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神通广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梅hero的双chayexs..chayexs.月票支持,求chayexs..chayexs.月票chayexs..chayexs.推荐票!)

    金县长亲临人代会会场,洞头镇在这次选举中暴露出的矛盾和问题,被金县长三言两语轻松化解。

    会议胜利闭幕后,金泽滔对当地党委政府语多苛责,甚至对他的前任秘书,现镇长卢海飞的批评都疾言厉色,不留情面,唯独对赵向东却温言款语,百般抚慰。

    当领导愿意站在下属的立场换位思考的时候,下属将心比心,考虑问题,也愿意站在领导的立场出发。

    赵向东打破宁静说:“我听说,当领导的,有两件事最难办,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里,二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

    金泽滔呵呵笑说:“赵主任怎么突然雅兴大发,论起了哲学?”

    对于柯南良刚刚提起的赵静书记会不会兑现承诺的问题,其实他和柯南良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

    赵静书记没有答应也就罢了,既然答应,自然没有出尔反尔的道理。

    堂堂市委书记,说得好好的事情,如果因为恼羞成怒,就说话不算话,打击的不仅是金泽滔,也直接损害她的人个威望和形象。

    但赵静书记也说过,她将亲自出面协调此事,赵静书记性情反复,金泽滔觉得这件事还是自己亲自把握为好,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也能及时处置。

    假手他人,特别是假手目前看来还不能信任的柯南良,让他心里也不踏实。

    赵东进笑说:“第一件事。刚才金县长已经给我们作了精彩诠释。你已成功地将你的思想和理念装进了代表们的脑海里。相信,今晚过后,洞头镇的农村工作局面将为之一变。”

    金泽滔一愣,哈哈笑说:“赵主任,你的说法虽然新颖,但我还是要遗憾地说,你高估了我,代表们如果没有个奔小康的念头和向往。哪怕我说破嘴皮都没用,我不过是让他们离梦想更近一步而已。”

    赵东进面色一肃,说:“当领导不同与当老师,他不需要把未知的思想强加到别人头上,领导就是把人们还未成熟的想法,提纲挈领地变成思想。”

    这话有理,金泽滔点了点头,赵东进又说:“第二件事,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当然。我这里不是说要把别人的钱装私人的腰包,那是犯罪行为。不是领导艺术。”

    谢凌接话说:“金县长已经成功说动赵静书记出面解决资金问题,那就足以说明,这个钱是对永州大局有利的,是对西桥发展有利的。”

    因为有柯南良在场,谢凌说得很含蓄,没有太过透彻**。

    大家都清楚,赵静书记甫任尚未正式履新,就大包大揽主动提出帮忙向各县市借款事宜,只能说明,这里面有她看好的政治利益。

    所谓无利不起早,无缘无故的爱背后,总是有她不为人知的利益需求。

    赵东进说:“金县长,当领导,特别当一把手,成功地把别人的钱转移到自己的口袋里,就足以说明你是个高明的领导,至于把别人什么钱,装进什么口袋,我想,就不是领导你关心的了。”

    金泽滔悚然一惊,柯南良主动提出跟进这件事,显然也是考虑到这一层,堂堂县长,特别是现在工作千头万绪的时候,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具体过问这件事情。

    柯南良这个时候主动挑起担子,一方面算是为自己分担,另一方面,他也毫不掩饰他的动机,参与此事,他就是要寻找一个和赵静书记在这件事上的利益平衡点。

    金泽滔笑了笑,说:“赵主任,其实,你这个命题,有很多种答案,除了官员,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还有老师和神棍,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还有老板和乞丐。”

    金泽滔没有当场表态,柯南良也没有因此而感觉失落,他钦佩地说:“但同时做到这两件事的,也只有金县长你了。”

    这话倒不是柯南良曲意承迎,而是下午以来,他所见所闻的肺腑之言。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你错了,能同时做到这两件事的,还有两种人,方丈和老婆。”

    大家细细一想,可不是么,方丈既布道,又接受布施,老婆既管人,又管钱,这两类人,确实能同时做到这两起大事,大家都忍不住大笑。

    四天后,市政府通知,夏新平副市长牵头召集相关部门和县市,落实赵静书记到永州后的第一个工作指示,一方有难,八方援助,筹措落实西桥县启动资金。

    电话是庄子齐亲自打到金泽滔办公室的,庄市长说:“金县长,赵静书记的板凳神功,唯独你练出师了,神通广大啊!”

    金泽滔愣怔了好长时间没反应过来,都被赵静书记扔在接待室三四个小时不闻不问,这也叫神通广大?

    他吭吃吭吃说:“庄市长,你是看笑话呢,还是说笑话,赵书记大约是觉得我思想还不成熟,性格还不稳重,练练板凳神功,有益身心健康,但我自认不是这块料,离出师还十万八千里,跟神通广大更沾不边啊。”

    跟庄子齐说话,金泽滔没有太多顾忌,他也不担心庄市长跟赵静走到一块,这是明显的两路人。

    庄子齐市长感慨说:“这两天,现在回想起来,蔡部长对赵书记的评价实在太中肯,实在太实事求是了,十分能吃苦,认准的事,能一抓到底。”

    金泽滔觍着脸道:“愿闻其详!”

    庄子齐市长说:“赵书记刚到任第一天,行李都不及放下,就约谈你们县市区领导,班子见面会后,这两天,她马不停蹄,连续找市级机关部门负责人,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谈话,一刻都没有停歇,听说晚上都在加班谈话。”

    金泽滔吃了一惊:“这样的谈话没效果啊,不要说了解情况,就是人都认不全,有什么意思?”

    庄子齐酸溜溜说:“赵书记她需要认全别人吗?只要别人认识她就行,至于谈话内容,谁在乎呢?”

    赵静书记刚一到任就雷厉风行,一抓到底的工作作风,给庄子齐带来很大压力。

    特别是她咄咄逼人地分别找市政府班子谈话,更是令他如坐针毡,朝夕戒惧,如临危境,不敢稍懈。

    金泽滔恍然大悟道:“原来就是要在干部当中混个脸熟,也不用这样的,开个会既不辛苦别人,更不用辛苦自己。”

    庄子齐压低声音说:“那就印象不深刻了,听说跟你一样苦练板凳神功的人不少,但最后无不灰头土溜,给骂得狗血喷头,哪象你,躲接待室打瞌睡被抓了现场,都敢振振有词。”

    金泽滔笑道:“我道我遭遇悲惨,还有跟我一样悲惨的人。”

    庄子齐神秘兮兮说:“你别矫情,赵书记对你格外青睐,有些部门汇报工作赵书记不满意时,赵书记总是拿你做榜样作比较,现在市委大院内外,谁不知道你深得新书记欢心,恭喜了!”

    金泽滔恨得暗暗咬牙,赵静书记还真是对自己不“薄”,自己这个在赵静书记心目中的“反面”人物,什么时候成了领导干部眼里的正面典型,这不是把自己往火上烤吗?

    难怪庄子齐市长都要说自己神通广大,明明在欢迎宴会上赵静书记对自己并不待见,还被坐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冷板凳,这一转眼间,就成了赵书记嘴里的能吏干将。

    两人闲聊了一会,庄子齐才一本正经道:“说你神通广大,倒也不全是戏言,赵书记亲自交待,由市政府牵头,召集有关部门和县市,讨论解决西桥财政资金短缺问题。”

    温重岳在任时,金泽滔也曾经多次跟市里要求解决一部分资金缺口问题,但无论是温重岳,还是庄子齐,全都没当回事。

    温重岳一调离,这个事情就被提上日程,还是赵静书记上任后着手解决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庄子齐都不敢大意,亲自通知金泽滔。

    金泽滔笑逐颜开说:“那还要庄市长大开方便之门啊,赵静书记都把这桩事作为打开工作局面的头等大事来抓,你可不能拖小弟的后腿!”

    庄子齐就想不通了,说:“你得跟我摊摊底,这出戏是怎么唱的,西桥现在百废待举,财政支出项目众多,日子虽然过得有点紧巴巴,但也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啊,不至于让赵静书记把这事都提到政治高度来抓。”

    金泽滔呵呵笑说:“那是因为赵静书记觉得,西桥立县是永州政治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不能因为西桥财政困难,就失了永州的政治分。”

    庄子齐不满说:“金县长,你这话糊弄一下赵静书记可以,可不能对你老哥睁眼说瞎话,要不让我给你们西桥财政兜兜底,还好意思向我们哭穷?”

    金泽滔淡淡一笑:“庄市长,如果刚开始我跟赵书记汇报西桥财政基本情况时,她或许真不清楚西桥的家底,都已经这么多天,你真以为赵书记就这么容易被我糊弄?”(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