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掌声响起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好看书就是不写书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庄子齐市长显然比村口那棵香樟树要乐观,他笑着说:“缘分天注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说这个了,西桥什么时候召开人代会?”

    金泽滔说:“县里准备于下个月初召开,大会筹备工作县里早已经紧锣密鼓开展,现在就是万事具备,只等人大代表资格确定后,就马上上报市人大提请召开西桥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庄子齐点了点头:“这一次因为禾城市的人事变动,地市人员变动较大,我市需补选省人大代表一人,市里正准备推荐代表候选人,交由市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我认为,你是合适的人选,你自己怎么看?”

    金泽滔现在正忙于县人代会,以及此后西桥正式立县仪式,对这个补选的省人大代表实在没多大兴趣,再说,省一级换届选举就在明年,补选这个代表资格没有多大实际意义。

    夏新平副市长提醒说:“西桥作为新设县,在本届省人大没有代表名额,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补选名额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夏新平这么一说,金泽滔倒不由重视起来,说:“那倒要争取一下。”

    庄子齐说:“各县市区人大换届选举正在陆续进行中,市委正在讨论准备启动任期责任审计,或许新一轮干部调整就要在近期酝酿。”

    西桥作为新设县,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庄子齐所说的责任审计,以及干部调整,应该都涉及不到西桥。

    庄市长提到干部调整,金泽滔心里一动,说:“庄市长,西桥县政府组成人员。至今还没配齐,你也知道,我们西桥现在缺钱也缺人,县人代会都要召开了,人都没配齐,让我们怎么开展工作?”

    庄子齐看了他一眼,说:“这事。你自己跟昌良书记联系,新部长也到任了。自己多走动走动。”

    永州市委干部大会上,倒是宣布了新部长杨天临的任命,只是没有当时人还没到场,金泽滔都不知道新部长是何方神圣。

    聊了一会儿工作,已经走到村尾,金泽滔等人边聊边打量着村庄的建筑,可能是远离尘嚣,这里的老房子都保护得很完整。

    爬满青藤的粉墙,长着青苔的黛瓦,飞檐斗角的精巧雕刻。剥落的雕梁画栋和门楣。

    古民居建筑群,依山而建,面溪而立,户连户,屋连屋。鳞次栉比,灰瓦叠叠,白墙片片,黑白相间,布局紧凑而典雅。

    溪流,林木,老樟树,古树,古桥,古民宅,牌坊,楼台,旧祠堂,穿行期间,仿佛置身于时光的源头。

    看着朴素的村民亲切的笑容,听着活泼的孩子铜铃般的笑声,炊烟袅袅,猪狗相闻,生活就是如此的宁静!

    村道的尽头,仍旧立着一个石牌坊,却比村口的节孝牌坊要气派精美得多,是个四柱两开间的功德牌坊,牌额上书乐善好义四字。

    沈向阳抬头观察良久,才说:“这四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说法,感觉好象有错别字。”

    夏新平市长仔细端详了一阵,说:“倒还真有错字,这个善字中间好象少了两点,或者是石匠刻字出了差错,将错就错,就成了错字。”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善字没有中间两点,这是有用意的,表明善事永远都做不完,还有一层意思,做好事要细水长流,这是村里老人的说法,我觉得这种说法比较可信。”

    出了村尾,有一条碎石路,直通村后的背山,山间林木保护得很好,植被茂盛,青青葱葱。

    一行人行到半山,谢凌和刘延平已经在山道间等候,进去就是雨伞庵,如今却不是庵,是个寺门,叫庆国寺,但西桥人还是习惯称这里雨伞庵,称庆国寺反倒无人知道。

    寺里冷冷清清,除了金泽滔这一行人,别无他人,一行人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庆国寺的素斋在西桥也是相当有名。

    吃过饭后,再泡一杯寺里老方丈自己采摘的山茶,坐院里的石凳上,谈天说地,别有风味。

    如此,到了下午三点左右,大家都尽兴而归,各自回家。

    五月十五日上午,西桥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西桥影剧院隆重开幕,来自全县各乡镇,各条战线的人大代表,肩负着全县人民的重托,第一次汇聚一堂,共谋西桥发展大计。

    会场内灯光璀璨、群芳吐蕊,洋溢着热烈而庄重的气氛。

    金泽滔、柯南良、赵东进等县委、县人大及县政府领导和大会主席团全体成员在主席台就座。

    永州市委副书记郑昌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委组织部长杨天临应邀在主席台就座。

    开幕式由大会执行主席、主席团常务主席赵东进主持。

    大会应到代表285名,实到代表279名,符合法定人数。

    上午9时,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开幕。

    县委副书记、代县长金泽滔,代表西桥县人民代表大会筹备组,作《关于西桥设县筹备工作以及第一届西桥人民代表大会筹备工作情况的报告》。

    金泽滔今天打扮得特别精神,破天荒梳了个大背头,穿一身藏青色条纹西装,淡蓝色衬衣再配上金色领带,光彩照人。

    为了今天能一展一县之尊的风采,老金家全家出动,这一身衣服还是商雨亭在京城里和小海等人精挑细选,反复比较后才最后选定的顶级世界品牌。

    头发却是老丈人何军非要他梳成官场主流发型的大背头,还要打上定型水,弄得油光可鉴,纤毫毕现。

    脚上这双暗红色皮鞋,是何悦早早就在京城办案期间为他预备好的,鞋头很大,鞋面上还做了筛孔,看上去很贵气。

    家里人都说这双鞋无论造型还是色彩,都十分大气吉利,唱唱小声地夹在大人中间发表意见:“草鞋是船,爸爸是帆。”

    家里的客厅经常放一首《爸爸的草鞋》的歌,唱唱听多了,能唱得一字不差,这时候,突然说出这番话来,金泽滔差点没激动得掉泪。

    何悦搂着唱唱就要啃脸:“哪能说这是草鞋,这是妈妈攒了大半年的工资给你爸爸买的,小没良心的,打击妈妈的积极性。”

    爷爷护着唱唱说:“船好,吉利,一帆风顺,步步高升,再没有比这船更好的了,就穿这双船鞋子送你上台。”

    金泽滔微笑着站起,理了理簇新的西服,正准备走向发言席,座无虚席的影剧院会场,不知道谁带头鼓掌,全场起立,为就将在这次会议上诞生的西桥县第一任县长鼓掌。

    金泽滔一愣神,随即笑容满面,转身,站在原位上,一个深深的鞠躬,不等掌声停歇,他拿上工作报告,直接向发言席走去。

    会场掌声一浪高过一浪,不知道谁起了个头:“金县长,金县长!”全场的代表都跟着呐喊。

    时至今日,金泽滔最早向中央提出西桥设县的事,也渐渐在西桥传开,今天,他作为西桥县代县长,将在会场的最高点作工作报告,也是实至名归。

    西桥就是他的主场,这里有他的父老乡亲,有他的故旧同事,更有他一手提拔的各条战线的领导,会场内,众望所归,一时无两。

    金泽滔放下手里的工作报告,走下发言席,站在主席中间,面向会场,他一个深深的鞠躬,久久没有起身,主席台上,郑昌良率先站起鼓掌,大会主席台就座的所有领导都起身鼓掌。

    金泽滔回头,对着主席台就座的领导,也是一个大幅度的鞠躬。

    人代会会场,掌声雷鸣不少见,但报告人还未开口就全场起立,欢呼鼓掌的现象却是绝无仅有。

    坐在郑昌良副书记身旁的杨天临部长心情复杂,人代会召开之前,金泽滔多次造访,就西桥县政府领导配备多次请求市委抓紧批复。

    杨部长多次以市委还未酝酿成熟为由一拖再拖,直到今天人代会召开,市委都未正式批复。

    该方案在温重岳书记未调离时就拟讨论批复,赵静书记接任后,借口市委准备启动任期责任审计,搁置了该方案,实际上已经否决了西桥县委的推荐。

    西桥县推荐县人大副主任赵东进兼任副县长,作为新成立的西桥县,政府事务繁多,目前政府班子,加上金泽滔才四个成员,力量配置比较单薄。

    市委没有同意西桥的提名推荐,金泽滔退了一步,提出如果市委认为赵东进兼任政府领导不合适,可以另外考虑。

    也不知道赵静书记怎么考虑的,市委一直对西桥县政府的副县长配备没有下文。

    按杨天临观察,赵静书记应该是赴任不久,对永州干部人事还不熟悉,等待这一轮任期责任审计结束后,或许赵书会有统盘考虑。

    金泽滔的看法更直接,责任审计就是她上任后的第二把火,赵静书记这是待价而沽,就看这段时间,谁能入她的法眼,

    台上台下,所有人都在鼓掌,都在欢呼,就连回到发言席后的金泽滔都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