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规划西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东农小土豆的月票!)

    金泽滔打开车门,率先下了车,说:“我已经要求有关部门尽快解决他们娘俩的职工身份,并且让书店回绝了客商的投资,西桥的事,西桥自己做,我准备让西桥人来投资书店,用土地换投资,应该有不少本土商人对老书店这块地感兴趣。”

    庄子齐等人也跟着下车,此时,他们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车子停在一座桥上,只是下了车,扑鼻就是一股腥臭,是阴沟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死水腐烂的味道。

    后面跟随的几辆车也跟着停下,金泽滔跟刘延平说:“其他人就不用在这里下了,你带他们先到麒麟山上看看西桥全景,我跟庄市长他们先在这里看看风景。”

    刘延平昨天刚销假回来,几天不见,憔悴了许多。

    问他家里出什么事情,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老家因为宅基地的事,和村里起了纠纷,现在有王力群副书记出面,基本上处理好了。

    刘延平点了点头,就上了后面的车子,带着几位领导的家属孩子先行离开。

    金泽滔双手扶着桥栏,说:“今天,各位领导来到西桥,庄市长交代,找一个远离尘嚣,安静的地方坐坐,我找了三个地方,都是顺路的,这是我要让各位领导看的第一个地方。”

    庄子齐捂着鼻子道:“我好象听你说到在这里看风景?你觉得这里有风景吗?”

    金泽滔指着这条河的两岸街景,说:“西桥有山有水有街,街就是我们一直过来的解放街,山是麒麟山,水就是这条兰浦河,我们脚下这座桥,名叫枕流桥,一直看过去,远处那座白色的桥。叫玉龙桥。”

    夏新平皱着眉头看着桥下黑沉沉的泛着白沫的死水河,再看着河两岸几乎行迹断绝的街景,说:“很难想象,这条河叫兰浦河,烂浦河还差不多。还有枕流桥。玉龙桥,过分诗意,对眼前这条河来说。更象是讽刺。”

    金泽滔对谢凌招了招手,谢凌从车子里拿下一条长卷轴,说:“我这里,找到一张二十年前的兰浦河老照片,特地放大了。”

    照片展开,很清晰的黑白片子,照片拍摄角度,正是他们站的方向,二十多年前。兰浦河两岸,却不是今天所看到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的情景。

    从脚下的沈流桥,到远处的玉龙桥,大约五百米不到的兰浦河,河中百舸争流。千帆竞发,岸上行人如织,比肩接踵。

    这些小船,来往穿梭,川流不息。有些乘人,有些载物,就这些景象就可以想象当年兰浦河的盛况。

    河两岸,数百米河岸商贾云集,手工作坊遍布,这些店铺,能清晰地辨别,有理发店,钟表店,蓑衣店,织鞋店,箍桶店,打铁店,篾席店,修伞店等等。

    河岸两侧,留有五六米的步行街道,这些店铺都向河岸延伸搭出风雨廊檐,连绵不绝。

    河埠停靠码头,赶集的人们,肩挑背扛,挑着自家的出产,上岸的,上船的,仿佛隔着老照片,都能听到昔日那喧闹声。

    金泽滔说:“这条玉浦河,贯穿整个镇区,连接周边几个主要人口大乡及村庄,是西桥最主要的水路交通,现在交通发达了,机动车代替了船只,水面交通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

    沈向阳叹息说:“难以想象,照片上的河流竟然会是眼前这条臭水沟,反差太大。”

    金泽滔介绍说:“我们跟市里也汇报过,西桥现在把创建国家卫生城市,作为打开西桥工作局面的突破口来抓,很多人都认为,创建活动口号重于实效,其实,真要抓落实了,什么时候,西桥正式创建国家卫生城市,什么时候,西桥也开始真正腾飞。”

    谢凌把手中的照片递于沈向阳,说:“这是兰浦河昨天的照片,我再给各位领导看看,兰浦河明天的照片。”

    庄子齐市长却对金泽滔刚才的提法十分兴趣,说:“西桥批准立县时间短,以前还以为省里对西桥有统筹考虑,现在看来,这个蓝图还需要你们自己规划,听你刚才的意思,准备以创建活动带动经济建设,这是个新思路,说来听听。”

    此时,谢凌又从车上拿出一个卷轴,几人合力展开,上面描绘的是兰浦河的开发改造效果图。

    河水清澈,两岸垂杨,岸上人家,修葺一新,白墙灰瓦,商铺林立,行人纷纷;红椽青柱,风雨廊檐,蜿蜒曲行。

    谢凌一边看着老照片,一边对照着规划效果图,说:“西桥筹备组正式成立后不久,金县长就带领我们着重对兰浦河进行了规划设计,改造完成后,兰浦将重新恢复往日芝兰之浦的荣光,横卧在兰浦河上的枕流桥,玉龙桥这些富有诗意的古桥,不再是人们遥远的回忆。”

    金泽滔接着谢凌的话头,说:“其实说开发改造兰浦河是不准确的,更准确的表述,就是把兰浦河和解放大街,作为经营西桥古镇的重头戏来抓。”

    “经营古镇?”庄子齐市长咀嚼着这个新名词,说,“你这提法很有新意,说说,这里面有什么说法?”

    金泽滔指着泛着泡沫的黑水河,说:“兰浦河也好,解放大街也好,无论怎样的改造,它仍是一条河,一条街,但如果我们把它们的风貌原汁原味地保存下来,挖掘出来,商业价值之外,它就具有文化和人文价值。”

    庄子齐突然将目光看向解放大街两侧老旧的建筑,说:“经营古镇,重点放在一个古字上,我总觉得,西桥的崛起,应该从这条何,这条街开始。”

    “庄市长果然目光高远,与众不同!”金泽滔不轻不重地拍了个马屁,他说,“西桥是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古镇,改造兰浦河,就是要重现西桥昔日水乡盛况,这幅蓝图,就是明天兰浦河的真实写照。”

    庄子齐目光凝视着兰浦河的效果图,说:“你说说,具体该怎样经营古镇?”

    金泽滔笑说:“简单来说,就是西桥的城市建设,围绕一山一水一街做好文章,保护好西桥古镇,改造兰浦河和解放街,建设好西桥新城,城市功能区西移。”

    庄子齐追问:“保护也好,建设也好,都需要强有力的财力作保障,你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金泽滔胸有成竹地说:“既然是经营古镇,就要引进市场机制,古镇改造和保护要利用社会资金来完成,新城建设要靠财政来支撑,这方面,我们已经有了初步设想,就等正式立县后就全面启动。”

    庄子齐没有再去具体追问,他说:“说到底,经营古镇,就是要利用江南水乡和古镇风貌来吸引和招徕游客,大力发展旅游业,旅游业是朝阳产业,无烟工业,但也应该看到,旅游业投资周期长,见效慢,短期内很难见到效益,对西桥的经济发展,你还有怎样的考虑?”

    金泽滔眺望着远处说:“南门以商贸立市,市场兴市,服务业引领全区经济,西桥不同与南门,西桥县临海依山,平原腹地开阔,更兼有海岛军事港链及陆地港口优势,所以从发展潜力来说,西桥应居永州之首。”

    夏新平副市长说:“西桥是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发展潜力巨大,如果没有被单独立县,温书记当初就考虑设立经济开发区。”

    金泽滔微微一笑,说:“有鉴于此,我认为,西桥的经济应该三大产业齐头并进,学会四条腿走路,工业立县,商业强县,农业富县,旅游兴县,西桥理应成为永州最璀璨的明星。”

    庄子齐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西桥无论在交通还是土地资源方面,都比南门更有优势,陆路海运交通都很便利,有山有海,念好这篇山海经,西桥发展就指日可待。”

    金泽滔谈到西桥的未来,眉飞色舞说:“西桥本质上是个农业县,滩涂海产养殖资源丰富,经济作物种植历史悠久,东源的水产,后洋的海鲜,三水的西瓜,洞头的柑桔,富康的杨梅,平莆的葡萄,都是极有优势的特色农业。”

    夏新平说:“农业是篇大文章,发展高效优质农业,特色农业是农业发展和农村建设的重要出路,这也和中央年初确定的发展高产、优质、低耗、高效的精神相吻合,你们西桥可以在这方面做些有益的尝试。”

    金泽滔说:“再说工商业,西桥工业主要生产鞋帽、眼镜、绣服等轻工业产品,它们有个特点,产销一体,西桥有一大批家庭作坊生产产品,也有一大批人走南闯北推销产品,但产品附加值低,缺少骨干规模企业,品牌意识淡薄也是西桥工业的致命强占。”

    说到这里,沈向阳也插了一句:“这可能是我们永州大部分县市的经济特点,经济主体以民营股份合作形式为主,基础薄弱,抗市场风险能力差,科技含量低,这些都是我们永州企业的痛病。”

    金泽滔笑说:“所以,我们要发挥好政府的引导作用,发展工业,就是壮大企业实力,积极帮助企业逐步做大做强,提升产品的附加值,形成特色产业优势。”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