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谁不识君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ntwyg、zengc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等谢凌刘延平他们都上了车,发动了车子,他说:“隐士或奇人,我们泱泱大国并不缺乏,但象老叔这样的人,我想,再寻找一个,都十分困难。”

    夏市长也收起笑容,说:“这话怎么说,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金泽滔驱动着车子往解放大街尽头行去,说:“这个老人姓刘,叫刘叔平,叔叔的叔,平凡的平,西桥人都称呼他老叔,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开着这家新华书店,一直到今天还是。”

    沈向阳疑惑道:“身份,姓名,职业,都很平凡,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

    金泽滔补充说:“如果要问西桥人,可能他不知道当今国家主席是谁,但要问老叔是谁,没有人说不认识他的,西桥谁人不识君。”

    庄子齐说:“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每个地方,总有那么几个人尽人皆知,不管是好名还是坏名。”

    金泽滔笑说:“如果这样都让你看出特别来,他在镇上生活了几十年,早就名满天下,我现在正犹豫着,这事要不要给捅出去,昨晚想了一晚上,我都下不了决心,请两位领导参考参考。”

    庄子齐来了兴趣,说:“你倒先说说,什么事,值得你这么郑重其事。”

    金泽滔说:“老人一家三口,我懂事时候起。就记得这家书店家夫妻店,后来添上他们的女儿,如今一家三口,就是书店的所有员工。”

    刚才庄子齐说了他的过往情史,现在又听金泽滔说起书店的故事。至少,夏新平他们觉得这一路来,不觉得寂寞。

    金泽滔说:“老人一家三口,以前在镇上还有间老房子,至今,他们连个栖身之所都没有了,一家三口就挤在书店不足十平米的狭长仓库里。”

    听金泽滔的叙说语气,这应该是个有着坎坷命运的一家人。庄子齐暗暗这样断定。

    金泽滔说:“我敢断定,三口之家此刻不但身无分文,而且还负债累累,你们或许以为他们家可能遭遇了什么不幸,才以至于这样。”

    这是昨晚于叶正新他们离去后,金泽滔才想到的,以前西桥店还属浜海管辖时。他每个月的工资都直接抵扣销售收入。

    现在都已经和浜海店清产核资了,所有的教科书欠账。老叔一定想办法抹平了,现在他每个月的工资不是付给总店,而是支付给某个债主。

    如果以前这笔债务是无息的,那么,此后,他还要还本付息,负担应该更重。

    叶正新没有跟他提起现在的情况,应该打算和老叔一起扛这笔债务。

    金泽滔说:“我不知道他到底欠了多少的债,但数额一定不会少。因为这笔债,一直都是一家三口合力偿还的,而且还搭上了他们卖房子的钱。”

    庄子齐听得也有些咋舌,这得碰上多大的灾祸,才负下这么一大笔的债,要一家三口还账,还要卖房子偿债。

    金泽滔说:“如果我告诉你们。这笔债,他们至少已经还了二十年以上,而且还是集三人之力,至今都还没还清,你们能想象得出这是一笔什么样的阎王债,它足可以把人压趴下,折磨疯!”

    什么样的债务,需要用一家人所有岁月去偿还?

    金泽滔说:“如果我告诉你们,他们一家无灾无难,并不是你们想象的,碰上了什么不幸,那你们能想象,他们是怎样欠下这笔债的吗?”

    庄子齐差点儿没有脱口而出,要欠债还不容易,黄赌毒,都能让人破产,但金泽滔都说这笔债都跨越二十年以上,想必不是这方面的开支。

    金泽滔揭晓了谜底:“每年,书店都会免费给一些贫困生,或一些贫困学校提供教科书,从老叔负责这家书店开始,他就这样干了,或许,你们又以为,书店难道不能提供免费教科书吗?没有,这些教科书,都是老叔一家三口用他们微薄的工资购买转赠的。”

    如果长年累月赠送,这确实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金泽滔说:“我如果告诉你们,那些,接受免费教科书的学生和学校,至今都以为这些书是国家免费赠送的,你们会是什么样的想法?没人知道,这些书都是老叔自己掏钱买的!”

    “我如果再告诉你们,他们一家三口,只有老叔一个人是书店的正式职工,娘儿俩都是临时工,你们又是什么样的想法,他老伴在书店买了快一辈子的书,至今还是个临时工!他女儿在我高中毕业时就在书店干活,至今还是个临时工!”说到这里,金泽滔面目有些狰狞。

    “我如果再告诉你们,他们的女儿,至今没有领过一次工资,整整十年,没有领过一分钱的工资,你们又是什么样的想法?他们一直在不断地还债,一直在不断地欠下新的债,几十年如一日,就为了免费提供教科书!”

    “我如果再告诉你们,他们平时就靠着买些书店整理出来的废纸,废书来度日,你们又有什么样的想法,身无分文,居无定所,几十年如一日,没一天断过给免费教科书还债,却极有可能哪一天,他们没有废纸买了,就要挨饿断炊。”说到这里,金泽滔泪流满面。

    “我很汗颜哪,庄市长,我还是西桥的县长,在我的治下,出了这么一个大圣人,我昨晚才知晓,这算不算失职?”金泽滔自责地捶打着方向盘,敲打的嗽叭惊得前面的行人鸡飞狗跳,骂声不绝。

    他应该自责,作为老西桥人,两辈子加起来,他都没有听说过,西桥书店的老叔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

    金泽滔可以相信,上辈子,老叔直到老死,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过,他一辈子,都在为免费提供教科书还债!

    这辈子,如果不是凑巧在书店碰到高中同桌同学,如果不是凑巧老叔碰到了有人打上书店的主意,如果不是凑巧自己对叶正新态度还算随和,他也愿意向自己求助。

    要是这中间有一个环节出差错,他可能跟上辈子一样,永远都不会知道,老叔的事情。

    庄子齐等满车子的人都不由动容,一时间,竟然集体失声,谁也说不出话来。

    金泽滔擦了一把脸,说:“昨天,还有人跟老叔谈扩建新华书店的事,提了个要求,由客商出钱让书店整体搬迁,但提了一个要求,让老叔提前退休。”

    庄子齐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说:“这又是怎么回事?”

    金泽滔说:“他的女婿昨天跑我家里求情,把书店做大,一直是老叔的梦想,老叔对收购老书店,易地重建不反对,他只提了一个要求,希望在新书店给他留个房间,哪怕让他看门打更都行。”

    夏新平叹息说:“一个一辈子都交给书店的人,这种感情,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金泽滔咭咕笑了:“是啊,我当初也是这样想的,老叔提出这个要求,感情因素之外,竟还有一个他们一家人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了!”

    庄子齐失声道:“是啊,他都已经身无分文了,如果被赶出书店,天下之大,都没有他们一家子的安身之处。”

    金泽滔一脚踩死刹车,车子滋地停了下来,他回头认真看着庄子齐说:“庄市长,这样的人,算不算得上当代的圣人?”

    庄子齐沉默半晌,才道:“算得上是个圣人,他还是道德的苦行僧,我无法去想象,这几十年,他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对这样的人,政府不能坐视不管,要大力弘扬,坚决保护!”

    金泽滔将头扑在方向盘上,道:“如果他需要别人帮助,如果他想别人知道,这事早就给揭开了,我刚才说了,这个事我想了一晚上,都下不了决心,这事该不该捅出去,请两位领导给参考参考!”

    满车子的人都沉默了,如果老叔是一个爱名的人,这事早就传得纷纷扬扬,如果他是个爱利的人,他压根就不会做这个事。

    到现在,老叔的事迹都秘而不宣,外面没有传出一丝的风声,那足以说明,老叔他不想弄得尽人皆知。

    非常人,一定有非常的想法,如果捅出这个事情,可能就大违他的初衷。

    当着刘秀娟的面,金泽滔都不敢多问,老叔或许有所察觉,但刚才碰面,两人都心照不宣,谁也没提这个事情。

    此时,坐在最末一排的刘延平忽然说:“如果这个事情捅出去,有利于书店的长远发展,也有利于老叔把这个事情继续做下去,我想老叔应该不会反对,或许对他来说,身外名声,他既然可以毫不在乎,那他也可以不为声名所累。”

    金泽滔眼睛一亮,或许是自己对老叔这样的道德圣人先入为主了,有时间,好好地跟他谈谈这个问题。

    庄子齐严肃说:“不管宣传老叔的事迹合不合适,县委县政府在这件事上,应该有所作为,你们是怎样打算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