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形象工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琴思的月票,感谢盟主大头yang的万币赐票!求月票推荐票!)

    “金书记,创建国家卫生城市,不过是凝聚干部人心,统一干部思想的一次集体活动,永州的协调会还是你亲自参加为妥。”柯南良推辞了一下。

    金泽滔摆了摆手,直截了当地说:“柯书记,我觉得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活动,比要到再多的钱都重要,所以,明天的动员会理应由我亲自参加!”

    柯南良不明白金泽滔说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国家卫生城市,这个头衔好听,但在柯南良看来,既不实用,也费力气。

    即使能成功创建国家卫生城市,那也劳民伤财,还不如建条马路来得实惠。

    西州从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活动,到去年才算圆了国家卫生城市的梦,他在西州任职,对工程浩大的卫生城市达标标准深有体会。

    就他所知,加上去年这批加入国家卫生城市行列的城市,全国也就24个,永州就浜海连续几年申请参加国家卫生城市评比,但至今都没有评上。

    金泽滔在县委常委会提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活动的号召,柯南良没有反对。

    在他看来,现在西桥各项工作千头万绪,统一干部群众思想是当务之急,西桥需要一个统揽全局的载体来凝心聚力,金泽滔在这个时候推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活动,其形式上的意义要大于实际意义。

    西桥县原来是个镇区,跟普通乡镇相比。无非是镇区街道稍微繁华一点,居住人口稍微集中一些,其他的,在柯南良看来,跟普通乡村没什么区别。

    街头垃圾成堆,污水横流,唯一的主街道还到处摆摊占道。说是城市,更象是集市,这还是西桥中心区的情况。

    如果往镇外走几步,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猪牛横行,一派农村景象。

    把这样的环境改造成国家卫生城市,简直就是缘木求鱼,水中捞月,当然,如果借这么一个载体造造声势。树立形象,也无可厚非的,现在各级各部门不都要搞形象工程吗?

    只是金泽滔却压根没想把创建活动搞成形象工程。他曾经建议浜海创建卫生城市活动,只是无论之前的杜建学还是后来的曲向东,搞卫生城市都一阵风。

    评比要开始了,组织大家扫扫地。清理一下垃圾,不舍得财政投入,没有形成长效保洁机制,最后都流于形式。

    但至少,金泽滔还是觉是,浜海的城市面貌大有改观,群众对城市的认同感要比过去强了。

    到了南门以后。金泽滔在搞新经济发展一揽子规划时曾经向杜建学建言,全民动员创建卫生城市,不知是心有余悸,还是不看好创建,杜建学最终没有同意。

    如今,自己当家作主了,金泽滔还是痴心不改,他始终认为,一个人无论穿得多么破烂,你可能无力改变你的穿着,但你完全有能力让自己变得干净。

    一个城市,无论多么的落后,设施多么的不健全,你可能没有财力进行改造,但你完全有能力让城市变得整洁。

    一个破烂而干净的城市,比一个繁华而肮脏的城市,应该更有魅力,更具亲和力和向心力。

    这就是金泽滔咬牙切齿准备抓创建活动的初衷,他要把卫生城市达标活动,作为西桥县开张的第一件大事来抓。

    柯南良假意推辞了一下,也就愉快地接受了任务,离开前,还谦虚地请教:“金书记,借款这事我心里没底,你给定个调子,我好遵照执行。”

    金泽滔眼睛从文件上抬起,说了八个字:“有礼有节,不卑不亢。”

    柯南良出来时,怎么都觉得他不象是协调借款,反倒象去参加一次外交谈判。

    第二天一早,柯南良早早就收拾整齐,车子从一路狼藉的在建公路下了道口,进了南门的连接口,他才找回一丝城市的味道。

    相比较西桥这个土县城,他更喜欢南门宽大的街道,高耸的大楼,时尚的行人,以及出入市委大院匆忙的脚步。

    下了车,进了市委大楼,在一楼大厅的衣冠镜前,他习惯性照照镜子,捋捋刘海。

    金泽滔每次见到他,老感觉他刚从理发店出来,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柯南良总认为,一个人的形象从头开始,一个城市的形象从楼开始,搞形象工程也要搞点实的,比如马路建宽一点,楼造高一点。

    看金书记的架势,还真准备轰轰烈烈搞形式,认认真真走过场,至于吗?柯南良有些不屑。

    如果扫大街都能扫出形象,如果搞卫生都能搞出政绩,环卫工人也可以当县长了。

    柯南良一边走,还一边想着此刻全县创建活动动员大会应该开始了吧,这是西桥县自正式批准以来,第一次召开的全县四级干部大会,会议开到村一级。

    电梯门刚打开,里面涌出一群人,柯南良就看到市委办娄主任匆匆忙忙挤出人群。

    柯南良是个很讲规矩的人,明知道娄主任不一定认住自己,他还是打了声招呼:“娄主任好,娄主任要出门啊?”

    楼主任头都没抬,嗯了一声,就往大门外冲了出去。

    柯南良也不恼火,进了电梯,摁下十四层,心里却一直嘀咕,今天协调会不是赵静书记亲自到会吗?身为市委办主任这么急着出去要干么?

    等出了电梯,进了会议室,才发现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只看到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碌,不对啊,市委书记亲自参加的会议,不至于这么冷清,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

    柯南良还以为走错了门,小声地问了一下:“同志,请问西桥的协调会是不是在这里召开?”

    会议通知是八点半开始,他还前提前半个小时进场,怎么说这个协调会都是为解决西桥财政问题而召开的,自己也算是当事人,金书记不是说了吗,要有礼有节。

    工作人员回答说:“好象是的,办公室的同志马上就过来了,具体你问问他们。”

    柯南良倒了杯热水,在圆形会议桌的领导席正对面坐下,他还是很注意分寸的,知道今天的会议自己该坐在什么地方。

    喝完了这杯茶,看看时间离会议开始时间快五分钟,还没人进场,柯南良副书记有些着急了,又问工作人员:“同志,是不是八点半开始的?”

    那个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负责会议室倒茶的,有些不耐烦说:“刚才市委办同志不是来了吗,都已经明白告诉你了,怎么还问呢?”

    又等了一会,突然听到会议室门口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柯南良站了起来,应该是领导来了。

    为首的是夏新平常务副市长,随着他进来的都是各级各部门的领导,夏市长抬头看到柯南良,点了点头,笑说:“南良书记让你久等,辛苦了。”

    柯南良谦逊说:“不敢当,为了西桥的事情,还要劳动大家过来,来得早一点也是应该的。”

    夏新平没有再说话,压了压手,让他就座,柯南良打量参会的领导。

    除了南门的副书记沈向阳,浜海的常务副市长郭长春,其他人都不太认识,但可以肯定,没有一个是一把手,都是分管副职参加。

    这些人坐下后,柯南良还在打量着会议室门口,怎么市长书记还不到呢,夏新平开口说:“会议开始吧,长话短说,这个会议目的就是为解决西桥的财政困难筹措资金,这也是为落实赵静书记的指示召开的一次短会,所以,大家要从讲政治的高度,从发扬风格的高度,认真对待,落实到位。”

    会议就正式开始了?赵静书记,庄子齐市长呢?

    柯南良还在发懵,听到夏市长已经说了开场白,连忙从桌上提包里摸出大叠材料,按照协调会一般程序,他这个当事人要先汇报基本情况。

    夏新平市长没有按规定程序让西桥先汇报情况,而是直接让办公室同志分发材料。

    柯南良因为坐在夏市长正对面,最末位置,材料最后拿到,拿起一看,标题就一行黑体字,财政借款分配表,各相关单位及县市区名称后面,罗列着详细数据,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

    柯南良吃了一惊,向人借款,不是要讨价还价,斤斤计较的吗,借人钱财,不是要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的吗?这都直接下了任务,还协调什么?

    夏新平市长说:“大家都看一下,跟刚才在我办公室商量的数字有没有出入,如果没有,就在后面签个字,认个账吧。”

    敢情这些人刚才都躲夏新平市长办公室里先开了一会,到这里,就是做个形式签个字。

    怎么听夏新平市长的语气,给钱的,反而象成了借钱的。

    大家都没有二话,拿出笔,刷刷地签了字,签过字的领导,离开会议时都例行问一句:“夏市长,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没事,我就先走了。”

    夏新平回答说:“没事了,回去就让你们财政局把认账的钱打到下面备注的账户里,必须月底前到账,过时不候。”

    签一个走一个,离开前,他们都无一例外,对捏着厚厚一叠材料刚才还准备汇报的柯南良点头道别。

    很快,偌大的会议室就剩下夏新平副市长和柯南良副书记。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