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交颈相糜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桥桑今天脸上什么都没有涂抹,干干净净,鸡窝头烘干了,一头卷曲的头发看着很自然,她两眼闪闪发光地盯着前方,贪婪地浏览着西桥的街景。

    金泽滔侧眼看她,见她脸上洋溢着从来没有见过的快乐表情,仿佛全身每个细胞都在欢呼。

    自由,这就是自由的欢乐,桥桑侧着脸认真说:“今天是我自懂事开始,第一次和陌生人一起,我很快乐。”

    金泽滔没好气说:“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还只是陌生人,地位好低啊!”

    桥桑吃吃笑道:“那你想要做我什么人?”

    金泽滔一本正经说:“算起来,今天我们是第三次见面了,一回生,两回熟,怎么都算得上熟人了吧?”

    桥桑噘着嘴说:“胆小鬼,有色心没色胆的胆小鬼。”

    金泽滔只好迅速转移话题:“你现在不上学吗?怎么还能到处玩?”

    桥桑好象不太愿意提起自己的事,说:“我提前保送,接下来都没课了。”

    金泽滔吓了一跳:“你才上高中啊?这算不算未成年人!”

    十七岁,上高中差不多,但心理上还是很难接受她只是个中学生。

    桥桑不屑道:“你的观察能力和智商好象有问题,我是大学提前保送生,算了,不说这个事了,什么眼力,还当县长?”

    在这一刻,她又仿佛是那个奇装异服打扮,轻世傲物行事的鸡窝头。

    金泽滔的诧异表情让桥桑顿时不安起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以前那个样子?”

    金泽滔没有答话,从老家出来,必须经过酒厂门口,此时,大批干警赶来维护秩序,酒厂人声鼎沸,群情激昂,金泽滔车子慢了下来。

    虽然乱。但并没有失控,现场有人在劝导疏散,金泽滔吁了一口气,不远处有车子驶近,看车号正是柯南良的车子。金泽滔迅速驶离。

    在扫视后视镜时。却见桥桑正委屈地看着自己,两只眼睛开始冒水汽。

    金泽滔顿时头大无比,你有那么脆弱吗?相比较你来说。我才是弱势个体,我的委屈谁来安慰?

    昨天晚上真是精虫上脑了,人家女孩情窦初开,怎么经得起撩拨,这下快成鼻涕,粘上你了,她是你能染指的,你又能给予她什么?

    跟她背后庞大的桥家相比,人家有日月光辉。自己仅腐草之光,人家是明珠,自己是米粒,这能比较吗?

    两人都有点患得患失,桥桑还算克制,没有发作她的小姐脾气。车子很快就出了镇区,到浜海,要经过一条山路,路上车子行人渐渐地稀少。

    金泽滔松了一口气,过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让江海和桥桑这对扫帚星离开,再呆下去,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来。

    就在这时,刚才还安静坐着的桥桑突然纵了过来,搂住自己的颈脖。

    前方视线突然被桥桑的蓬松乱发挡住,金泽滔下意识地踩下刹车,车子发出一声难听的“吱吱”急刹声,歪歪扭扭终于停了下来。

    金泽滔想发火,但看到桥桑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自己,所有的火气都烟消云散,喃喃说:“你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吗?要是车翻人亡了,我们这个样子怎么有脸见地下的列祖列宗。”

    桥桑吃吃笑道:“这样才好呢,我带你去见我爸我妈,我们一家人团聚,还顺便给他们捎带一个女婿,他们一定高兴呢。”

    金泽滔只觉得后背飕飕地发凉,桥桑不是不清楚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只是她根本不在乎,这是一个有着严重自我毁灭倾向的女孩。

    他心里一声哀叹,我这是走的什么霉运,怎么老碰到这种神经质的女孩。

    桥桑如此,西州还有一个会画画的孙雅文,前几天刚打过电话,虽然只是问了个好,但隔着话线,那动听的飘忽的声音,就象彼岸人的召唤,至今想来,都还感觉那么的虚幻,不真实。

    还有那个渐渐长大的小春花,她见到自己,就跟几年前一样,还是喜欢被自己抱着。

    她对自己痴缠,周围人都觉得不过是小女孩对自己救命恩人的依恋,但金泽滔清楚,不是这么回事。

    突然想起江海今天莫名其妙说要出去办点事,一个堂堂警卫局副局长在西桥能有什么大事要他亲自出动。

    跟当初孙部长约请自己回家一样,非把桥桑交给自己看管,让猫看鱼,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桥家一个女孩出游,要出动卫士长跟随,难道桥桑比家长还要尊贵?

    金泽滔吞吞吐吐说:“你是不是平时都有这样的想法?”

    桥桑歪着脖子想了一会,说:“有时有,有时无,看心情。”

    金泽滔艰难地吞咽着口水,说:“那什么时候才会有那样的心情?”

    桥桑盯着金泽滔看:“心情不好的时候,比如昨晚上,要是你不过来安慰,我就会特别的想爸爸妈妈。”

    金泽滔说:“那你现在还想不想?”

    桥桑点点头,又摇摇头:“现在不想,就想你。”

    这是个有病的女孩,绝对有病,金泽滔得出结论。

    难怪江海这么放心把她交给自己,心病还需心药医,难道自己就是那副心药?

    金泽滔看看手表,说:“好了,我们重新上路,路上如果你特别想你爸妈了,一定要记住,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停下车子,让你慢慢想。”

    桥桑眨眨眼:“我又想我爸妈了。”

    金泽滔以手覆顶,呻吟道:“小桑啊,如果你真要见你爸妈,怎么也要收拾干净了才行,你说这车子要翻了,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桥桑摇了摇头,金泽滔说:“你瞧瞧路边的山崖,真要掉下去,呯,车子变成铁皮罐,我们都变成罐头鱼,那副惨样,你说你爸妈能认识你吗?”

    桥桑侧脸细想了一会儿,突然说:“你做我心上人成不成?这样我心情好的时候想你,不好的时候也想你,就不想我爸我妈了。”

    金泽滔不敢马上拒绝,有病的女孩,你要再刺激她,没准过会儿,直接夺过方向把车子开进悬崖,那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他滑动着喉头,艰难地思考着该怎样委婉地回绝,桥桑说:“你不要担心,我刚才说说的,真特别想见爸妈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不会带着你一起去的。”

    金泽滔突然为自己的犹豫羞愧,伸手抚摸着她的乱发,说:“你试着去感受一下,一阵微风,一朵白云,一束鲜花,都是我们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也并不是只有你父母才爱你,如果你觉得世上无爱,那就更要善待自己!”

    说到这里,金泽滔拍拍她的手,下了车,在山崖边采过一朵洁白的野兰花,先嗅了嗅,然后把它置于桥桑的鼻子底下,说:“使劲嗅嗅,你会留恋。”

    桥桑接过野兰花,长长地吸了口气,顿时觉得口齿生香,说:“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的花,你送给我吗?”

    金泽滔说:“当然,这也是我第一次送出野兰花。”

    “坏人!”桥桑把野兰花夹在耳边,横看了他一眼,“难道我只是野兰花,任君采摘随君扔。”

    很有想象力的女孩,金泽滔赶紧上车,打直方向。

    桥桑磨磨蹭蹭上了车,慢慢地越过座位,依偎进他的怀里,眼睛却看着他,闪动着让金泽滔心悸的光芒。

    金泽滔张着手,有些不知所措,桥桑慢慢地阖上眼,轻声问:“你能亲亲我吗?”

    车厢里弥漫着野兰花的香味,感受着桥桑吹气如野兰花的火热气息,看着桥桑任君采撷的淡淡微笑,昨晚心里面那头魔鬼似乎又被释放了出来。

    来吧,采撷吧,折枝吧,一朵清新的小花,一朵傲立山崖的野兰花,一朵生于京城,长于豪门的娇贵之花!

    江海主动回避,不正是希望我采撷下这朵病恹恹的花,那就采了吧。

    金泽滔张嘴吻上,只觉得桥桑的嘴唇柔软得象糖饴,甜蜜象花蕊。

    金泽滔忘情地吮吸啃咬,桥桑涩涩地回应,不知不觉间,两人交颈相靡,拥作一团。

    金泽滔手也没闲着,桥桑今天穿一件后背开合的长裙,前胸护得严严实实,他在衣裙外抚摸了一阵,感觉碍手,直接掀起裙底,桥桑呢喃低语:“坏人!”

    桥桑的一句坏人就象给金泽滔的火上添了油,三两手就把手伸进了桥桑最柔软的蜜地。

    两人的喘息逐渐粗重,不住地扭动着身体,变换着体位,渐渐地桥桑喉咙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不一刻,随着桥桑一声长长的尖叫,一切都归于平静。

    此时,山路上有车经过,看到山崖边停着一辆车,还使劲地揿揿嗽叭,金泽滔慢慢地将桥桑放平,理直她的衣裙,擦干净粘糊糊的手,平息了一下心火,才说:“我要继续赶路了。”

    桥桑发着猫咪一般的呻吟:“嗯。”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等下了山路,金泽滔回头看着慵懒地靠着椅子的桥桑,说:“还想你爸妈吗?”

    桥桑低垂着眼睑,说:“没有呢,我就想你。”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