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责成查实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

    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平头男冷冷地扫了贾勇一眼,说:“你可以打他,骂他,但你不能猥亵他的精神信仰,这个世界什么都会改变,唯有信仰不变,这样的人,值得每个人尊重!”

    金泽滔喃喃说:“老叔在你们眼里,也许是个傻子,是疯子,但我看他,需要用虔诚的目光仰视,因为,这样的人,会让绝望的人看到希望,会让我们的社会,让人们还能感觉到温暖。”

    郝总猎猎地翻看着手里的账簿,失神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们设想了一万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他会自己掏钱买教材,免费送人,这个社会会有这样的圣人吗?”

    平头男扇了贾勇一耳光后,就连鸡窝头都不吭声了,云歌飞更是离得贾勇远远的,贾勇捂着脸,连嘴角溅出的血迹都不敢伸手擦拭。

    平头男一路护着桥桑下江南,刚开始这些权贵子弟还十分忌惮。

    除了出现安全隐患,他还尽心尽责地嘱咐几句,其他时间,无论他们议论什么,做什么,平头男一概不理不踩,两天过后,人们都当他是隐身人。

    刚才桥桑推了老叔一把,叶正新气愤之下,和桥桑发生拉扯,平头男挺身而出,和叶正新打起了擂台,十足一副狗腿子模样。

    但当他反手给了贾勇一巴掌,义正词严地说出这番话,他们才明白过来。这个貌似人蓄无害的隐形。他还是警卫局的副局长。

    平头男纵容他们胡闹。但不等于能容忍他们玷污深藏他心底的某种信仰。

    平头男皱了皱眉头:“书店难道没有政策性免费教材发放?这不应该由个人掏腰包。”

    叶正新说:“我咨询过浜海店,他们说书店没有提供免费教材的政策,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政策,你们可以咨询郝总。”

    浜海店的答复也没有错,书店要生存,他们不可能出台免费教材的政策。

    但书店有一批免费教材,省财政会贴补一部分钱,浜海每年都有固定免费教材的指标。

    郝总面色苍白。其实他最清楚不过,老叔每个月直接抵缴西桥销售收入的工资,全部被浜海店少数人几个人私分,其中就包括郝总。

    这几乎是浜海店领导多年的传统福利,传到郝总手中,不知道已经经历了几任总经理。

    浜海店以为老叔贪图方便,直接坐支销售收入支领工资,所以都把老叔的工资,当作本应免费的销售款给直接贪污了。

    换句话说,老叔赠送的这些书籍。理论上是免费的,只不过老叔的工资却被浜海店的领导给当作福利私分了。

    习惯成自然。这钱大家拿得都心安理得,谁也没当这是多大的事。

    郝总刚才之所以不愿撕破脸皮揭老叔的底,就是担心事情闹大了,会波及到自身。

    直到现在,郝总都只是想利用这个把柄逼老叔就范,压根就没想过要把事情扩大化。

    但现在事情抖开,老叔清白了,事情倒查起来,浜海书店领导班子集体贪污免费书款一事就要暴露。

    一年一月,数额不大,但也经不起日积月累,这个数字就不是小数目。

    再说,黄泥巴掉进裤裆里,总得让人扒开看看是不是屎,如果真是清白之身,郝总还能理直气壮。

    但郝总的裤裆经得起扒吗,不说臭气熏天,深查深挖,总有藏污纳垢的地方。

    郝总那颗颤抖的心差点没有从嘴里跳出来,他也是心思决绝之辈,失态过后,连忙说:“金县长,这事,是我们浜海店失察,我们回去马上查实,给刘总一个交代。”

    郝总哪里还敢直面政策性免费教材问题,态度马上前倨后恭,先是很干脆地承认自己失察,再没有刚才的咄咄逼人。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扒了老叔先进工作者的假象,马上转变为要还老叔一个清白,原来一口一声老刘,马上变成刘总。

    金泽滔却对郝总呲牙一笑,只是这笑容看上去比刚才上楼时还要碜人。

    金泽滔转头对刘延平说:“让谢书记过来,西桥立县,我们都忙于事务,干部职工教育约束落后了,纪委到今天人员也逐步配齐,是该拉出去练练兵了。”

    金泽滔这话说得郝总魂飞魄散,但人家县长说又没有说要查你浜海书店,郝总不敢当面质问,仓惶地看向被扇了一耳光后眼神发呆的贾勇。

    贾勇没理他,郝总又哀求地看向云歌飞,他虽然不清楚云歌飞的背景,但一路走来,连贾勇都亲自为他铺路搭桥,上层背景一定贾勇还要深厚。

    另外,云歌飞在书店系统如鱼入水,也一定深知书店的水有多浑,别人可能不知道免费教材的猫腻,云歌飞一定清楚。

    云歌飞却扭过头来,打量起书店围墙内的后院,津津有味地看着底下一只老母鸡带一群鸡崽散步。

    金泽滔交待完刘延平,从公文包时掏出手机,直接拨到市委赵静书记的办公室。

    赵静书记此刻正在办公室和海仓县委书记王飞跃谈工作。

    赵静精力充沛,但这段时间以来,却让她心力交瘁。

    刚来那阵子她连轴找个别谈话,地方工作并没有自己想象的,或者组织上找她谈话说的那么复杂,感觉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但有一点,正如庄子齐所预料的,开始谈话,各级各部门汇报的都是形势大好,成绩喜人。

    当她点了两把火后,正考虑点第三把火时,地方工作的复杂和艰难就暴露出来了。

    就象今天,海仓老王书记苦着一张猪腰脸,从踏入她办公室开始,就一直在诉苦。

    第一次找他谈话可不是这样的,当时,老王书记就差点没把胸脯拍烂,口号喊得比雷还响,口口声声说要赶浜海,超南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要走在全市前列。

    这才几天,转眼间,老王书记就大叹苦水,到现在已经一刻不停汇报了将近一个小时,说得口沫横飞,嘴皮子一点都不比当初的金泽滔差。

    但赵静书记又不能不正视海仓的问题,海仓直到现在,各村镇人大代表直选到现在都还没完成,县人代会连时间表都没有。

    更严重的是,海仓地方山头色彩浓重,同宗、同乡、同事、同庚等小圈子观念浓厚。

    一有风吹草动,影响的就不是少数人,而是直接扰乱海仓整个政治和社会秩序。

    特别是永州撤地建市后,海仓撤县设区风声一直没有断过,这些问题的存在,都严重阻挠了海仓正常工作的开展。

    目前,人代会的迟迟不能召开就是海仓现实情况的后遗症。

    老王书记这张变幻着丰富多彩表情的猪腰脸看了一个多小时,实在让赵静书记闹心。

    以前无论在外交部门还是在中石油系统,不能说往来皆鸿儒,但至少没有象老王书记这样的白丁形象。

    人长得别扭也罢,说的事更别扭,海仓的问题让刚接触地方工作的赵静书记束手无策。

    海仓人代会不能如期召开,将直接影响市人大推荐选举上一级人大代表的进度。

    此时,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赵静书记下意识地拾起话筒,语气不善:“我是赵静,什么事?”

    金泽滔说:“赵书记,我是西桥金泽滔,有个事情要向你汇报。”

    “我现在有事,过会儿再打吧。”赵静书记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就要放下电话,相比较金泽滔,她宁愿面对老王书记这张别扭的脸。

    金泽滔忙说:“我现在在西桥新华书店,我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必须向你汇报!”

    西桥新华书店?

    赵静书记昨天还陪着桥桑等人吃过一餐饭,隐约知道今天儿子贾勇要陪着云歌飞看书店。

    赵静书记对云歌飞他们在地方上的所作作为平时略有耳闻,也不当是什么大事。

    他们怎么跑西桥去了?她的驾驶员从西桥回来后,现在都快得神经官能症,每天有事没事都要嘎嘎吐上一口痰,让她烦不胜烦。

    贾勇在西州吃过金泽滔一回亏,要是再在西桥被欺负,她这个做妈的脸面何存。

    赵静刚准备放下的话筒霍地收了回来,平静一下心情说:“你说,什么事?”

    金泽滔三言两语把西桥新华书店老叔一家人的遭遇说了一遍,最后他说:“赵静书记,情况就是这样,浜海店目前对刘叔平同志进行了内部审计,发现了一些问题,我觉得,这事得查清楚,如果刘叔平同志确实有经济问题的,组织出面,更具有说服力。”

    赵静还沉浸在老叔一家人壮举的震惊中,无意识地嗯了一声。

    金泽滔说:“但如果,刘叔平真的是几十年如一日,倾家荡产为困难学校和学生提供教材,赵书记,他就是我们永州的一面旗帜,我们永州,不正是需要有这样的旗帜人物来引领精神文明建设吗?”

    最后一句话,彻底打动了赵静,永州的精神文明建设,需要有老叔这样的一个灵魂人物来引领。

    高度再站高一点,可以把老叔的精神概括为永州精神文明建设成果。

    赵静不知不觉站了起来:“马上责成纪检、财税、审计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彻底查实刘叔平情况,如果情况如你所说,马上向市委汇报。”(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