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刮目相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鸡窝头趾高气扬说:“那当然了,天地有正气,桥桑有正义,我跟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我留在通元吃饭,他们回家吃饭。”

    金泽滔扑地笑了:“我叫金泽滔,刚说了桥桑有正义,什么叫正义?不学问,无正义,连我叫什么都不问,喂喂地喊,哪来的正义。”

    鸡窝头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说:“我叫桥桑,金县长好!”

    这一刻,彪悍女变身淑女,金泽滔愣愣地点了点头,说:“风总,晚上你们安排在哪吃饭?”

    风落鱼指了指不远的一处水榭说:“我们就安排在旁边的洗桑榭,这水榭吉利,跟小桑的名字相合。”

    鸡窝头一扭头,就看到两株老桑树,枝叶茂盛的树上结满了青的,红的,紫的桑葚,熟透的桑葚晶莹剔透,吹弹即破,好像浓浓的果汁就要渗出来似的,让人垂涎欲滴。

    鸡窝头似乎第一次见到桑葚,欢呼一声,奔了过去,桑葚就垂挂在眼前,伸手摘过,登时两根白皙的手指就被染成紫红。

    风落鱼挑了一颗最大的红得发紫的桑葚,递给鸡窝头:“尝一尝,这就是桑葚。”

    鸡窝头瞟了平头男一眼,见他神神道道地又打量起洗桑榭的匾额,连忙将桑葚塞进嘴里,紫黑的果汁从她的嘴角溅出,将嘴唇涂得又红又紫,看上去特别的妖艳。

    洗桑榭门口照例挂了一幅楹联: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

    桥桑飞快地将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桑葚,一边小心地打量着平头男,只盼在他发现之前,能多吃一颗桑葚。

    金泽滔看了暗暗好笑,别看平头男仿佛置身事外,其实他的眼角余光一直关注着桥桑。

    此时。他发现,飞扬跋扈的鸡窝头其实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一边卷着被染成紫黑色的舌头。一边绽放着她的如花笑靥。

    这种纯粹的快乐,瞬间将他拉回到童年挥舞竹竿打桑葚的年代。

    不一会儿。桥桑的嘴里塞满了桑葚,平头男好象也研究透彻了上面简简单单的洗桑榭三个大字,回头说:“金县长,这地方环境着实不错,水榭设计很有特色,既不拘一格,又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除了皇家园林,京城都没有这么好的地方。”

    金泽滔哈哈笑说:“江先生觉得好,那就是真的好,再过个一年半载。如果有机会再来西桥,届时,整个西桥古镇,都将变成一个大水榭,相信一定会给你留下一个难忘的记忆!”

    平头男身份特殊。虽然金泽滔知道他是警卫局的副局长,但此时也只能装糊涂,含糊地以先生相称。

    平头男笑了笑,转头对桥桑说:“差不多了,再吃就要坏肚子了。”

    地方官员说话假大空现象普遍。平头男对金泽滔的豪言壮语并不以为然。

    风落鱼撇了撇嘴,平头男对金泽滔所说不以为然,风总对平头男的无视更不以为然。

    金泽滔好美食,东源集团发展至今,其他产业,金泽滔逐渐放开,基本上很少主动过问,唯有通元酒店,每一间分店的开张,从环境到设计,从菜品到服务,金县长只要有暇,都要不厌其烦地亲自把关。

    所以,通元酒店发展到今天,风落鱼一直以为,金县长居功至伟。

    西桥酒店只是通元酒店数十家分店的其中一家,设计酒店,金县长驾轻就熟,经营古镇,在风落鱼看来,不过是放大版的酒店。

    这样的事,金县长不知做了多少回了,他说一年半载后,西桥古镇将变成一个大水榭,那就一定是个大水榭,比酒店的小水榭更大气,更漂亮。

    桥桑唔唔地连忙又往嘴里塞进几颗桑葚,才心满意足地随着平头男进了洗桑榭。

    金泽滔嘱咐了几句,先进了饮绿榭,正碰到李良才从门外进来,李良才拦着金泽滔说:“金县长,改造解放街还要早点动手,要是耽搁晚了,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又会冒出什么牛鬼蛇神。”

    金泽滔不担心永州境内有人胡乱伸手,但云歌飞一行人的到来,给他的古镇经营敲响了警钟。

    如果书店不是有老叔这个圣人光环罩着,今天的事就很难善了,面对云歌飞的京城背景,就是金泽滔都无可奈何。

    李良才说得对,解放街是个整体,零打碎敲,分段改造或许能缓解当然西桥财政困难状况。

    但夜长梦多,西桥的大开发,大改造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对云歌飞他们这些有背景有来历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予取予夺的金矿。

    谁知道今天过后,是不是有什么张歌飞,李歌飞打上西桥解放街的主意,云歌飞看上西桥的书店还带有偶然性,难保就没有有心人盯上西桥这块肥肉。

    金泽滔心里已经决断,还是尽快启动解放街改造工程,省得节外生枝,他说:“县里将尽快讨论解放街改造,解放街改造,要统一规划,目前县财政乏力,县里准备将地面建筑和道路拓宽、环境美化捆绑招标,所以,做这个工程,你要做好垫资准备。”

    李良才笑眯眯道:“金县长,垫资没有问题,道路建设县里负责,人行道上的绿化和基础设施建设,如果东源实业中标,我们可以消化,不需要县财政负担,我想这个条件,应该没有人能跟我们东源实业竞争。”

    金泽滔转头打量了李良才一眼,惊讶道:“老李,三日不见,都要刮目相看了,街道绿化和环境美化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们觉得能消化得了?我们鼓励良性竞争,但不赞成恶性竞争。”

    李良才压低声音道:“如果不是早先土地批转冻结,西桥设县筹备组成立之初,我们就要出手在西桥买地,有金县长你这尊大财神当县长,西桥的前景就没有不看好的道理。”

    金泽滔苦笑说:“盲目乐观有时候不是好事,我自己都不能对西桥的未来打包票,再说,有信心,跟你消化这笔额外的成本支出没什么关系,你们哪来的信心?”

    李良才神秘一笑:“换作别人,我还不说,对金县长,没有什么保密的,我们走遍西桥的大街小巷,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凡是门口栽有老树,不论樟树、枫树还是银杏,客人都喜欢进,这些店面,租金都比别人高出一成。”

    金泽滔恍然大悟,西桥人确实迷信风水树,这也是金泽滔为什么在酒店每个水榭门前移植老桑树、古柳树的原因,西桥人特别爱树,认为上了年月的古树能给人带来好运。

    李良才意气奋发说:“如果我们改造解放街,我就把老树栽遍解放街,把老树的基座按统一格式美化一下,街道两侧的人行道统一色调和地砖,金县长,这算不算美化环境,闭着眼睛想想,我都能想象出未来的解放街会是怎样的情景。”

    金泽滔这一回真的是要对李良才刮目相看,如果能建成,解放街不再是街道,而是一个公园。

    不要说现在,就是后世,这样的样板街道在全国的各大城市都不多,京城的王府大街,东珠的建业路举世闻名。

    西桥如果能建成这么一条样板街,不说兰浦河开发改造,不说将老酒厂建成主题公园,就凭这条解放大街,西桥就能一举成名天下知。

    金泽滔越想越觉得可行,拉着李良才的手说:“走,先进去,我觉得这个事,我们得坐下来再仔细琢磨琢磨。”

    这还是金泽滔第一回主动握上李良才的手,棺材板湿漉漉的汗手,此时金泽滔也不觉得难受。

    谢凌等人正和吴庆隆坐在会客区闲谈,政府班子四人都在场,金泽滔二话没说,就拉着谢凌等人现场办公。

    李良才简单说明了他改造解放街的初步设想,金泽滔再辅以后世步行街区的建设,补充了几点意见。

    谢凌是个城建规划专家,听了一半,站了起来开始转圈,说:“可行,只要有企业投资,这个规划一定可行,再说,老李刚才说的不错,有个好规划,临街业主没有不同意接受改造的道理,街面业主,由中标企业做工作,是卖是入股由业主选择,后排拆迁业主,还需要县政府出面,统一补偿标准。”

    吴庆隆也听得眉飞色舞,汽配厂虽然不能投资解放街改造,但作为汽配厂股东,这几年,吴庆隆早就腰缠万贯,身家不薄。

    以个人名义参与老亲家李良才对解放街的投资,是一桩不错的买卖,回报一定丰厚。

    金泽滔等人围绕着解放街改造说得逸兴遄飞,一时间都忘了身在酒店,直到年小鱼过来提醒:“金县长,风总陪同的那位,那位发脾气了,风总问你现在能不能过去?”

    见多识广的年小鱼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桥桑好。

    金泽滔一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一时间都忘了此刻还身在通元酒店中,连忙站起来说:“得,你们自己吃饭吧,我还有客人。”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