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孤苦伶仃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

    西桥刚立县,县城基础设施落后,西桥有越海一流的餐饮龙头企业通元酒店,但通元酒店仅提供餐饮,没有住宿服务。

    县城里,除了原浜海县第二招待所还能勉强能住人,都没有一家象样的宾馆。

    目前,二招作为县政府招待所,已经更名西桥宾馆,按照三星标准,正和县委办公大楼同步装修,为的就是迎接西桥县揭牌仪式。

    西桥没有可供桥桑住宿的上档次的宾馆,下午以前,江海计划回永州过夜,但出了书店的事,江海变更行程,准备提前和云歌飞等人分道扬镳。

    原本打算连夜离开永州,晚饭的时候,又和永州组织部长杨天临发生争执,让他的计划一变再变。

    晚上江海还要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向京城汇报,无论是云歌飞强买西桥新华书店,还是杨天临辱骂桥桑,江海都不想隐瞒。

    江海受命一路保护桥桑,除了保证她的人身安全,也有守护桥家核心利益的职责。

    西桥书店的事江海也无法隐瞒,老叔的事迹终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西桥已经启动对老叔事迹的调查核实。

    对于老叔这样站在信仰最高点的道德君子,有时候,甚至政治都要对他妥协。

    更何况,老叔除了送书,没有任何的利益诉求,对他这样的老人,江海除了尊重,还要建议桥家趁早和云家保持距离。

    众口烁金,积毁销骨。云家虽然掌握着京城最重要的宣传喉舌。但云歌飞强买强卖。巧取豪夺,又岂能堵得了悠悠众口。

    桥家从来都相信,**能锁住人言,但锁不住人心,历史证明,真相并不会因为强权而被抹杀。

    另外,桥桑今晚受的委曲,江海也不想轻轻放过。这也是为金泽滔今晚对桥桑坚定维护的回报。

    虽然不排除金泽滔有政治投机的嫌疑,但他能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无论是否出于真心,江海都需要给个交代。

    最重要的是,书店老叔也正因为有了金泽滔的维护,在遭遇云歌飞、贾勇等人的强权欺压后,最终没有屈服。

    这才是江海默许金泽滔提议的真正原因。

    江海没有反对,桥桑一声欢呼,借宿他人的私宅,这在桥桑来说。是个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

    当金家老宅院打开大门后,照例从大门里先纵出三条黑狗。围着金泽滔的车子狂吠。

    三条黑狗之后,三个穿着短袖短裤,露着白藕一样手臂脚踝的孩子奔了出来,纷纷拥向金泽滔,不一刻,就象人参果一样,挂满了他的身子。

    桥桑能想象出一千种进门方式,但就是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别开生面的三条小黑狗,三个小孩。

    桥桑讨厌狗,但三个长得粉嘟嘟的孩子,却让桥桑忍不住靠上去要抱抱。

    金泽滔在路上早打过电话,说今晚有贵客光临,让家里收拾干净客房,他们将会在老宅院过夜。

    这是老金家第一次接待外客,老宅院的客房一般都是家里亲戚来往,或者蓬年过节,集团年会时,集团高层才在客房借宿。

    金泽滔说有贵客,那么这个贵客的身份一定不低,所以,老金家几乎是全家出动,中门大开迎接桥桑和江海两人。

    桥桑不觉得这是什么礼遇,但江海看到老金家的爷爷奶奶都亲自出迎,长辈出迎,不能失礼。

    桥桑不以为然,江海就要行使起长辈的职责,从幕后走向前台,一反常态,笑眯眯地一一和金泽滔的家人见面问好。

    奶奶看到陌生的孩子,照例要先摸摸骨,神神道道地念叨一番,桥桑还没抱上唱唱等孩子,奶奶先摸上了她。

    桥桑被奶奶一双粗糙的手从上摸到下,脸早就臊得象涂了一层红云,忸怩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换作别人家的老太太这么作贱自己,她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但不知怎么的,此刻,她心里只有羞涩,没有恼怒。

    爷爷不悦地说:“老婆子,人家小姑娘第一次进咱们家门,你也不消停消停,孩子面薄,什么人都敢乱摸。”

    奶奶瞪了爷爷一眼,和颜悦色问:“闺女今年多大了?”

    桥桑垂着眼皮子答:“十七了。”

    金泽滔吓了一跳,单从外表看,桥桑说她二十七,金泽滔一点都不奇怪。

    金泽滔一直当桥桑是孩子,不是因为她面嫩,而是她心性幼稚,好恶由心,时不时耍点小孩子脾气。

    相反,桥桑浓妆艳抹,红唇黑眼,顶着个鸡窝头,长得又是前凸后翘,怎么看都是个成熟女人,没料到还只是十七岁的学生。

    奶奶颤巍巍地抚摸着桥桑的脸,自言自语道:“闺女,你长了一个大富大贵的身,却天生孤苦伶仃的命,可怜的孩子!”

    金泽滔又是吓了一跳,奶奶,这话可是犯忌讳的,人家是桥家嫡亲后代,大富大贵是注定的,姑娘身后就是桥家,桥家人丁兴旺,跟孤苦伶仃更沾不上边。

    奶奶爱摸骨,经常念叨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且她说的大多是吉利话,金家人都当是她的业余爱好,谁也不会跟她顶真。

    但此刻,她却突然说出这番石破天惊的话,在场的人们都听得仔细。

    爷爷脸色都变了,连忙拉扯过奶奶,低声呵斥道:“老婆子,客人上门,你就不能说两句吉利话,什么话都敢胡说,你教人家以后怎么还敢登咱金家的大门?”

    奶奶这一回没再吭声,抚摸着桥桑的手直叹气,桥桑抓着奶奶的手不放,不知想到了什么,两只熊猫眼瞬间就升腾起水雾,江海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什么。

    风落鱼和何悦聊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甚至连金家的大门都没有踏进,就匆匆告辞离开。

    江海找了个房间打电话去了,桥桑赖着奶奶怎么都不愿意离开,金泽滔带着三个小家伙,和何悦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金泽滔回院子的路上,把今天书店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何悦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在纪检战线也是一名战功显赫的女将,但嫉恶如仇的脾气还是一如当初。

    何悦拿云歌飞无可奈何,但浜海书店的蛀虫,她是没打算放过。

    赵静书记既然都作了指示,由市委牵头,她请示过纪委书记,当着金泽滔的面调兵遣将,要求西桥县纪委连夜对浜海书店郝总提起谈话。

    谈完公事,三个小家伙早昏昏欲睡,安置了三个孩子,金泽滔抱起何悦急吼吼地就往卧室赶。

    金泽滔现在就是典型的暴饮暴食,何悦难得在家,他也顾不得旁边卧室还刚睡下孩子,不远处两个客人还没有休息,就急不可耐地跨龙乘凤,极尽颠鸾倒凤之欢。

    折腾了大半夜,何悦才香汗淋漓地昏昏睡去,金泽滔却无半点睡意,冲了个澡,踱到院子里散散心,却忽然听得不远处有人在轻声抽咽。

    大半夜的谁在哭泣,金泽滔正要转过院门看个究竟,却见老桂树下,有个人影站得笔直,金泽滔头皮都发毛了,有人哭泣,还有个鬼影子立在自家院子里。

    借着月光看去,那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桥桑的贴身警卫江海。

    金泽滔吁了一口气,说:“江大哥,你就不能喘口人气啊,大半夜的站在树脚下,要吓死人的。”

    江海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金泽滔侧耳细听,抽泣声象是桥桑的声音。

    江海没有说话,金泽滔也不好追问,陪着站了一会儿,桥桑似乎并没有要停止哭泣的意思,金泽滔忍不住道:“江大哥,你不去安慰一下?”

    江海又是沉默了一会,说:“小桑父母是军人,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意外牺牲,在外人看来,小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无论怎么的宠爱,都代替不了父母,你家老太太没有说错,小桑孤苦伶仃,看起来大大咧咧,内心十分孤独无助。”

    金泽滔点了点头,桥桑除了性格的反叛之外,孤独也许就是造成她打扮怪异,举止乖张的最大内因。

    江海站了一会,返身折回,桥桑的孤独,连江海都没有办法安慰,金泽滔摇了摇头,也转身准备离开。

    江海忽然说:“或许你试着可以开导她,你是为数不多的她看着顺眼的年轻人。”

    金泽滔愣了一下:“心病还须心药医,江大哥都没办法劝导,我跟她又不熟,哪能开导得了她。”

    江海笑得有些狡黠:“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或许就能找到共同的话题,这里好歹是你的家,作为主人,难道不该为客人解忧?”

    金泽滔冲着江海的背影喊道:“江大哥,您老高寿啊?”

    江海怎么看都才三十出头,说话口气却老气横秋,金泽滔忍不住拿话刺了他一下,江海一个踉跄,三两下消失在沿廊尽头。

    金泽滔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去看看,不管怎样,桥桑借宿在自己家里,作为主人,即使开导不了,关心一下也是主人家的本分。

    她大半夜哭泣,说到底还是奶奶说的那番话,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一根思念父母的心弦。(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