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匪夷所思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赶到酒店门口时,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就象丁香花一般,开放在酒店门口的大樟树下。

    看到这个女孩,金泽滔心里直庆幸,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没有让司机秘书随同。

    长发飘飘孙雅文看到金泽滔进来,眼睛一亮,快步迎上前去,很自然地挽上金泽滔的胳膊,就象久违了的恋人重逢,说:“你来了,路上辛苦不辛苦?”

    “嗯,还好。”金泽滔不动声色地想要挣脱开来,孙雅文如形随影,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不放松。

    金泽滔不敢在酒店门口闹出太大动静,无奈,只好匆匆进了酒店大门。

    酒店过堂,正站着干练的酒店副总经理屈辰,金泽滔头皮发麻,屈辰算起来还是自己学生,是省委组织部陆部长的准女友,就快升级准未婚妻了。

    陆部长这个人就不用说了,对干部生活作风问题最是反感,永州王如乔部长就因为在歌厅唱歌叫了两个坐台女,被陆部长抓了个现行,现在给调到省文化厅群艺馆当馆长来了。

    屈辰更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女孩,敢作敢当,敢想敢为,当初陆部长就因为怀疑她和金泽滔有私情,差点没让屈辰给赶出酒店。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考验他的智慧,关键也是他和孙雅文之间确实没有私情,心底无私胆儿壮。

    金泽滔不慌不忙,神情自若,不等屈辰招呼。先一捧子下去:“小屈啊。陆部长的心情好象十分迫切。都催过我好几回,要我亲自到你家里提亲,你作好为人妻为人母的准备了吗?”

    其实金泽滔在干部大会接受陆部长请求后,就亲自跑过屈辰的家提亲,只是金泽滔偏偏没有及时报告陆部长,让他这两月急成什么似的,隔三岔五催一回。

    屈辰再是泼辣大胆,那还是未经人道的未婚女孩。突然间被老师调侃,刚才她还狐疑地打量着孙雅文,此刻已经慌作一团。

    金泽滔见她害羞,心里踏实,站在屈辰跟前,笑眯眯地打量着她,就是不肯移步。

    屈辰此刻神态,就象在校园里犯了错误的学生,垂着头,红着脸。一言不发。

    当初也是在这里,陆部长曾怀疑金泽滔和她的关系暧昧。屈辰感觉委屈,更为老师鸣不平。

    那天之后,头发梳着三七分,表面文质彬彬,满脑子肮脏想法的陆部长,却对她展开疯狂的追求,稀里糊涂,她就成了陆部长的女友,这一切,都让屈辰在老师面前很抬不起头来。

    屈辰越是不说话,金泽滔愈是要打趣:“屈辰,陆部长有两天没打电话催了,难道他移情别恋了?”

    屈辰的声音比蚊子高不了多少:“老师,你去过我家的事,我都告诉他了。”

    金泽滔愣了一下,破口大骂:“他奶奶的,我说怎么就不打电话了呢,你这媳妇还没娶进房呢,我这媒人就被扔过墙了,还有你,就不能矜持一点,这才多少时间,就这么着急要把自己嫁出去?”

    屈辰吭哧吭哧说:“是我妈打电话催我,说金县长都保媒了,怎么还不见动静了呢,她还担心我被骗了呢。”

    金泽滔本来还想过段时间再跟陆部长报喜,先让他着急一阵了,顺便让他明白一个道理。

    老牛吃嫩草,固然是件美事,但更应思之来之不易,这一切都是拜他金泽滔所赐,要分外珍惜,

    金泽滔长叹一声:“屈辰,本来,我还想让你们再处段时间,太着急了,就怕你们相互了解不够,反而不美。”

    屈辰头垂得更低了:“我知道老师好意,就是陆天他担心相处时间太长,惹人闲话,不如早点把关系明确下来。”

    金泽滔又是愤慨:“屁的惹人闲话,他就是担心你坏了他的名声,屈辰,我之所以迟迟没有报告陆部长,就是想当面问你一句,你作好准备了吗?”

    屈辰正想说话,忽听得有人在后面嗤嗤讥笑:“好大的威风,现在就摆起了老师的谱,金县长,我说你今天上饭馆怎么不带司机秘书了,原来换了个女秘书。”

    金泽滔不用回头,就知道对他说这番话的除了毒舌陆部长,不会有其他人。

    回头一看,果然是陆部长,只是此刻,陆部长却穿着一件深蓝色衬衣,淡黄色休闲裤,十分精神,也显得更年轻。

    三七分发型也没有以前那么泾渭分明了,一根根数着分出的头路有些蓬乱,显得随和,更有亲和力。

    “陆部长,脱胎换骨了啊,这身打扮,啧啧,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打扮打扮也是一枝花啊。”金泽滔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啧啧地围着他转了两圈。

    陆部长脸都气青了,屈辰乐得捂着嘴吃吃低笑,金泽滔却突然转向屈辰说:“你呀,还是太年轻,你现在把人家打扮成一朵花,就不担心养美了花,却被别人摘去?当心鸡飞蛋打!”

    屈辰还乐淘淘的表情顿时凝固,呲着牙恶狠狠说:“他敢!他敢始乱终弃,我就扒了他的皮!”

    金泽滔哈哈大笑:“不错,不错,对阶级敌人就要实行专政,始终保持警惕的心,始终保持高压的态势,切不可有丝毫松懈。”

    屈辰听得眉飞色舞,频频点头,虚心接受老师教诲,陆部长则越听脸色越青,再被金泽滔这样教唆下去,以后他的日子将暗无天日。

    陆部长看着打量着象糖纸一样粘在金泽滔身上的孙雅文,咬着牙嘿嘿说:“金县长,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倒有一套,我倒想请问,这位姑娘是谁啊,堂而皇之,出对入双,好象不是你家夫人吧?”

    屈辰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眼明眸善睐的孙雅文,欲言又止,孙雅文淡淡微笑,似乎对所有的身外物丝毫不在心,金泽滔说:“雅文,这是组织部长陆天陆部长。”

    孙雅文松开手,十分优雅地微微鞠躬,轻启朱唇:“陆叔叔好!”

    陆部长吃了一惊:“姑娘我认识你吗?”

    孙雅文只笑不答,金泽滔板起脸说:“陆部长,怀疑一切是个好品质,但无端猜疑就不是好习惯,我和屈辰多说几句话,你怀疑我乱搞男女关系,现在是不是又怀疑上了?”

    屈辰立马目光不善地将看向陆部长,她可是陆部长怀疑论的深切受害者,她看到孙雅文亲热地挽着金老师的手,心里虽然嘀咕,但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陆部长这回不敢轻易下结论了,而狐疑地打量了两眼,说:“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我们见过?”

    金泽滔却拉着孙雅文扭头就走:“走吧,让他怀疑去。”

    “陆叔叔再见!”孙雅文礼貌地道别,然后很自然地挽上金泽滔的胳膊,转身跟了上去。

    陆部长却一把拽过金泽滔,小声地严厉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小子现在胆子越来越肥,就算关系清白,那也不能光明正大带着个姑娘到处逛,你想让别人怎么议论你?”

    陆部长这话还是从关心金泽滔出发,金泽滔目光闪烁了一会,苦笑说:“陆部长,有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现象,这个姑娘,你见过,而且还是在这里见过,你能猜出她是谁吗?”

    陆部长拧头又仔细瞧了两眼孙雅文,只觉得面熟,就是想不起在哪见过面。

    金泽滔叹息说:“你怎么猜,也是猜不到的,世间匪夷所思之事,莫过于此,她就是孙部长的女儿,那个水桶腰,曾经在酒店里欺负过单纯单记者,现在你有印象了吧?”

    陆部长思忖片刻,仔细对比印象中的水桶腰和眼前的窈窕淑女,慢慢地张大嘴巴,最后竟然合不拢嘴。

    金泽滔感慨说:“所以,陆部长,有时候真相就是这么简单,但要发现真相,认同真相,却是那么的艰难。”

    金泽滔最后离开时,陆部长还在那里发呆,在拐角处,金泽滔突然回头说:“对了,陆部长,孙朝晖部长今晚也在一起,要不,等会儿亲自过来再核实一下身份。”

    金泽滔提这个建议倒不是心血来潮,陆部长现在被震惊到了,等他回过神来,他还是不会放弃验证孙雅文的身份。

    今晚孙部长请美院领导吃饭,以孙部长的分量,金泽滔对结果不抱希望。

    但如果吸引陆部长露面,并襄助一二,那就有分量得多,不管怎样,他也希望孙雅文能顺利被美院录取。

    至少,有个正经学业,孙雅文今后的注意力会被分散不少,自己正可以僵李代桃,借机脱身,金泽滔美美地打着金蝉脱壳的主意。

    金泽滔和孙雅文进包厢的时候,孙部长夫妇都已经到了,当着父母的面,孙雅文丝毫不避讳,帮着金泽滔挂上公文包,还吩咐服务员上茶,上热毛巾,一副小媳妇模样。

    孙母笑眯眯看着,还不住地拉着金泽滔的手问长问短,询问着一路上辛苦不,肚子饿了没,标准的丈母娘看女婿的笑脸。

    唯有金泽滔和孙朝晖两人相视苦笑,孙母对他越来越亲厚的态度,甚至比孙雅文的改变,都还要令人匪夷所思。

    金泽滔心情十分沉重,他都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他们一家人。(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