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省长闺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tacacs的月票支持!)

    一路上,孙雅文不时地望望窗外的夜景,然后回头看看金泽滔,十分欢喜。

    金泽滔一字一句道:“雅文,你父母很不容易,你应该对他们更友善一点。”

    “我知道,我正在努力,就象我刚才说的,我需要时间。”孙雅文声音清冷,似乎不太愿意提这个话题。

    这真是奇怪的事情,她可以管陆天叫陆叔叔,可以管美院的领导叫老师,却偏偏对她父母似乎十分抵触。

    金泽滔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再劝说,这样的话,他说过多次,其他事情,孙雅文似乎都能从善如流,唯有这个事,她一直没有正面答复。

    今天能开口称呼父母,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能说出给她时间改变,已经是极大的让步。

    车子不一刻就到了越海广场,金泽滔停好车下来,已经静静站在一边的孙雅文自然地挽上他的胳膊。

    金泽滔觉得必须正视这个问题,他直截了当地说:“雅文,这样不好,大庭广众之下,影响不好,你应该知道,我有家庭,我还是个官员,让别人看到,我很难解释。”

    孙雅文眨了眨眼,神色慌张,挽上他胳膊的手变得僵直,慢慢地松弛开来,金泽滔看着她恐惧,担忧的眼睛,心莫名地就一软,说:“有人的时候就不要这么亲热,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

    孙雅文看了看四周,僵直的手慢慢又柔软起来,松开的手又重新搭了回去,神情又欢快起来,说:“嗯,我知道了。没人的时候我就能拉你的手。”

    金泽滔垂头丧气地走在前面,唉,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相处总是简单。牵手太难。

    从停车场到商场入口,是一段黑漆漆的过道,走着走着,慢慢地孙雅文就靠上肩头。

    金泽滔放慢了脚步,这段路,女孩子大多怕黑,柔软的身体在黑暗中。感受起来,格外的温柔和温暖。

    孙雅文说:“泽滔,只有靠着你,只有闻着你味道。我的心才会安宁,你不在的时候,我用心刻画你,用日记记载你,用图画描绘你。我才觉得有勇气面对陌生的世界,和陌生的人。”

    金泽滔听得毛骨悚然,不会又是一个桥桑吧,桥桑用桀骜不驯的外表来掩盖自己内心的虚弱,麻痹别人的怀疑。

    而孙雅文是用美丽的外表掩饰自己的困惑。用温和的性情来打扮自己狂燥的内心。

    她到底困惑什么,为什么她到今天还会对周围的世界感到陌生?这就是她拒绝跟她父母交流的原因?

    金泽滔不敢发问,问了她也不会回答,就象小春花,她一直把她梦境里的情景视作高于一切的秘密,想必,孙雅文也有类似的内心秘密。

    等慢慢地接近了越海大厦的正门,孙雅文很乖巧地松开了手,小鸟依人跟在自己身后,神情依然是十分欣喜,东张西望。

    金泽滔带着孙雅文直接奔三楼女装部,走上二楼时,正要转弯,却听得有个洪亮的声音招呼道:“小金,金泽滔?”

    金泽滔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健壮得象头狮子的老头正张着嘴对着他吼,脸上一圈薄薄的络腮胡子非常雄壮,花白短发十分精神。

    金泽滔一看这老头,欢快地迎了上去:“顾大爷,你老今天亲自逛商场啊?”

    老头举起右手重重地打在他肩上,呵呵说:“你们当官的就是废话多,逛商店不亲自逛,那叫逛商店吗?”

    金泽滔咧着嘴直哼哼:“顾大爷,你的手劲太狠,幸好坏了一只手,要是双管齐下,我可受不了你。”

    老头正是顾省长他爹,曾经因为臂丛神经损伤接受黄歧治疗的顾大爷。

    顾大爷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举着另一只手示威说:“等你大爷我这只手好齐全了,两只手下去,你小子站在平地上,我可以把你打桩一样打进土里。”

    金泽滔揉揉肩膀:“大爷,没见你买东西啊,就是闲逛?”

    顾大爷摇着他的狮子头,说:“今天,儿子媳妇都有事没回,家里闺女闹着要逛商场,就带她过来,闺女试了一件又一件,还要我老头过目,眼都看花了,就偷偷溜了下来。”

    男人都不爱逛商场,更何况一个老头,老大爷瞟了眼宁静站在金泽滔身后的孙雅文说:“带媳妇逛商场?”

    金泽滔连忙摇头,说:“同事的女儿,跟你情况差不多,父母有事,我就勉为其难陪着过来了。”

    随后对孙雅文说:“这是顾大爷,你就叫大爷!”

    孙雅文乖巧地叫了声:“大爷好!”

    “好好,好俊的闺女。”顾大爷不疑其他,瞧了瞧孙雅文,眼睛一亮,“带女娃也是买衣服的吧,来,帮我们家闺女一起参考参考,年轻人眼光好。”

    上了三楼女装部,一个女孩穿着一件水蓝的连衣裙,正在穿衣镜前照来照去,不时地往楼梯口张望,见到顾大爷上来,不悦地说:“爷爷,你跑哪去了,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呢。”

    顾大爷笑呵呵说:“爷爷碰到一个熟人,喏,就是这个小伙子,爷爷老眼昏花,实在分不出衣服的好坏,正好小伙子也带着一个闺女过来,让他们帮你一起参考。”

    女孩大约十五六,正是含苞欲放的年纪,她斜看了金泽滔一眼,飘过,落在孙雅文的身上,眼睛一亮,主动地走上前去:“姐姐你真漂亮。”

    孙雅文现在长得确实有点祸国殃民,人见人爱,金泽滔朝她点了点头:“你们随便挑,互相参考吧,挑好了再喊我,我跟大爷聊会天。”

    不等孙雅文答应,女孩就拉着她进去了挑选衣服,顾大爷长长地松了口气:“现在的孩子真难侍候,开始试了两回,我说挺好看,她说我敷衍,后来我学聪明了,说不好看,她又说我没眼光,说好不行,说坏也不行,我就留了个心眼,再试穿,我就就说一般般,她生气了,难道她就这么不经看,好好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怎么就一般般了呢?”

    金泽滔忍不住大笑:“顾大爷,男人八大苦,其中就有一条,陪着女人逛街心如鼓,我们找个地方坐坐,长夜漫漫,先喝两杯。”

    女装部旁边有个小茶座,两人坐了下来,要了两杯绿茶,金泽滔问了一些乔老太太的情况,顾大爷感慨说:“老嫂子手术很成功,她还念叨了你多次,孔局长的采访曝光后,很多人跑医院里捐钱捐物,秦市长也十分热心,那天后,又发动干部群众慈善捐助活动,再加上你留下的五万元钱,他们家闺女的手术治疗的钱就给凑够了。”

    金泽滔愣了一下,说:“秦子鱼,秦市长?他还发动了捐钱捐物?”

    孔局长的新闻采访金泽滔后来也收看了,效果确实不错,只是没看出来,秦市长还真是热心人,那天看望顾大爷离开时,他倒口口声声要给老太太发动社会救助。

    顾大爷感叹说:“秦市长对这件事格外上心,后来,老嫂子把他们家闺女接到医院治疗,秦市长还特地上医院看过几回,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他亲生闺女。”

    顾大爷感慨秦市长把老太太女儿当亲女儿对待,却不知道,秦市长压根就以为那是顾大爷的亲闺女。

    金泽滔倒是奇怪了:“你不是早该出院了?”

    顾大爷摇着他的狮子头道:“秦市长每次去医院看望老太太女儿,都非要拉上我,老嫂子家也是可怜,也跟着多看望了几回。”

    金泽滔百思不得其解,刚说到这里,孙雅文走了过来,朝着他招手,金泽滔咦了一声:“才一个小时不到,都挑好了?”

    孙雅文后面的顾大爷孙女,也跟着眉开眼笑,金泽滔跟上去,随口问了一句:“我看看,都挑了什么衣服”

    孙雅文一件件展示给他看,还真不少,有裙有衣服,有鞋有袜子,当她最后拿出一打打内裤和胸衣时,金泽滔连忙制止:“行了,行了,打包,买单。”

    顾大爷孙女的衣服都是孙雅文一手挑选的,大包小包一长溜,还真是一物克一物,省长女儿谁都不服,就服孙雅文的眼光,她说好看,就好看。

    当金泽滔和顾大爷一老一小两男人,象个做苦力的跟在两少女身后拎着大包小包出门时,金泽滔打气说:“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雷锋董荐瑞,顾大爷,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从越海大厦到停车场有一段长长的上坡路,顾大爷喘着气说:“小金啊,你大爷我这辈子给女人买的衣服,还没今天一次多,白活了都。”

    两个女孩在前面说说笑笑,顾家孙女娇嗔道:“爷爷,我是你孙女唉,哪能跟别的女人相提并论?”

    顾大爷连忙陪笑:“对,对,小粉哪能跟别的女人一样呢。”

    女孩跺脚说:“爷爷,在外人面前,不要再叫我小粉了,多俗气哪。”

    顾大爷傻眼了:“咋就难听了呢?从小喊到大,都是这样喊你的,米粉这名字多好听,小米小粉又好听,又好吃。”

    金泽滔忍笑说:“米粉?这个名字挺吉祥,有这名字靠身,一辈子不愁吃穿。”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