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山雨欲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

    孙雅文跟她父亲越来越疏远,却对金泽滔越来越依赖,将他视作最亲近的人,天天写日记抒发着对他的思念。(凤舞文学网)

    这让孙部长把拯救女儿的希望都寄托在金泽滔身上,一来二往,孙部长现在跟他说话,就象跟自家女婿一样。

    这让金泽滔心理上不能接受,再说,他自始至终,都难以接受孙雅文的改变。

    跟孙部长夫妇不一样,他们恐惧女儿远离自己,而对金泽滔来说,现在的孙雅文就象个现代都市中的画皮人,直到现在,仍让他敬而远之,不敢稍近。

    孙部长这回倒没有唠叨女儿,而是说起了新华书店的事情,他说:“泽滔,是这么个情况,中宣部云部长的公子,最近在你们西桥书店闹了点事,云公子在地方上的任性胡为,云部长一直都不知情。”

    金泽滔倒是暗暗吃惊,西桥书店发生的事发生才没几天,除了现场几人,所知者寥寥。

    至于云歌飞的身份,如果不是风落鱼事后告知,连金泽滔都不清楚他的父亲竟然是中宣部高官,倒没想到这事怎么就惊动了孙部长。

    金泽滔笑嘻嘻说:“孙部长,这都是后生晚辈闲得无聊的闹剧,云部长不知情很正常,这事都惊动了孙部长,真是罪过。”

    金泽滔轻描淡写地准备一言带过,他并不想孙部长过分关注此事。

    一提起云歌飞的名字,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西桥新华书店里,云歌飞看自己犹如蝼蚁的不屑目光,以及用白方巾擦过刚跟自己握过的那一根根手指,然后掼在地上。

    桥桑后来还不无担心说,京城豪门里,这代表云歌飞要跟金泽滔刺刀见红,不死不休的意思。

    别看云歌飞举止轻浮。一副没心没肺的浪荡公子模样,京城里却是出了名的心胸狭窄,心狠手辣,事情虽然过去了,但还是要小心他的背后算计。

    但金泽滔是个好相与的人吗?显然不是。西桥书店的事情。最后还是金泽滔抬出了老叔这张圣人招牌,引起市委高度关注,才算勉强告一段落。

    但他跟云歌飞的事情。却并没有结束,云歌飞放言要和他不死不休,金泽滔也并没有想就此罢休。

    孙部长凝重说:“你别嘻皮笑脸,云部长亲自打电话过问此事,希望西桥县委能顾全大局,消弭因此而产生的不良影响,毕竟,现阶段,弘扬正气才是主旋律嘛。”

    不应该啊。金泽滔愕然,云部长是中宣部正部级副部长,算得上是德高望重的老宣传部长,如果他要过问此事,找葛苏平部长比孙部长管用多了。

    跟云部长一样,孙朝晖也称得上是越海的宣传系统的定海神针。所谓定海神针,省委主要领导都换了好几茬,宣传部长都换了好几任,孙朝晖副部长至今还在副厅级别打转。

    孙朝晖部长脾气很臭,动不动说粗话。批评干部更是百无禁忌,在宣传系统口碑很差,再加上和现任宣传部长葛苏平不和,在省委大院里一向不受人待见。

    孙部长仍是我行我素,粗话照样说,干部照样批,虽然在级别上毫无寸进,但却无人能动摇他的宣传部副部长这个位置,也无人敢当面轻视他。

    原来,孙部长还有云部长这层个人关系,金泽滔终于恍然大悟。

    而由此联想到,云部长通过孙朝晖部长过问此事,那就是希望西桥方面能悄然化解云歌飞在西桥书店造成的恶劣影响,说到底,云部长是不想这事弄得尽人皆知。

    孙部长最后说的那句话应该是他本人对金泽滔的规劝,弘扬正气才是主旋律,就是劝说金泽滔就此罢休,不要再扩大影响。

    云部长的公子云歌飞打着其父旗帜,对新华书店系统的国有资产低买高卖,牟取暴利,或许普通群众并不知情,但有心人总会关注。

    西桥老叔的事迹经过永州市委的联合调查组核实,完全属实,事迹十分感人,市委已经层层上报。

    市里有意要在全市发起学习刘叔平事迹的活动,并以学习榜样为契机,掀起新一轮的精神文明建设**。

    省委宣传部十分重视,葛苏平部长亲自作了批示,号召全省干部学习他国而忘家,公而忘私的无私精神,学习他热爱人民,扶贫帮困的高尚人格,学习他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优秀品质。

    葛苏平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用排比句抒发她对老叔精神的敬佩。

    现在从京城到地方,正在兴起学习中央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核心道德观的热潮。

    这个时候,西桥新华书店老叔横空出世,就成了引领永州乃至越海新时期精神文明建设的旗帜人物。

    新华书店作为宣传系统的企业化管理事业单位,老叔的事迹就更具典型意义,云部长打这个电话,意味深长。

    没看到,浜海店包括郝总在内,所有涉案人员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声无息。

    如果不是何悦有京城渠道,金泽滔都不清楚,这起案子的查处竟然惊动了京城高层。

    浜海新华书店的**案由总店直接接手,专门委托省店纪检组参与查案,案子查处效率高得令人咋舌,省店纪检组进驻浜海店的第二天,就宣布了浜海书店新班子任命。

    所有这一切,就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但金泽滔却从平静中,嗅到了一丝丝山雨欲来的气息。

    而现在孙部长这个电话,就很好诠释了浜海新华书店**案查处背后的那只大手到底是谁。

    孙部长虽然唠叨,但跟他平时动辄破口大骂的臭脾性比起来,现在对金泽滔的态度更象是长辈对晚辈的提点,这一点也是金泽滔这几个月以来,一直愿意耐着性子倾听他唠叨的最主要原因。

    金泽滔也收起笑脸,说:“孙部长,我知道了。”

    孙朝晖叹息说:“你并不知道,这样吧,这两天你有空来西州一趟,具体再面谈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这还是这段时间以来接触中,孙部长第一次主动结束谈话。

    难道这后面还有什么讲究?

    很多领导,在子女没有闹出事时,万事睁一眼闭一眼,真等出了事,才急急忙忙四处扑火,实在不能扑灭的,就高压灭火。

    金泽滔遇到的情形就属领导亲自发话,以高压态势,务必将所有可能影响领导形象的苗头,都消灭在星星之火状态。

    但问题是金泽滔现在既没想拿云歌飞怎么样,也没有损害云部长的形象,至少目前来说,西桥的火已经扑灭,如果有火,那也是西桥之外的。

    云部长到底在担心什么?

    金泽滔还在呆呆发愣,电话又打了回来,孙部长说:“哦,对了,雅文这段时间都在准备报考美院的专业考试,这两天美院考试要开始了,她压力很大,很憔悴,你过来,也顺便给她鼓鼓劲。”

    金泽滔立即头大,他知道孙雅文咬牙切齿准备报考今年美院的夏季班招生,除了绘画专业考试外,还要参加当年高考,从她下决心报考美院到迎考,半年时间都不到。

    这对一个没有经过系统学习过绘画的女孩来说,压力可想而知,再加上她高中毕业已经有几年,文化课本来就非她所长,要补上这个短腿,非得下苦功夫,化大力气不可。

    金泽滔病怏怏地说:“孙部长,我现在就在去西州的路上,不用过几天了。”

    孙部长大喜:“那最好,晚上我正要请美院领导一起吃饭,雅文还不乐意,有你作陪,这事情就好办了。”

    挂了电话,金泽滔忍不住苦笑,看起来,孙部长压根就不准备让女儿受苦,直接找关系走后门了。

    但以孙部长的脾气和人脉,走这个后门还是有点难度。

    越海美院属越海省和文化部共建院校,论起级别,美院院长级别都比他高。

    作为美院院长,他首先是国内知名的美术家,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无论在性格上还是脾气上,一般都不太会卖地方官员的账,再说,孙部长在西州口碑并不咋样。

    由此可见,孙部长为了女儿,确实也是豁出这张老脸了请美院领导吃饭,金泽滔突然有些后悔刚才跟孙朝晖实话实说了。

    果不其然,金泽滔的车子刚驶进西州城区,孙朝晖就急不可耐地打电话询问他到哪了,金泽滔现在要反悔改口都来不及了,只好答应马上赶赴金钟山通元酒店赴宴。

    金泽滔让邱海山和刘延平直接到抱金别院,自己单独赶往酒店,带着他们赴宴,实在担心要是孙雅文癫病发作,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腻乎,自己就百口莫辩了。

    抱金别院自从多了两个残障卖唱夫妇,就热闹起来,闲暇时间,工作之余,夫唱妇随,院子里经常会听起他们的二胡小曲。

    现在别院有三户固定住客,苏子厚厅长春节过后住回别院,章进辉也成了婚,光明正大地和赵文清住在苏厅长边上。

    此外再加上大弟金泽洋,东源服饰在西州的摊子越来越大,小洋其实呆在西州的时间不多。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