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书记约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浜海酒厂被王慕河折腾到现在,很多问题已经积重难返,酒厂出事后,各地小酒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如果再不尽快改革酒厂现有的生产经营模式,浜海酒厂这个百年老字号,就将泯然众人,消失在永州大众的餐桌上。

    当时以金泽滔为组长的永州联合调查组,在全面清查酒厂财务时,就跟曲向东提出,正好借此机会,全面改革浜海酒厂生产经营机制。

    国有企业改制,宜早不宜迟,为此,曲向东还多次召集诸葛亮会,集思广益,商量改革酒厂生产经营。

    金泽滔提出,酒厂现在不缺销路,不缺品牌,不缺技术,就缺一个好的经营机制,一个好的管理团队,一个好的资金渠道。

    正所谓不破不立,如果在浜海酒厂还正常生产时,当地党委政府提出改革浜海酒厂生产经营,恐怕在永州会掀起轩然大波。

    但现在,曲向东市长提出全面改制浜海酒厂,市委常委班子谁都不敢吱声,生怕一提出反对意见,就被怀疑是否和王慕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方案报到永州市委常委会讨论,跟浜海市委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一致通过。

    浜海酒厂由浜海汽配厂股份公司全面接管,换句话说,浜海酒厂跟汽配厂一样,实行股份制管理,由汽配厂的国有股控股。

    吴庆隆厂长摇身一变,成了浜海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小汉关的哥哥秦朗成了浜海酒业公司的副总经理。

    汽配厂销售副厂长孙勇武。这个曾被金泽滔称为有勇有谋的原厂办副主任,成了酒业公司的总经理。

    浜海酒厂新班子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全面中止酒厂在省外的所有合作关系,关闭了越海外的所有合作公司和销售处。

    吴庆隆一针见血指出:“浜海酒厂首先要保证与其大众口碑相符的永州市场份额,自己家门口的市场都没做好,凭什么空喊口号走出永州。不现实嘛。”

    整顿后的酒厂现在已经全面恢复生产,浜海老烧几十年不变的老面孔,经重新包装后焕然一新,市场反响良好。

    经过一段时间磨合,酒厂有望能成为浜海新的经济和税收增长点。

    曲向东拉着金泽滔走到一侧。低声说:“省委组织部已经找我谈过话,竺书记不日就将到任,这件事应该是你从中说合的吧。”

    浜海市委郑书记的意外落马,让很多人都把目光盯上空悬出来的浜海市委书记一职。

    曲向东也动过心,但终因担任市长时间不长,资历上很难在这轮较量中取胜。

    他心里还曾自嘲。如果郑书记再迟个一年半载落马,他上这个市委书记的把握性就大了。

    春节后,浜海市委书记的最后归属逐渐明朗。谁也没想到,会是西州空降。

    曲向东跑去跟温重岳打听,竟然是祝海峰副省长的秘书竺长贵。

    和灰心的曲向东不同,温重岳十分乐观。京城案已进入收尾阶段,京城政治格局为之一变。

    温重岳书记告诉他,方建军副书记有望往京城动动,祝海峰省长是接任省委副书记最可能的人选。

    竺秘书这个时候平调到基层县市任职,镀金熬资历的可能性很大,对曲向东来说,是福非祸。让他务必配合好竺长贵的工作,千万不能因此跟新书记闹不团结。

    曲向东知道春节前,金泽滔曾经为西桥立县的事跑过省领导,祝海峰和金泽滔的关系一向亲近,此时问起这件事,自然怀疑是金泽滔在幕后推了一把。

    金泽滔呵呵笑了:“竺处长勤奋好学,理论功底扎实,他缺少的是基层实践,和曲市长你搭档,正可以取长补短,我想祝省长也应该是这样考虑的。”

    曲向东眼睛一亮,压低声音说:“听说,蔡部长也是省委副书记的有力竞争者。”

    曲向东所听说的,应该是温重岳告诉他的,可信度应该非常高。

    金泽滔恍然大悟,难怪蔡部长对他那么不待见,原来根源在这里,忍不住埋怨道:“还真是殃及池鱼,神仙打架,关我什么事。”

    曲向东忍不住笑了:“关不关你的事,我们就不得而知,你现在可不是小池鱼,至少能跃出水面扑腾两下,自然引人注目。”

    金泽滔摇了摇头,没有再去想这事,说:“祝省长是按照工作助手的标准来培养竺处长的,所以,他到浜海任职回去后,很多浜海的施政理念,甚至可以影响到祝省长。”

    曲向东不露痕迹地拍了拍他的手,说:“对你,我就不说什么客气话了,芳姨跟我都不知埋怨过多少回了,你隔三差五托人送海鲜水产,家里就两个人,怎么吃得完,也不知道过来看看她老人家。”

    金泽滔忍不住暗笑,现在曲向东叫芳姨都叫顺了嘴,原来他可是最抵触这个称呼的。

    芳姨就是曲向东夫人卓华君的远房老姨,专门来浜海照顾曲向东生活的,金泽滔能找到老姑,还是托老姨的福。

    老姨大名祝远芳,金泽滔和老姨熟悉后,一口一声芳姨,叫得老人家心花怒放,就快把他当亲人了。

    当时她还埋怨曲向东和时任浜海县委书记的杜建学不懂得尊老爱幼,老姨都叫老了人,非得让他们改口叫芳姨。

    金泽滔连连抱歉,说:“一定去,一定去,芳姨的饭菜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嘴馋,等到西桥两会议结束后,想必竺书记也应该到位了,届时再去看望芳姨。”

    曲向东高兴地说:“那就这样说定了。”

    竺长贵应该在浜海所留时间不会太长,这个时候,正需要通过金泽滔密切和竺书记的关系,金泽滔闻弦知雅意,自然明白曲向东的意思。

    午宴持续时间不长,一个小时后就结束了,金泽滔看看时间,现在回去,正好可以赶上洞头镇的人代会,县里其他领导也需要返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坐镇各乡镇指导人大选举工作。

    就在他和同事准备离开时,市委办来人通知他,让他和柯南良副书记留一下,市委赵静书记下午约谈各县市区主要负责人。

    金泽滔愣了一下,这也太雷厉风行了吧,任命都刚刚宣布,赵静书记应该有一大堆的琐事等着她处理,至少也要在工作和生活都安定下来后,才有精力开展工作吧。

    还真是应了蔡长壮部长那句评语,吃苦精神好!

    风尘还没拍落,屁股还没落座,就精神抖擞开始进入角色,这个角色意识也太强了。

    赵静不甘安静,这么急于要展示她的存在,下面,她应该更着急把永州都打上赵姓吧。

    留下谈话金泽滔并不抵触,就是下午的洞头镇人代会却让他担心,金泽滔临时指定常务副市长谢凌坐镇洞头。

    谢凌之前担任南门市副市长,洞头镇代表对他还有认同感,金泽滔和柯南良吃过饭后,就一直坐市委大楼接待室等候。

    等候过程中,市委办甚至要求接受谈话代表关闭传呼机和手机,一直等了三个多小时,都还没轮到西桥,金泽滔就坐不住了。

    按每个县市半个小时谈话时间,轮到排在最末的西桥县,大概要等到晚上了。

    金泽滔打开手包掏出手机,他准备了解一下洞头镇选举情况,心里实在对洞头镇的人大选举不放心。

    坐在接待室陪同的工作人员为难地说:“金县长,赵书记亲自交待,没有轮到谈话的各位领导都静心等候,有空的时候不妨思考一下所辖县市的今后工作思路,今天请大家留下来,就是要让各位清心静耳,好好地理一理思路,金县长,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金泽滔愕然,难道坐冷板凳也能坐出新思路,这个工作方式倒是十分独特。

    金泽滔第一次被赵静书记约谈,不敢造次,只好悻悻地收起电话。

    他熟悉的几个县市区领导都陆续结束约谈,实在无聊,只好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柯南良说起西桥的事,柯南良似乎对洞头镇的人大选举十分乐观。

    看着安之若素的柯南良,金泽滔心里苦笑,柯南良自己都不担心,我却在一旁着急什么,再说,就是选举失败,这天也塌不下来。

    想到这里,他强自收起凝虑,闭目养神,这一平心静气,不知不觉眼皮子打架,头一歪,竟进入黑甜乡。

    柯南良一愣,还真是后生可畏,这个时候,都敢打起瞌睡来,虽说赵静书记不在现场,但接待室里有市委办工作人员陪同,你这等同在人家新书记的眼皮底下打盹。

    有些领导喜欢用坐冷板凳的方式考验干部,赵静书记这是明显要用这样的方式磨磨你的性子,挫挫你的锐气。

    柯南良看着偌大的接待室,其他县市领导都先后离开,就剩下他们西桥两位领导还在苦苦等候新书记的召见。

    他敢肯定,此时,赵静书记一定坐在办公室里做着别的事情。

    柯南良想拍醒金泽滔,手伸到半空,却神差鬼使地又缩了回来,闭上眼睛,也装着闭目养神去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