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同床异心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0-17

    (新书,求收藏,求红票!)

    近三十坪的卧室,装潢典雅不失温馨,室内床头灯开着,光线柔和又略显昏沉,屋内气氛微微有些冷清。一张两米宽的大床上,一对青年男女一左一右。端丽清秀的女人十八九模样,宛如一朵出尘的莲花,微冷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她靠在软羊皮包起的床头上,皓腕从被子里伸出一截,纤长的细指翻着书,时而很慢,时而一翻就是三两页,显然心思没放在书上。

    男青年苏源侧躺在女人右侧,两人中间隔了一米的距离,温柔的目光一直盯着女人,表面安静内心却澎湃如暴涨的江水,此刻的他很想伸出手触摸一下女人裸露在外的手臂,可是想到她以往面对自己的冷淡,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手动了一下又缩了回去。女人似是发现了他的动作,轻瞄了一眼又将目光放回书上。

    女人名叫白冰,正好二十二岁的年龄,她与苏源已经结婚两年,这次却是夫妻第一次同床。苏源和白冰的结合纯属政治联姻,没有一点感情基础。虽然很多长辈包办的婚姻,夫妻生活一段时间也能建立起感情,并且幸福美满的走下去,可这两人在外人面前关系良好,内心却是越来越远,就像两条平行的直线永远不会相交。

    苏源在多数人眼里是个风流的混蛋,虽然不做杀人越货的勾当,但是传言敲寡妇门勾搭小姑娘这种破事一提就一箩筐,他恣意风流,别人眼里却是浪荡乱交,婚前白冰就对苏源没有任何好印象,燕京城里的名门望族女孩也没一个对他有好印象的,名声臭到了极点。

    白冰在婚前早就有了恋爱对象,只因父母早亡,迫于家族的压力才不得不放弃那段感情跟苏源结婚,但也只同意与他表面维持关系,两人空拿着一张结婚证,没有任何夫妻之实。

    两人婚后蜜月期还没结束,就被家里调到松江省的江城市甘泉县工作,白冰在县农行上班,是主管信贷的经理,经理的名字倒是好听,可县城农行行长才是科级干部,她也仅仅是个股级而已,好在工作稳定,放贷收贷没有任何压力,生活很是轻松惬意。

    二十四岁的苏源级别比白冰高,燕京警校毕业的他此时身为甘泉县公安局副局长,不过排名最是靠后,手中权利不大,但他年龄摆在这,身前的几个局长都是同他父亲一般的年龄,苏源只要表现好,进步是早晚的事,这是大多数人眼里的看法。但苏源生性风流,实事做了一些,传言的龌龊事也做了不少,常话说得好,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苏源来甘泉县两年,几乎全县各个单位都知道县公安局有个下流混蛋的苏副局长。

    谣传归谣传,事实并不是如此,家里的娇妻苏源碰不得,情人只是有几个,不过却没有传言中那么多,也从没做过敲寡妇门的破事。说句实话青春期叛逆的苏源确实做了一些让他都觉得后悔的事,可在成年参加工作之后倒是没有任着性子胡来,他风流是风流但绝不下流。不过有一点不好,他从来不理会谣言,任由别人去传,如此在燕京城和甘泉县他的名声就被满天的谣言搞臭了。白冰对苏源原本就很冷淡,听到这些谣言自然越来越冷。

    苏家本意是想让苏源在基层历练几年收收心思,可这两年关于他的传言早传到燕京,传言能传到燕京也早变了味道。原本父亲早逝,母亲在他三岁时就抛下他出了国,苏源又不是嫡子长孙,在整个大家庭里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他在甘泉的表现委实让家里人失望,而其他同辈的表现却比苏源好百倍。苏源不争气,不上进,于是苏家也认了命,便将这对小夫妻扔在甘泉县不再多管,这也正随了苏源的心。

    苏源从小就有超出常人的商业头脑,初高中时混蛋事做过不少,但也利用他超凡的眼光赚了不少零花钱。他是一心想从商,可最终被强迫考了警校,又被强迫入了警队。二十二岁之前的人生被苏家人操控,如今苏家不再管他,他确实乐得自在,只希望谣言传的再邪一些,好叫县里领导知道,把他革职,他也好去做更喜欢的商业。

    白冰家里,最疼爱她的白老爷子在今年年初就重病卧床不起,人还没死白家就遭受了分崩离析的境况。此时白冰的几个叔伯也仅有一个在江南担任副省长,还没进常委,其余的几位也因为种种事端退休的退休,入狱的入狱,白家如此境地,也将她这个小公主忘在了脑后,或许白家这会儿也在后悔让白冰嫁给苏源,在危机时刻苏家没有帮助白家一分一毫。

    苏源今天下午才刚刚出院,这会儿他躺在床上看着妻子,内心波涛汹涌有很多话要说,可是他却怕那些自己都觉得离奇的事说出来会吓到面前的人儿。苏源很想告诉她自己就是廖晗,与她大学相恋两年,婚后也一直交往,让她朝思暮念的那个男人。可就两夫妻现在的关系,即使他说了,白冰也只能当他故意气她,就算是夫妻关系好了,这种事说出来,也让正常人无法接受,苏源轻叹着决定将此事埋进心底,眼前的美人也只能通过长期的追求让她接纳自己。

    廖晗大白冰两年与苏源同岁,白冰十六岁读大学,入学时他已经大三,他毕业时白冰才刚刚大二读完。廖晗本就是甘泉县人,大学毕业就回了甘泉县工作,因为没有背景只在法院做基础的文职工作,满心远大抱负的他兢兢业业,一直沉稳工作,耐心等待升迁的机会,期望为政一方,报效家乡。

    廖晗毕业前两年和白冰一直书信来往,听说她毕业就会结婚,原以为从此不会再与她有来往,却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的白冰和他丈夫苏源在婚后就被调来甘泉县。

    而今苏源和白冰已经在甘泉县生活了两年,此时正是九八年夏秋交接的季节,也是松江省的雨季,一连整月的暴雨让县城外的清江水位暴涨,上游支流的白河水库库容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设计时的容纳量,江堤和水库大坝都有溃堤的危险,甘泉县城以及周边乡镇都受到威胁,于是县里也组织人员协助子弟兵战士抢险,廖晗这样的低级文员都被拉去了抢险第一线。他虽然是文职工作,但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他面对滔滔洪水没有退缩,跟子弟兵一样冲在最前。只可惜连续奋战了两天一夜的廖晗,在第二晚夜里抢险时不幸落水,找到他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地点却是在下游百里之外的农田,人早就没了呼吸。

    白冰在得知消息之后哭得像个泪人,偷偷去看过几次遗体,苏源早就知道妻子跟廖晗的关系,两人经常见面一起吃饭长谈,念在两人没有逾越道德底线,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也在心里记恨廖晗当他是情敌。

    前天,也就是廖晗遗体火化的日子,白冰请了假去参加告别仪式。情敌死了,又是抗洪英雄,苏源作为公安局副局长便也过去凑热闹。廖晗遗体推进炉子里那一刻,他的同事以及朋友都在痛哭惋惜,只有苏源在心里笑骂着,炉子关上那一刻,众人就听见一声惨叫,原本还露着笑脸的苏源,没有任何征兆的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就晕厥过去。

    被人送去医院抢救,醒来之后苏源身体就莫名其妙被廖晗的灵魂占据了,苏源的灵魂却是不知所踪。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廖晗将苏源的记忆与自己的灵魂融合,默认了现实这才出了院。出院那一刻看到白冰站在面前,他兴奋的想扑上去,突然想到苏源跟白冰名义上是夫妻,却是关系冷淡没有夫妻之实,这才作罢。

    两人只是片刻间的眼神相对,白冰隐隐发现今天的他与往日有些说不出的不同,没了往日面对自己的冷漠,多的更是柔情,苏源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软磨硬泡,白冰才勉强答应他晚上一同回家聊聊的建议,于是才有了两人的第一次同床。

    此刻,苏源侧身躺着,目光一直望着白冰,他知道修补两人的关系需要时间,琢磨良久,刚想找个话题打开话匣拉近一下关系,就见白冰突然将书本合起关了床头灯。

    苏源轻叹一声,没有听见白冰的任何回应。良久听见白冰呼吸渐沉,苏源摸着黑出了卧室,站在阳台吸了两支烟,看着窗外瓢泼般的暴雨下远处公路上,运送抢险救灾物资的车子穿梭不停。责任心更重的廖晗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再是法院的小办事员,而是公安局副局长苏源,此时天灾降临,全县百姓受灾,一番思考之后,他决定先将儿女情长放一放,等抗洪抢险的事过去之后再与白冰深聊。

    掐灭烟蒂,苏源转身回到卧室,打算先想睡个安稳觉,明早就上抢险第一线,刚刚爬上床上,就听白冰低声说道:“苏源,为了彼此,我们还是离婚吧。”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