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旗帜鲜明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好的66的月票,求推荐票月票!)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对柯南良的言行婉转地提出批评。

    就连西桥镇委书记娄正畅都表示不满:“农村工作千头万绪,说难听点,我们平时疏导都来不及,更不能添堵,南良书记,你这样乱说话,给我们工作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十分被动,现在有村民要求重新核查当初土地批准情况,你让我们怎么处理?”

    唯有宣传部长孙倩如和组织部长朱华没有发言,但应该不会出言支持柯南良。

    柯南良开始面色难看,但慢慢地,他也开始镇静下来,他玩味地扫视了一圈,耐心地倾听完所有人的意见表达,说:“大部分常委都发表了意见,看起来,大家都对于‘土地工’的处置有不同意见,对我提出的重新核查当初‘土地工;批准情况持反对意见,我个人不这样认为。”

    金泽滔侧着脸看他,笑道:“这些土地工大部分是八十年代批准的,翻旧账不但无补于事,还会加剧矛盾,我想请问,南良书记,你要翻案,到底想说明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柯南良愣了一下:“有个别村民反应这些土地工的招收存在严重的暗箱操作问题,作为党员干部,有问题难道不应该揭露吗?”

    金泽滔一拍桌子说:“你准备花多少时间去查这个问题?是不是要等问题查清了再启动酒厂谈判?如果没有问题,你怎么收拾残局?南良书记,农村工作不是光凭一腔热情,一股正气就能干好的,你不是刚出社会的毛头小伙子,应该分得清主次和轻重,这些不用我在常委会上告诉你吧?”

    柯南良脸涨得通红,没想到金泽滔当着全体常委的面,批评自己这么不留情面。

    他知道昨晚上得罪了他。但没想才过了一夜,就开始借常委会名义开始报复自己。

    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恐惧,说话都结结巴巴:“金书记,发现问题,不去调查研究。这不是我们实事求是的作风。如果因为担心影响和浜海酒业的合作,就对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那是官僚作风。是本末倒置。”

    “南良书记,什么叫实事求是,就是一切要从实际出发,一切要从群众利益出发,领导干部,想问题,办事情,要站在全局的高度,站在群众根本利益的高度。”金泽滔说到后面。语气十分严厉,“南良书记,你要重启对土地工录用的调查,请问,你是站在什么立场说话?”

    他最后一顶大帽子扣过去,直唬得柯南良半晌说不出话来。

    说真的。柯南良要翻“土地工”的旧账,坚持清退“土地工”,私心大于公利,说到底,就是想借这件事为自己树威。为自己造势。

    他并不认为翻“土地工”的旧账就是站在群众的对立面,还是有一批群众拥护。

    柯南良要拿“土地工”树威,金泽滔今天就拿柯南良立威,金泽滔目光扫向尚未发言的孙倩如和朱华两位部长。

    今天,在“土地工”问题上,在场常委必须有旗帜鲜明的态度,支持或反对!

    西桥县正式运行以来,金泽滔本着与人为善,五湖四海的原则,十分重视班子团结,集体议事,民主决策,努力避免一言堂家长制作风。

    但现在看来,班子团结,也是有分歧,有斗争的团结,放任自流,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金泽滔的突然暴怒,令得会议室一片死寂,一向说话都要比孙倩如慢上半拍的朱华部长先打破沉静,说:“对少数群众反应的‘土地工’录用作弊案,有确凿证据的,应该重视,但对道听途说,人云亦云的,我认为,不应该支持调查,至于不分青红皂白,/>

    朱华这番话乍听有点和稀泥,两不得罪,但仔细一琢磨,态度又十分鲜明,就连金泽滔都忍不住击节称叹:“朱部长的说法才是实事求是的工作方法,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足为信,摆事实,才能讲道理。”

    孙倩如言简意赅:“我反对清退‘土地工’,我也反对调查都过去十多年的所谓‘土地工’录用作弊,尊重过去,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尊重现在,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后辈,某一天也象今天一样,对过去的决策说三道四。”

    两个最后发言的常委同样来自西州,但对柯南良的批评,比前面常委都要尖锐,其他常委就事论事,没有论及其他。

    但他们两人一个站在科学的高度,一个站在历史的高度,把柯南良的做法批得一无是处。

    金泽滔要在今天的常委会上拿柯南良立威,并要求每个常委都必须有旗帜鲜明的表态,支持或反对!

    这些常委有些是金泽滔推荐提拔,有些对他知之甚深,谁也不会在这大是大非面前跟金县长唱反调,对柯南良自然要群起而攻之。

    唯有孙倩如、朱华两位外地常委,一直和本土势力若即若离,短时间内,很难被本土势力接受,今天表态,何尝不是他们两个西州背景的常委融入本土势力的机会。

    两人都是精明人,闻弦知雅意,自然是死道士不死贫道,再说,现在大环境下,再翻起“土地工”的旧案,也确实不合时宜。

    柯南良的脸色红一阵青一阵,他低着头,恨恨地看向金泽滔,今天常委班子开到现在,已经变为对他的批斗会。

    金泽滔将手中的茶杯咚地敲在桌上,最后总结说:“根据同志们的意见,我讲三点意见,第一,请谢凌县长联系浜海酒业,继续就合作事项展开谈判;第二,请正畅书记做好善后处理,说明县委的态度,关于‘土地工’,决不翻历史旧账,有确凿证据的,可以通过正常程序向有关部门反应;第三,请宏伟局长加强酒厂安全保卫,防止有人借机闹事,没有意见的话,就照此执行吧。”

    金泽滔提的三条意见确实是迅速平息当前“土地工”事件的正确做法,三条意见都未涉及柯南良,但这三条意见执行下去,柯南良的威望将荡然无存。

    柯南良嗫嚅一下,终于还是开口说话:“金书记,我尊重常委会的决定,但我保留个人意见,并有权向上一级党组织实事求是地反应问题。”

    金泽滔淡淡一笑:“作为党员,你甚至有向中央反应问题的权利,散会!”

    柯南良气得两手直哆嗦,直到会议室的常委都陆续离开,他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心里有一股邪火熊熊燃烧。

    金泽滔的三条意见很快被执行下去,酒厂的“土地工”事件还未发酵,就被平息下来。

    三天后,酒厂和浜海酒业的合作事项谈判基本达成一致意见,“土地工”和正式职工一视同仁,没有实行区别对待。

    金泽滔虽然在酒厂“土地工”事件中并未露脸,但经此一事,他在改制后的酒厂中,金县长的威望一时无两。

    合作方案将等双方职工代表大会通过后,再组织实施,其实也就走个形式。

    此时,金泽滔却忙于接待另一批客人,华似玉率领的香江工商投资考察团已经驾临西桥。

    考察团虽然冠以香江的名义,其实是以京城唐人俱乐部公司为骨干,主要考察西桥古镇,以及金泽滔提出的经营古镇的可行性。

    华似玉外表粗犷,却心思细腻,表面丑陋,但内心坚毅,做事一丝不苟,而且能坚持不懈。

    她考察西桥古镇,除了投资顾问,她还带来了相关的景观和旅游专家,甚至是水利专家,人员组成复杂,涉及方方面面,对西桥水乡古镇的潜力开展全方位的考察和评估。

    前两天,金泽滔都没有露面,基本是华似玉自己领着一群人自由考察走访。

    走了两天后,然后由县政府一名副县长陪同,又走访了西桥全境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特地察看了柴爿甸古村落及雨伞庵,到东源欣赏了海上仙子国,并观看老渔村的一些海上民俗。

    前前后后,这个考察团走访了差不多一个礼拜,才最后正式和金泽滔为代表的西桥县政府洽谈。

    连谢凌都感叹说:“华董率领的考察团既敬业又专业,这些天,陪同他们考察走访的各有关部门负责人,都很感慨,我们干部跟他们相比,无论工作细心程度,还是责任心,真是自愧不如,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

    为了以示隆重,金泽滔特地将投资洽谈地点设在通元酒店的芙蓉榭。

    金泽滔提前赶到芙蓉榭,意外见到了风落鱼,自桥桑他们离开后,就没再见过她,还以为她早就已经回京,却不料还在西桥逗留。

    几天不见,风落鱼面色虽然憔悴,但眉宇间有欣色,他笑着打趣:“风总,莫非有了?”

    风落鱼、李沉鱼夫妇结婚多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刚开始人们还经常玩笑,时间一久,这就成了他们夫妻的难言之隐,没人再打听这事。

    风落鱼愣了一下:“什么有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