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书店老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胡怡得为难了:“金县长,镇环卫站只能保证全镇定期垃圾清运,就是每半个月一次的清理垃圾,镇财政支出压力都很大,每天清运,以我们的财力就难以为继了。”

    早几天前,县委宣传部就在全县大张旗鼓地开展关于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的宣传活动,今天的动员会,影剧院和大街上都县挂了创建活动的宣传标语。

    西桥还未立县时,只要看看同位于大街的西桥镇大门都悬挂了什么标语,就清楚现在县里面又开始搞什么活动。

    居民都很熟悉悬挂在标语上的这些活动,大多数是一些政治作秀,气氛很热烈,规模很壮观,但结果谁都不清楚。

    时间长了,人们对官方的这些标语活动都已经麻木,谁都不会真正去关心,因为谁都清楚,跟自己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西桥批准设县的国务院总理亲笔签署的命令,至今都还张贴在西桥的大街小巷,开始的时候,大家兴奋了一阵子,解放大街还过节一样地放过鞭炮。

    但等兴奋过后,人们发现,除了大街尽头供销大楼的县委县政府临时办公楼下,多了几辆公车,什么都和原来一样。

    大家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至少,对于解放街的居民来说,就象一首歌唱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但当影剧院的会议代表走出大门,没有跟往日一样直奔饭店,而是走上街头。人们的目光开始关注。

    当陆续开进的工程车上,不断地有工人往大街扔下铁锹和畚箕,有干部开始拿起工具清扫大街上的垃圾时,大家都开始慢慢地围聚上来。

    这个创建卫生城市的活动看起来不象是喊口号嘛,现在的人们还是比较质朴,没有认为领导干部上大街扫垃圾是政治做秀。

    金泽滔看着街上围拢上来的人们开始指指点点,直接站到新华书店的台阶上。笑着大声说:“我叫金泽滔,可能有人认识我,我就是你们的县长,不过是代理的,还没有正式当选。”

    作为现在西桥县的一号首长。即使没见过金泽滔的人,但他的名字还是为人们所熟悉。

    其中有个居民有些不可思议地指着他说:“你就是金县长啊,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我是你同学,你还认识吗?”

    金泽滔虽然被任命县长已经有段时间,但很少以县长身份出现在公开场合。被人误以为同名很正常。

    金泽滔哈哈笑说:“曹福高,小学同学,你家不就住旁边吗。/>

    曹福高的父亲是西桥闻名的佛像雕刻师。很多善男信女为求得曹大师一尊佛像,不惜一掷千金。

    所以,小学时候,他们家算是富裕人家,曹福高出手也大方,经常邀请同学到他家作客,人缘向来很好。

    但也正因为如此。曹福高早早就放弃学业,在家帮工父亲,时至今日,雕像店虽然能旱涝保收,但跟昔日富甲一方的社会地位相比,现在在这条街上,只能算是中等人家。

    曹福高兴奋得脸都红了,说话都结结巴巴:“金泽滔,真是你呀,都当县长了,我们家的雕像店还开着呢,我现在也开始能独立接雕刻业务了。”

    金泽滔忽然说:“老同学,作为解放街的居民及商户,你应该有资格代表解放街的街坊说话,刚才我还正跟镇委镇政府领导说,从今天以后,大街上不许再堆积垃圾,每天必须保证有人清运,你们支持不支持?”

    曹福高这回说话都不口吃了,他说:“政府早就该管管了,这条街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说好听点,叫解放街,说难听点叫解裤街,以前还就卫生差一点,现在都有人开始往街上大小便。”

    金泽滔看着越聚越多的居民,说:“大家抬头就能看到,县里要创建国家卫生城市活动,或者大家都认为,这个事和我没有关系,其实这个事,还真就跟你们息息相关,今天,我将参加创建活动动员会的代表们都拉这里扫大街,创建活动就从这条街开始!”

    站在曹福高旁边一个中年人说:“金县长,如果真象你说的,每天有人清扫垃圾,我们当然举双手支持,但这都需要钱,政府不掏钱,靠老百姓筹钱,干不长。”

    金泽滔说:“刚才胡镇长还跟我叹苦,说镇政府也没钱,这里,我表个态,创建活动不空喊口号,我们县政府勒紧裤带,也要掏出这个钱,但有一点,垃圾将定点堆放,定时清理,希望大家支持,互相监督,除定点垃圾箱外,不能再乱堆乱放垃圾。”

    垃圾定点堆放,定时清理,就必须扩大现有的镇环卫队伍,主要街道还要设立大型垃圾箱,这些都不是小钱,真要全都到位,今年的财政支出又要给挖出一个大窟窿。

    财政局长王奎良的脸都快拉成沙皮脸,新城区的城建项目,西桥至永州的一级公路建设项目,这些工程都还没有专项的资金来源,三个月的垫资期就快到了,他还发愁该拆哪堵墙去弥补。

    但金县长都当众承诺了,他就得马上考虑安排资金,中年人首先鼓掌:“金县长,如果政府真下决心整治解放街,满条街的群众都拥护,你让我们监督,我们都瞪大眼睛看着,绝对不让垃圾乱堆乱放。”

    “小伙子,我能提个建议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金泽滔身后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这个老人,西桥镇少有人不认识的,他就是金泽滔此刻身后的新华书店负责人。

    在金泽滔的印象中,自打懂事起,他就经营着这家书店,以至于到了后来,他这张脸都成了书店的代名词。

    人们都叫他老叔,或者是叫老书,或者姓粟,谁知道呢,反正这家书店最早是老叔的夫妻店,再后来,柜台添了一个女孩,听说是他的女儿。

    一家三口全是这家新华书店的职员,直到现在还是。

    金泽滔扭头笑说:“老叔,你说。”

    老叔的背有些佝偻,说:“金县长,你念书的时候,可是我们店里的常客,没想到,现在都当县长了。”

    那时候,家里贫寒,金泽滔进书店,大多数时候是过过眼瘾,书都摆在柜台里,最多看看封面。

    金泽滔倒有些吃惊,进他的书店,老叔不管对谁,都是一个态度,你看不出他对谁亲谁疏,倒没想到,他竟然还记着自己。

    金泽滔呵呵笑说:“我也没想到,我能当上西桥的县长。”

    老叔唏嘘说:“西桥立县,多少辈西桥人的梦想,我进书店做学徒那时起,就有人说这事,老了,快退休了,还真看到这桩盛事,没白活,金县长,你是咱西桥县的开山祖师,咱们西桥人都感念你。”

    金泽滔也沉默了,对于上了年纪的西桥人来说,西桥立县更多的是承载着一个梦想,一个荣耀。

    金泽滔连忙说回正题:“老叔,你刚才说有个建议?”

    老叔笑了,拍拍花白的头发说:“老喽,忘性大,如果真要把这条街整治彻底,除了你刚才说的定点堆放,定时清理,你提议的居民商户互相监督更重要。”

    金泽滔也收起笑容,严肃说:“愿闻其详!”

    老叔笑眯眯道:“县有县长,镇有镇长,大街为什么就不能有街长,都一个街坊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选个有威望,大家都能信服的人任街长,比你们镇里,居委会说话都要管用。”

    金泽滔倒真有些吃惊,说:“能选出这样的人吗?”

    曹福高离得最近,听得清楚,说:“金泽滔,解放大街,不用选别人,老叔就行,大家都服他。”

    金泽滔回头看老叔,他也不矫情,说:“创建卫生城市,如果每条街都有人负责,有人监督,金县长,以后,开会就不用叫这么多人,把这几十号人集中一块,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如果金县长信任,我这把老骨头倒愿意做点贡献。”

    金泽滔看着老叔职业性微笑的后面,还带着一丝狡黠,忍不住笑了:“你的建议,很具开创性,我还真不能不认真考虑。”

    老叔谦卑地做了个请的姿势,感慨地说:“进来坐坐,毕业后,就没见你进过书店,少年人都是这样,不如一些不识字的农民,逢年过节,都还能进书店挑张年画,几十年如一日,不离不弃。”

    金泽滔回头招呼谢凌等县领导一起进来,进了门口,又朝正伸长脖子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曹福高招了招手。

    书店里老叔的老伴穿着工作服,正在整理书架,他们的女儿正忙着算账,几年没进书店,几年没见这三口之家,金泽滔踏进书店,依旧感觉那么亲切。

    老叔连忙招呼老伴和女儿搬凳子倒水,给金县长让座,老伴还惊奇地打量了金泽滔一眼,疑惑地说:“金县长?咋看上去这么眼熟呢?”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