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第八百七七十五章 京城来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时间很快进入八月,天气渐渐地炎热,金泽滔这个党政一把手,忙得跟这天气一样,热火朝天。

    赵东进转任副县长的任命文件正式下达,汤军贤已经进入正式考察阶段,西桥党政班子都陆续到位,机构和人员也正逐渐到位,各项工作也都在忙碌紧张中步入轨道。

    金泽滔每天都要例行到解放街和兰浦河的枕流桥上看看,感受西桥每天的变化。

    今天也不例外,坐办公室里处理完公文,半个小时以后,刘延平就准时来到他办公室。

    邱海山的车子早就等在楼下,他们先绕到西桥酒厂,酒厂一片忙碌,新厂区还在建设,老厂区正在着手搬迁。

    西桥酒厂新任厂长秦朗也准时候在门口,金泽滔每天都要听他关于新厂区建设进度,以及老厂区改造情况汇报。

    浜海酒业最后决定将西桥酒厂改造成酒文化主题公园,老厂区新建厂房都要拆除,只保留上了年头的酿造车间和酒窖。

    秦朗厂长一见面就开口说:“金县长,新厂区项目上马,酒厂职工要进一步扩招,需要金县长支持。”

    经过几年企业领导岗位的历练,秦朗早就脱去昔日的张狂和青涩,即使面对金泽滔,也能侃侃而谈,不象早两年,还畏畏缩缩。

    金泽滔点了点头:“这是好事,这样,你们可以优先从卢家村村民中先招,新厂房不涉及农民安置,没有象老酒厂征用耕地的后顾之忧。”

    目前酒厂选择在远离县城的河滩地。该地块属古老河床。深究起来。曾是兰浦河的入海口,只是后来河流植被破坏厉害,逐步断流,就成了沙砾成堆的荒滩。

    这块荒地占地广阔,但缺乏耕种条件,一直不能有效利用,荒芜至今。

    金泽滔准备将这块荒滩改造成工业用地,既可废物利用。又能解决用地紧张的矛盾,当然,最重要的是减少占用耕地引起的农村失地农民的反弹。

    金泽滔说的不涉及农民安置就是这个意思,他提议优先从老厂区所在的卢家村招收职工,也是为了安抚卢家村因“土地工”争议引发的村民不满情绪,一举两得。

    秦朗说:“那好,近期我就跟有关部门联系,新厂区上马以前,正可以利用老厂房培训新职工,两不耽误。”

    金泽滔看着颇有企业家气度的秦朗。曾几何时,他还是汽配厂的一个刺头职工。如今已经担负起一家中型酒厂。

    他感慨地说:“秦朗,你有今天的成绩,我很高兴,也很欣慰,一定要珍惜,你是家里的顶梁柱,明月和汉关还指着你撑起这个家。”

    说到家事,刚才还沉静有气度的秦朗不知想到什么,眼圈一红,说:“我能有现在,我们家能有今天,都是金县长一路扶持,如果没有你当初的宽容,我可能早就入狱,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明月早就嫁人,汉关还是在病床上挣扎。”

    金泽滔拍着他的胳膊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都是你努力的结果,我不过是将你引到了一条正确的路,行了,都当厂长了,就别感慨了,明月探亲回家的时候,让她过来看看我这个老厂长。”

    秦明月跟着卢海飞的陆战队妻子齐泳入伍,现在已经提干进军校,前途光明。

    秦朗说:“明月今年应该能回家了,她也经常挂念老厂长。”

    金泽滔说:“尽快把招工的事落实好,作为酒厂新厂长,不仅仅只盯着厂内,和周边村民关系也要处理好。”

    卢家村部分村民支持柯南良关于启动“土地工”录用调查,一直是金泽滔一块心病,特别在他可能开罪京城云部长的情况下,不由他不小心从事。

    如今,酒厂招工,却化解了这些村民的矛盾,让他心情轻快许多,这是今天的意外之喜。

    出了酒厂,兰浦河和解放街,金泽滔就坐车里走马看花,兰浦河中心河道正分段筑坝拦截,目前还在清淤阶段。

    兰浦河改造项目由县政府新成立的古镇开发保护投资公司,和华似玉的唐人集团联合负责,目前,唐人集团已经正式接手。

    一圈转下来,回到办公室,已经接近下班,金泽滔照例先翻阅党报,他随手展开手中的《农民日报》,头版位置赫然有一条新闻《海西省农村土地换身份,问题多多,黑幕重重》,上面还加了一条编者按。

    金泽滔逐字逐句通读,报道比较客观,仅就海西某企业征用农村耕地,在录用环节存在严重**行为进行报道,既不夸大,也无渲染,更没有要上纲上线的意思。

    金泽滔现在是草木皆兵,看到“土地工”三字就有点心惊肉跳。

    铁司令离开西桥也有月余,关于云歌飞利用其父影响力大肆敛财的事情没了下文,但金泽滔并不认为这事情就这么结了,平静后面,可能正酝酿着暴风骤雨。

    第二天,金泽滔忽然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说国务院研究室农村政策研究司有专家来西桥调研,希其做好接待工作。

    所谓的调研组专家就两个人,一老一小,老人是个老太太,很严肃古板的老太太,自我介绍说她姓颜,再没有多余的话。

    年轻人补充说:“颜教授是我们司里老资格的农村问题专家,威望很高,很受大家爱戴。”

    金泽滔连忙称呼颜教授,她从下车开始,直到进了县委会议室,都没看她露过笑脸,年轻人则相反,一路上笑嘻嘻就没断过笑脸,自我介绍说:“我姓古,大家都叫我小古。”

    金泽滔客气说:“古专家虽然年轻,但能跟随颜教授左右,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年轻人好歹也是研究室的专家,金泽滔如果真的从善如流,称呼他小古,那就是坏了脑子,贻笑大方了。

    实在不好称呼,就笼统地称他为古专家,小古笑笑没有反对。

    一路上,颜老太太抿着嘴,仿佛谁都欠她钱似的,小古却十分健谈。

    到了会议室,他们的来意已经清楚,这一次主要是进行第二轮土地责任承包实施前的政策调研。

    座谈时,颜教授说了两句开场白,主要是小古在说话,

    今年是全国各地第一轮农村土地承包15年期限到期年份,越海是1981年开始实行第一轮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到明年就要重新确定,中央已经明确第二轮承包时间延长至30年。

    其实国务院对第二轮土地承包政策,早两年就着手广泛征求意见,这一次研究室下来调研,主要征求意见。

    在选择好调研村时,小古随意选了几个乡镇,并没有具体到村,他说:“具体到哪个村蹲点调研,为了确保能听到真实声音,还是随机抽取,金县长不见外吧?”

    金泽滔摆了摆手:“我们全力配合两位专家工作,你们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会见外呢。”

    小古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说:“非常感谢,我和颜教授这次调研,大约持续三天时间,这三天里,我希望不受和调研无关的任何干扰,县里派个熟悉环境的干部给我们带个路就行,两条纪律,事先不招呼,事后不反馈,请金县长支持!”

    金泽滔指了指参与座谈的赵东进说:“赵副县长很熟悉西桥农村,他又分管着农业,让他给你带个路最合适不过,我们会遵守两位领导的工作纪律,有事你招呼,一般事情,赵县长能解决。”

    座谈会开到这里,算是结束了,金泽滔准备设宴接风,被小古笑眯眯地婉拒,金泽滔主随客便,和他们握手告别。

    送走两位专家,金泽滔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询问祝海峰省长,祝省长也有些迷惑,说:“应该是例行调研,国务院研究室在越海有五个调研小组,主要就是征求意见,收集情况。”

    到了第二天下午,赵东进一脸幽怨地跑过来诉苦:“都以为小古好说话,比那老太太都还古板,昨天拒绝金县长接风,我还以为他们担心影响不好,就单独请他们吃顿便饭,他们仍然以下基层有纪律为由,拒绝安排。”

    金泽滔好奇问:“他们是怎样解决吃饭的。”

    赵东进古怪地说:“直接在农户吃饭,吃完后还付了饭钱。”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什么时候京城干部的作风纯朴到返朴归真,又回到解放战争年代。

    金泽滔愣了一下:“今天安排到哪个村调研?”

    赵东进说:“西桥镇的郎家村,中午就在郎家老村长的家里吃饭。”

    金泽滔嘀咕道:“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郎家村跟三路湾村世代结怨,因为扒屋致小糖儿致死事件,两村更成血仇,金泽滔调解过两村矛盾。

    但在处理过程中,郎家村对金泽滔的态度是有怨言的,郎家村老村长更是被判处死刑的小榔头郎世文的父亲。

    金泽滔摇了摇头,真是来者不善啊。

    最后一天,两位专家赫然直接赴卢家村调研,听赵东进说,那一晚,还是在农户家里过夜,与劳动人民同吃同住?

    金泽滔有点头晕,若干年前,或者若干年后,这种风气或许并不奇怪,但现在,就显得独立特行,特别的另类古怪。(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