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司令下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铁司令要出去逛逛也就罢了,车子进车子出,看完风景,抒发一下情怀,也有益身心健康。

    但铁司令偏偏要步行着去,上山下山,这段路不短,还有坡度,老年人关节老化,医生不鼓励铁司令步行出门,但铁司令坚持要走路下山。

    大家都劝阻不住,方建军本来还指望金泽滔能劝得铁司令罢手,金泽滔说话独辟蹊径,很能蛊惑人心,铁司令也愿意听他说话。

    但金泽滔此刻非但没加阻拦,反而鼓励铁司令率性而为,这不是怂恿铁司令犯错误?

    金泽滔没有理会方书记的恼怒,说:“铁书记,我在南门财税局工作的时候,我们局里有个青年干部,是有名的登山爱好者,隔一段时间不爬一回山,不登一回高,就觉得全身痒痒的。”

    方建军书记咂了咂嘴,小子,你说这话,是不是鼓动铁司令隔一段时间都爬一回山,这不是添乱吗?

    铁司令挥着手慷慨激昂说:“可不是嘛,动惯了身子,一日不动,就难受,你看,我现在都快成大熊猫了,走一回下坡路,就象爬雪山似的,生怕我摔跤,医生卫士团团围住,人生了无趣啊。”

    方建军暗恼,这是助长铁司令的气焰,以后谁还能劝得他安分守己,一句人生了无趣,所有人都得闭嘴。

    金泽滔心里则感叹,农村里,上了年纪的农民,为生活所迫,天天上山砍柴,下田种地,谁还担心路上会不会摔跤。

    之所以上下都在喊人人平等,其实就是因为人人不平等。

    他说:“习惯是一种顽强的力量,它可以主宰人生,就象那名青年干部,市里局里有什么登山活动和比赛,他从来都是一马当先。前段时间,我听说,他在家里上楼梯的时候,不小心踏空了楼梯,崴了一下脚。”

    方建军暗暗点了点头。小子也不全是附和铁司令的爱好。原来还是知道轻重的,他这是借人劝喻。

    铁司令饶有兴致说:“年轻人后来怎么样,不过是崴了脚。过几天,应该就活蹦乱跳了。”

    金泽滔苦笑说:“医生说他脚踝骨裂,至少得静养三个月,即使痊愈,今后都不能登高了,铁司令,习惯的力量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是坏事。”

    方建军刚才苦着的脸顿时笑逐颜开,还冲金泽滔友好地点头。

    铁司令兴致勃勃的笑脸马上拉长。金泽滔瞄了他一眼,心里哀叹,夹在中间最难做人,不敢冒大不韪鼓动铁司令爬山,那只有试着劝说,态度含糊。两厢得罪。

    两边都不想得罪,两边都得罪人,孙朝晖部长这话真是至理名言。

    金泽滔说:“一般人崴一下脚,扭扭也就过了,这个干部就因为山爬多了。关节磨损厉害,所以代价就大,过犹不及,大约就是这个道理。”

    “你小子挺无趣的,没有自己的主意。”铁司令瞟了他一眼,加快脚步,金泽滔连忙跟了上去,要是他一激动,摔了跤,这责任算他的,还算铁司令自己?

    金泽滔陪笑说:“铁书记可以多走走平地,也可以达到锻炼身体,陶冶情操的目的,风景不一定就在高险处。”

    铁司令突然停住脚步,说:“听说你们西桥出了个人物,叫刘叔平?”

    来了,麻烦来了,每次见到这个小老头,都没有什么好事,时不时地还要被吓个半死。

    金泽滔心里腹诽,脸上却笑成一朵花,大拍马屁:“铁司令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却事事关心,真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楷模。”

    铁司令似笑非笑:“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就不是事事关心,你的意思是,我关心得多了?”

    金泽滔连忙说:“铁书记关心刘叔平的事情,那是西桥之幸,更是老叔之幸!你老人家不是关心多了,而是关心得还远远不够!”

    铁司令似乎十分欣赏金泽滔被惊吓的模样,语不惊人心不死:“嗯,那我是不是该关心一下书店收购的事,听说有人出价十万,要买价值数百万的书店店面?”

    金泽滔心里咯吱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昨晚上孙部长还要他当心有人让他表态,他想不出周围人有谁会对这起事情兴趣。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越海如果还有谁让他忌惮,眼前的小老头绝对排第一个。

    铁司令既然问起这件事,就不安什么好心,这个态该怎么表?这个度该怎么把握?

    金泽滔脑里急转,嘴里却不停顿,说:“要说老叔的事迹,那真是一言难尽啊,刘叔平是现下精神文明建设热潮下涌现出来的道德模范,与之相比,我这个西桥县长,十分惭愧啊。”

    边感慨,边把刘叔平的事迹从头开始讲述,铁司令和方建军两位领导也不打扰,静静地一路上听他娓娓道来。

    说到激动处,金泽滔有泪,说到开怀处,金泽滔有笑,说到艰难处,金泽滔又哭又笑。

    自始至终,金泽滔就象个小丑似的,极力卖弄着他的口才和表情,只盼两位领导听完故事,感慨一番,拍拍屁股,各回各家。

    金泽滔说得生动,不但两位领导听得动容,就连他身边的保健医生、卫士都听得入神,不知不觉间,一行人就下了山,走在钱湖长堤边。

    等走出好长一段路,金泽滔突然就收了尾,说:“老叔不容易,他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一件大多数人初闻觉得微不足道,却需要用一生和一家才能完成的壮举,愚公移山流传千年,其实全是愚昧和私心,老叔买书,那才应该流芳百世,因为他不涉及私心杂念,只有一心为公,公而忘私,才能为人民永远铭记。”

    铁司令听到这里,感慨地拍拍他的手说:“你说得很好,做得也很好,一心为公的人们,我们要弘扬,损公肥私的行为我们就要鞭挞。”

    金泽滔一时语塞,他只盼望用公而忘私,塞住铁司令的嘴,但老头人老成精,被他轻轻一搡,问题又推了回来。

    金泽滔望望来路,还真走了不少的路,提议说:“铁司令,今天走的路可够长的了,我也觉得累了,不如就回去吧。”

    铁司令找了个长凳子,笑眯眯地点点手指,说:“年轻人,我老头子都不喊累,你就累了?刚才只顾着听你讲故事,都还没欣赏风景,这里正好,可远可近,可山可水,正可以抒发胸臆。”

    旁边一个卫士拿出一块方毯,铺在石凳子上,铁司令一屁股坐了下来,随后,又有人拿了一块毛巾毯,盖在他的膝盖上。

    等坐妥当了,铁司令挥挥手,除了一个中年护士还站着不动,其他人都远远散开,金泽滔苦着脸只好和方建军一左一右挨着老人坐下。

    铁司令说:“方建军可能要动一动。”

    这不是什么新闻,外界早就流传,方建军副书记要离开越海,这个传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京城案结,接下来就要论功行赏,当然,这主要是对何悦他们亲自参与侦破查处长江科技非法集资案,以及京城贪腐案的经办人员来说。

    对铁司令来说,就是政治分赃,卢家仁倒掉,受此牵连,有一批重要位置空缺出来,想必,铁司令这段时间都在跟京城讨价还价吧。

    反倒他这个幕后大功臣却什么事也没有,金泽滔心里愤愤不平地想着。

    金泽滔连忙说:“恭喜方书记。”

    方建军摇了摇头:“目前只是说说,落实起来还有点难度。”

    金泽滔连忙住嘴,你堂堂省委副书记都说有难度,那就是天大的难度,更不是我能关心并该过问的。

    铁司令看向烟波浩渺的钱湖湖心亭,目光幽远,说:“有个方案,比较可行,京城现任副书记时间有些长,准备动动,原计划动调中宣部,这样正可以腾出一个位置,建军到京城副书记任上再积累两年,那就海阔天空。”

    听到这里,金泽滔腿肚子都开始发颤,头皮发麻,果然,果然,打上云部长的主意了。

    金泽滔眼睛都不眨,听得很认真,却一声不吭,绝不出言询问哪个环节出问题了,京城副书记咋不调中宣部之类的废话。

    他知道只要一开口,铁司令和方建军就象蚂蟥一样,非得在你身上吸上一大口血不可。

    金泽滔死活不上这个当,铁司令语重心长说:“刘叔平同志不但是道德模范,更应该成为我们干部职工学习的楷模,我们不是一定要提倡大公无私,但恪守职业纪律,遵守党员规范,应该是我们广大党员干部的最基本要求。”

    金泽滔漫无目的地回应:“是啊,是啊!”

    方建军书记谆谆教诲:“现有就些有些党员干部,放松了对自己子女的教育,胡作非为,胡乱向国家伸手,对这样的行为,凡是有点修养的党员干部都要带头抵制,坚决反对。”

    金泽滔咧着嘴笑:“是啊,是啊,我们就抵制了,现在西桥书店还是国有资产,接下来我们将按照市场规则办事,实行公开招投标,两位领导放心,绝对不会有营私舞弊,导致资产流失的事情发生。”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