石伟局长亲自点将的。

    原浜海县公安局副局长,西桥派出所长,在侦破王慕河案立了大功的赵向红顺利被任命为公安局政委,也跨进了正科大门。

    公安局其他班子成员都还待定,金泽滔把注意打到各县市公安机关的精兵强将身上。

    不管是柳鑫还是柳立海,工作上要他们支持二话没说,但要从他们手里挖人,谁的思想都不通,金泽滔不好撕破脸皮要人,只好曲线向刘石伟求助。

    说到这里,刘石伟指着联袂而来的柳鑫和柳立海说:“你不就是想把注意打到他们身上吗?直接跟他们提吧,我来给你当和事佬。”(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