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甘拜下风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醉生梦死人、windnight的月票,感谢七品小民的第二票!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手一挥,说:“既然大家都不觉得饿,那我就先跟大家伙到会议室里唠两句,或许过会儿肚子就饿了呢。”

    金泽滔在谢凌等领导的簇拥下先进了镇会议室,会议室很简陋,凳子都是双人长凳,桌子就是学校课堂上的课桌,最前面三张桌子拼接起来,就是主席台了。

    镇人代会也就一百人不到的规模,挤在这个不大的会议室里,倒不象洞头镇每年一度的最高权力会议,反象是大集体时期农民出工前的派工会。

    代表们挤挤挨挨黑压压一片,有些争不到座位的,干脆就蹲在过道上。

    金泽滔居中而坐,谢凌等县镇领导都按座次就座,金泽滔开口就说:“下午洞头镇召开人代会,本来我要过来参加,市里刚来了个新书记,我和南良书记都被新书记叫去谈话。”

    会议室顿时响起嗡嗡的议论声,永州市换了书记,领导干部都有耳闻,但这些镇人大代表,却还是第一次听说,难免会有议论。

    金泽滔说:“和各位代表一样,我也没吃晚饭,所以,大家就饿着肚子听我说两句,很公平,饿汉对饿汉,谁也不比谁更有力气,谁也不比谁更娇贵。”

    代表们都笑了,金泽滔说:“不过,我拉完家常后,不管结果如何。不管大家的思想拐不拐过这个弯,我希望大家都能去食堂吃饭,跟谁过不去,也千万别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能做到的就鼓个掌吧!”

    代表们都纷纷鼓掌,坐在前排的村民代表说得最响亮:“金县长,我们保证不跟自己过不去。你就放心吧。”

    金泽滔笑了,说:“这就对了,老跟别人过不去的人是憨,老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就是傻了,人代会要是集中一帮傻子开会。那老百姓就要骂娘了。”

    还是那个代表,又是鼓掌:“金县长,我们没想跟谁过不去,我们就是心里有疙瘩。”

    金泽滔笑呵呵道:“有疙瘩不可怕,这就跟生病一样,小疙瘩不除。总有一天变成大疙瘩,那时病入膏肓,就无药可治了。”

    人们都沉默了。这个疙瘩都是多少年的心病,不是旦夕就能除得掉的。

    金泽滔没有再说这事,他说:“刚才说了,跟谁过不去。也不要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求什么,我想第一个就是求个饱食,这个没有说错吧?”

    有人接口道:“没错,有吃,有穿。还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我们老百姓就心满意足了。”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有吃有穿有住这是每一个人最基本的要求,现在中央都提倡奔小康了,解决温饱问题只是第一步,那么到底什么是小康?”

    人们都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不要说农民,就是主席台上的领导,都少有能回答得出来,报纸电视天天喊奔小康,到底什么是小康,小康的标准是什么,谁都不清楚。

    金泽滔扳了扳手指,说:“我就说几个和大家密切相关的数据,大家自己比较一下,如果认为已经达到的,就鼓鼓掌,没达到,说明我们离小康还有距离,这里说的以村为单位,一户人家不算,第一个标准,农民人均纯收入达1200元以上,这里的纯收入指的是你花费后,能存到银行里的钱。”

    没人鼓掌,人均1200元纯收入,户均要达到5000以上,显然没有这样的富裕村。

    “农村钢木结构住房人均使用面积15平米,这里说的是钢木结构,什么木结构老房子,茅草房,就算你盖成宫殿大小,都不算。”金泽滔扳起了第二个指头。

    有代表们善意地笑了,但都沉默不语,农村现在大多都是老旧的木结构房子,造个砖混房都是一户人家一辈子的大事。

    “人均蛋白质摄入量达到75克以上,这是个什么概念,我换算了一下,大概一天需要吃下这么多食物,才能达到标准,猪肉2两,鸡蛋1个,虾4只,鱼一条,豆腐一小块,米饭1平碗,稀饭2碗,面条1碗,外加大饼油条1副,蔬菜不计。”金泽滔又扳了一个手指。

    人们这一回连议论都没有了,这哪还是小康社会,这都已经是共产主义社会。

    金泽滔又扳下第四根手指,说:“农村通公路行政村比重达85%以上,小路土路都不算,至少要标准二车道水泥路或沥青路。”

    这个更是天方夜谭,不要说农村通公路,连乡镇通公路都还没有达到。

    “恩格尔系数50%以下,这个说起来大家更陌生,换个大家能明白的说法,假设你每个月需要花去一共100元钱,如果你用来吃饱肚子的钱不到50元钱,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小康了。”金泽滔侃侃而谈。

    现在农村和农民最大的支出还是吃饱肚子,或者吃得更好,50%已经十分勉强,人们依旧沉默。

    “成人识字率85%,人均预期寿命70岁,婴儿死亡率3.1%,教育支出比重11%,电视机普及率100%等等,这些我想大家就不用伤脑筋去计算有没有达标,没有,一条都没有。”金泽滔越说越快,扳完手指,刚好十个手指握成拳头。

    金泽滔举着两只拳头,定定地看着台下的镇人大代表们,代表们定定地看着台上两眼灼灼发亮的金县长。

    会议室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时间,金泽滔才摊开手掌,说:“同志们,小康社会离我们远不远!很遥远,遥远得看不到希望,我们大多数人都还在为吃饱奔波,少数人为吃好奔波,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为吃而操劳,我们就算是前进了一大步。”

    人们都深深地叹息,金县长说得没错啊,现阶段,普通人家还在为吃饱而奔波,养儿防老,积谷防饥,谁敢说自己就能温饱一辈子了,余庆人家更多的是想吃好一点。

    金泽滔看着若有所思的代表,说:“在座的各位代表,都是洞头各村各部门的带头人,你们有些是村民代表,有些是干部代表,大家对洞头镇归属西桥一直有情绪,有抵触,”

    对于这些原属南门的部分乡镇,金泽滔已经作了最大的心里预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为确保县人大代表顺利选举,所有常委都实行联系乡镇制度,走村入户,专门蹲点调研,最后还是出现洞头镇选举失败的现象,这就让他十分质疑洞头镇党委政府的执行力。

    虽然他不认为,当地党委政府敢明目张胆地站在县委县政府的对立面,但不排除有个别领导背后纵容,煽风点火。

    说到这里,金泽滔语气突然转厉,说:“如果有代表认为洞头镇脱离西桥,就能让洞头的百姓吃饱饭,吃好饭,那么请他站出来,拍着胸脯当着所有代表的面说,我甘拜下风!”

    “人民代表大会给予每个代表充分表达意见的机会,带领百姓解决温饱,可能目标有些高了。”说到这里,金泽滔凌厉的目光扫视全场,说,“那么,我们就退而求其次,对洞头镇划归西桥县持反对意见的代表,自认为完全出于公心,完全站在本乡本土的群众利益立场着想的,请当着所有代表的面大声地说出来,我仍然甘拜下风!”

    金泽滔刚才还谈笑风生,突然变得正颜厉色,让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凝重森肃,鸦雀无声。

    金泽滔站了起来,伸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会议桌上,那咚咚的敲击声,就象打击在代表们的心房间,他说:“没有人站出来吧,那么,我倒要问问,人民赋予你们的权力,到底应该怎样被正确行使,是为个人伸张私怨,满足少数人的私利,还是站在全镇大多数干部群众的利益立场?”

    金泽滔很少公开场合动怒,就是跟随他多年的卢海飞和谢凌,都从来没有看他象今天这么声色俱厉过,看起来,个别人的所作所为已经触怒了他。

    金泽滔大声说:“如果你反对洞头镇归属西桥,是真正的大公无私,是真正为群众利益着想,县委不支持,我个人支持,市委不支持,我们县委支持!”

    金泽滔咆哮如雷,心里的火气也被发泄了大半,他慢慢地坐了回去,语重心长说:“各位代表,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如果仇恨能让你们富裕,那么,我也愿意仇恨,如果仇恨能奔向小康,我愿意跑在第一个,但同志们,仇恨它只能让我们变得更加愚昧,更加贫困落后。”

    很多代表都偷偷地吁了口气,金县长发起火来还是相当吓人。

    金泽滔面色渐渐地缓和下来,说:“更何况,这个仇恨还不算不上仇恨,邻里纠纷,说到底,很多都是意气之争,真上升到仇恨,还有法律管着。”

    这话也在理,洞头镇和西桥的恩怨纠纷,细说起来,大多还真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年积月累,才最后积怨成仇。

    主席台下的以老支书为首的三路湾村代表,都纷纷垂下头,这个道理,金县长多次讲过,真有解不开的仇,早就被法律苛以严刑,“扁担郎”郎世文到现在墓木拱矣,要说有仇,也早报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