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祸害来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昨天投票的宋雅、迷失森林、i016533!感谢丫丫爹、糖果绿艾、老方不败老韩、大头yang、求乐的首日支持!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浜海酒厂股份制改造的成功经验很鼓舞人心,工人们早就打听清楚,浜海酒厂有一技之长的普通工人都走上了管理岗位,胆子大一点的,纷纷出资认购股份,都成了酒厂的股东。

    目前酒厂日子不死不活,不温不火地勉强能过,普通工人还能养家糊口,但也仅止于此。

    或许有一天,酒厂也会和别的国营企业一样,最后连基本工资都发不到手,但作为远离管理核心的普通工人,谁真正去关心酒厂日后的命运呢。

    如今县里启动了股份制改革,少数心思活络的工人开始蠢蠢欲动,盼望借这次股份制改革改变自身的命运。

    当然,还有少数既得利益者,对这次谈判咬牙切齿,小声诅咒着,希望谈判破裂,县政府和浜海酒业一拍两散,这样,他们又能过上好日子。

    决定命运的谈判正在会议室进行,办公楼下面,工人们纷纷走出厂区,围聚在楼下,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人群里,盼望者有之,诅咒者有之,观望者有之,分成泾渭分明的三个群体,小声地交头接耳。

    会议室内,金泽滔作为东道主,首先发言:“今天,不管结果怎样,对西桥酒厂来说,都是个有益的尝试,西桥酒厂,外表看着光鲜,其实已经沉疴难起,到了必须痛下决心改革的时候了,在此。我代表县委县政府,感谢吴庆隆董事长亲率酒业公司管理团队光临我们西桥酒厂,希望吴董一行的到来,能给我们酒厂带来一缕春风。”

    金泽滔开了个头,吴庆隆也代表浜海酒业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这些场面上的客套话。家都不叙私情,只论公义。

    西桥一方先就酒厂经营现状及财务状况,向浜海酒业作了介绍。

    这些基本情况。之前双方都有过接触沟通,在这里再重复一遍,无非是表示坦诚的姿态,浜海方也顺便问了几个数据,前期沟通相当简洁。

    浜海酒业提供的合作文本金泽滔也大致浏览了一下,原则上没有什么大问题,细节上还需要商谈。

    今天坐在这里,就是为最后合作敲定细节,谈得拢。这事情就这样定了,谈不拢,再求同存意,双方都有决心促成这次股份制收购谈判。

    双方各有谈判小组一对一,面对面商讨,大家都站在各自立场。各执一词,谈判逐渐进入白热化。

    金泽滔听了一会,有些头大,站了起来,准备出去喘喘气。吴庆隆不具体插手谈判细节,也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站在走廊上,看着楼下越围越多的工人,心情都有些压抑。

    就象金泽滔刚才所说,不论今天结果怎样,对酒厂来说都是一个有益的尝试,但对底下围聚工人来说,却可能就是一次命运的抉择。

    吴庆隆有感而发:“企业变革,最受折磨的就是这些底层工人,企业有一个好的改革机制,一个好的领导团队,可能就走向新生,一次糟糕的改革,可能走向灭亡,这才是每一个改革者所要承受的,也最不能承受的负担。”

    金泽滔目光越过厂房,看向不远处的麒麟山,说:“老吴,你也可以把它看作历史使命的负担,国有企业发展到今天,要适应市场的变革,就要主动改革,迎接挑战。”

    吴庆隆钦佩地看着他,说:“就象当初老厂长你带领我们汽配厂改革一样,这条路走对了,我们就闯出了一条活路,如今,我们的路越走越宽,国家得利,企业受益,工人得实惠。”

    金泽滔微微一笑:“那是因为当初的汽配厂有一群,象你们这样渴求变革的人,所以从某个层面来说,改革要付出代价,但改革也是机遇,就看这个机遇值不值得我们付出。”

    吴庆隆轻松说:“我对合作很乐观,我想大多数工人的心情应该和我们一样。”

    金泽滔看了他一眼:“前景可能乐观,但改革过程没有不容乐观,从下面工人的站队就看得出来,有支持的,有反对的,也有观望的,如果你们接管,你们准备怎样区别对待这三种人?”

    吴庆隆拍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哈哈笑说:“这还不容易,照着老厂长你改革汽配厂的法子就行,提拔一批,分流一批,带动一批,时机一到,释放改革红利,工人们尝到了甜头,大家就会对企业产生归宿感。”

    金泽滔呵呵笑了:“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只要企业有前途,慢慢人心也会重新凝聚,就怕企业这样不死不活,然后,人心散了,企业也就完了。”

    吴庆隆说:“浜海酒业的情况比当初的汽配厂还复杂,我们为什么提拔秦朗当副总经理,他就是企业改革活生生的例子,这是我们树的一个改革标杆,如今,他干得比我想象得要出色。”

    汽配厂改革初始,秦朗作为党办干部,最先受冲击,第一批被分流到车间当工人,对金泽滔心怀不满,还带人袭击过金泽滔,属于汽配厂后进变先进的典型。

    金泽滔点了点头:“万事开关难,改革初期,特别要关注工人们的情绪,要从关心职工生活入手,只有工人们心气聚了,才能形成合力。”

    吴庆隆说:“老厂长你放心,你的群众路线没有丢,走贫问苦的传统也没有丢,工人我不担心,就是现任班子我希望老厂长能亲自过问一下。”

    金泽滔挥着手:“对酒厂班子,我的意见,来去自由,愿意留下的,你们按规矩办,不愿意留下的,县里负责安排,不给你们留麻烦。”

    吴庆隆正要说话,金泽滔突然说:“刚才你们的方案我看了,首先一点,你们支持酒厂整体搬迁,我们表示感谢,其次,对你们老厂区的使用,我有一点建议。”

    浜海酒业的方案,准备将老厂区辟成仓储窖藏区,这是双方早达成的一致意见。

    吴庆隆连忙说:“老厂长你请说。”

    金泽滔指着不远处的兰浦河说:“老吴,这里跟先你透个底,人代会上,我们提出的计划是五年内改造完成兰浦河,重现江南水乡古镇风貌,其实,我个人的时间表,三年内,三年内必须见成效。”

    吴庆隆说:“明堂他爸跟我说过,如果改造完成,水乡古镇确实让人神往,但改造河道和古镇维护,非得投入大资金不可,所以,靠政府投资,西桥的财力不行,但不靠政府投资,没有人愿意投资,这是块硬骨头。”

    金泽滔说:“老吴,古镇既然能投入,为什么就不能产出,把它作为一个旅游景区来经营,它就能源源不断地产生效益,这两天就有一家香江投资商来考察古镇。”

    吴庆隆吃惊道:“真有人愿意投资古镇,即使能经营,这投入产出比,以及投资周期也让人望而生畏,这可不是笔小数目。”

    金泽滔摇了摇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的意见,酒厂老厂区毗邻古镇,历史悠久,酿造车间及酒窖都是前人遗留下来的财富,如果能将老厂区辟作酿造主题公园,或者酒文化博物馆,我想对提升你们企业文化内涵,提高浜海酒业知名度都有好处。”

    吴庆隆仔细想了想,感觉这事大有可为,兴奋道:“老厂长,我觉得这事能成,另外,我们想详细了解西桥古镇水乡开发改造规划。”

    如果真要把老厂区改造成主题公园或酒文化博物馆,就要和古镇开发统筹考虑,吴庆隆的要求合情合理。

    金泽滔之所以选择和浜海酒业开展合作,一方面借助和汽配厂良好的关系,另一方面,在商言商,也想借此实现双方共赢。

    解决了这件大事,金泽滔心情放松,说:“老李的东源实业现在雄心勃勃,准备接手整体改造解放街,县里还没做详细规划,他倒信心十足。”

    吴庆隆笑说:“老李不是对西桥有信心,而是对老厂长你有信心,东源人都把你当作财神爷,你没瞧见,岔口村那批二棒子,跟你在南门打拼了几年,现在谁家不富得流油。”

    金泽滔哈哈笑了:“如果真能给群众带来实惠,我倒愿意做这个财神爷,改造解放街可不是小事,他刚才还跟我提议要拉你下水。”

    “我们汽配厂就聚精会神搞实业,天女散花,牵扯精力太多,反而不美。”吴庆隆摇了摇头,语气一转说,“但是,我个人可以表示支持,老厂长,我也希望能沾沾财神爷的光。”

    两人正在闲谈,坐在会议室里的刘延平拿着手机走了出来,金泽滔接过一听,就听到风落鱼心急火燎地说:“金县长,闯祸精又闯祸了。”

    金泽滔心情愉快,乐呵呵说:“哪个闯祸精,都闯什么祸了?”

    “哎呀,金县长,人家都急死了,你怎么还不当一回事呢?”电话里,金泽滔都能听到风落鱼高跟鞋跺地的笃笃声音。

    金泽滔突然想起风落鱼这几天呆在西桥的使命,吓了一跳:“你是说那个鸡窝头?她这两天不是还在永州吗?”

    风落鱼声音顿时高了八度:“谁知道她今天就跑西桥来了,你快过去看看,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金泽滔一拍脑门,一声呻吟:“祸害来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