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秀才遇兵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在人们有些震惊,又有些麻木的目光注视下,仍然不紧不慢地将这大海碗的老烧酒喝得干干净净。

    喝完后,又是啪地倒扣在桌上,金泽滔说:“寿院长,我算是半个主人,今晚请诸位美院领导光临,我们很有诚意,也请寿院长拿出一点诚意,雅文敬酒你们不受,莫非真要喝罚酒?”

    金泽滔语气咄咄逼人,寿院长看看两只倒扣在桌上的大海碗,滑动着喉头,却是连半句硬话都说不上来。

    金泽滔渐渐地收了笑脸:“寿院长,做个画家是雅文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她付出很多,美院是每一个热爱画画的人最神圣的殿堂,我们很想得到你们的帮助和指点,如果有困难,我们理解,也绝不为难。”

    虽然寿院长一直竭力回避提起美院入学考试的事情,但孙雅文仿佛不受影响,一直很恬淡坐在金泽滔身边。

    但此刻,她侧脸盯着金泽滔看了一会儿,轻柔说:“没关系的,不能考上美院,我还能继续画画,你不要太上火了。”

    孙部长心里叹气,傻女儿,寿院长他们明摆着不愿意帮忙,金泽滔这么说哪是上火,他这是赤膊上阵,为你争这一丝机会。

    金泽滔面无表情说:“寿院长,你们一直回避提起美院考试的事情,如果无意提供帮助,那就不该接受邀请,既然来了,我就当你们是怀着诚意来的,我有两意,善意和恶意,寿院长,你可任选其一,朋友,或敌人,你一言而决!”

    金泽滔不但赤膊上阵,而且威逼利诱。十足的无赖流氓,对待寿院长这些文化人,你跟他软磨,他比你还会装聋作哑,你跟他硬泡。文人最不怕的就是跟你拍桌子。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文化人碰到流氓,斯文全扫地。金泽滔呲着牙耍狠,寿院长他们都集体失声了,女性副书记结结巴巴地问:“先生,你在哪高就啊?”

    这会儿,年轻人变成先生了,刚才还一脸傲气的副书记说话都觉得心虚。

    金泽滔没有理会副书记的问询,啪地把反扣的海碗翻了过来,双手抄起酒瓶就要往碗里倾倒,寿院长脸都白了。看起来,小伙子准备要他喝罚酒了。

    招生办主任护主心切,刷地站了起来,金泽滔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说:“年轻人,现在还没轮到你。”

    招生办主任少说也有四十上了。一句年轻人被噎得脸都涨成猪肝色。

    他被金泽滔冷漠的目光扫了一眼,硬生生地把压在舌头底下的狠话都咽了回去,连忙转口说:“先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看看她的画作。”

    金泽滔目光从招生办主任。扫向寿院长,展颜一笑,慢慢地放下手中的酒瓶,说:“早说不就得了,雅文,给各位老师看看你的习作,我相信,美院的各位领导都能慧眼识英才。”

    孙雅文从随手带着的提包里掏出一幅画作,递了过去,招生办主任慢慢展开,这是一幅花鸟小品,招生办主任仔细品味了一阵,下意识地抬头问道:“这真是你独立完成的,没有老师指导?”

    金泽滔扫了他一眼,招生办主任连忙说:“先生,我不是这意思,就是随便问问。”

    孙雅文眨了眨眼:“这一幅还是早几天刚画的,我在家一个人画的。”

    招生办主任把手中的画幅递给旁边的美院领导,说:“如果还有其他画作,我们都想看看。”

    孙雅文携带的画作倒不少,有长卷,有条幅,有工笔,有写意,但题材基本集中花鸟。

    传到寿院长手里的是一幅长卷梅花图,虽然笔法在他看来有些稚嫩,但不可否定,无论是构图还是色彩,都很有灵性。

    寿院长又是抬头问了一句:“真是你个人独立创作完成的?”

    孙部长这时才开口说话:“寿院长,你如果让我辨别这些画是不是孩子画的,我还真不能回答,因为,所有这些,都是孩子一个人把自己关在画室里完成的,连我们父母都不让进去。”

    寿院长又抬头打量了一眼孙雅文,暗自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骂,妈的,谁说孙部长家的女儿是个不学无术,满嘴脏话,庸俗不堪的娇娇女,真他妈的瞎了他的狗眼。

    坐在寿院长边上的美院党委书记,是个八面玲珑的精明人,他一眼看出寿院长现在是左右为难。

    寿院长不甘服软,文人的傲气作祟,也不敢嘴硬,金泽滔面前一大海碗老烧酒还没着落,再说孙部长女儿看起来在绘画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

    党委书记沉吟了一下,说:“我们美院对真正有志于绘画创作,并有一定天赋的孩子从来都是不拘一格的,刚才我们都看了,孩子还是很灵性的,这样吧,专业考试,我们就权当是提前交作品了,文化课还要再加把劲。”

    这是孙部长所预想的最理想的结果了,他忍不住喜动颜色,紧紧地握着孙母的手,一时间竟有些失态,这段时间孙雅文报考美院的执着太折磨人,现在终于柳暗花明。

    金泽滔笑了笑抄起酒瓶,就往海碗里倒酒,招生办主任伸手就想阻拦,金泽滔瞥了他一眼,淡淡说:“稍安勿躁!”

    寿院长着实恼火,书记态度这么明朗,还不依不饶,你还想怎么的,就是我们家闺女上美院,她还得参加全国统考,莫非还想要我们当场录用?

    院党委书记连忙打圆场说:“这位先生,美院对文化课考试成绩要求不是太高,如果孩子确实基础薄弱,也不是没有办法,专业成绩突出,有我们在场几位领导推荐认可,学校还可以降分。”

    金泽滔手一抖,差点没有把酒洒出碗外,金泽滔瞟了寿院长一眼:“哦,还有这回事,那么,寿院长认为雅文是不是具备降分条件?”

    寿院长看着大海碗里明汪汪的白酒,还未落肚,已经觉是翻江倒海,真要喝下,铁定扑倒,他只好捏着鼻子说:“从这几幅作品看,孙雅文天赋确实不错,有一定的培养条件,文化课成绩我们会适当考虑。”

    金泽滔心里长叹,干得好,不如喝得好,这话不仅在基层官场适用。

    喝酒是门大学问,常学常新,这一回,自己不小心扮演了一回发酒疯耍无赖的流氓地痞,却是比什么县长,宣传部长都管用多了。

    金泽滔捧起大海碗,往前一伸,寿院长一哆嗦,金泽滔笑说:“谢谢寿院长的理解和帮助,我谨以这杯酒,替孙雅文,也替她父母,感谢寿院长,感谢各位领导,先干为敬!”

    还能喝?这一大碗下去,可就是六瓶六斤了,这才多少时间,几乎是不间断一口气喝下去啊,这个胃就是铁铸的,也会被蚀出一个窟窿。

    孙雅文扯了扯他的衣袖:“你别喝了,老师又不怪罪。”

    寿院长一个激灵,连忙说:“先生盛情我们心领,敬酒就不必了。”

    心里嘀咕,你要喝下这一大碗,发起酒疯硬要我们当场录用,我们可挡不住。

    孙父孙母没见识过金泽滔的酒量,也连连劝说,正在这时,却听得门口有人说话:“唷,还真是件新鲜事,劝酒劝酒,都是劝进不劝出,居然还有人劝他别多喝,真是替水鸭脚冷,就这么个砸不烂的夯坯,你们是不是太操心了?”

    金泽滔一声哀嚎,你妈的要来也来得早一点,我扮夯货扮到现在,事情都谈妥了,你才姗姗来迟,可怜我一世英名。

    包厢里所有人包括孙部长夫妇,见到陆部长进来,都纷纷起立,唯有金泽滔却还坐着,金泽滔不动,孙雅文自然连屁股都没抬。

    寿院长他们可以不在乎孙部长,但对陆部长却不敢失礼。

    越海美院属省部共管,领导班子由文化部任命,但必须得到越海组织部的首肯,所以,他们的命运也有一半掌控在眼前的陆部长手里。

    陆部长压压手掌,指着孙雅文说:“都坐,都坐,孙部长,这是令千金啊?”

    孙部长脾气坏,也只限于宣传口,陆部长脾气坏,则是闻名全省,跟陆部长相比,孙部长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孙部长不敢坐大,连忙说:“陆部长,正是小女。”

    陆部长说:“出落得亭亭玉立,哎,我说,孙部长,我印象中,令爱好象大变样了嘛!”

    金泽滔心中又是大骂,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孙部长还好,孙夫人眼圈都红了,抽抽噎噎道:“都是一场病闹的,我们家雅文以前长得可结实了,现在都瘦得象豆芽,以前多开朗活泼,现在闷葫芦一样,一天跟她爸妈都说不上一句话。”

    陆部长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们家原来那个水桶腰叫结实啊,那叫肥胖好不?开口你妈,闭口我草,象是女孩子吗?那是女流氓!

    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是你们祖宗积德,庆祝都来不及,还要伤心哭泣,太矫情了。

    陆部长郁闷地看向孙部长说:“孙部长,脱胎换骨,不是什么坏事。”

    孙部长只有苦笑,无以言对,陆部长目光扫视过寿院长他们,最后落在金泽滔脸上。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