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浴室那一瞥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0-24

    (第一更,求收藏,求点击)

    颜丹和唐莹仙睡在苏源的炕上,叽叽喳喳聊到后半夜才没了声音。苏源在小卧室听着两人聊天,久久不能入眠,唐莹仙时不时就说廖晗哥怎么怎么好,听着她的话,苏源只是淡淡的笑,这会儿他才知道这小丫头居然也喜欢廖晗。也难怪,与之前的苏源相比,廖晗也算是帅哥一枚,除去出身不如苏源,其他哪一方面都是不相上下,在县城的名声方面,廖晗虽然不出名,但却好过苏源。

    隔壁的两人睡下,屋内沉静下去,想到两人的对话,苏源不知,若是两人知道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廖晗,该怎么想?颜丹和唐莹仙心里装着廖晗割舍不去,而此时苏源面对两人,总是想起过往,他自然也是难以割舍,这会儿想来面对廖晗的旧情人和朋友,想要镇定自若,他还需要一些时间适应。

    上午一上班,苏源就安排大刘开车送唐莹仙回县城,看着大刘的车开走,唐莹仙在车里跟自己摆手,苏源也笑着挥手。

    看着车子走远,苏源转身回到办公室,将刘宝利和刘全叫来说了他的想法。苏源不想整天就在乡里等着下面往上汇报灾情,而是想深入下面村屯,亲自去看看受灾情况,这样才能更直接的感受道灾情,才知道哪个村哪个屯需要什么。

    刘宝利听后就说:“按理说苏乡长的想法没错,可是现在您跟曹书记的关系,要是这时候下去,将十九个村走遍起码要一个月时间,这么长时间,他可是能做很多事。”

    刘全也赞同,自荐道:“要不就派我下去吧,苏乡长在乡里坐镇。”

    苏源淡淡一笑道:“我又没做什么错事怕他什么,你们都留在乡里,我带人下去,有事你们通知我。”

    刘宝利和刘全见苏源认真,知道说不动他,对视了一眼,刘全就说:“我叫秦岚跟您去吧,她做事认真。”

    “秦岚?”苏源脑子里闪过秦岚的影子,摇头道:“叫罗志豪吧,男人办事方便一些。”

    苏源一早就有这想法,灾情听人汇报是一回事,自己看过又是一回事,为了多要拨款,有些村会夸大灾情,这在以往也是常见的事,现在财政困难,一定要知道真实情况才能根据实际分拨下去。

    苏源和两人谈完,就转身进了曹立坤的办公室说了他的想法,曹立坤瞄了苏源一眼,心说我还真不想每天都看到你,笑道:“也好,苏乡长就放心去吧,把县里乡里的政策传达到位,我在乡里给你压镇。”

    中午苏源回家收拾了一下行李,出门看到颜丹回来,就说:“颜丹姐,我下午要出差,最近都不能回来,钥匙给你,你帮我看下房子,有时间再打扫一下。”

    颜丹怔了一下,接过钥匙就说:“好。”

    看着苏源往外走,沉默片刻才说:“苏乡长,谭雨住院了。”

    苏源回过头问道:“他怎么了?”

    颜丹低声道:“昨晚被您踢了一脚,一早起来就喊肚子疼,去了医院,医生说前列腺发炎了。”

    苏源挠头,昨晚发火确实用足了力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给你拿钱,你带他去县里看看,别耽误了。”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递给了颜丹。

    颜丹不伸手,摇头道:“我不要,他那是自找的。”

    苏源淡淡一笑,也不将谭雨的事放在心上,说道:“拿着,我打坏了人,就要赔偿,这就算是医药费吧,不够的话再找我要。”

    不管颜丹要不要,苏源将钱塞进她手里,就往外走去。

    颜丹看着苏源的背影,轻叹了一声,知道他这人心地不坏,随手将钱和钥匙一起放进口袋里,转身想到谭雨跟曹俊宝几人在医院里商量着怎么搞死苏源,便又追了上去。

    苏源已经上了车,司机乔宇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摆手的颜丹,说道:“苏乡长,包子西施好像找您有事。”

    苏源打开车窗看到颜丹往这边跑来,转身下了车,走上前笑问:“怎么了?”

    颜丹跑急了,叉着腰气喘吁吁的说:“苏乡长,曹俊宝和谭雨在医院里商量要对付您呢。”

    苏源还以为她嫌钱少了,淡淡一笑说道:“没事,我会处理好的,你回去吧。”

    苏源满不在乎的模样,颜丹看过去点头应了一声,看着车子开走才转身回去。

    车子没出白河乡,苏源就给刘宝利和胡万军打了电话,要他们盯着曹俊宝和谭雨两人,别叫他们耍什么花招,两人答应下来,苏源收了线,车子也出了乡里,这时手机就没了信号。

    九八年,数字手机信号在城里覆盖还算很广,乡下却是信号很差,就拿白河乡来说也只有一个信号基站,出了乡里电话就很难打通。

    ****************

    连续月余时间,苏源都在白河乡下属村屯奔忙,每走一个地方,苏源拒绝大吃大喝,都是直接展开工作,查看洪灾带来的损失,安抚百姓准备进行秋收,调解当地百姓因洪灾与政府产生的大小矛盾,调研今年和往年的人均收入等等。直到十月上旬,白河乡因洪灾损毁的道路全部通车,由于苏源之前的部署,除去洪水带来的灾难之外,白河乡下属各个村屯再没有大灾。

    苏源走完最后一个村子返回乡里,他一走就是一个半月,回来时苏源人整整瘦了一圈,人也黑了,调研报告却也写满了整整两本稿纸。

    苏源回乡正是下午下班时,他直接进了乡政府,刘宝利和刘全人都在,看到苏源灰头土脸的模样,刘宝利就笑道:“苏乡长真是受苦了。”

    苏源哈哈一笑,说道:“还行,就是一个多月没时间洗澡,人都臭了。”

    刘宝利和刘全哈哈大笑,苏源又笑着问:“最近乡里情况怎么样?”

    刘宝利笑着回道:“还好,一直在围绕救灾运行。”

    苏源对这些情况知道的清清楚楚,他走了十九个村子,能最直观的看到乡里的救灾态度,洪灾中全乡死亡九人,失踪七人,失踪的七人尸体没有找到,最后全部按照死亡处理,每人得到三万块的补偿金。损毁的七十六间房屋,得到乡里的补助全部得以重建。国家下发的救灾补助金也在十月初下发下来,全乡八成农田遭灾,每亩得到二百元的补偿,虽然与正常收割相比少了一些收入,但也基本让农民满意。

    刘宝利又说了一些曹立坤的表现,苏源见他没做什么,微微点头笑了笑。回头看着乔宇和罗志豪站在身后,笑道:“乔宇和罗志豪这阵子也累坏了,回头你们两人把出差补助报上去,刘主任,尽快给他们批了。”

    刘全笑着应下,苏源笑道:“我先回去了,回去洗洗,理个发明天回县里。”

    刘宝利点头看着苏源上车,想起最近的传闻,就说:“苏乡长,周一就要选举了,您是不是联系一下各个村的代表?”

    “不用,正常选举能有什么差错。”苏源点头淡淡一笑,没给刘宝利再说话的机会,转身上了车。他丝毫没有在意,在他的思维定式里,去掉头顶的代理两字只是个形式而已。

    乔宇开车将苏源送回家,就赶着回家去看老婆孩子。

    大门锁着,苏源钥匙给了颜丹,他就从铁门上跳了进去,想从小门过去找颜丹拿钥匙。走到门口才发现屋门没上锁,苏源就径直走了进去,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刚想去洗澡,就听见后屋浴室里有哗哗水声,还以为是颜丹忘记了关水龙头。

    苏源走过去,刚刚拉开门,就看到颜丹洁白的身体在水雾下透着红润的光泽,一对饱满浑圆的双乳坚挺的翘着,高挑的长腿中间洁白的没有一丝毛发。

    还想多看两眼,颜丹突然大叫一声,苏源忙把门关上。虽然廖晗早看过颜丹的身体,可这会儿他已经不是廖晗,而颜丹也已经为他人妇。

    站在浴室外,苏源挠头苦笑了两声,抱歉的道:“颜丹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

    颜丹也没想到苏源今天会回来,她从苏源把钥匙给了她之后,每天都来这洗澡,怕谭雨知道打她,每天都是这个时候洗澡,哪里想到今天赶巧苏源这时候回来了。

    听见苏源说话颜丹害羞的蹲在地上,不敢吱一声,苏源不知里面的情况,又不敢开门再看,便道:“颜丹姐,真对不起,你先洗,我等会再回来。”

    听见苏源的脚步声,颜丹才心慌慌的站了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到被苏源看光了身子,谭雨又每天都像变态一样问自己跟苏源在一起是什么感觉,脸烧的像只熟透的苹果。

    苏源躲出去在小饭馆吃了晚饭,回来时候颜丹已经离开,还将房间整理的一尘不染,钥匙就放在茶桌上。

    苏源收起钥匙,进了浴室洗澡,脑子里却是挥不去颜丹成熟诱人的身体。

    洗过澡出来,苏源本想过去给颜丹正式道歉,刚刚出门,就见副乡长、人武部长梁佰军站在院子门口向里张望。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