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圣地西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刘石伟局长在永州任职也有些年头,当初调任永州,董明华就是让他为温重岳保驾护航来的。

    现在温重岳都离开永州,再加上刚才金泽滔和温重岳关系的重新弥合,无形中给他解了枷锁,对金泽滔也亲近起来。

    柳鑫看到金泽滔笑容满面地向他招手,扭转麻子脸,很矫情地假装没看到。

    最近柳鑫春风得意的劲头不亚于金泽滔,王慕河连环案的告破,让他头上破案高手的帽子上,又多出一圈刑侦能手的光环。

    王慕河的案子侦破过程,被省公安厅干部培训中心列为培训教材的典型案例广为传诵。

    特别是柳鑫心血来潮,夜访酒厂歌舞厅,现场抓获王慕河这一事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更是被柳鑫本人描述成这样一个情景,这一切,都是他经过广泛而深入的侦查,在掌握大量嫌犯犯罪线索的基础上,最后出其不意,一网成擒。

    一个有勇有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常胜公安局长的形象顿时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地展现人们面前。

    在柳立海、赵向红等老部下面前,柳鑫的麻子脸厚比铜墙铁壁,倒不觉得丢脸。

    但在最早建议他查封酒厂歌舞厅的金泽滔面前,他却心虚得很,生怕金泽滔当众揭露他的真面目。

    不过就算这样,金泽滔还是高度评价了柳鑫那一晚的灵机一动,称赞柳鑫局长具有一颗公安的大脑和心脏,是天生的好警察!

    这话经柳立海传到柳鑫耳朵,让他得意了好一阵子,但很快他就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金泽滔这是啥意思,是先扬后抑,还是别有用心,没听说他对自己的评价有这么崇高,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

    柳鑫的担心很快成现实,王慕河的案子破了没多久,西桥立县很快就获国务院批准,西桥县开始到处挖人挖墙脚,搭建西桥机关部门组织机构。

    西桥所辖各乡镇,凡是和金泽滔熟悉的,共事过的。无不欢欣鼓舞,金泽滔这人能力强不说。还仗义,跟着他干有奔头。

    就连柳鑫临时动议调到西桥镇派出所救火的赵向红,都吞吞吐吐地向他提出正式调离浜海局,投奔金泽滔。

    气得柳鑫指着赵向红的鼻子,一口气不停歇,骂了足有盏茶功夫,更气人的是赵向红抹干脸上的唾沫星,还是顽强地提出要调离浜海。

    结果,赵向红调离浜海后,隔了一个星期。就得意洋洋地向他报告说,他已经被任命为西桥县公安局政委。

    在柳鑫看来,赵向红就是块死马骨头,无非是被金泽滔用来作千金买骨,城门立柱的榜样。

    但还真别说。赵向红任命政委后不久,被他倚为左右手的吕宏伟又来吞吞吐吐跑来跟他说,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到西桥任职。

    这一回,柳鑫没拦着,还亲自陪着他到曲向东县长那里拿主意。

    人家都是老资格的副局长,正科都不知有几年了,再被压下去,就等着退休,说什么也要给他谋个出路。

    吕宏伟很快获得任命,一跃成为西桥县委常委,跨过了每个基层公安干警仕途上的最大拦路虎,副处级别。

    这一下,一发而不可收拾,西桥籍的普通干警纷纷打报告要求调回老家,支援家乡建设,这事你还不能拦着,得鼓励。

    这些西桥籍的干警回到家乡后,很快就受到重用,纷纷成为严重缺人的西桥县公安局的业务骨干,警队精英。

    随后,这股风从普通干警刮到中层甚至班子成员,西桥现在就是张大白纸,谁先去谁占优,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金泽滔还放过风,想在浜海公安局再物色个副局长。

    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很多中层以上干警都跑柳鑫这里报名,柳鑫召开临时中层干部会议时,差点没把桌子拍烂,大骂道:“你们这些兔崽子,以为这是选美啊,还排队报名,滚!”

    现在被柳立海拉着要跟温重岳等领导敬酒,为避免和金泽滔碰面,他拖拖拉拉着,不愿在金泽滔还在敬酒的时候去。

    只是后来曲向东县长和杜建学书记都端着酒杯去了,他才心不甘情不愿跟着去主桌敬酒。

    金泽滔一看到柳鑫那张拉得好长的麻子脸,就乐了,老远跟他挥手打招呼。

    柳鑫不想跟他照面,刘石伟局长开口喊他:“柳鑫,叫你呢,过来。”

    柳鑫不给金泽滔面子,但不能不理刘石伟局长,连忙装作刚看到金泽滔的样子,兴高采烈地过来,还热情问候:“金县长,你亲自来敬酒啊。”

    金泽滔没有理他,跟柳立海说:“刘局长也在这儿,我跟别的公安局长也不熟,借东西也只能问熟人开口是不是,不多要,你们俩每人借我一个人就成,别跟遭了贼似的,一脸肉痛的样子。”

    柳鑫脸色不好看了:“你这是借人吗?你这是直接抢人,还别说,浜海市局现在就跟贼进了窝一样,人心混乱,大家都一门心思要跑西桥投奔你呢,弄得西桥现在象革命圣地延安似的,你还让我怎么带这个队伍?”

    金泽滔吃了一惊:“没这么严重吧,我不过问你要一个副局长,后果有这么严重?”

    柳立海呵呵笑说:“南门虽然没有象浜海这么糟糕,但也有干部削尖脑袋想调往西桥,你不是问我要人吗,李明堂怎么样?”

    金泽滔挥了挥手:“行,就他吧,在刑侦大队也历练有两年了吧,让他来负责县刑侦大队,也省得小红现在把精力全放在这上面。”

    柳鑫骂了一句:“他娘的,真他娘的走了狗屎运了,想当初,老子为了当这个刑侦队长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李明堂这个小混混整天坐吃等死,居然也能混到刑侦队长。”

    柳鑫说这话纯粹出于嫉妒心理,李明堂是小混混出身没错,但现在脱胎换骨大变样了,到了南门刑侦大队后,他更是拼了老命,大大小小立了不少功劳。

    这次王慕河案能顺利告破,李明堂通过审讯陈喜贵得到的线索功不可没。

    如果不是李明堂他爹李良才,这段时间没日没夜地折磨柳立海,非得让他放李明堂回西桥投效金泽滔,回报家乡,柳立海还不愿意放人。

    柳立海都松口了,柳鑫只好向刘石伟局长拍胸脯保证,回去就物色合适人选去西桥任职。

    和两位柳局长说完了正事,金泽滔到主桌的任务都圆满完成,端起酒杯交还朱小敏,说:“麻子局长你自己看着点,不要因为跟领导敬酒,等会儿把自己敬到桌子底下去了。”

    其实不用金泽滔提醒,谁过来,也不会象金泽滔这么神勇,一人敬一杯。

    大家都有自知之明,象征性地喝一点就行,碰到个别酒性大的,特殊对待,一般都能顺利过关。

    但今天,主桌上坐的省组部两位部长,还是让一般领导心里打鼓,好在刚才金泽滔都在前面趟过雷,大家多少对这两位领导的脾性有些了解。

    陆部长不好说话,这是永州干部都闻名的,蔡部长笑眯眯地看上去脾气的样子,但刚才跟金泽滔喝酒时,他却端足了架子,连站都不屑站起。

    赵静书记一个女同志,更要小心侍候着,被男领导惦记还好,心眼宽一点,转头就能忘了。

    女同志记性大,得罪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你小鞋穿,不信,回家看看你家媳妇就明白,女人有多难侍候。

    金泽滔带了个好头,在他之后,宴会厅上领导桌敬酒的干部越来越多。

    金泽滔离开的时候,无意间往身后看了一眼,却正巧赵静书记也看向他。

    金泽滔不能失礼,他微笑点头,赵静书记扶了扶眼镜,脸上的笑容依旧。

    但金泽滔怎么看都觉得这目光,跟眼镜片一样,冷漠,不带感情色彩。

    金泽滔搔了搔头,赵静书记对自己的看法,似乎比蔡部长都大,就是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她,还一次性得罪俩人,真是无妄之灾!

    金泽滔正要离开,曲向东却提着酒走了过来,笑呵呵道:“金县长,不会看到我就要避开了吧。”

    金泽滔对谁都敢直着喉咙说话,唯独对曲向东,却仿佛仍是多年前那个小小的财税专管员,他恭敬地说:“看到谁我都敢躲,就是不敢避开曲市长。”

    跟几年前相比,现在曲向东要随和多了,当年的冷面虎慢慢地有向笑面虎转变的趋势。

    曲向东举着杯说:“遇到了,就碰个杯吧。”

    金泽滔又是倒了一大杯,说:“曲市长,你随意。”

    曲向东县长端的还是一两小杯,说:“浜海老烧,开始喝的时候实在不习惯,还是你劝着我要慢慢适应,现在,喝白酒,还就是觉得老烧酒地道。”

    金泽滔开心笑道:“那就说明,曲市长你已经溶进了永州这个大集体,也是地地道道的永州大众,永州人就好这一口。”

    曲向东抿了一口老烧酒,说:“现在喝这老烧酒,感觉舒心,这才是真正的大众白酒。”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