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六章 民膏民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刚才接到风落鱼的电话,金泽滔就哀叹祸害来了,早知道鸡窝头一行人来者不善,现在都不知道云歌飞的底细背景,就先结了仇。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赶过来的风落鱼,此时正看到云歌飞将白方巾掷在金泽滔的脚边,只觉得两眼发黑,差点没有当场晕过去。

    金泽滔不知道云歌飞的背景,风落鱼却凑巧知道。

    云歌飞的父亲目前就任中宣部副部长,长期在党内宣传部门工作,被海内外媒体誉为京城政治气候的晴雨表。

    风落鱼听桥桑提过,新华书店属宣传系统分管的文化产业,云歌飞的父亲正巧分管着文化产业。

    新华书店在全国拥有上万家分店,其网络渠道仅次于供销和邮电,现在各地城市化水平提升,新华书店面临着推陈出新,老书店逐步被淘汰。

    云歌飞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借助于其父亲的影响力,在财政部挂个职,跑各地到处淘金。

    在实际运作中,云歌飞很注意方式方法,他也知道以他的这种聚财方式,近似巧取豪夺。

    不敢高调打着父亲的旗帜,他就运用手中的人脉资源,今天拉着假绅士贾勇和鸡窝头桥桑,就是为自己铺路搭桥。

    只是没料到,就是贾勇他们两人出面,在一个刚刚设县的破地方,接连碰壁,不但书店老头死活不松口,就连这个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的县长,都压根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看在桥桑跟金泽滔熟悉的份上,按云歌飞的脾气,他早就发作了。

    云歌飞扔了方巾,拍拍手,道:“山不转路转,金县长,你的威风我见识了,有缘再见吧!”

    鸡窝头桥桑跺着脚。对金泽滔说:“你这个人真没劲,不就一个旧房子嘛,哪那么多讲究,人家大老远跑这里不容易,行的话,就把这事给谈拢了吧。”

    鸡窝头还以为金泽滔不知道深浅,快要离开时,心软了一下,算是替金泽滔开口求情。

    如果他机灵一点,低低头。求个饶。云歌飞千里奔忙为求财。哪真能跟你一个地方上的小县长你死我活的。

    这也是桥桑为金泽滔着想,风落鱼听得眼睛一亮,恨不得就替金泽滔当场答应下来。

    可见鸡窝头跋扈之外,为人还是有底线的。就是旁边一直袖手微笑的平头男都暗暗点了点头。

    金泽滔感激之余,却又莫名的悲哀,这些所谓的红色子弟,继承了父辈的血脉,却没有继承他们安身立命的精神和传统。

    大好河山成了他们的游乐园,国有资产成了他们的取款机,从最早的官倒,发展到现在不择手段的暴取豪夺。

    在场那么多的高干子女,就没有人认为云歌飞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便连平头男都已经麻木到不以为然。

    或许在他们眼中,这才是常态,这才是他们生存之本,却忘了,他们所吃的。他们所用的,尔俸尔禄,莫不是民膏民脂。

    金泽滔比所有人都想得更远,但在贾勇等人看来,金泽滔却象在权贵和尊严间犹豫徘徊。

    这个时候,老叔在妻女的扶持下,颤巍巍地从楼梯上下来,颤抖着说:“金县长,不要为难了,卖给他,卖给他吧。”

    叶正新涩声说:“老叔,书店易地迁建,就是准备靠卖老店筹措资金,他才开价十万,你让我们的新店在哪着落?”

    郝总不等老叔说话,截口说:“老刘啊,既然你能按照我们浜海店原来议定的方案办,我们浜海自然不能放任不管,如果你能答应我们提出的条件,书店由浜海店负责迁建。”

    听到这里,金泽滔突然明白过来。

    原来,云歌飞早通过贾勇牵线搭桥,打上了西桥书店的主意,今天不过顺道过来把这事给办实了。

    浜海店口口声声要求老叔提前退休,由浜海店派人负责西桥店,一方面是为了掩饰低价出售国有资产的事实,另一方面,也是他为借此控制西桥店。

    金泽滔抬头侧眼打量着在老叔面前挺胸腆肚,在贾勇等人面前胁肩低首的郝总。

    所有这一切,都是他为献媚贾勇的招引过来的麻烦,金泽滔心里不由地对他痛恨起来。

    刘秀娟抹着眼泪搬来了一张躺椅,让他父亲躺下,叶正新还在据理力争说:“郝总,老叔一家以书店为家,让他提前退休,他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了,再说,老叔离退休还有几年,能不能再留几年?”

    郝总背着手,居高临下看着老叔说:“老刘,你也是我们浜海书店的老职工了,组织纪律应该比我们懂,要是干部职工退休了都住在店里,我们还开什么书店,干脆改养老院算了。”

    郝总下定决心要把老叔驱逐出书店,老叔无力地仰躺在躺椅上,无奈地说:“郝总,我可以退休,我家老伴和女儿的身份问题金县长答应给解决,希望郝总照顾一下。”

    郝总看了金泽滔一眼,沉声说:“老刘,书店职工是严格按照省公司分配指标,层层把握,哪能地方说给解决就解决,你是老职工,也是老党员,不会这点觉悟都没有吧。”

    老叔眼神茫然,看看郝总,看看金县长,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一声叹息,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看着老人花白的头发,无奈的神色和悲哀的目光,金泽滔转身对刘延平说:“让朱华部长亲自跟人事局联系,老叔妻女的职工身份限期两天内解决。”

    郝总古怪地笑了:“金县长,永州店不下指标,我们浜海不同意,你们西桥自行一套,我们书店是不承认的。”

    金泽滔也古怪地笑了:“郝总,永州店会同意的,至于你,西桥的事需要你同意吗?”

    郝总今天在西桥书店,一直被金泽滔无视,恼羞成怒地说:“金县长,人事上,我们虽然不能直接掌握,但作为浜海分立出去的书店,我们还是有建议权的,再说,我这样做,也是为老刘着想,你们这样做未免越俎代庖了吧。”

    金泽滔一字一句说:“郝说,不要说什么为老叔着想的话,这话听了,让在场所有人恶心!”

    郝总阴沉着脸说:“金县长,有一句话,我一直忍着不说,我让老刘提前退休,就是想让他这辈子能有个善终,真要我说出来,可就后悔莫及了。”

    老叔睁开紧闭的双眼,说:“金县长,我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要再说了。”

    所有人都以为老叔有什么把柄落在郝总的手里,金泽滔深吸了口气,说:“老叔,事无不可对人言,我相信你的品德,犹如相信我自己,我们就听听郝总说出什么让人后悔莫及的话来。”

    说到后悔莫及四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如果是柳鑫局长或者杜建学书记在,或许,都能从他的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听出杀机。

    李良才上午陪着金县长接到老亲家吴庆隆,马上就带着李小娃等一帮东源二棒子,在解放街边上的小巷子瞎转,准备他整体改造解放街的宏图大业。

    此时,正好转到书店,一打听,这帮子京城阔少看上了书店,正在和金县长在书店里面讨价还价。

    李良才着急了,新华书店正处于解放街的最中心黄金地段,要是这块地被别人给啃走,解放街改造对他来说就有点鸡肋了。

    李良才跟县公安局上下都很熟悉,一晃脸,守门的小公安不敢拦着刑侦队长的父亲,李良才刚好看到浜海书店的郝总正手舞足蹈跟金县长对掐。

    李小娃眨巴着他的小眼睛,说:“这二棒子是谁,胆子比拳头都肥,敢跟金县长对着干了?”

    李聪明歪着脑袋想了会儿,说:“不用说,这二棒子出门的时候,一定是不小心给门柱子夹了一下,傻了!”

    三人旁若无人的议论立即引来人们的注意,西桥人吃吃发笑。

    京城阔听不懂方言,扭头一看这三货,一个象僵尸,长得干瘦干瘦的,一个长得象狗熊,四肢发达,两眼无神,一个歪瓜裂枣,明显是个智力障碍者。

    人长得有碍观瞻,但三人披金带银,十分光鲜耀眼。

    贾勇自诩绅士,最受不了这种没品的打扮,撇嘴嘟囔:“乡下的土财主,田间的暴发户。”

    郝总刚才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跟金县长扯破脸皮,被这三货一刺激,脸红脖子粗,说:“金县长,我的看法恰恰与你相反,几十年以来,老刘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跟所有人一样,我也以为老刘是个兢兢业业,克己奉公的好职工,好党员,但最近,我们例行内部审计,却发现这一切全是假象。”

    鸡窝头就象发现了新大陆,兴奋得手舞足蹈,说:“我一看,这老头就不象好人,你说说,都发现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金泽滔看向躺在椅上的老叔,却发现他一直紧闭着的眼角,突然滚出一滴浊泪。

    老叔默默坚守了快一辈子的苦行僧使命,垂垂老去的时候,却因为生活所迫,就要被揭开,这或许是他最不甘愿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