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政治姿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福晋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庄子齐吃了一惊,这话说得也在理,堂堂市委书记,就算她从来没有地方任职经历,开始时候不清楚基层政府运行机制。

    但经过连续几天的密集约谈,如果到现在还认为她好糊弄,那不是赵静书记瞎了眼,而是自己迷了心。

    这个时候,庄子齐突然明白过来,赵静书记这么着急找县市党政领导,找各条战线的领导干部谈话,除了尽快融入永州的政治环境,还有尽快熟悉党委政府工作机制。

    所有人都以为她这番约谈,作秀的成分大于实际效果,这样的走马观花能看到什么实际情况,谁能料到,赵静书记其意并不在此。

    地方党委政府工作这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领域,但经过这些天的谈话,她至少有个大体了解和基本概念,不至于在今后的工作中,再出现和金泽滔谈话时说外行话的尴尬局面。

    如果说,早几天,她可能对西桥财政的了解,还停留在金泽滔汇报的几个基本数据上。

    那么现在,经过广泛的谈话调查,她虽然可能不清楚金泽滔身后的财政厅背景,但至少不会被金泽滔牵着鼻子走了。

    庄子齐市长沉默了许久,才说:“既然她清楚西桥财政实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协调解决西桥财政资金问题?”

    西桥县的财政家底,庄子齐虽然不是十分清楚,但财政局长出身的金泽滔。筹措资金和监管资金的能力又岂是常人能及的,他要打个埋伏就连他这个市长都能糊弄过去。

    金泽滔说:“庄市长,刚才你还十分认同蔡部长关于赵静书记的评价,她认准的事,能一抓到底,你说,赵书记都准备对西桥财政资金困难的事一抓到底。她能不认准吗?”

    庄市长有些抓狂:“那她到底认准了什么?难道就因为她跟你当面承诺过,她就不能出尔反尔,这不是主要理由。”

    金泽滔沉默了一会,说:“庄市长,恕小弟说句不恭的话。若论政治敏感性,你跟赵书记还有差距,西桥立县,大多数人理解,西桥县是越海调整经济结构的一块试验田,那你说说。西桥有什么优势?它有产业优势还是有资源优势?”

    庄子齐还真没有在这方面的详细思考,或者说,永州在这方面没有过任何的考虑和规划。在庄子齐看来,西桥县在永州市地位相对超脱,它的规划和建设,省政府应该有统筹安排。

    但只有金泽滔清楚。西桥自始至终都是一张白纸,无论是方建军副书记,还是祝海峰副省长,都没有在这方面有任何的具体指示。

    换句话说,西桥立县在政治和军事方面的意义,要大于经济意义,这些话。他还不能跟庄市长明说。

    庄子齐神情凝重起来,说:“关于西桥县,温书记曾说过一句话,他说,不要给西桥太多的框框,要给它自由生长的空间,我们一起看看,西桥最后会捣鼓成什么样子。”

    这或许就是西桥批准立县后,永州上至温重岳书记,庄子齐市长,下至各有关部门,都很少干涉西桥具体工作的原因吧,虽然西桥正式批准立县也才没几个月。

    金泽滔说:“从目前来看,西桥不具备任何要素优势,军港基地也好,港口城市也好,庄市长你比我清楚,这些都是画在纸上的馅饼,好看不好吃,所以,西桥不具备经济试验区的先天条件。”

    庄子齐长叹一声:“谢谢老弟的坦诚相告。”

    庄子齐不清楚西桥立县背后的政治角逐,他一直以为西桥自由度较之普通县市要大,应该有省委省政府的背景。

    但现在看来,至少在经济规划上,眼前省里面并没有将它列入全省统筹考虑的范围。

    金泽滔笑说:“也没有这么悲观,从我看来,西桥虽然草创,还是一派生机勃勃,万紫千红的局面,具备比大多数县市更大的发展潜力,西桥要起飞,还是需要资金支撑,所以,请庄市长大力支持。”

    庄子齐咦了一声,说:“话说到这里,赵书记如果仅是做个政治姿态,也没必要亲自招呼,刚才她还亲自打电话过来,要我亲自过问这事。”

    庄子齐身在其中,反不如旁观者清,金泽滔呵呵笑道:“如果说赵静书记需要通过为西桥筹措资金,向上面做这个政治姿态,那么,各级各部门,也同样需要通过落实新书记的指示,来向她做个政治姿态,你亲自打电话过来,不也是政治姿态吗?”

    庄子齐拍了拍脑门,一个简单至极的道理,赵静书记不是真要解决西桥多少困难,她不过是通过这件事,来观察了解,各级各部门是否认真落实她的指示。

    她就是想通过为西桥筹措资金,来看看她说的话管不管用,或者说,她想证明,永州现在谁说话算数。

    庄子齐懊恼说:“说到底,你就是赵书记在永州点的第一把火,我们都是为你做了嫁衣。”

    金泽滔哈哈大笑:“庄市长,我不是这把火,我也是被放在火上烤,你以为,我拿这个钱不烫手啊?”

    庄子齐骂道:“得了好处就别卖乖,这样你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金泽滔说:“行了,这个钱无论怎样的烫手,赵书记的好意我还得领受,你就别拖我这个后腿就是,反正这化缘也化不到你庄市长头上。”

    说归说,姿态归姿态,庄子齐对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看得还挺紧,金泽滔没指望在庄子齐身上割肉。

    庄子齐收起嘻笑,说:“市委大院这些日子闹哄哄一片,头昏脑涨的实在静不下心来做事,有空找个安静地方,换换脑子?”

    赵静的高姿态不但惹得市委大院鸡飞狗跳,闹得动静很大,还让庄子齐暗生戒惧,他打这个电话,不仅仅是要跟他叙旧那么简单。

    金泽滔心领神会,说:“也正好,这个周末,我跟向阳书记有个约定,不如一起聚聚?”

    庄子齐大喜,说:“行,这个周末正好你嫂子也来永州,就把家属都带上吧,算是家庭聚会。”

    夏新平常务副市长一直视沈向阳为自家子侄,情同父子,金泽滔既然提起沈向阳,就是准备把夏新平拉到一起。

    现下的永州政治局面,温重岳书记刚刚离开,夏新平也需要寻找新的政治盟友,赵静太过气盛,非是良伴,庄子齐市长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这种好事,金泽滔自然不会落于人后,助人助己嘛,到了他现在这个层次,都需要有个守望相助的政治圈子。

    金泽滔思索了一下,说:“既然是家庭聚会,那就索性找个安静去处,行,我先琢磨琢磨,过两天,再告诉庄市长。”

    庄子齐心情愉快,说:“只要远离尘嚣,不是太嘈杂的地方就成,也不需要太讲究。”

    放下电话,金泽滔直接打电话给缪永春说:“永春主任,你通知柯南良副书记,让他参加市政府牵头召开的关于西桥财政借款协调会。”

    柯南良倒是没想到,金泽滔最后还是让他参加财政借款协调会,金泽滔刚通知缪永春没几分钟,柯南良就亲自跑过来了。

    西桥县现在租借西桥供销社百货大楼办公,因为办公用房紧张,县委班子都挤挨在一个楼层,柯南良办公室就在他隔壁。

    金泽滔放下手头的文件,直接说:“明天,县委办已经安排召开全县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动员会,通知都已经下去,没办法改期,这个协调会,你就代表我参加。”

    自洞头镇代表大会后,各乡镇都先后召开人代会,人大代表选举工作很顺利,就跟谢凌说的,自那晚后,不但是洞头镇,其他乡镇的农村工作局面都为之一变。

    不知是因为金泽滔在洞头镇发了火,还是因为他提出的农村奔小康的目标,让各乡镇人大代表都没有唱对台戏,他们都选择相信以金泽滔为首的西桥第一届党委政府。

    总之,当西桥上下如临大敌时,各乡镇的人代会都悄悄地完成了县人大代表选举工作,没有出一丁点的差错。

    柯南良自洞头镇回来后,就对路上贸然自荐,要代表西桥参加赵静书记提出的财政借款协调感到懊恼。

    市委大院接待室谈话后,金泽滔工作上仍然是和他有商有量,工作之外,还是对他客客气气,但他就是感觉金泽滔对他的态度冷淡了许多。

    他很需要通过协调财政借款的机会,近距离和赵静书记接触,但如果金泽滔坚持将他拒之门外,他以一个副书记的身份,很难在短时间内接触到赵静书记。

    而且,作为专职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工作职能上也跟财政借款沾不上半点关系,金泽滔那天晚上没有当场拒绝,已经让他十分体面。

    但今天,金泽滔还是通知缪永春主任让他参加,柯南良感觉有点不真实,亲自跑过来请示。

    金泽滔没等他开口,就以明天召开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动员会为由,让他代表自己参加明天市里的协调会,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