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野心勃勃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没有什么。”一个女人久未怀孕,总有难以启齿的原因,金泽滔也觉得提起这个话题有些孟浪,连忙转移话题说,“桥桑已经回京,也没见你过来送送。”

    “没了,以后都不会有了。”风落鱼这才醒悟过来,情绪有些低落,但旋即就恢复正常,“桥桑去的急,等我得到消息,她已经离开,反正京城还能碰面。”

    金泽滔啊了一声,抱歉地笑笑,这事还真不好安慰,风落鱼却反而安慰起他:“没什么,也幸好没有孩子,以前,没钱的时候,我把钱看得比天都大,当钱成了符号,钱就成了最没用的东西。”

    金泽滔还以为她受了自己的刺激,才有感而发,愈发地尴尬,却听得水榭外面一声好听的声音道:“风总,你要觉得钱没用,不如都送给我吧,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钱!”

    金泽滔还没回头,就闻到一股香风飘来,都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庞大的胸脯已经把他包围住了。

    “神一样的男人,我们又见面了!”来的正是风一样的华似玉华董。

    和金泽滔见面,先把他送进自己的胸口亲热一阵,成了华董的最独特,也最热烈的见面方式。

    风落鱼吃吃笑道:“华董,这是金县长的地盘,当心他以性骚扰罪名让公安局抓你。”

    风落鱼越是这么说,华似玉越是把金泽滔箍得紧,金泽滔被她埋进乳波胸海,只觉得气短头晕。

    倒不是受不了这种香艳得让人窒息的见面礼。实在是华似玉的胸口。象是栽满百花的后花园。桂馥兰香,各种香气浓郁得让他都快喘不过气来。

    金泽滔鼻子发痒,实在忍耐不住,狠狠地打了个喷嚏,瓮声瓮气说:“华董,你家里的香水是不是都倒胸口了?”

    华似玉有些洁癖,生怕他的鼻涕碰上自己,连忙松了手。怏怏道:“金县长,你这人就是不解风情,注定没有女人缘。”

    金泽滔拼命摸着鼻子,说:“无边艳福,无福消受,这都是我命薄缘悭,辜负了华董的美意。”

    华似玉人虽然长得粗砺,但精于穿衣打扮,庞大身躯上名贵服饰随意搭配,看上去还是那么和谐。脖子上垂着一串长长的珍珠项链,就象居士的佛珠。

    华似玉身后。一如既往地站着她谦卑的影子丈夫娄中江,面对妻子和金泽滔的亲密接触,他不但不以为意,还笑眯眯地冲着金泽滔点了点头。

    接触多了,金泽滔到现在,也没了开始的那种古怪感觉,和华似玉说过话后,他主动招呼娄中江说:“娄总,又见面了,最近还好?”

    娄中江热情地和他握手,说:“托金县长的福,一切都好,这段时间给金县长添麻烦了。”

    金泽滔热情地说:“娄总你这话就说差了,都是老朋友,见面提麻烦两个字就太见外了,不要说你们今天是散财童子,到西桥是考察投资来的,就是你娄总没事到我们西桥转转,那我也要扫榻以待。”

    一贯低调得就仿佛影子,向来不被人注意的娄中江愣了一下,握着金泽滔的手,感慨说:“金县长,你这个朋友,我认了,有机会,一定叨扰。”

    寒暄过后,华似玉说:“这一星期来,我们走了很多地方,接触了很多人,西桥就象个蒙尘明珠,如果经营得好,这是光照万里的好地方,也唯有西桥人杰地灵的地方,才能哺育出象金县长这样灿烂的男人。”

    “谢谢华董,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西桥是个有历史底蕴,更有发展潜力的城市,投资西桥,一定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金泽滔笑得都快合不拢嘴,谁要说西桥好,金泽滔都觉得脸上有光,与有荣焉。

    “金县长说好,那一定是好的,唐人俱乐部要进一步发展壮大,需要有个新的平台,投资旅游业是个不错的选择。”华似玉坐了下来,直压得凳子咯吱作响。

    唐人俱乐部在国内投资主要以会所服务为主,但正如金泽滔以前所提醒的,这种奢侈服务投资,制约太多,发展潜力有限。

    目前,唐人俱乐部也仅在西州、东珠和京城三城布点,短期内没有准备继续建立分店。

    华似玉也多次向金泽滔征求意见,金泽滔让她先来西桥看看对经营古镇是否有兴趣,进军旅游业这个朝阳产业,无烟工业,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华似玉对金泽滔的意见向来重视,这次更是大张旗鼓地组织规模庞大的考察团来西桥实地走访考察,既有投资西桥的打算,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次考察,确立她下一步重点发展方向。

    金泽滔亲自给华似玉夫妇斟茶,说:“兰浦河前期改造已经启动,解放街整体改造方案正在紧张规划中,酒厂将整体搬迁,我们计划在老厂区建造酒文化主题公园或者博物馆,已经委托酒厂正在物色专家设计,这三个区域,将构成古镇西桥整体,华董,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我们希望能在西桥再逗留两天,离开前,我们会给贵县一个明确答复。”华似玉犹豫了一下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希望贵县,能考虑把柴爿甸和海上仙子国的开发权交给我们,如果我们决定投资,我们更希望把西桥作为一个整体品牌来经营,而不仅仅是水乡古镇。”

    金泽滔惊异地看了她一眼,这真是个有着和身材相匹配的抱负的女人,野心勃勃,她注定要站在云端上俯瞰人间,

    她要继续在西桥逗留考察,不是她对投资西桥的信心动摇,而是要通过更深入的可行性考察,为唐人找准适合自身发展方向的定位。

    这一点,华似玉觉得很重要,远比投资西桥古镇更具战略意义,她现在提出西桥把开发柴爿甸和海上仙子国的开发权委托给他们,就是准备下决心正式涉足旅游业。

    金泽滔建议说:“柴爿甸古村落如果能和古镇连片开发,西桥这张旅游名片就更加响亮,投资也不会太大,可以考虑,但开发海上仙子国,工程浩大,投资巨大,你们还是要慎重考虑。”

    即使后世,海上仙子国仍然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大多数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景。

    “如果说古镇和古村是西桥的皇冠,那么东源的海上仙子国就是皇冠上的明珠,西桥如果要光照万里,非得拂净覆盖在这颗明珠的灰尘,把它的真面目展示给世人看不可。”华似玉说着说着,就霍地站了起来,带动一阵香风,金泽滔连忙用脚勾住凳脚,防止被她带倒。

    开发海上仙子国,应该是所有到过南山村,见识过那片碧水蓝天白沙人们的共同想法。

    华似玉转向风落鱼说:“风总,要开发海上仙子国,单凭我们唐人的力量还力有不逮,如果东源集团能参与进来,我就有信心把它打造成大陆的维多利亚港。”

    风落鱼下意识地看向金泽滔,犹犹豫豫说:“东源背景的投资,我们一向谨慎,我还要请示总部。”

    金泽滔主政西桥,为免落人话柄,十分忌惮让东源集团参与西桥项目投资,但要开发海上仙子国,凭唐人一家力量,还真有些勉力。

    两天后,东源集团同意以京城唐人俱乐部公司的名义投资西桥,集团将委派专职经理人参与项目,这也是金泽滔考虑再三作出的最后决定。

    隔了一天,金泽滔启程奔赴西州,正式邀请省委省政府领导,参加定于下个月举行的西桥县揭牌仪式。

    按照原先约定,郑昌良副书记随后将赶到西州,他将代表永州市委和金泽滔一起出面邀请省领导。

    人还在旅途,金泽滔接到了省委宣传部孙朝晖副部长的电话。

    这段时间,孙部长隔三岔五跟他通话,通报孙雅文的近况,一起商量该怎样纠正和引导她的心理偏差,尽快融入社会。

    每一次接到孙部长的电话,都让他头皮发麻,他现在都怀疑孙部长也开始有心理变异的趋势,说话唠叨,喋喋不休,莫非这种毛病还可以传染?

    就因为自己踢了他们家那个水桶腰孙雅文一脚,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被孙部长当作自家人一样。

    孙雅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孙部长总会在第一时间急吼吼地打电话跟他商量。

    我要是跟你们孙家沾亲带故,那也说得过去,有事商量着办,这都是应该的,偏偏自己跟孙家八杆子都不着。

    这让金泽滔很郁闷,如果孙部长对他破口大骂,他还乐意,如果孙部长对他客客气气,他都能接受。

    自从他们家女儿被自己踢了一脚后,眨眼间水桶腰变水蛇腰,麻雀变凤凰,不但人变得如花似玉,性格也变得温柔似水,跟以前相比,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这本来是好事,但对孙部长夫妇来说,却是坏的不能再坏的事情。

    孙雅文脱胎换骨的变化,父女间彼此越来越陌生,让孙部长夫妇感觉女儿离自己远来越远,担心有一天,女儿终究会远离自己而去,这让他们感觉恐慌和局促。(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