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西桥的脸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夏新平将手上的债务认购表格递给柯南良副书记一份,自己留一份,说:“行了,这任务就算完成了,南良书记,你回去跟财政局交代一下,让他们月底就拿这张表格跟银行对账,收到款的,给寄张收据入账就成了,有问题,及时跟我们联系,我另外还有个会,就这样,辛苦了。”

    这就完事了?连张正式的合同都没有,就一份表格,他在上面签了个字,这个借款合同就成了?也太儿戏了!

    会议室就孤零零地剩下他一个人发呆,直到倒茶小姑娘不耐烦地在他身边敲着茶杯盖,他才惊醒过来,看看表,从夏新平市长进会议室,前后不过一刻钟。

    柯南良书记紧紧地捏着那份债务认购表,深一脚浅一脚从会议室里被小姑娘赶了出来。

    心里还在迷糊,不是拿人钱财,心里都不痛快吗?怎么看他们都兴高采烈的样子,象是西桥县借钱给他们似的。

    或者金书记早预料到会是这样情况,才决定让他过来参加这个协调会?

    本来还想通过财政借款这事,跟赵静书记能搭上关系,说上话,但现在看来,赵静书记应该不在大院,没看到刚才娄主任都火急燎地跑出门了。

    柯南良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再在永州逗留也搞不明白,他决定赶紧回去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柯南良书记还疑团满腹时,金泽滔正站在影剧院的主席台发言席上慷慨激昂:“……有些人认为创建卫生城市活动是形象工程,是面子工程。这话对,也不对,说对,创建活动确实是美化西桥形象,优化我们环境,给西桥争面子的工程,”

    今天的会议。金泽滔照例没有准备讲稿,人有个奇怪的习惯,当领导讲话照稿宣讲,并且还给代表印发讲话稿后,听会的人就会心不在焉。

    象金泽滔这样脱稿作报告。会议其他材料一应俱全,唯独缺少金县长的讲话稿,大家都立起耳朵认真仔细听取。

    金泽滔说:“说不对,创建活动不搞花架子,不走形式,它实实在在是一项清洁我们家园。改变我们生活的德政工程,民心工程,它还应该是提升我们生活品质。提高我们城市品味,增强市民素质的人文工程。”

    当脏乱差的环境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时,很多人,特别是各村。各街道的干部,更是觉得多此一举,西桥也不是什么大地方,大街上扔块垃圾,吐口痰谁在乎呢。

    金泽滔看着大家不以为然的表情,面上开始不好看,他说:“在座的。都是创建活动中理应带头的各级各部门,以及各村各街道办的领导干部,如果你们的思想都麻木不仁,那我们还能指望群众们支持,理解和参与创建活动吗?”

    说到这里,金泽滔竟然提起发言席上的话筒,走到舞台中间,大声疾呼:“走在西桥最繁华的解放大街,我们发现,它还是西桥最大的垃圾场,我们一脚下去,还要当心会不会踩上狗屎,走过兰浦河桥面时,我们俯瞰这条曾经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西桥人的母亲河时,却在担心掉到河里会死人,不是担心淹死,而是担心被臭死,被毒死,一条几年前还可以下水游泳,十几年前还可以饮用的河,如今,脏得象条阴沟。”

    西桥人曾经以有山有水有大街自豪,山指麒麟山,水指兰浦河,街就是这条解放大街。

    但如今,山因为过度砍伐,植被并不茂盛,水和街就臭名远扬了。

    “西桥可以衣不蔽体,但不能臭不可闻,西桥可以简陋,但不能肮脏,西桥可以不要名,但不能不要脸!”说到这里,金泽滔狠狠地挥了一下手。

    自西桥立县正式批准以来,西桥行政中心西移,目前的城市建设重点都在新城区,但解放大街作为人口最集中,商业最繁华地段,在西桥人的心目中有着根深蒂固的中心地位。

    无论干部群众对创建活动的思想认识有没有到位,但金泽滔振聋发聩的呐喊,还是极大地感染了会场的人们。

    不知道哪个角落有人先鼓掌,然后,掌声慢慢地汇聚一片,这大约是今天动员会唯一的一次全场鼓掌,但整整持续了一分钟时间。

    金泽滔语气坚定说:“西桥县创建卫生城市活动,我们立个时间表,三年,三年见效,今年打基础,明年见行动,后年就达标,各有关单位,各乡镇和有关街道、行政村,都要立军令状,从我开始,每月有进度,每季有通报,谁不能按期完成任务,通报批评,县电视台上曝光,连续三次被通报的,就地免职,勿谓言之不预!”

    金泽滔既然要将创建活动作为凝心聚力的载体来抓,自然不能轻拿轻放,响鼓还要重锤敲。

    更何况,在金泽滔现在看来,西桥的干部队伍没有得到实战检验,其战斗力还谈不上响鼓。

    金泽滔说:“我的讲话结束后,各有关领导就上台签订责任状,其他议程全部取消,会议提前结束,我觉得让所有与会人员,上大街亲自动手清扫垃圾,打扫卫生,就是最好的动员会,让大家近距离接触一下,什么叫脏,什么叫乱,什么叫差,可能对创建活动更有深刻体会。”

    金泽滔临时更改会议议程,让县委办的工作人员一时间鸡飞狗跳,参加会议的少说也有一百多人,这么一大群人上大街搞卫生,西桥现在又没有正式成立环卫处,就是工具都成问题。

    幸好,市委办缪永春主任机灵,连忙联系建筑工地的工程队,让他们派几辆载泥坷石头的工程车过来,铁锹等工具工地不缺,够这些会议代表折腾的。

    金泽滔准备结束会议动员报告时,他没有注意到,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女子正踏进影剧院门口,而此时,柯南良副书记的车子刚开出道口,驶上回西桥县颠簸的道路。

    从影剧院散出场,就是解放大街,目前县委县政府租借的供销百货大楼就在这条街上,所以,解放大街是名符其实西桥的脸。

    但目前这个脸显然已经走样,走在这条大街上,如果你两眼平视,你能看到西桥最繁忙的景象,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如果你稍稍地将目光往上移一些,你会看到空中飞舞肆虐的尘土和苍蝇。

    如果你的视线往下方移动,你会发现,匆忙的行人脚底下,到处都是街边摊头收摊后扔下的纸屑果皮,菜头稻草。

    偶尔有几坨不知是人类还是畜类的粪便,人一靠近,惊起一滩绿蝇,让行人避走不迭。

    更远处,稍微开阔一点的街头,有一堆垃圾,两旁的居民商户还有人在扔垃圾,这已经是相当有素质的表现,知道往垃圾堆上集中扔废物。

    金泽滔的身边跟着西桥镇的党政领导,上任不久的镇委书记娄正畅和镇长胡怡得。

    金泽滔指着毗邻影剧院的镇政府大门,脸色有些难看,但说话还是很和蔼:“西桥镇两位领导都在,你们每天在这条街进出,生活和工作在这样的环境中,就不觉得应该做些什么?”

    娄正畅书记其色赧赧然,没有接话,胡怡得镇长讷讷道:“乡镇都是这样的环境。”

    金泽滔看了他一眼,语气开始不善:“胡镇长,现在是西桥县,西桥镇好歹也是西桥的城关镇街,你这个角色转变也太迟钝了吧。”

    西桥镇街道的保洁原来由街道两侧的商户集体聘了二个人打扫,但随着这条街商业活动越来越频繁,街上每天需要清扫的垃圾也越来越多,微薄的工资不能支持越来越繁重的工作。

    到现在,除了每半个月,由镇环卫站集中清理一次垃圾堆,平时就再也没有人清扫街道。

    娄正畅书记指着大街坎坷不平的路面,说:“金县长,解放大街已经多年没有修葺,路基的水泥石子都露了出来,我想,重修解放大街也应该提上日程。”

    作为西桥的脸,县委已经有人多次提议重修解放大街。

    金泽滔皱着眉头,看着两边高低不一,新老交替的楼房,说:“目前,整治解放大街,有三个难点,一是资金缺乏,二是单独修复路面,不配套,三是现在我们的重点不是伤筋动骨,大拆大建,而是先把脸擦干净,把个人卫生搞好。”

    旧城改造,特别是西桥最繁华大街改造,涉及社会问题众多,以目前西桥的财力,更无力承担如此庞大的改造费用。

    即使要改造,金泽滔也不准备政府出面,他是有意将它推向市场,前期是先做好规划,近期还没有具体打算,

    走过影剧院,两旁都是个体商铺,再过去,就是新华书店,书店的斜角,大街垃圾最集中的场所。

    金泽滔走到书店门口,就不走了,他说:“西桥镇干部,今天就负责清理这个垃圾场,垃圾清运后,还要清洗干净,从今天以后,大街上不许再堆积垃圾,每天必须保证有人清运。”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