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一章 又上一当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油盐不进,铁司令终于没耐心兜圈子了,直截了当说:“行了,不跟你说废话了,你也不用跟我装傻,云定景儿子云歌飞吧,前段时间跑你们西桥闹了点事,我刚才说的出价十万,要买价值数百万的书店店面应该就是他吧。”

    金泽滔终于眨了眨眼,斩钉截铁说:“对这种明显的欺行霸市的恶霸作风,我们当然坚决反对,前段时间确实有这种事,不过已经被我严词拒绝。”

    方建军无奈地说:“为人低调一点没有错,你现在是新设县县长,有所担心,也正常。”

    能不正常吗?我现在谁都不想得罪,就想做个左右都不得罪的老好人。

    铁司令不悦说:“低调没错,但大是大非面前,关键时刻要硬得起来,要有傲骨。”

    但问题现在不是关键时刻,至少不是我的关键时刻,我硬起来干么。

    又不是我要当省委副书记,如果是的话,不用你们两位一唱一和,我早就硬破天了,现在让我出面,能有我什么好处,除了当炮灰,一无是处。

    金泽滔喃喃道:“可人都已经被我赶跑了,难道我还跑京城找他麻烦,这没道理啊,再说,人家不是没有收购成功吗?要找也找已经被他低价购进的书店,那应该更有说服力。”

    金泽滔开始出馊主意,要死死别人,找别人去,云歌飞在越海又不是只跑了西桥书店。

    方建军耐心解释说:“西桥出了个刘叔平的事迹,云景定很敏感,云歌飞在越海的所有收购早抹平了,再说,出面的又不是云歌飞,拿不住他的把柄。”

    方建军说得很直白,或者觉得跟金泽滔拐弯抹反无助于事,不如坦诚一点。

    铁司令感慨说:“小伙子,你有能力。又懂得轻重缓急,是个可造之材,我们都对你寄于厚望。”

    说起来,西桥能单独设县,自己能做第一任县长。虽然是各方政治平衡的结果。但铁司令的态度起了关键作用,没有铁司令点头,自己也不可能坐在这里侃侃而谈。

    铁司令说话一贯率直。很少这么夸人,至少金泽滔还是第一次听到铁司令对他的肯定,不论他说这话的动机是什么,他还是十分感动。

    金泽滔说:“铁司令,我很感激你的爱护和栽培,你是我的人生导师,也是我仕途上的指路灯,没有你一路扶持,我不可能顺顺当当走到今天。”

    明明知道铁司令这番话是改走怀柔路线。他可以不吃两人的软硬兼施,但铁司令说到这份上,还是令他动容,信心动摇。

    方建军最能明白铁司令的用意,趁热打铁说:“泽滔,你工作有办法。能刚能柔,刚柔并济,能屈能伸,手腕不错,团结了一批人。做了一些有益的事,这些省委省政府都看在眼里。”

    金泽滔牵了牵嘴角,勉强露了一个笑脸,只是这个笑比哭还难看。

    铁司令挥动着他干枯得就象旁边瘦桃树的胳膊,总结说:“总的来说,你不张扬,低调,你还有勇气,该担当的时候,能担当得起来,能刚能柔,能屈能伸,不错,不错,是个人才。”

    两人差点就没把金泽滔夸成一朵钱湖里的荷花,金泽滔却脸无喜色,喃喃低语:“我怎么觉得铁书记把我夸得跟那玩意儿一样了?”

    铁司令愣了一下:“什么那玩意儿?男人有事业心,有干劲,不有妄自菲薄,该夸的时候就一定要夸,”

    金泽滔神情委曲:“不就是男人那玩意儿吗,低调,这玩意当然低调,谁整天没事露出来炫耀,关键时刻能有担当,要担当不起来,那叫男人吗?能刚能柔,能屈能伸,如果作个谜面,谜底就叫男人的玩意。”

    方建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举手啪地打在他的头顶:“什么鸟东西,脑子里成天想这些肮脏玩意。”

    金泽滔摸了摸头,说:“不正是鸟东西嘛!”

    铁司令静静地看着他一眼,咧开嘴乐了,开始还无声地笑,慢慢地笑出声来,最后两只手拍着膝盖,就差捶胸顿足了,笑得眼泪都快要冒出来了。

    连站他身后的中年护士脸都红了,瞄了眼金泽滔,无声地骂了一句:“流氓!”

    连忙对铁司令说:“首长不要太放纵心情,大起大落不利身心健康。”

    铁司令充耳不闻,一边抹着泪,一边指着金泽滔说:“鸟东西,真是个鸟东西,非要我老人家这么说你才松口。”

    金泽滔心里叹息,这一回,被两老妖精算计得死死的,上了贼船,还被骂鸟东西,真他妈的昨晚就该打道回府。

    方建军书记看出金泽滔的忧虑,开导说:“你也太小了我方建军,不管怎样,这事,我们都要护你周全,越海省内,还轮不到别人的手伸进来。”

    金泽滔垂头默哀,但凡有一点可能,谁愿意夹入你们的斗争,那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云部长能那么容易得罪吗?云部长身后的桥家,能是易与之辈吗?

    我不担心有性命之虞,但明枪暗箭,防不胜防,以他现在的政治地位,与云部长,与桥家,那无异于以卵击石,以后真的要夹起尾巴做人了。

    铁司令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拍打着金泽滔的肩膀,连连说:“不担心,不担心,这起事,我们也不想弄得尽人皆知,瞒着你,也能成事,就是怕你心里有怨恨,干脆就放开了跟你说,运作得好,不一定能牵涉到你,就是预先告诉你一声,万一有人问起,你的态度就是决定性的。”

    金泽滔看着铁司令,一辈子光明正大,金戈铁马的老人,临老了,阴谋诡计,却玩得出神入化,不用说,老人这又是偷偷地跟高层进言,自己就是云歌飞贪赃枉法的活证人。

    认命了吧,眼前这两个老少爷们,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当然,更关键的,自己的心里何尝就没有那么一点坏心眼。

    云歌飞不是要跟他不死不休吗?云部长让孙部长给自己下封口令,都那么的趾高气扬,不屑一顾。

    云部长真上了常务副部长,能有他什么好事,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等过了这阵子,或许云歌飞就会把矛头对准自己,谁说得准呢。

    孙部长说得没有错,你拒绝同流合污,就是站在云家对立面的最大嫌疑,云家兴,你只有更碍眼,云家败,无非是再恨恨地骂上一句,还能比现在改善多少?

    就是孙部长那边他不好交代,无论如何,孙部长对自己的关心,比铁司令和方建军书记实诚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金泽滔虽然不反对算计云部长,但被利用总是让人心里窝囊,他说:“铁书记,下个月,西桥就要正式挂牌成立,想邀请你老给我们西桥压压场,不知道行不行?”

    铁司令心情十分愉快,似乎还沉浸在鸟东西的快乐中,挥挥手:“很久没下地方了,走走也好,西桥古镇,有点气象。”

    这就是铁司令对他同意入局的回报,金泽滔又转向方建军书记说:“方书记,西桥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已经纲举目张,接下来就需要时间和资金沉淀,西桥出了个刘叔平,党建工作和精神文明建设更要提上日程,方书记,我想省委也应该考虑加强西桥党的组织建设。”

    金泽滔很直白地开口要官,县委书记空缺,总是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剑。

    铁司令骂了一句:“鸟东西,倒真不客气,要当这个书记也不难,就看你把西桥捣鼓成什么模样,明年,第二舰队军港基地建设将正式启动,县委书记也该正式考虑,今年,你就好好把西桥的经济搞上去,把西桥的局开好,搞出点模样,别给我们丢脸。”

    金泽滔大喜,如果一定要有选择,他宁愿得罪云部长,也要交好铁司令。

    交好云部长,他不会当你一颗葱,交好铁司令,至少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不能说他眼窝子生得浅,人在越海,置于铁司令的羽翼之下,你能蹦达到哪去,既然无力反抗,不如得点实惠。

    铁司令又在长堤溜达了一会,直到护士和保健医生都开始抗议,这才返还住所。

    金泽滔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别院,还没进别院大门,口袋里的手机声就凄厉地叫起。

    金泽滔接到电话,孙朝晖部长气急败坏道:“你刚才跟方建军副书记在一起。”

    金泽滔心里感觉有些不妙,说:“是啊,铁司令发话,一定让我陪他到钱湖边溜达溜达,拒绝不了。”

    孙朝晖书记沉默了老长一会儿,才灰心丧气说:“人算不如天算,晚上上我家吃饭吧。”

    说罢,也不管金泽滔同意不同意,就挂了电话。

    金泽滔木立当场,一拍脑袋,妈的,又上了一当。

    早知道铁司令不安什么好心,还傻傻地陪着他逛到大晌午,大庭广众之下,就算自己婉拒,谁当你拒绝,不论自己态度怎样,自己跟他下了山,就算是上了贼船。

    金泽滔气得不轻,下午把刘延平打发出去拿着请柬去有关部门邀请,自己躲在别院里睡大觉,一觉醒来,天已经擦黑。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