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贞节牌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福晋的月票,早上的时候,下了一场雷雨,吃过早饭,出门码字,看到落了一地的红樟叶,心情就跟这落叶一样,说不出的滋味,绿了一冬,春天到了,却还是逃脱不了被人践踏的下场,是否就象这书?)

    金泽滔指着在这里分流的往南溪流,说:“这条溪水,就是西桥兰浦河的源头,如果一路没有污染,这条河水可以直接饮用。”

    金泽滔下了车,三个小家伙就急不可耐地爬上了金泽滔的怀里,小唱唱照旧爬上金泽滔的脖子,顶顶和立立抱在怀中。

    庄子齐等领导都空着手,但他们的家属都带了相机,看到眼前野趣横生的溪涧急流,线条简单明快的青石桥,都忍不住掏出相机,纷纷找角度,对焦距,按快门。

    其时快临近午时,太阳正是最温暖的时候,溪流两岸村落静悄悄地默立着,和溪涧里的湍流喧嚣形成鲜明的对比。

    连接两个村子的石桥上,几个孩子正追逐着玩,见到有人观望拍照,跑得更欢。

    偶尔有几个村民通过石桥,看到金泽滔他们,都停下来小声指点言论,不时有孩子经过,也加入桥上追逐的队伍。

    几个女眷都忍不住失声惊叫:“慢点,慢点,小心掉下去。”

    只是她们喊得愈急,桥上孩子玩得愈疯,有几个胆大的甚至在桥上翻起了筋斗。

    围观的村民骄傲地说:“客人不用担心的,这些皮猴子过桥爬坡比走平路还多,失不了手,客人不要小瞧我们这座青石桥,看着稀松,听老辈人说,就是村子给冲毁了,青石桥都没事。”

    金泽滔赞叹道:“百年间,这条溪涧特大山洪有据可查的就有三次。两岸村庄良田冲毁无数,这座石板桥至今仍固若金汤,安然无事,这些都是西桥志有记载的。”

    庄子齐感慨说:“大巧若拙,古人的智慧不输今人,这桥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洪水没有将它冲垮。时间没有将它磨灭,至今仍屹立不倒。我们做事也一样,删繁就简,曲中取直,可能就直达事物本质。”

    大人们都提心吊胆,小孩子却是大声叫好。

    金泽滔抱着三个孩子率先上了桥面,桥有百米长,溪涧不过一半宽,真正有溪水经流的河床就中间的二十米不到。

    看着可怖,但当你上了桥,其实就如履平地。并没有那么可怕。

    此时,站在桥面上,望着下面的溪流,胆大的小唱唱耷拉着屁股,紧紧地抓着父亲的脖子。直勒得金泽滔都喘粗气。

    相反,一向循规蹈矩的顶顶和立立,却一反状态地手舞足蹈,张着两手向着桥下的湍流大呼小叫。

    金泽滔放下了他们,说:“抓着爸爸,不能乱跑,掉到桥下,就要被水带得远远的,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立立好奇地问了一句:“爸爸,那能见到外公吗?”

    立立和他外公最亲近。

    小唱唱奶声奶气说:“立立哥哥,奶奶说了,小孩子不能玩水,掉水里,就会变成鱼,游啊游,就游到海里去了。”

    顶顶一本正经说:“鱼会变鱼汤,可烫了。”

    立立本来还想独立走上几步,听到唱唱和顶顶的一唱一和,连忙紧紧地抓住父亲的胳膊,死活不愿意掉河里变成鱼。

    金泽滔之后,人们都陆续上了桥,那些桥上奔跑的孩子,走在前面,不时地好奇地回头打量,金泽滔有一句没一句地问:“小朋友,你们坐在哪个村。”

    其中一个胆大的孩子指着桥对岸:“柴爿甸,我们都住柴爿甸,叔叔,你们是来玩的吗?”

    金泽滔招了招手:“小朋友过来,带着小弟弟过桥。”

    那个胆大的孩子犹豫了一下,过来牵上立立的手,立立顿时开心而有礼貌地说:“谢谢哥哥。”

    那孩子显然没有接受任何人的谢意,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头,说:“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

    金泽滔掏出一把糖果,哈哈笑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叔叔也谢谢你,送你几颗糖。”

    “谢谢叔叔!”孩子一声欢呼,接过糖,拉着立立就呼啸着往河对岸奔去。

    跟在后面的何悦一声惊叫,立立已经扭着屁股,在那孩子的携手下,哇哇地大叫跑远了,边跑还大胆地探头往溪里张望,吓得男孩子赶紧将他往正道里拉。

    顶顶羡慕极了,抬头看父亲,金泽滔又招手让一个高大的男孩过来,男孩憨笑着过来,金泽滔说:“小朋友,你带小弟弟过桥行不?”

    高大男孩拉过顶顶的手,期待地盯着金泽滔的手,金泽滔哈哈笑着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把糖果,塞给他。

    高大男孩转身拉起顶顶就跑,顶顶咯咯咯笑着,跟在大男孩后面撒腿就跑。

    其他几个玩耍的孩子都拥了上来,他们盯着还坐在金泽滔脖子上的唱唱,张开手,希望能带着洋娃娃似的唱唱过河能赚一把糖果。

    唱唱紧紧搂着金泽滔脖子,轻声细语说:“唱唱和爸爸最好了,唱唱要陪着爸爸过桥。”

    唱唱不敢过桥,却不说害怕,委婉地恳求着父亲,别让她跟陌生哥哥一起过桥。

    金泽滔心里爱怜,说:“唱唱就陪着爸爸一起过桥。”

    其实,不要说小孩,就是大人,第一次过这么长的没有护栏的窄桥,心里多少会慌张。

    何悦胆子一向不小,此时,也只能战战兢兢地跟着金泽滔后面,紧紧地抓着金泽滔后襟,见两个儿子跑在前面,她也慌了,急忙要跟上。

    金泽滔连忙拦住,说:“过个桥,不用紧张,你觉得象过独木桥,孩子觉得这是阳关道。”

    围着金泽滔准备赚一把糖果的孩子都失望了,正要离去,金泽滔却朝后面庄子齐及沈向阳的孩子招招手,说:“过来。都是小伙子,过个桥不用依靠你们的父母,自己找个朋友过桥。”

    庄子齐的儿子求助地看着母亲,庄夫人点了点头:“你金叔叔说得对,长大了,自己找朋友吧。”

    玩耍孩子当中的一个小男孩,十分机灵地上去拉上庄市长的儿子。说:“大哥哥,我带你过桥。”

    金泽滔也不吝啬。分别给这些孩子人一人一把糖果,大人走在后面,孩子在前面大呼小叫。

    顶顶和立立早奔过了桥,觉得不够过瘾,在桥上反复地来回奔跑,不一会儿,大家都过了桥。

    再回头来看这座火柴梗般的石板桥,胆小再小的人都不觉得满怀豪情。

    过了桥就是柴爿甸村,村口是棵大樟树,带着顶顶他们过桥的七八个孩子正拉着手合围着大樟树。只是无论怎么的使劲,始终空抽屉着一个身位不能合拢。

    唱唱一声欢叫,从金泽滔的脖子上挣脱了下来,补上这个窟窿,凑齐九个孩子。正好围拢。

    那边何悦等人忙着给各自的孩子拍照留念,这边金泽滔转过树的另一端。

    郁郁葱葱的大樟树,留给过桥的人们一个健康向上,生机勃勃的气象,但在这繁荣背后,却是一副怎样的沧桑和坎坷。

    庄子齐等人跟着金泽滔转了过来,树干上方,竟然是一片焦黑的,死气沉沉的空洞,这是一棵雷击木,整棵樟树,几乎被雷击掏空,仅剩下一层树壳子还顽强地发着芽。

    它展示给每个进村的人们一个枝繁叶茂,欣欣向荣的景象,它留给每一个搂抱着它的孩子们一个乐观向上,蔚为大观的树爷爷形象。

    庄子齐说:“一棵树就是一部历史,它是这个村子活的化石。”

    柴爿村是个古老的村落,也是个干净的村庄,进村的路都是青石板铺成,如果你的鞋底打着鞋钉,打在石板地上,发着叮当的清脆声音,十分悦耳。

    过了这条石桥路,才算进了村,村道却不是石板路,是一块块青石条铺垫。

    村口迎面就是一开间的石牌坊,也是青石打造,结构造型跟那桥一样,简单明快,上无楼檐斗拱,下无雕花走兽,坊额只有节孝两字还隐约可辩。

    这是旌表节孝的贞节牌坊,看规制应该是乡民自建,日头落在石牌坊上,映衬得分外的艳红。

    何悦摸着石柱,声音低沉:“这就是传说中的贞节牌坊啊,我感觉都仿佛有嘤嘤哭泣的声音。”

    这话说得金泽滔在太阳底下都感觉后背有阵阵阴风袭来,他说:“也不能这样说,这要看你从哪个角度理解,守节守孝,虽然从现代看来,有失人伦,但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爱情的见证。”

    庄夫人愤愤地说:“你们男人都巴不得老婆为你在家守死节,自己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天下乌鸦一般黑,要我说,这些牌坊都该给砸了。”

    金泽滔愕然,这也太彪悍了,哪怕你是市长夫人,你要是把这牌坊给砸了,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不找你拼命才怪。

    庄子齐给他使了个眼色,金泽滔连忙跟了上去,小心地往后张望了一眼,说:“庄市长,嫂子这得多大的怨念,才想到要把这贞节牌坊给砸了。”

    庄子齐叹道:“干他们这一行的,怀疑一切是他们的职业本能,谁让你表现得这么父慈夫信,难免有贞节牌坊之嫌。”

    妈的,金泽滔低骂了一句,难怪庄市长曾经的一头青丝如今一毛不拔,就跟村口的那棵雷击樟树,看着风光,其实已经千疮百孔。

    难道男人非得要寻花问柳,拈花惹草,才符合她心目中官员的形象,这都是给职业逼出病的女人。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